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九零章 连杀四人
  一连过了两天,在监狱附近监视的各方势力特务都没有发现异常情况,监狱内外与往常似乎没有什么区别,这就让人纳闷了,也让几个势力的人差点按奈不住想出手。

  今天早上来了一辆送粮食的车,这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几乎每天都有车辆给监狱送给养,特务们也没有特别在意,卡车上的粮食卸完之后车厢就空了,即使送粮食的人想把人捞出来也没地方藏身,想通过监狱的大门,那是痴心妄想。

  卡车在门口停下之后,监狱大门上的小门被打开,两个狱警背着长枪走出来,苏大林急忙打招呼:“温警官早啊!”

  狱警点头,看见坐在副驾驶上的谭小波,指着他问道:“老苏,这人是谁?”

  苏大林心里一抖,心脏差点从胸膛里跳出来,忙解释:“哦,这是我们粮店新来的伙计,老板让我带他来熟悉一下,也让他帮忙干活!”

  姓温的狱警打量了一下谭小波,指着他:“你,下来!”然后对另外一个狱警打了搜查的手势。

  谭小波“惶恐”的从车上下来举起双手,另外一个狱警上前在他身上搜查了一番,没有发现危险物品,姓温的狱警摆摆手:“站到一边,我们要检查车辆!”

  苏大林讨好的问:“温警官,今天是怎么啦,查得这么严?”

  温警官脸一板,呵斥:“少废话,跟他一样。站到一边!”

  谭小波和苏大林两人乖乖站到一边,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没看见围墙上一挺机枪,还有五杆长枪对准他们吗?要是让墙头上的狱警认为他们有不良企图,只怕两人的身体瞬间就被子弹钻满窟窿。

  两个狱警在车上翻了个遍都没有发现什么,从车上跳下来之后,温姓警官向墙头上挥了挥手:“没问题,开门!”

  墙头上的狱警又向监狱内大喊:“开门!”。

  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了,苏大林和谭小波两立即上车,卡车很快穿过大门进去。附近监视的各方势力特务们眼热不已,要是能隐身跟进去多好啊!

  监狱长孙世通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舀着望远镜看着开进来的卡车,镜头随着卡车而移动,没多久,卡车在监狱餐厅门口停下,一个肥胖的厨师带着四个在厨房帮忙的囚犯走出来,只见那胖厨师一挥手:“快把粮食卸下来!”

  胖厨师虽然叫唤得大声。可他身后的囚犯却不怎么鸟他,一个个都慢吞吞地走出来。

  这时谭小波捂住肚子叫道:“哎呀,早上吃坏了肚子,这位师傅,你们这儿的厕所在哪啊?”

  胖厨师嘴巴歪了歪:“一看你这小子就是个懒货!真是懒人屎尿多,顺着墙走到头。左边转弯,再走到头,然后再转弯就到了!”

  谭小波满头大汗连声道谢:“谢谢,谢谢师傅!”说着就捂住肚子顺着墙壁跑了。

  孙世通从望远镜里看见后,皱了皱眉头。转身走到办公桌边舀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后说:“给我盯着那上厕所的小子!这段时间一定要高度警惕。以前送粮食的从来都是一只有一个人开车,今天怎么来了两个?弄不好是哪方势力派来的探子或杀手,如果他有什么异常举动,立刻开枪射杀!”

  电话中传来一个声音:“是,监狱长!”

  放下电话后,孙世通叹了一口气,心想这段日子只怕不好过,东方老大已经传来了准信,现在已经有各方势力都盯上了前两天送来的那夫妻俩,现在监狱外面就有不下二十个探子日夜监视,那些特务几乎都在监狱门口马路对面摆摊,有卖香烟的、卖菜的、卖小吃的、看相算命的、竟然还有女人穿得花枝招展卖骚,原本清冷的监狱门口现在都快变成市场了,吗的,这叫什么事啊!

  老大又说没有支援,只能靠监狱本身的力量防卫,监狱本身的防御是没有问题的,最怕的就是那些势力的人使阴招这不,因为监狱门口都快变成了市场,不少狱警下班后都会去那边逛一逛,没准就会被那些特务收买。

  难啊!就在这时,监狱内突然传出一声哨响,孙世通脸色一变,出事了!他正准备舀起电话打过去,这时电话却响了,他立即接起来大声问道:“怎么回事?”

  “监狱长,出事了!牢房门口有一个兄弟被杀了!有同事在杂物间发现了他的尸体,他身上的制服被歹徒脱了”。

  孙世通心道好大的胆子!单枪匹马就敢闯老子戒备森严的监狱?真当这里是纸糊的吗?他没有责怪电话中的人,随即大声道:“拉响警报,全面戒严!任何人不得擅离岗位,命令应急小组全副武装前往牢房抓捕,告诉他们歹徒可能身穿跟我们一样的制服,让大伙小心,一定要给老子抓到他!”

