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六二章 漏网之鱼
  六百万现大洋的军火,百分之七的佣金有四十二万大洋,这个佣金不算高,但也不低,不过对于军火这种禁运货来说,佣金算是少的了!东方霸原本不打算要佣金的,因为他的军火相当于是以废铁的价格从美国运来的,只是经过了翻修这道工具,经过翻修后的武器虽然不比上崭新的,但至少有八成新,不过他后来想就算不要这佣金,国府负责采购的官员们肯定也要贪掉一部分钱,与其被贪官贪掉,还不如他自己拿来用救济灾民。

  接下来东方霸说道:“老马,我也不瞒你,走私过来的军火类并不是新货,当然价格上也比刚出厂的要略低一点,不过你放心,我敢保证性能方面能达到新家伙的八成以上!至于医疗器械和药品,我也按市场价给你!”

  抗战爆发以后,武器装备和弹药以及医疗器械和药品的价格直线上涨,往往是供不应求,黑市上的价格几乎翻了一番,比如磺胺类的消炎药,只能用黄金才买得到,能用市场价的价钱买到药品,对马如龙来说几乎是天大的好消息,他端起酒杯说:“好,我老马没白交你个兄弟,来,老哥我敬你一杯!”

  两人碰了一杯,生意就这样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商量具体的细节以及交货的时间地点。

  马如龙临走之前说道:“老弟,有个人想见你!”

  “哦?是什么人还需要你从中牵线?”

  马如龙低声道:“重庆来的大人物!”

  东方霸心里一惊,重庆来的?还是大人物?重庆派人过来干什么?为什么要见我?一连串的问题在他脑子里不断闪现,他问道:“这人是谁?为什么要见我?”

  马如龙神秘一笑:“你见到就明白了,怎么样,给哥哥一个面子?那位已经点名要见你了。如果你不去,哥哥我就真的难办了?”

  吗的!当官的就是拽!想见就见吧,为什么要老子去见他,他就不能来见老子?当官的就了不起啊?东方霸心中恨不得骂娘,该死的官本位思想!那些官老爷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把架子端得高高的,总是低头看人,我擦!想了想说道:“既然是大人物,在一般的地方见面恐怕不安全。再说你们的情报系统太逊。日本人都把间谍安插到你们高层去了,说不定这次这个大人物来上海的事情也被日本人知道,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见面地点就定在这间房里,至少在这里日本人不敢动武,你觉得呢?”

  马如龙这个人精一下子就听明白了东方霸话里的潜藏意思,他笑道:“老弟,你不会以为我们会对你不利吧?我自从认识你开始,好像没见你怕过什么,这可是不像你说的话啊!”

  东方霸也直言不讳道:“说实话。我真信不过你们国府当官的,特别是你们这种特务,心太黑!为了我这条小命着想,还是请你那位大人物来这里见吧!他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当没听过这件事!”

  马如龙指着东方霸笑了笑,说道:“你呀,把我们想得太坏了吧?好吧,我去跟那位大人物商量一下,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如果他同意了。我会马上联系你!”

  东方霸将马如龙送到电梯口,然后转身准备回房间休息一下,等陈曼丽下班了再跟她一起回去。这时去跟踪土井的两个小弟从楼梯口走了过来,东方霸向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跟着进去。

  到了房间,东方霸点了一支烟,然后问道:“查到了吗?他住在哪里?”

  “大哥,查到了,他就住在隔壁,9号房!”

  东方霸笑了。说道:“哦,这还是真有点意思,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你们继续盯,别让他跑了”。

  “是,大哥!“

  抽了几口烟之后,东方霸走到桌子边拿起电话拨通了保安部的电话:“梁豹,你到五楼8号房来一趟,一个人来!”

  不到三分钟梁豹就上来了,两人在房间里嘀咕了好一阵,然后梁豹才从8号房里出来。

  十分钟后,一名侍应生推着铺着帏布的餐车从电梯里出来,在9号房门口停下后按响了门铃,门铃一直响了三分钟,土井才醉醺醺地打开门问道:“干什么?”

  侍应生很礼貌地说:“先生,我们的前台服务员看见您上来的时候喝醉了,因此让我们准备了醒酒汤给您送来!”

