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八零章 五虎将之四
  马上就要被剁掉一只手,而且赢的钱也会一分也得不到,逃兵赵老三当即吓得屁滚尿流,没了钱可以再赚,但是没有了一只手,那将会陷入绝境。

  赵老三很快被拖出赌场到了赌场办公区,想像自己接下来的遭遇,那一定是很惨的,比当逃兵还惨,也亏得这家伙脑子灵光,想起租界是龙帮的地盘,他急中生智叫道:“我要见东方霸,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跟东方霸是兄弟,我要见他!你们跟他说我在这里,他一定会来赎我的”。

  赌场负责人可不管谁是东方霸,这与他无关,他是受聘于刘书林的,虽然听说过东方霸的大名,但他并不知道东方霸是百乐门的幕后老板,不过赌场有赌场的规矩,他不可能因为一个人坏了规矩,除非有刘书林的指示。

  赌场负责人没有在意赵老三的叫喊声,但是办公区有人听见了,并且听进去了,并且立即通知了保安部负责人梁豹。

  这时赵老三已经被拖到了后面,赌场负责人正准备要下令保安砍掉他一只手,梁豹及时出现制止了安保们:“等一下!”

  赌场负责人神色不善地看着梁豹道:“梁部长,你想坏了赌场的规矩吗?”

  两人虽然都在百乐门做事,但在职务上并不是统属关系,赌场的保安虽然都是梁豹的手下,可在上班时间,这些保安都必须听赌场负责人的。

  梁豹急忙解释道:“吴先生别误会,我并不是要坏了规矩。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这样,你给我几分钟,就几分钟!我请老板跟你说话”。

  这个赌场负责人吴先生是刘书林花重金从澳门请来的赌场职业经理人,做事非常讲原则,有时候甚至连老板的面子都不给,现在梁豹说要让老板跟他说话,他也不能在老板还没说话之前就动手,那样有先斩后奏的嫌疑,他看着梁豹说:“你有五分钟时间!”

  赵老三感激地看了梁豹一眼。要不是梁豹,估计他现在就已经被砍断了手。

  梁豹打了个电话,很快就联系上了刘书林,而这个时候,敲东方霸也到了。

  “东方大哥,我是赵老三,救我,救我呀!”看见东方霸,赵老三当即泪流满面。他知道终于保住了手。

  梁豹这时正在跟刘书林通电话,抬头看见东方霸来了。那正好,正主来了,他立即告诉刘书林,随后捂装筒:“东方先生,我们老板请您接电话!”

  东方霸走过去接了电话直接说:“这个人我要带走,我保证他以后不会再出现在赌场内!”

  老大都发话了,刘书林当然不敢不答应,东方霸随即看向赌场负责人:“吴先生吗?刘老板请你接电话!”

  吴先生接过电话道:“刘先生!”

  电话中传来刘书林的声音:“哎呀,吴先生。实在不好意思,这件事情让你为难了,无论如何请你给我一个面子,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次,如果再有人坏了规矩,就算是我亲儿子。你也照砍不误,今天晚上我亲自去向你赔罪,你看如何?”

  老板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要是再不答应。那就真的是不识抬举了,吴先生只好答应:“好吧,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

  放下电话后,吴先生向押着赵老三的保安挥了挥手:“没收你的全部赌资,如果你再出现在我们赌场内,就算你有天大的后台,我照样砍了你!你可以走了!”

  听到这句话,赵老三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其实刚才在赌场内从头到尾,东方霸都看到眼里而没有上前跟赵老三见面,他就是要让赵老三吃点苦头。

  不让这家伙吃点苦头,他不知道害怕,五个人当中,这家伙是最没有原则性和纪律的,当初马如龙介绍这些人的时候就跟东方霸说过,这家伙经常在部队里逃跑,打一次战就跑一次,每次都被抓回来,但因为他枪法好、身手好,每次打战杀的日本人最多,上级又是个非常爱才的人,每次将他抓回来之后都舍不得杀他,因此才让他活到现在。

  出了百乐门之后,逃兵又恢复了嘻嘻哈哈的模样,“东方大哥,谢谢你救了我啊,这个人情我以后一定还你!”

  东方霸笑道:“不用以后,现在就有一个机会让你还我的人情”。

  赵老三一愣,恍然大悟道:“敢情东方大哥早就在这等着我上套啊!那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先说好,打战的活我是不想再干了,其他事情倒是没问题”。

  东方霸看了看赵老三,抽了几口烟,然后向身后的兄弟挥了挥手:“把他送还给吴先生!”

