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六七章 码头乱战 一
  三月十六号上午,太古轮船公司码头。

  随着一艘悠扬的汽笛声响起,一艘超级邮轮慢慢靠近码头,这就是苏菲雅公主号超级远洋邮轮,这艘庞然大物有一百五十多米长,八层楼那么高,雪白的船身,最顶上一层有五个粗大的烟囱,高高的桅杆直耸入云端,桅杆上飘扬着无数彩旗。

  码头上迎接亲朋好友的人几乎要将码头挤爆,人山人海,人们脚尖挨着后脚跟,挥着手大声叫喊着各自亲朋的姓名。

  到了上海,王汉生看见上海滩的景象激动得不能自已,妻子艾伦紧紧地挽着他的胳膊,两人跟随着下船的人群开始下船,身后老仆和一个壮汉分别提着行李箱跟在后面。

  随着船上的旅客下来,码头上更加拥挤不堪,到处充斥着吵闹声、呼喝声,小孩的哭叫声,黄包车夫拉着车子到处揽客。

  土肥原机关上海负责人池田龙二手下大将龟田带着一干特务化妆成老百姓的模样站在人群中仔细地盯着从船上下来的每一个人。

  龟田手中拿着一张照片不时地看了看相片,又看着船上下来的人,突然,一个穿白色西装的三十几岁青年人进入了他的视线中。

  他仔细打量着这个青年人的面孔,又看了看青年人身边的外国女人,他的眼神立即大放光彩,向身边的特务使了个眼色:“就是他,穿白色西装的人!主意别惊动其他人,秘密将他们一家带走,跟我上”。

  “嗨!”

  特务们答应一声,立即装做接人的样子地挤开人群走向王汉生夫妇和仆人。

  王汉生和妻子艾伦完全不知道他们自己现在已经成了各方势力眼中的香饽饽,也不知道危险已经降临头顶。

  王汉生挽着艾伦走下船之后就放开了她的手,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梦中的祖国啊,整整二十年没有回来了。您还好吗?

  王汉生激动得浑身颤抖不止,泪流满面地不顾周围人群诧异的眼神跪在地上,捧起一捧泥土凑近鼻尖贪婪地呼吸着,泥土芬芳的气息是那么的熟悉,他血液里烙印着中华民族的独特因子一瞬间全部涌现出来,将那熟悉的气味全部摄入。

  这就是我的祖国的味道,这个饱经战火、欺凌和蹂躏的母亲。您的儿子回来了!

  “大少爷,大少奶奶,老爷让我们来接您们!”一个穿着小厮打扮的日本特务走到王汉生和艾伦面前弯腰说话声打断了王汉生激动的心情。

  王汉生起身还没有说话。艾伦就高兴地说:“真是太好了,谢谢你们,我是艾伦。王,是汉生的妻子,你们可以叫我艾伦!”

  小厮慌忙摆手道:“哎呀,大少奶奶,那可不成。尊卑有别。如果让老爷知道我们直呼您的名讳,那我们就惨了!”

  艾伦没什么心机,自顾着高兴。可王汉生心中却疑惑了,自己回国之前并没有给家里发去电报,也没有写信,父亲是如何知道自己要回国的?

  他扭头低声问身后的老仆人:“张伯,这些人有您认识的吗?”

  张伯摇头道:“大少爷这可为难我了,我跟您一起去的英国,您都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这些人,就算认识。二十年前他们还都是小屁孩子,现在估计也认不得了!”

  王汉生转过头问道:“我父亲是如何知道我要回来的,还派你们今天过来接我们?”

  小厮一愣,这家伙不愧是特务,脑经转得飞快,立即说道:“老爷给您发去了电报,可是您没有回音,他又给在英国的好友发了电报,才知道您已经回国了,这才让我们过来接您!”

  王汉生瞬间变了脸色,父亲只是一个乡下地主,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在伦敦哪里有什么朋友?如果父亲在英国有朋友,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他立即拉着艾伦的手警惕地问:“一派胡言,我父亲在英国根本就没有朋友,他发电报给谁?而且我回国给没有给家里发电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充我的家人?”

  小厮猜测这年头能到英国留学的肯定有点背景,在英国有熟人照看,哪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这下弄巧成拙了。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特务们也不在掩饰身份,小厮再次弯腰道:“王汉生先生,您好,我是大日本帝国驻上海特高科龟田太郎,我们特高科课长池田龙二先生非常仰慕您的才华,想请您去做客!”

