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七九章 五虎将之三
  这个五人小组缺了谁都可以,唯独不能缺了张汉杰,他从前毕竟是正规军的军官,带兵还是很有一手的,用他做这次行动小组的指挥官是东方霸早就决定好的,可现在他有了老婆孩子,而且还是刚娶的老婆,得了一个便宜儿子,这就让东方霸很为难了。

  东方霸事先没有考虑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上海滩的局势很复杂,他又不能轻易离开,否则帮中无人主持大局,如果张汉杰不能去,这让他去另外找一个合格的指挥官呢?

  张汉杰确实犹豫了,现在他不是一个人,而且这一去谁知道是凶是福?如果发生意外,赵筠竹将再次失去丈夫,孩子又会失去父亲。

  正当张汉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时,赵筠竹说话了:“汉杰,东方刚才说的我也听见了,我虽然是一个女人,读的书虽然不多,但也知晓大义,如果这对夫妻真的研制出那种特效药物为我们国人造福,那真是天大的好事,如果我的丈夫能够为他们保驾护航,我和孩子都会百感荣幸,你去吧,我和孩子会等你回来的!”

  东方霸感概万千,一个小女人都知晓大义,那些为了私利而投靠日本人的汉奸们真应该自裁以谢天下啊!

  张汉杰欣慰地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说道:“我去,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就把娘接过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过日子!”说完向东方霸点了点头:“好,东方大哥。这活我接了!”

  东方霸笑了,说道:“我替那对夫妇谢谢你,这事也不着急,你先跟嫂子和侄子好好呆上几天,我会派人去找你的!”

  说完之后东方霸掏出支票簿和钢笔,签了一张一千五百块大洋的支票递过去:“这是这次行动的报酬,一千五百块大洋,我先付给你!”

  张汉杰没有拿,赵筠竹连忙推辞:“东方,这钱我们不能要。这次是一项义举,怎么能够要钱呢?”

  东方霸笑道:“大嫂,现在上海滩物价又贵,你们也要生活呀!只不过汉杰比其他人多了五百块,他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承担的压力要大很多,理所当然要多一些,再说不止你们有,其他人也有。如果你们不拿,其他人怎么好拿?拿着吧!”

  “这……好吧。这也太多了,我们不能要这么多!”赵筠竹迟疑地说。

  东方霸摇头道:“不多,一点也不多,大嫂,这可是卖命钱啊!钱是小事,如果钱能让那对夫妇安全回到湖南,就是花再多的钱我也拿得出来,只可惜这不是钱多钱少能说了算的!”

  最后张汉杰还是接过支票塞进了赵筠竹的手心里,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总算是定下来了。

  百乐门。二楼大型豪华赌场。

  随着第一届世界赌术大赛临近,前来百乐门玩乐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国外的一些赌术高手,不过百乐门可不会接纳这些人参赌,真要让这些人赌下去,估计过不了几天百乐门就要关门了。

  为了安排这些人,赌场方面专门为这些人安排一个场地对赌。只要有人来,都安排进去,以便这些参赛的人熟悉场地,对对手们的实力也有一定的了解。这些人对百乐门这种安排非常满意,基本上没有人故意跟百乐门过不去。

  四月十五号,这是大赛正式开始的日子,今天是三月十七号,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百乐门已经开始做准备,大赛的开幕式节目正在紧急排练,同时也邀请了国内外不少艺术大师前来助兴。

  逃兵赵老三穿着一身廉价西装,西装穿在他身上歪歪斜斜,让人怎么看怎么别扭,手指尖夹着一支燃烧的劣质雪茄,他正坐在二十一点赌桌前玩着,赌桌边上还有五个玩家。

  赵老三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少,这时和官又开始重新发牌了,第一章牌亮开,他得到一张梅花10,这是一张好牌。

  二十一点这种玩法,庄家给每个玩家发两张明牌,牌面朝上面;给自己发两张牌,一张牌面朝上,一张牌面朝下。大家手中扑克点数的计算是:k、q、j和10牌都算作10点。a牌既可算作1点也可算作11点。如果a算为11时总和大于21,则a算为1。

  其余所有2至9牌均按其原面值计算。首先玩家开始要牌,如果玩家拿到的前两张牌是一张a和一张10点牌,就拥有黑杰克;此时,如果庄家没有黑杰克,玩家就能赢得2倍的赌金。

