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六三章 四号冰毒的威力
  土井一直以为自己算得上很无耻了,可他没想到眼前这个恶魔面具人比自己无耻很多倍。金日丸号上的人之死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只不过是睡过头了,没赶上船而已,这个恶魔面具人竟然把那些人的死推到我身上,他们想干什么?土井很想愤怒地大声辩驳,可他不敢,他战战兢兢说:“不,不是我杀死他们的,我什么都没干!”

  可怜的土井啊,被人绑架了,还要被人安上一个超级杀人犯的罪名!恶魔面具人可不管土井可怜不可怜,他阴笑着问:“哦?是吗?据我所知,金日丸号到码头的那天傍晚,你曾经采购一批蔬菜瓜果和肉食,对不对?”

  土井不明所以,虽然浑身战栗,可还是大着胆子问:“没、没错!可那又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我绝对没有杀他们,我连杀他们的机会都没有!”

  “嘿嘿,有问题,当然有问题!而且问题非常大,因为那批东西有毒,任何人只要吃上一点点就会死得很惨!你现在还说他们不是你杀的吗?”

  土井惊骇无比,“有、有毒?”随即又大哭道:“我根本不知道那些蔬菜有毒啊!我要是知道有毒,我肯定不会买,而且还会找人去抓他们!”

  恶魔面具人冷笑道:“谁会相信你说的话?整艘船加上一百多人全部失踪,唯独只有你一个人活着,你以为日本军方会相信你吗?你以为那些船员的家属会相信你吗?如果他们知道是你干的,他们肯定会不问缘由地杀死你,把你剁成碎块,你信吗?”

  土井大哭起来,比一个小孩被大人冤枉了还觉得委屈。哭得伤心、委屈至极!好歹他还算是聪明人,哭了一会儿问道:“你、你想让我干什么?”

  恶魔面具人很满意土井的脑经反应快,“你很聪明,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因为这样说话不会累,我会马上送你回日本去,有人会跟你联系并帮助扶持你上位,而你仅仅只需要给我提供日本国内的一些动向,怎么样?你可是赚大发了!”

  土井可不是傻瓜。做采购的人会傻吗?他不仅不傻。还是个人精,他瞬间就明白了恶魔面具人的目的,他骇然道:“你、你想让我当间谍?哦不,不行,我绝不做你们的间谍!”

  恶魔面具人静静地走到土井面前静静地看着他,周围安静得几乎掉下一根针都能听见,土井身上汗如浆出,眼睛不敢看恶魔面具人,只是身体像抖筛子一样出卖了他。

  “就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就范!”恶魔面具人说完拍了拍手。

  后面一个大汉打开一个小皮箱,从里面拿出一支注射器。又从里面拿出一根密封的试管,那试管中装着无色的液体。

  大汉解开密封的试管,用注射器抽取试管中的无色液体,试管中的液体很快被抽光,推动注射器,一道细细的水柱喷射出来,注射器中的空气被排干净。

  土井惊恐地看着大汉走过来,大喊大叫:“别过来,别过来。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噢——”

  土井眼睁睁看着注射器的枕头扎进自己的身体,注射器中的液体全部被推进自己的身体内,他随即看见有些眩晕。有些恶心,可过了一会儿,就感觉自己好像飘到了云端一般。

  这时恶魔面具人问道:“土井先生,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嘿嘿!”

  不等土井说话,恶魔面具人又指示后面的大汉:“连续四天,每天给他打一针,之后就不用打了,直到他愿意跟我们合作为止!”

  “是!”

  土井不知道他们给自己注射的是什么。但他知道这东西一定很可怕,否则恶魔面具人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但他发誓,不管怎么样都不做这些人的间谍去危害日本,尽管他对国内一些所谓的武士道不屑一顾,甚至对那些疯狂的军人们不满,但他毕竟是日本人啊,怎么能做出危害日本的事情呢?

  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这些人送他回日本,他就去政府部门检举揭发这些人,金日丸号上的人又不是他杀的,他为什么要背这个黑锅?