  “日本人?汉生,他们想干什么?”艾伦害怕地问道。

  王汉生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怕,没事!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王汉生说完之后对龟田太郎说:“龟田先生,池田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急着回去见父母亲人,麻烦您告诉池田龙二先生一生,以后如得空了,我一定亲自上门拜会他!”

  龟田太郎的脸瞬间变得狞狰:“王先生,我想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在上海乃至整个华东地区,我们日本特高科想请人没有请不到的!如果您不想您的家人受到伤害,最好是跟我们走!”

  龟田太郎的话刚刚说话,一个嚣张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谁他妈这么嚣张敢在老子的地盘上说这种话?”

  “闪开,闪开”话音刚落,一大群身穿西装戴着礼帽的大汉们走来过来,带头的赫然是龙帮小头目王承昊。

  这小子当初抢劫日本人黄金时第一个站出来表态发誓永不泄漏秘密,并且要求跟随一起行动,东方霸对王承昊非常欣赏,事后提拔他当了一个头目,手底下管着二三十号人马,太古轮船码头就是他的地盘,这次他是受宗翰的指令出来搅局的,一方面为了拖延时间好让其他几方势力做好充分的准备,另一方面等其他几方势力现身之后把龙帮撇清干系。

  龟田太郎神色不善地看着王承昊,等王承昊带人走过来之后冷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妨碍我们日本特高科办事?”

  “哼哼!”王承昊不屑地说道:“日本特高科算个屁,到老子的地盘上来搞事,竟然不知道老子是谁?老子告诉你,租界是龙帮的地盘,太古码头是老子王承昊的地盘,你们日本人虽然厉害,但手脚还伸不到租界来!识相的马上滚蛋,否则爷让你们今天全部留在这里!”

  “巴嘎,你滴竟敢与我大日本帝国作对!动手!”龟田太郎大怒着,从腰间抽出手枪对准了王承昊,他带来的特务们全都拿出手枪对准了王承昊带来的人!

  王承昊装作色厉内荏的样子说:“你,你们想干什么?敢对我们动手,龙帮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龟田太狼阴阴一笑,“哈哈哈,我们一直拿龙帮没办法,因为龙帮的人一向神出鬼没,想不到今天在这里碰到,还让我们逮到,看来我龟田太郎的运气真是不错,不仅能抓住王汉生,还抓住你这个龙帮头目,走,跟我们回特高科一趟!”

  龟田太狼的话音刚落下,他手下几个特务就准备过来抓王汉生夫妻,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枪响,龟田太郎感觉手臂一麻,一朵血花飞溅出来,他被不知道从哪里射来的一颗子弹打中了胳膊。

  枪声一响,码头上顿时一片混乱,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所有人开始发出尖叫声想逃出这里。

  一眨眼的功夫,惊慌失措的人群就已经将三方人马冲散,王承昊立即带着兄弟们开始往后撤退,而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冲过来三个人拉着王汉生和艾伦及其仆人就跑。

  龟田太郎等人虽然被人冲开,但他很快就发现有几个人正拉着王汉生等人逃离这里,他立即大叫:“给我抓住他们,千万别让他们跑了,另外通知码头门口的人拦住他们!”

  很快一声悠扬的口哨声传了出去,守在码头门口的日本特务立即严密关注着冲码头内冲出来的人群。

  “砰、砰、砰……”

  龟田太郎看见正准备逃离的王汉生等人立即开了枪,接应王汉生的人也不甘示弱,返身回头抬手就开始还击。

  一时间码头上枪声大作,惊恐的人们不敢靠近枪战区域,全部朝两边仓库涌去,准备从两边绕道出码头。

  现场不少无辜的人都受了无妄之灾,转眼之间就有十几个老百姓死于流弹之下,王汉生看得肝胆俱裂,眼睛里几乎要冒出血来,这些人可都是为自己而死的啊,他们何其无辜?该死的日本人!

  码头上人太多了,根本没地方跑,很多人都被推倒在地上,然后后面的人从其身上踩过去,到处都是小孩哭叫声,大人呼喊小孩的名字,仅仅一会儿功夫被踩死踩伤的人就不计其数。

  随着枪战持续下去,接应王汉生的三个人就有一个被打死,一个受了伤,王汉生带着妻子艾伦与仆人已经被人群冲散,互相找不到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