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五八章 机场惊魂
  等瘸子陈去安排之后,东方霸又让两个兄弟开车去买些家具以及生活用品回来,回到车上坐下,东方霸介绍道:“住在这里的都是本分人,而且人很多,你住在这里很安全,等会我再跟瘸子打个招呼,让他在这里找个女人负责你的饮食起居,等你什么时候伤好了再说!”

  戴月梅眼波流转,俏皮的问:“你想把我当金丝雀养在这里?”

  东方霸摸了摸脑袋道:“哪能呢!就是算要养,也不能养在这里啊!我名下好房子不少,但基本上都没有居住,如果让你一个人住在那种地方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而把你安排在这里,主要是这里安全,你看这里有几千人,虽然人多眼杂,但这也是个很好的掩护,我再让瘸子招呼一下这里的人,让他们防范着陌生人,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戴月梅一脸幸福地靠在东方霸的肩膀上说:“恩,也不知道曲书记他们怎么样了,这都半个多月了,也没跟他们联系”。

  东方霸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责怪道:“你呀,你还是养好伤再说吧,老曲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他们现在没空照顾你,正好有我,他们还乐得不得了!”

  没过多久,瘸子陈过来说房间收拾好了,而这时去买家具的两个小弟也开着车回来,后面还跟着一辆运家具的卡车,车上除了家具,还有崭新的被褥、凉席、蚊帐、做饭用的厨具和餐具等等用具。

  瘸子招呼住户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将东西都搬了上去,房间在二楼,倒也不是很麻烦,在几个健妇的帮忙下。房间很快就收拾整理好,东方霸扶着戴月梅走进去一看,房间虽然不大,只有四十几个平方,这是单间套房,麻雀虽小,可五脏俱全,厨房、卫生间都有,中间还用帘子隔开。腾出一间小小的客厅。

  戴月梅在东方霸的搀扶下参观了一下。心下很满意,这里比她以前住的地方可好多了,也干净整洁很多,小客厅里摆着一张沙发,一张茶几,睡房里床边还有一张书桌,书桌上面有台灯。

  东方霸还有事情要处理,就没有在这里久留,吩咐戴月梅好好休息,然后带着人下了楼。上车前将瘸子陈叫过来好好嘱咐了一番。

  等东方霸走后,瘸子陈便站在天井大声高呼:“各家各户都注意了,当家的都下来,老子有话要说,快点快点!”

  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起来了,不少做夜工的人还在洗脸刷牙,听见瘸子陈的喊声,大家伙互相吆喝通知,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两百多人就天井里集合了。

  瘸子陈对此很满意,看着这些人说:“刚才大伙都看见了,老板来了。他对这里很不满意,地上到处是垃圾,臭气熏天,老板说了,这样容易生病,懂吗?从明儿起,各家负责打扫一天,轮流转!白天你要是没时间。你就起早一点!另外还有一个事,老板说这里人多,容易被坏人混进来做坏事,因此大家伙要告诉家里人,但凡有陌生人进来都要严防警惕,老板决定从你们当中找六个身强力壮、不怕死、敢拼命的家伙来负责这里的安全,白天黑夜分两班,一班三个人,两个人巡逻,一人看守大门,这大门要关起来,只开小门,凡是陌生人进来都要问清楚是干什么的,找什么人,不说就不让进!当然,每个人每月五块大洋的薪水,老子知道你们当中有练家子,你们最好自己出来报名,要是当缩头乌龟,老子打断你们的狗腿!”

  三月四号深夜,天空星光闪烁,野外到处是青蛙的鸣叫声,一个黑色的人影匍匐在龙华机场外围铁丝网围栏外的草丛里,这时高大的铁丝网内走来一队日军巡逻兵,领头的日军巡逻士兵不断用手电筒照射着外面草丛里。

  黑影将身体深深埋在草丛里,等日军巡逻队走过去以后,他立即从草丛里爬出来,将背后的背包拉到胸前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老虎钳子开始将铁丝网上的铁丝剪断。

  他速度很快,没几分钟的功夫就大功告成,然后收起钳子,将背包里的冲锋枪掏出来挂在胸前,伸出带着皮手套的手将被剪断的铁丝一拉,顿时露出一个大洞,他马上趴在地上从洞中爬进了机场内,又回身将铁丝网拉下做好掩饰,让人看不出这里曾经被剪断过。

