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九二章 终极杀人王 二
  “你才嗝屁了,你全家都嗝屁了!”

  “呃!”牢房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让站在门口的孙世通等人惊愕不已,回过神来的孙世通立即明白这是在骂自己,正想发怒,却又生生止住了,因为他已经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牢房里那个“终极杀人王”仇天恨发出的。

  果然,刚才还一动不动的仇天恨现在动了,他双手由两边向上举起,然后掌心向下慢慢压至腹部,这是在收功了,这过程中他手上粗大的铁链竟然没有发出声音。

  经常给仇天恨送饭的狱警在其余几人身后叫道:“喂,老头,这是我们监狱长孙大人!”

  仇天恨正从木板床上下来,听到这话哼哼道:“什么大人,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大清朝都灭了二十多年了,哪里还有什么大人?”

  这人真的疯了吗?疯子能说出这么思维清晰的话来?孙世通愣了愣,随即讨好的模样笑道:“哎呀,仇先生,你好你好,鄙人,不,我是本监狱的现任监狱长孙世通,上任的时间不长,没想到我们监狱还住着您这么一位世外高人,今天见到您实在是幸会之至啊!哈哈!”

  “一听你说话就知道你这家伙是个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徒!难怪你小子能当上监狱长,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哼哼!”

  “扑哧——”身后两个年轻的狱警顿时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任谁也没想到仇天恨竟然一开口就说出这番话。

  “呃!”孙世通脸色涨地发紫。心想要不是还用得着你这老家伙,老子才懒得到这臭气熏天的重监牢房来呢!且先让你过过嘴瘾骂几句。等如今这事完了再把你关进来!让你这老小子永世不见天日。

  孙世通也是脸皮忒厚,腆着脸、堆着笑:“哎呀,仇先生缪赞了!孙某人可没您说的那么好,要真是那样,孙某人如今也不仅仅只是一个监狱长了!”

  说到这里,孙世通话音一转:“仇先生,这几多年您在这儿还过得怎么样?狱警们有没有虐待您?如果有,您告诉我。我立马收拾他!”

  “虐待?没有没有他们好得很,不吵也不闹,我在这里过得很舒坦,再也没有什么地方能比这里好了,这里是一个养老送终的好地方啊!”仇天恨挖苦、讽刺了孙世通几句,见他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嘻嘻的。顿时没有了再度挖苦的兴趣。

  养老送终的好地方?我擦,也只有你这种人会生出这样的想法,你反正是了无生趣了,什么地方也不想去,能呆在这里死了是最好的,等等。孙世通顿时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仇天恨的脉门,他眼珠子转了转,终于让他想到了,便说道:“仇先生对这里很满意,我们倒是荣幸之至。只不过这安生日子恐怕没两天了!”

  “哦,难道这里要被拆了?”仇天恨愣了愣。立即问道。

  果然,这老小子爱人死了二十多年了,还没有从痛苦悲伤中缓过神来,看来还真是个情种,还真打算在这里呆一辈子了,孙世通摇头道:“政府倒是没有这个打算,只不过最近有两个重要人物在外面被各方势力追杀,这其中有日本人,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苏联人,不得已之下,这两位重要人物只好跑到监狱里来避难,刚才监狱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必仇先生您也听见了,那就是美国人派人混进来闹的,这指不定下午或是明天、后天又来一拨,要是天天这样搞监狱哪里还能安宁?刚才那美国人身手高得吓人,连续干掉了我们四个狱警人,一般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厚颜想请仇先生在关键的时候出手,杀杀这些人的威风,也让他们瞧瞧咱们监狱里不是没人了,还有厉害高手没有出场呢!他们在外面如如何嚣张咱们管不着,可想在咱们监狱进出入如无人之境,那咱们就得让他们有来无回!”

  副监狱长费文明补充了一句:“苏联人就是以前的俄国人,老毛子!”

  这时仇天恨已经将长长的白发捋到耳后,露面一副苍白的面孔,四五十岁的模样,如果不是一头的白发和一嘴的白色长须,根本看不出他的苍老。

  仇天恨摆摆手不耐烦道:“知道知道,你以为老子整天呆在这里连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吗?有了报纸这种东西,想知道外面的事情还是很容易的,这个先不说,老子肚子饿了,等老子吃饱了再说!”

