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八八章 当头一棒
  商队终于还是在东方霸的挥手当中上路了,送别的只有东方霸一人,就连王汉生的至交好友乔乐都因为被特务盯着而无法脱身前来,没有盛大的欢送场面,没有锣鼓声、鞭炮声,因为这玩意容易招来日本鬼子。

  东方霸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接近十点,现在整个上海滩,几乎所有势力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华德路监狱。

  “现在情况怎么样?”东方霸刚回到秘密据点就问道宗翰有关各大势力的动向。

  宗翰道:“五分钟前监狱那边传来消息,说英国人已经到监狱门口,孙世同已经去监狱门口接人了!”

  东方霸冷笑道:“哼哼,看来山姆大叔首先忍不住了!他们想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向监狱方面施加压力!就让我们看看这头奶牛是怎么气急败坏的铩羽而归吧!”

  想用武力从租界监狱里抢人几乎没有什么可能,除非有人疯了!当然不排除有人真的疯了,实际上这种疯子时时刻刻都存在!因为想做大事的人往往跟疯子没什么区别!说出来你还真别不信,性格大众化的人一般都是平凡人,而能做出大事有成就的人基本上都是思想有些极端的人。

  九点四十五分,一辆军用吉普车和一辆老爷车在监狱门口停下,哈姆上校带着科林和两个卫兵从车上下来。

  这时监狱大门围墙上的探照灯在监狱守卫的操作下调转方向照向哈姆等四人,一个威风凛凛的声音从围墙上传来:“什么人?现在已经过了探视时间。要探视明天再来!请你们速速离开,否则我们就开枪警告了!”

  一个卫兵仰头高声道:“这是大英帝国驻沪大使馆武官哈姆上校!上校前来检查监狱的防卫情况,马上开门!”

  监狱守卫可不管什么大英帝国、什么大使馆、什么上校,这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只听从直属上级监狱长的命令,墙头上那人严肃道:“我不认识什么哈姆上校,他是什么人与我无关,华德路监狱直属租界法院管辖,我只听命于监狱长!我并没有接到将有人前来监狱检查防务的命令,请恕我不能接待!各位请回!”

  哈姆听得脸色铁青。显然气得不轻,他和科林计划不通过租界当局和法院,直接利用大使馆武官的身份进入监狱把人提出来,却没有想到监狱守卫负责人根本就不买账,而且他还找不到任何理由对付对方,因为他没有按照程序走!不按照程序走,监狱守卫当然可以不买账。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科林已经意识到利用英国人的身份行不通,监狱守卫根本不在乎哈姆上校的身份。

  如果是其他中国人知道是英国人。而且还是大使馆的人来了,估计立马就会打开大门迎接。哈姆和科林根本没有想到整个监狱的管理层绝大部分都成了东方霸的人,东方霸已经发下话,没有正常手续一概不准进入!

  科林上前几步仰头喊道:“先生,哈姆上校想见监狱长孙世同,请你通传一声!”

  “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们要找监狱长应该去他家里找!”

  哈姆和科林几乎气得吐血,要是孙世通在家里他们早就去他家找了,哪里还会眼巴巴地跑到监狱来,关键是孙世通家里一个人影都没有。连佣人都不见了。

  两人这下真没辙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身份在这人眼里不值一钱,就在两人还没想到怎么办的时候,墙头上再次传来那人的厉喝声:“你们速速离开,我数三声,如果你们再不离开,我将视你们要侵入监狱重地!”

  “一、二、三。都听好了,子弹上膛,打开保险!”

  这声音如同催命一般,哈姆和科林两人当即吓得屁股尿流。慌忙带着卫兵钻进车里,“开车,快开车!”

  看着两辆车屁股后面冒着浓烟快速逃离这里,墙头上的监狱守卫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如果打死了哈姆和科林,监狱守卫负责人也没什么好下场,但是哈姆可科林可不愿意赌命,谁知道墙头上会不会枪枝走火?

  英国人想在租界办成事情,就必须通过租界工部局,否则英国人这个主人的权利就得不到发挥,就如同皇帝想治理好地方,必须通过县官、省官一样,权利层层往下使用,想越级使用权利不仅会破坏制度,还可能被下面的人认为是假冒的!这也是监狱守卫负责人为什么敢不买账的原因。

  监狱守卫本来就形同军队,一个师长能直接下命令到连排长吗?当然可以,但是连排长可以不买账,师长直接下命令给连排长,这本身就违反制度!如果这样搞就会乱套,因此监狱守卫负责人的底气是非常足的,想进监狱,行啊,拿我的直属上级的命令来!