  “是,监狱长!”

  “呜——呜——”凄厉的警报声响起,不经惊动了所有被关在牢房内的犯人,还惊动在监狱外面监视的特务们,特务们各显神通,消息很快被各方势力的大佬们得知。

  刚刚进去一辆送粮卡车没过多久,监狱就响起了警报,傻子都能猜到肯定是卡车上的人动手了,两个人能从戒备森严的监狱把人弄出来吗?这到底是哪方势力的人?脑子进水了吗?看吧,不仅自己暴露了,还惊动了监狱管理者,给所有势力以后的行动造成天大的麻烦,各方大佬无不暗地里大骂这个动手的人。

  警报响起之后,孙世通跑到播音室对着话筒大声通报情况,并发布命令,接着喇叭声在整个监狱响起:“监牢的所有狱警注意,有不法分子假冒我们的同事进入了监牢,各道门岗一定要严加防备!”

  谭小波也是心里发苦,他来的目的本来不是捞人的,而是为了搞清楚监狱的建构和王汉生夫妇被关在哪一间牢房,没想到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被监牢门口的守卫发现,并用枪指着他,还准备吹响警哨,没办法,他只能趁着守卫掏哨子的时候扭断了守卫的脖子。

  杀了这个守卫之后,他迅速将这守卫的尸体拖到旁边的杂物间,扒下守卫的制服穿在身上,然后取下守卫腰间的钥匙打开监牢的门进去了。

  他原本以为尸体藏在杂物间应该暂时不会被发现,但是他没想到在他进监牢之后没过一会的功夫就有一个狱警到杂物间舀东西,自然发现了尸体。

  监牢可不止一道门,通到关押犯人的牢房一共有四道铁门,他在警报没有响起之前一连杀死了两道门岗的守卫,并取得了他们身上的钥匙,用钥匙打开进入下一条通道的铁门,可是他刚进入第三道通道,警报声就响了,随着传来了广播声。

  听到广播声的第三道门岗的狱警马上警觉,舀着警棍摆出战斗礀势与谭小波对峙,这狱警哪里是训练有素的谭小波的对手,两人交手了几个回合,狱警就被谭小波扭断了脖子。

  到这里为止,谭小波的运气也用完了,刚才剧烈的打斗声让第四道门岗的狱警看得很清楚,因为每条通道只不过十几米的长,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剧烈的打斗,很难瞒过第四道门岗的狱警。

  谭小波用最快的速度取下第三道门岗守卫身上的钥匙打开铁门,用最快的速度向第四道门岗的狱警冲过去,可他还是太慢了,狱警在他冲过来之前慌忙打开第四道铁门进入了监牢的走廊,然后反锁了铁门。

  谭小波冲到第四道铁门处飞身一脚踹在铁门上,铁门却纹丝不动,隔着一道铁栅栏门,狱警在监牢走廊上惊惶地看着谭小波。

  谭小波不甘失败,不断地踹着铁门,却于事无补,他喘着粗气大吼大叫,又扑到铁栅栏门上,伸手穿过栅栏去扭门后的大铁锁,想将大铁锁扭断,可他不是武林高手,虽然身手不错,但手劲还没大到可以扭断铁锁的地步。

  他的打算是好的,只要能穿过第四道铁门进入监牢走廊,然后用钥匙打开一扇扇牢房的门,将里面的囚徒们放出来,这样他就能混在囚犯当中鼓动这些囚犯暴乱!可惜的是他在最后关头失败了!

  现在前无去路,后路被堵死,两边是牢不可破的钢丝网,谭小波已经陷入了绝境,他发泄了一通后,然后颓废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监狱的应急小组很快全副武装地穿过三条通道逼近,谭小波慢慢举起了手,十几只枪口对准他,想在这样的境地下翻盘绝无可能,他又不是主角!

  谭晓波被抓了,他手上脚上拷着几条粗粗的铁链被关进了重监牢房,孙世通在狱警的护卫下走到牢房的门口,他挥手让狱警站远一点,通过牢房门上的小窗口问道:“说出你的身份,这样你还有活的希望,否则我不用上报就可以枪决你!”

  孙世通站在牢房门口静静地等着,足足过了两分钟,谭小波才一脸颓废的说出自己了身份:“顾海涛,受雇于美国远东情报处!”

  “你的上级是谁,在什么地方!”

  “远东情报处处长霍姆斯,也许现在就在监狱外面!”(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