  如果庄家的明牌有一张a,则玩家可以考虑买不买保险,金额是赌筹的一半。如果庄家是blackjack,那么玩家拿回保险金并且直接获胜;如果庄家没有blackjack则玩家输掉保险继续游戏。没有黑杰克的玩家可以继续拿牌,可以随意要多少张。目的是尽量往21点靠,靠得越近越好,最好就是21点了。

  在要牌的过程中,如果所有的牌加起来超过21点,玩家就输了——叫爆掉,游戏也就结束了。假如玩家没爆掉,又决定不再要牌了,这时庄家就把他的那张暗牌打开来。一般到17点或17点以上不再拿牌,但也有可能15到16点甚至12到13点就不再拿牌或者18到19点继续拿牌。假如庄家爆掉了,那他就输了。假如他没爆掉,那么你就与他比点数大小,大为赢。

  如果拿牌拿到手中有5张牌,并且总数不到21点,那这种情况能压住一切牌型,但某些玩法中不支持此规则。

  庄家再次给各位玩家发了一张名牌,这次赵老三拿到一张方块4,其他五人的牌面加起来分别是7、9、9、12、18,庄家明牌是黑桃6。

  除了牌面加起来是18点的玩家没继续要牌之外,其他人包括庄家都分别要了一张牌。

  玩家要牌之后,庄家发牌时是不亮开的,牌发下来之后,赵老三没急着看牌,先是抽了两口烟,顿时赌桌上烟雾缭绕,有几个玩家都受不了,不断地用手扇了扇风,和官是最倒霉的,因为和官是站着的,他要经受烟雾的侵害。

  这时赵老三开始看牌,他将脑袋压得低低的,不让身后的观众看见是几点,但他自己却清楚地看见了,是一个红桃八,连另外两张牌加起来一共22点,完了,爆掉了!

  不过赵老三这次并没有表现出来不高兴,他趁着大伙被烟雾熏得眼睛眨个不停地时候,迅速将牌换了,换成了一张梅花7,然后高兴的大叫一声:“哈哈,这次运气真好!三张好二十一点!”

  没有人看见他换了牌,和官都被烟雾熏得差点留眼泪,当他将梅花7翻过来的时候,周围的观众都为他欢呼,在这种场合,最兴奋、最担心的不是玩家,反而是身后的观众,很多观众看谁顺眼就站在谁的身后为他们摇旗呐喊,当他们支持的玩家拿到好牌都欢呼,而当他们支持的玩家爆掉时都一个个唉声叹气,这就是大型豪华赌场的魅力所在。

  一连几把,赵老三拿的牌都是二十一点,不仅把他先前输掉的钱全部赢了回来,而且还将本钱翻了几倍。

  就这样赵老三又玩了一个多小时,他面前的筹码足足有十多万大洋,可以说是身价巨富了,但他这种搞法很块引起了赌场负责人的注意。

  赵老三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连续不断的出老千赢钱,赌场负责人不注意他才怪。

  这一次赵老三太贪心,竟然连换了三张牌,因为他前两张都是小牌,加起来只有5点,一张2和一张3,这小子一发狠决定继续要牌,把后面三张牌全部变成小牌,这样五张牌加起来不足二十一点就能通杀,包括庄家在内,其他玩家的赌注都要陪给他。

  在换最后一张牌的时候,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突然俯身一把抓住赵老三的手,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当众人看见赵老三的袖口露出半截纸牌时,终于炸了锅!

  其他玩家虽然惊讶,但却没有表现出愤怒,因为这种二十一点是玩家与庄家对赌,赵老三出老千赢钱也是赢的赌场的,与他们没多大关系,也只有现在通杀牌才能赢到他们的钱。

  中年人神情肃穆地盯着赵老三,冷笑道:“这位先生,不知道您该如何解释你的袖子里的牌?”

  赵老三顿时浑身冷汗直往外冒,他先前是赢钱赢得昏了头,现在被当场抓住出老千,脑子一下子清醒了,他很清楚在赌场出老千被抓住的后果,虽然不至于丢掉性命,但出老千的右手是保不住了。

  “哼!”中年人向旁边几个保安摆了摆下巴,“带走!”

  “啊,别啊,我再也不敢了!饶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赵老三顿时吓的尖叫起来,赌场里的人都怜悯地看着他。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