  孙世通大喜,回头吼道:“听见了吗?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给仇先生准备吃的!”

  “哦,是,监狱长!”一个狱警慌忙答应,转身就去准备。

  孙世通搓着手,笑道:“仇先生,您看不如去我办公室坐坐,咱们边吃边谈?”

  仇天恨看着孙世通问道:“难道你不怕我跑了?”

  “呃,仇先生说笑了,这监狱哪能困得住您呢?您要是想跑早就跑了,何必等到现在?”孙世通笑着说完,回头道:“那谁,还不给仇先生打开手链脚链?”

  身后狱警急忙挤进去慌慌张张地给仇天恨打开手上和脚上的铁链,仇天恨活动了两下手脚,哼哼两声:“算你小子识相!走吧!”

  孙世通等人像供祖宗一样,将仇天恨领到办公室,满桌子的大鱼大肉、烧鸡烤鸭一通招待,其他几个人跟本没动两下筷子,这一桌子酒菜全被他一个人吃个精光,汤水都不剩一滴,他还干掉了二十几个大馒头。

  最后孙世通见状连忙又吆喝秘书,让厨房再准备一桌,仇天恨摆手道:“算了,吃个半饱就行了!”

  几人听得惊骇不已,还是孙世通反应快,又连忙亲自招呼仇天恨喝茶,他也知道要不是仇天恨想一直呆在这里,仇天恨根本就不会鸟他。

  喝了几口茶之后,孙世通就开口小心地问道:“仇先生,您看咱们刚才说的事情?”

  仇天恨也没说答应,而是问道:“你说那些人是想进监狱追杀两个人,难道那两个人是你亲爹亲妈?让你这么费心不惜舍命跟洋鬼子们对着干?”

  “呃!”几人听得哭笑不得,为了保密,孙世通让其余的人全部出去,然后摇头苦笑道:“怎么可能?我父母都不在了!那两个人倒不是什么高官显贵,他们只是普通夫妻二人罢了,具体是什么原因那些人要追杀他们俩,我也不是很清楚,送他们进来的人跟我说,好像这两人,主要是那男的,他是一个中国人,他有办法能够制造出一种药物,这种药物能够非常有效的抑制伤口感染发炎,这可是神药啊,如果这种药物被制造出来,那每年受外伤的会少死很多人,那些洋鬼子当然不愿意能制造这种神奇药物的人落在别人的手上,所以想方设法想抓住他,不得已的情况下,我那恩主只能送他们到我这里来避难,等事情消停下来了再设法送他们回大后方!”

  仇天恨看着孙世通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仇天恨一拍桌子:“这些洋鬼子天天在我们的地面上作威作福,就看不得咱们好c,这事老子答应了!”

  孙世通大喜,连声感谢,又问道:“那仇先生还有什么要求吗?如果有,我会尽量满足”。

  仇天恨摆手道:“要求倒是没有,你把我安排在他们隔壁住就行了!”

  “那行,我马上去安排!”

  下午的时候,送粮食的卡车被一个狱警开出来丢在了监狱附近没人管,霍姆斯听手下人汇报看见卡车出来了而人却没有出来,就知道谭小波已经失败,连同孙大林也一起被抓了,他得到消息后马上去见美国驻沪大使,希望大使能给租界方面施加压力把人放出来,不过就算租界工部局买账,也不是一时半会就会放人的。

  各方势力看得清楚,知道这样不行,混进戒备森严的监狱容易,想出来就难了,还必须想其他的办法,办法已经有了,各方势力开始各显神通。

  因为监狱高层通知狱警们半个月不准备回家,下午给一部分白天当班的人放了半天的假,让他们回去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妥当。

  这么好的机会,各方势力当然不会放过,各自找好对像威逼利诱,总之无所不用其极,这胸家的狱警特别是一些关键岗位的狱警,不少都被收买了。

  没有人知道到底谁被谁收买了,谁没有被收买,甚至一个狱警先后被几方势力收买,总而言之,晚上狱警们回来的时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东方霸接到孙世通打来的电话,听说了“终极杀人王”仇天恨这个人,倒是有点感兴趣,既然监狱里有这种猛人坐镇,各方势力想得手却不是那么容易,他也就放心了!他主要目的是吸引各方势力的注意力,给王汉生等人回湖南争取时间,另一方面利用各方势力削弱日本人的有生力量。(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