  此时在监狱外面监视的各方势力的特务都看到了这一幕,这些势力的大佬们听到汇报,想象着哈姆和科林狼狈而逃的样子无不哈哈大笑。

  “FucK,FucK!该死的,我一定要让他好看!”哈姆上校气急败坏地捶着沙发,愤怒地大叫大骂,他什么时候被赶得这般狼狈过?因此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之后他就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面子落了一地。

  科林还算是有点自制力,他劝道:“上校,冷静,冷静!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看来我们这一招走错了,这里不是国内,租界也不是我们大英帝国一家说了算,很显然不走正常程序是不能把人带出来的,你看能不能找工部局主席亨利出面,让他给租界法院打声招呼签发一张提审单?”

  哈姆在科林的劝解下平静下来,他想了想说道:“这样做不是不行,但是这样一来,过手的人太多,很容易被有心人猜测到我们的真实意图,情报有可能会泄漏!”

  科林皱眉道:“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在一边看着吧?现在各方人马都在虎视眈眈,越早接触到王汉生,就越有机会得到了资料!”

  哈姆已经完全没有刚才暴怒的样子,他平静地说:“就是在一边看着,既然连我们都没有办法进入监狱,那就让其他势力的人打头阵,看看那些势力怎么办,我们以不变应万变!”

  英国人的举动让其他各方势力的大佬们看了一个大笑话的同时,也让他们明白了监狱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这些人都接到了消息,人在监狱里,至于具体被关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想把人捞出来还必须想办法搞清楚里面的具体情况。

  这天晚上除了哈姆和科林闹出了一场笑话,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整夜都风平浪静。

  第二天,各方势力开始各显神通了,他们派人想尽一切办法调查王汉生夫妇到底被关在什么地方,监狱的建筑结构和守卫情况如何等等,必须想办法搞清楚这些事情才能制定捞人的方案。

  马如龙这次学乖了,前两次打头阵让他损失了几个人,这次他没有再像以前一样,而只是派人静静的监视,看看其他各方势力在干什么。

  曲人杰因为得到了东方霸的提点和警告,这次也没有大动作,和马如龙一样,他也只是派人监视监狱门口的情况,另外再派人调查其他势力的动作。

  上午黄晶林派人约东方霸在百乐门见面,东方霸认为这两天之内监狱那边应该不会有什么动静,各方势力还必须花事情调查情况,只有得到监狱的具体情况才会有动作,因此他欣然答应了黄晶林。

  中午东方霸在百乐门四楼美食城摆了一桌酒席,十二点黄晶林如约而来,把其他人手下都留在外面,包间里只剩下东方霸和黄晶林两人。

  酒菜上齐之后,东方霸端起酒杯笑道:“黄爷,这都个把月了,您也再来约我喝酒,来来来,我敬您一杯!”

  黄晶林点头和东方霸碰了一杯,咪了一小口,放下酒杯后就愤恨道:“这日本人是要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啊!“

  东方霸诧异道:“黄爷,您这是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

  “昨天我,还有一些大佬,都收到了日本人发的最后通牒,要求我们必须在一个礼拜之内去日军宪兵司令部报道,否则就要对我们大开杀戒”。

  东方霸听完暗笑不已,这事本来就是他派人假冒日本人干的,当然他不会真的让这些大佬们去日军宪兵司令部报道,而是要让他们打日本人。

  他摇头道:“黄爷,说句不该说的话,您都已经半截身子快入土的人了,现在竟然被逼成这样,还有什么好说的,甩开膀子跟日本人干呗,怕他个鸟啊!您看看我,日本人虽然跟我说了狠话,您看我鸟他们没有?事情我也听说了,现在不是日本人死,就是你们死,与其你们死,不如他们死!”

  黄晶林听了东方霸的话,举杯一饮而尽,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老夫今天就是为这事找你来的,其他大佬都不想做汉奸,也不想死,老夫也不想,所以他们联名推举了老夫做首领成立‘杀倭盟’开始跟日本人干!老夫想问问你的意思”。

  “我?黄爷的意思是想让我也参加?”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