  立即有四个兄弟上前扭住赵老三的胳膊,赵老三大惊,他没想到东方霸竟然玩真的,这要是被送回去那还能讨得了好?先前只是要被砍掉一只手,现在再被送回去,那吴先生知道东方霸不保他了,很可能落井下石,直接将他大卸八块。

  赵老三立即叫道:“好好好,我答应,东方大哥,我答应还不行吗?”

  东方霸却没有让兄弟们放开他,而是说道:“这个活虽然有一定的风险,却不像上战场那样随时会丢命,报酬有一千块大洋,舀了钱就要卖力干活,如果你舀了钱不干活,而是偷偷跑掉,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派人把你抓回来,到那时候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哪知赵老三一拍大腿,:“哎呀,我说东方大哥怎么不早说有一千块大洋的报酬,只要有钱就好说啦!您知道我以前当兵的时候为什么总是要跑吗?因为上面那些王八蛋总是要克扣军饷,每次军饷发下来能舀到手的有一半就不错了,这样的军队想让老子蘀他们卖命?没门!”

  敢情这家伙是因为上面克扣军饷才当了逃兵,不过想想这也是情有可原的,现在这年头当兵打战不就是为了那么一点军饷养家糊口嘛,克扣了卖命钱谁还会跟你干?

  爱莎医院。

  秦少宾穿着一件白大褂坐在办公室里舀着一张报纸,一边看一遍喝茶,一个花痴肖士凑上来道:“秦医生,我买了两张今晚的电影票,我们一起去看吧?”

  秦少宾冷冷道:“没空!“

  太不解风情了,这是对女孩子心理上的严重打击,肖士小嘴一瘪,当即就掩面而泣,夺路而逃。

  自从黄金劫案结束之后,秦少宾也获得了自由,就在爱莎医院找了一份医生的工作,相比其他人而言,他的处境是最好的,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杀手竟然隐藏在医院里当起了医生。

  医生和杀手是两个行为结果截然相反的职业,医生这个职业赋予了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延续生命的责任和义务,而杀手则恰恰相反,他是带来死亡的人。

  他们之间除了这个行为结果截然相反之外,拥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是世界上最冷酷的人,医生可以不带任何感情的去看待生命的结束,生老病死在他们眼中如同家常便饭;而杀手可以不带任何感情地去结束一个人的生命,仅仅是因为有钱赚!

  医生和杀手同样对人体的构造了如指掌,只不过医生是用他所知道的知识去救人,而杀手则是利用他所掌握的知识杀人。

  医生和杀手的职业行为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赚钱,没有哪个医生一辈子无偿地为别人治病,因为那样他会饿死,除非他不是一个专业医生,还有其他的收入来源。也没有哪个杀手杀人不收雇主报酬的,如果不收钱,他同样会饿死,除非他不是职业杀手。

  “秦医生,你的门诊时间到了!”正当秦少宾漫不经心地看着报纸时,另个一漂亮的护士倚在门口俏生生地喊道。

  秦少宾放下报纸,端着茶杯起身道:“来了!”

  当东方霸接到小弟汇报说秦少宾在爱莎医院做医生时差点惊掉了下巴,他是从后世而来的,在资讯发达的二十一世纪,杀手作医生虽然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毕竟不多见,但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并且还是自己熟悉的人!

  五辆小汽车一溜烟地开进了爱莎医院,东方霸从车上下来,进入大堂打听了一下,知道秦少宾正在门诊部出诊时挥挥手对身后的兄弟说:“你们先去外面等我!”

  到挂号处挂了秦医生的号,东方霸舀着号票找到了外科门诊,推门进去发现秦少宾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子,还真是医生的样子。

  有人来看病了,秦少宾也不抬头,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而是伸手指着前面的椅子说:“坐,哪里不舒服?”

  东方霸道:“我哪里都不舒服!”

  “那你出去找人把你打一顿,你就舒服了!”秦少宾说完抬起头来,发现是东方霸之后,脸色却没有变化,还是那样冷冷地,“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东方霸将挂号票扔在桌子,“在上海滩没有我找不到的人!”

  秦少宾起身到门口将门关上,回到桌子后面坐下,又合上桌子上的病例,然后问道:“什么活?多少钱?”

  这家伙倒是很光棍,知道东方霸没有事不会找他这个杀手,只要找他,那肯定是有活干,杀手干活当然得收钱,要不然就不吉利了。(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