  可他又来一想,政府会这么容易相信自己的话吗?那些船员的家属会相信自己吗?那可是一百多人啊!如果那些船员的家属不相信自己,就会又一百多个家庭扑过来厮打他,甚至真有可能被那些人撕成碎片,想到这里他不由打了个寒颤!太可怕了,他不能冒这个险,他决定回到日本之后就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者找机会去欧洲,让这些人再也找不到自己。

  可恶魔面具人就这么容易相信他让他逃走吗?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恶魔面具人明显高估了土井的意志力,刚过了四天,停针之后土井就受不了。

  他总算明白恶魔面具人的手下给他注射的是什么东西了,那一定是与鸦片一样的东西,只不过它的毒性更强、上瘾的时间也要快很多。

  它就像巨大的阴影,就像你站在高大的建筑物前,太阳在建筑物的上空,随着太阳的移动,那阴影一点点地向你逼近。

  刚上瘾的时候,它逼近的速度慢,等瘾大了,它的速度也逐渐地加快了。当瘾没发作时,天空是晴朗的,太阳就那么高高地照着,一旦毒瘾发作,那阴影忽地向你袭来,你立即就陷入一种无尽的黑暗之中,一切亮光就从你的眼前消逝。

  浑身上下冷飕飕的,接着是奇痒难受,然后就是疼痛,那种疼痛是常人难以想像的,那是一种噬骨的疼痛,浑身上下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你的骨头,而你的骨头像被劈开一样,骨头从里向外一点点地刺穿你的肌肉和皮肤;牙齿也裂开了,拼命地疯长,像利刃一样刺向你的大脑,脑袋爆裂般地疼;五脏六腑也被什么东西撕扯着,那种疼啊,简直就没法子形容……

  这时候就拼命地想得到那鬼玩艺儿,越快越好。要是得不到,他就想死,用头去撞墙壁,用手撕扯自己所有能撕扯的部位,想弄出血来,好像随着血液的流出,那种疼痛能够得到缓解。其实,怎么可能呢?只有得到那鬼玩艺儿,黑暗和冷啊痒啊疼啊才能消失……

  “啊,好难受啊,好难受啊!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们,给我,给我,求你们再给我打一针!”被关在一间房子里的土井拼命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将浑身上下抓得鲜血淋漓,他蜷缩在墙角处用头狠狠撞着墙壁,却丝毫不能减轻自己的痛苦。

  这时门被打开了,恶魔面具人再一次出现在土井的面前,土井看见他根本不像第一次一样害怕,反而像看见了救世主一般,他竟然敏捷无比地扑在恶魔面具人的脚下抱着面具人的小腿苦苦哀求道:“求求你,再给我来一针,我好难受,求你再给我来一针,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恶魔面具人挥了挥手,一个大汉拿出一包烟递给面具人,恶魔面具人拆开香烟,抽出一支用打火机点燃,然后塞进土井的嘴里“抽吧,这个虽然没有注射来得直接,效果也差了很多,里面的成分含量也少很多,不过对你这种刚上瘾的人来说还是很管用的!”

  土井哆嗦的双手扶住嘴里的香烟,狠狠地抽了两口,浑身大汗的他随即舒服地闭上眼睛,嘴里发出犹如**到高chao一般的呻吟声。

  恶魔面具人让身后的人找来一张椅子坐下,静静地看着土井,土井这时原本苍白的脸上开始变得红润,身体四肢也慢慢舒展开来,很显然土井正在享受着高chao的余韵。

  过了一会儿,恶魔面具人见差不多了,便笑道:“土井先生,你还愉快吗?”

  土井慢慢从地上坐起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着恶魔面具人说:“你真是一个魔鬼,你是实实在在的恶魔!”

  恶魔面具人摇头道:“不不不,此言差矣!比起你们日本人,我算是好的了!不是吗?你们日本人到中国来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你们比恶魔更加可恶可恨,恶魔至少还有理智,而你们以杀戮同类来取乐,你们国内的报纸上报道两个日军士兵在南京进行杀人比赛,竟然被国人当成英雄,我简直无法想象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民族!没救了,你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没救了!你们自己正在一步步走向地狱,而地狱的大门正向你们敞开着,我所做的只不过是把你们往前推一把而已!如果你真的想拯救你的国家,你就应该跟我们合作,加快日军战败的步伐,然后全体国民向我们磕头谢罪,只有这样才能保全你们,否则,你们将堕入无底的地狱深渊,永世不得翻身!”

  土井惨然一笑:“好吧,无论怎么样,你赢了!只要你定期向我提供这东西,我就答应跟你们合作!该死的,我再也不想忍受这种无法形容的痛苦和折磨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