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七六章 土肥原尿失禁
  土肥原贤二在车上脱下雨衣,接过前面副驾驶座上助手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一把脸,又将背上的汗水擦拭干净。

  突然他感觉有人跟上来了,回过头来透过车尾玻璃窗一看,除了大雨滂沱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他心想自己是不是太疑神疑鬼了,这也许是夜路走多了,怕鬼成了习惯了吧!谁会在这种鬼天气里跟踪自己?

  可是过了一会,他又感觉有人在后面盯着,这次他吓得心中骇然,如果第一次是幻觉,是疑神疑鬼,那么第二次绝对不是了,他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反应能力和身体上都相比年轻人下降了很多,但一个有着丰富经验和超人直觉的职业间谍是绝对不会出现感觉错误的,后面一定是有人跟着。

  这人是谁?西德尼?自己去见他没有人知道,司机和助手只知道自己去了马歇尔教堂,但不知道自己见的是谁,而且自己在上海虽然不是绝密情报,但知道的人也是有限的,西德尼既然答应了做这笔生意,为什么还要跟着自己?难道他害怕自己泄漏他还活着的秘密?

  一定是了,一个超级间谍的破坏力无法想法,西德尼在一战前后搅风搅雨,到处出卖重要情报让不少国家损失惨重,这些国家都对他恨之入骨,他一定是怕自己泄漏他在世的秘密,引来这些国家的追杀才追上来的。

  土肥原贤二没理由不害怕,实在是那位的名气太大了。基本上见过那位真面目的人都死光了,土肥原贤二甚至怀疑自己刚才在教堂里见到的这张面孔也不是西德尼的本来面目。

  西德尼想杀的人没有一个还活着,想到西德尼有可能杀人灭口,土肥原贤二就不寒而栗,竟然尿失禁了!现在他额头上冷汗直流,无论怎么用毛巾擦拭都止不住,这个生性凶残、狡诈的老鬼子此时也是无比恐惧,虽然恐惧,但他头脑还算清醒,他立即从口袋里掏出纸和笔写下西德尼还活着的秘密。撕下纸条之后揉成团对助手说:“麻田,拿着这个下车,到了落脚点之后再还给我,如果我出现意外,立即把这纸上的内容电告给大本营,但在此之前你不能偷看,明白吗?”

  “嗨!”麻田答应一声后接过纸团放进了口袋里,这时车子刚好停下,车门打开后他钻出了车外。汽车又继续冒着大雨向前开去。

  走了几分钟,土肥原贤二再也没有那种被跟踪的感觉了。这让他放心了不少,车子进入虹口区之后他顿时放下心来,为了安全起见,他让司机开着车子落脚点附近转了几圈,都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这才下车回了落脚点。

  土肥原贤二换上一身干净衣服之后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不见助手回来,这让他非常焦虑,如果助手遭遇了不测,自己写的那张纸团可能被西德尼发现。到时候自己可能面对西德尼的无止境追杀,没有人愿意面对一个超级间谍的追杀。

  正当土肥原贤二焦虑不安的时候,助手麻田终于回来了,麻田浑身**的,土肥原贤二等不及让他换衣服,立即问道:“怎么这么久?路上有没有发生什么状况?”

  麻田道:“将军,没有任何情况。现在外面下大雨,没有车,我只能走回来了,因此耽误了不少时间!”

  土肥原贤二点了点头。问道:“纸团呢?给我!”

  麻田在口袋里一掏,掏出一团湿漉漉的东西,“将军,这……”

  土肥原贤二接过那湿漉漉的纸团摆手道:“没关系,你先下去吧!”说着就将湿漉漉的纸团扔进了垃圾篓子里。

  等麻田离开之后,土肥原贤二突然脸色一变,他想到西德尼可能放弃自己而跟踪麻田,如果是这样,那西德尼肯定已经尾随麻田到了这里,冷静,冷静!他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手却没有停止动作,一把袖珍手枪已经出现在他手上,他平静地说:“克劳斯先生,既然已经到了,就出来吧!”

  没反应,土肥原贤二再次说道:“克劳斯先生,我知道您已经到了,为什么不出来见一见呢?您不需要担心我会泄漏您的秘密,咱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还是没有反应,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只是疑神疑鬼?西德尼并没有跟上来,或者并没有像杀死自己的想法?