  很快,黑影猫着腰快速奔跑着,看见有巡逻队过来立即停下趴在枯草丛里,等巡逻队过去之后又迅速奔跑,一连几次,终于到了机场跑道旁边的草丛,然后匍匐着。

  跑道上停满了飞机,不时地有巡逻队经过,东方霸看准机会迅速从草丛里窜出来,行动非常敏捷地跑到了一家飞机机腹下。

  龙华机场是中国最早建成的大型机场,始建于1917年,1922年被称“龙华飞行港”,1927年改为陆军机场,1929年6月,改为民用机场,并设立了“龙华水陆航空站”管理机构,同年,投入民航运输。1934年机场扩建后可供水上、陆上飞机升降。

  上海沦陷之后,日军将这里占据,增加了一些设施,又经过翻修和扩建,强行占用大量良田。

  现在机场上停放着大量的日军飞机,日军飞机主要有三菱、中岛、横须贺、九州、川西、川崎等几种型号,每种型号都有战斗机、袭击机、侦查机、轰炸机、运输机,有些型号还有教练机、试验机。

  东方霸躲在机腹下观察了一下,看见一家黑色的庞大身影停在机场中央,他立即潜行过去,没过多久,他就到达这艘庞大身影的下方。

  这是一架运输机,明天早上松井石根一行八十多人就要乘坐这架运输机返回日本,东方霸站在运输机下方为难了,也不知道机内有没有人,而且没有扶梯,舱门紧闭着,根本进不去。

  东方霸蹲在后面一个飞机轮子旁边思索着怎么才能进去呢?且先试试看飞机内有没有人吧!他捏起拳头捶了捶机腹,让飞机内发出轰轰的响声。

  没过多久,就听见喀嚓一声,这是舱门处发出的响声,看来飞机内有人,东方霸立即躲了起来。

  舱门从里面被打开了,一个带着头盔的脑袋从里面伸出来用日语叫道:“谁呀?”

  等了一会没人回应,这家伙想关上舱门继续睡觉,刚刚把舱门拉回来关上,却又听到机腹下传来震动,这次他呆不住了,他立即打开舱门将扶梯放下去,然后掏出手枪从扶梯上下来,开始在机腹下方检查起来。

  可整整绕着飞机检查了三圈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不说人影,连鬼影都没看见,他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巴嘎,哪个混蛋吓唬老子?小林君,是不是你这个家伙?出来!”

  还是没有人,他狠狠道:“小林君,一定是你!别让我逮住你,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他哼哼了两声,然后收起手枪返回了飞机内,拉起扶梯关上舱门之后继续睡觉。

  不一会功夫,飞机内就响起了呼噜声。这家运输机内进过改装,原本空荡荡的机舱内安装了一排排座椅,靠近机头的地方还有一个吧台,吧台内竖立着一台酒柜,酒柜内摆放着个各式各样的洋酒、红酒。吧台的桌边上放着一只只干净的玻璃杯。

  一个黑影从吧台内慢慢站起来,机舱内微弱的灯光照射在黑影的脸上,显露出东方霸的刚毅的脸庞。

  看着那个骂骂咧咧的家伙躺在一张沙发座椅上睡着了,东方霸无声无息地走过去,蹲在座椅旁边伸手拉开袖口露出一排银针,他抽出一根银针瞬间插进这家伙脖子的一个穴位上,这家伙脑袋一歪陷入了昏睡中。

  要开始干活了,东方霸扭扭脖子,活动了一下身体,又做了一套准备活动的体操,然后从靠近机头第一排座位开始检查,他发现这些座位下都有一个降落伞,用塑料包装。

  按理说如果不是飞行员或者专门的伞兵部队,一般是不配备降落伞的,这是因为从事跳伞者都要经过专门的技术训练,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就算有降落伞,一旦飞机出事,乘客生还的机会也很渺茫。

  没想到这架运输机上竟然还配备降落伞,这说明日军对这次飞行还是相当重视的,东方霸也不客气,将降落伞拿出来撕开塑料袋,掏出匕首将降落闪的尼龙绳索全部割断。

  “哼哼,到时候老子看你们怎么逃生,都给老子摔成肉饼吧,嘿嘿!”东方霸YY了一下,把这个处理过的降落伞再次用塑料袋装好塞进座位下面,然后有开始处理下一个降落伞。

  一直忙活了大半个小时,东方霸只留下一个完好的降落伞给自己用,而且这个降落伞是飞行员的,其他降落伞全部被割断了绳子。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