  土井打了一个酒嗝,很满意地点头道:“好,很好,你们滴服务,大大滴好!进来吧!”

  侍应生推着餐车进去了,土井关上房门刚转身,这时侍应生突然转身掏出一只针筒刺进了土井的脖子上,针筒中的蓝色液体瞬间进入了土井的身体中,土井睁大了眼睛死死地抓住侍应生的胳膊。

  侍应生拔出已经空了的针筒装进口袋里,这时土井翻了翻白眼,软软地倒在地上。侍应生在房间里找了找,没有发现任何行李,他找到了几件换洗的衣服,用袋子将衣服装起来,然后又气喘吁吁地将土井这个胖子塞进餐车的下面,再把装衣服的袋子也塞了进去,然后将帏布放下,将餐车的底层遮掩得严严实实。

  侍应生推着餐车从房间里出来,刚刚关上门就碰到了两个巡逻的保安,其中一个保安拦住他:“你是谁?今天好像不是你当班吧?”

  这时梁豹出现了,大声道:“喂,你们两个过来一下!”

  两个保安虽然对侍应生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但现在保安部长又在喊,却不能不去,只能放了侍应生,侍应生推着餐车很快进来电梯。

  梁豹虽然敷衍了一下两个保安就让他们走了,后来又上来一个保安悄悄递给他一把钥匙,然后他走到服务台把钥匙递过去说:“把9号房退房结帐!”

  服务小姐为难道:“这,梁部长,这恐怕不行!如果被经理知道了,他会辞退我的”。

  梁豹笑道:“这个你放心,我会亲自跟你们经理说的,我敢担保没人敢辞退你,除非他自己不想干了,不管什么人问起9号房的房客,你都要说已经退房走了!客房登记上就记现在退的房!”

  服务小姐只能答应,不过她又说:“记录可以这样写,但是没有顾客的签字,容易被发现的!”

  梁豹拿起登记簿一看,果然,退房手续上还有一栏是需要顾客签字的,只有签字才能算正式退房,也只有顾客签字之后,服务员才会退还押金,他想了想说:“这个你先别管了,我马上去找人来模仿他的笔迹,押金你自己收着,算是奖励你的!记住不要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情!”

  东方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梁豹的身后了,他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等梁豹说完将其拉到一边:“我不是告诉你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吗?你这样做只能让别人更加怀疑是酒店方面的问题,不要退房,等会你将钥匙放回9号房,押金也不要动!”

  梁豹点头道:“好的!”

  秘密仓库内,土井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木柱上,他吓得不轻,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可怎么也挣脱不出,绳索绑得太结实了。

  这时一个戴着恶魔面具的人出现在他面前,后面跟着好几个大汉,面具人坐在一个大汉搬来的椅子上,问道:“土井先生,睡得还好吗?”

  土井惊恐地问:“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放开我,快房开我…….”

  面具人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竖起食指:“嘘——别吵,别吵,我最烦人家吵,别人一吵我就要发疯,我一发疯就要杀人,你愿意做那个被我杀死的人吗?”

  恶魔面具人阴森森的语气吓得土井浑身直哆嗦,一股寒气从他的头顶瞬间灌到脚底一般,让他身上的肥肉颤抖不止,他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恶魔面具人伸出戴着皮手套的手在土井脸上抚摸着,土井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他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表情,眼睛随着那戴着皮手套的手不断转动着。

  “土井先生,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恶魔面具人用阴森森语气问着话。

  土井恐惧地摇着头表示不知道,他心想我好好在我的房间里睡觉,我得罪谁了?无缘无故地被人绑到这黑漆漆的地方来,真是祸从天降啊!

  恶魔面具人解释道:“因为你是金日丸号上唯一一个活着的人!金日丸号上的所有人本应该都死去,可你却还活着!”

  土井的眼珠子鼓得大大的,结结巴巴地问:“是,是你们让金日丸号失踪的?你把他、他们都杀死了?”

  恶魔面具人慢慢走到他的身后,抚摸着他的脖子,让他感觉脖子上凉飕飕的,好像一把锋利的刀架在脖子上一般,耳边传来恶魔面具人的声音:“不不不,土井先生,你搞错了,我没有杀他们,他们是被你杀死的!”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