  一连过了十几分钟都没有任何动静,土肥原贤二这才确定自己真的错了,他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在椅子上一只呆坐在快天亮。

  黎明时分,他提起笔写下了一些东西,然后把这张纸装进了一个文件袋中锁进保险柜里。

  等他回卧室睡觉之后,一个黑影从黑暗中闪身出来,俯身在垃圾篓子里翻找遍,找到了那个湿漉漉的纸团之后,黑影立刻消失无踪。

  白天一天风平浪静,土肥原贤二睡醒之后照常工作,他遥控着大东亚株式会社,手下还有另外一批人马监视着上海滩的一举一动。

  自从王汉生夫妻二人在太古码头现身之后,上海滩的好几股势力都跳了出来,这让他非常兴奋,隐身在幕后的感觉非常好,这样能够看清一写不到的东西。

  王汉生夫妻二人在巡捕房消失不见,并没有让他感到失败,这不算什么,现在上海滩周边地区都在日军的控制之下,只要自己想,王汉生夫妻很难逃离出去,他相信现在军统和g党上海地下组织正派人盯着大东亚株式会社,他觉得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把王汉生夫妻二人当作诱饵,引军统和g党上海地下组织的成员出来,然后将他们一锅端了,当然前提是率先找到王汉生夫妇,提前做好布置。

  今天白天就这样过去了,晚上土肥原贤二工作到很晚才休息,他的办公室再次出现了一个黑影,这个黑影没有丝毫迟疑地到了保险柜面前。

  保险柜很快被打开,黑影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开始翻找起来,没过多久,黑影停下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子,扭开盖子之后放在地上,然后又掏出一个小毛刷伸进玻璃瓶中沾上一点药水在一份文件上涂抹着,涂抹完之后用嘴吹了吹,再将文件塞回文件袋装好,把所有的文件袋都放回保险柜中,按照先前的秩序恢复原样,清理现场,最后消失在办公室内。

  自从王汉生夫妇在巡捕房化装离开之后,乔乐一个下午都没有动静,他是学刑侦出身的,虽然对反跟踪并是很精通,但多少懂一点,他很快就知道有人盯上了自己,因此他下午下班回家之后什么都没干,也没有打电话,晚上还去陈小婉的餐厅坐了一会。

  说起陈小婉,这就要不得不说一说她和乔乐的渊源了,原本他们根本不认识,自从在苏州的时候她被东方霸救了之后就来了上海和父母一起住,但那天刚下车就被小偷偷了钱包,敲乔乐也在车站接人,看见小偷偷窃陈小婉钱包的全过程,结果可想而知,乔乐一直追了小偷几条街终于将钱包拿了回来,两人就这样认识了。

  认识陈小婉之后,乔乐就被这个江南美女吸引住了,他开始展开追求,但奈何陈小婉好像对他若即若离,但他并没有灰心,一直坚持不懈的追求。

  第二天乔乐照常去巡捕房上班,到巡捕房之后,他就换下便服,穿上一身普通巡捕的衣服混在准备去大街上巡逻的巡捕当中离开了巡捕房。

  就这样,乔乐摆脱了特务的跟踪,可惜的是,还是有人盯上了他,化装成巡捕这样事情能干一次,干第二次就不管用了,毕竟谁都不是傻子。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了大勇的家,再次和王汉生夫妇见面,双方都非常高兴,毕竟现在没有外人在场。

  一番寒暄之后,乔乐一脸抱歉的说道:“汉生兄,作为地主,我本来想请你们夫妻二人吃顿饭,可是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特务,我实在是惭愧之至啊!想我一个租界中央巡捕房总探长连自己的朋友都保护不了!想想真是窝囊!”

  王汉生急忙道:“乔兄别这么说,租界又不是你家开的,再说你一个人怎么对抗得了几个国家的暴力机构?”

  乔乐一惊:“几个国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除了日本人之外还有其他国家的特务也在打你的主意?我的天呐,汉生兄,你身上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王汉生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实在对不住,乔兄,这件事情还真不能让你知道,如果你知道了,那你将处于和我们一样的危险境地!你认识一个叫东方霸的人吗?”

  “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太认识了!怎么,难道他也在打你的主意?”乔乐急忙问道。

  王汉生喝了一口水之后说道:“昨天他竟然找到了这里还跟我见面谈了话,不过到现在为止,他好像并没有出卖我们!”(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