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oo章 老大的新嗜好
  池田龙二急火攻心,很干脆地昏死过去,随后被手下特务连同浅野英子一起送进了医院抢救,人虽然是救活了,不过精神状态却非常差,因为他的自信心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中丧失殆尽。

  遭受灭门的大东亚株式会社虽然大楼经过翻修还能再用,但是实际上日本人设在租界的特务部门已经名存实亡,整个特务部门能够战斗的只有几个人,对于日本人来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情报人员还在,这些因为是长期在外刺探消息,因此当晚没在大楼内,躲过了必死的一劫。

  发生这样的大事,土肥原贤二再也在幕后呆不住了,因为他已经到了无人可用的地步。自抗战以来,处处愁云惨淡。唯独上海的英租界和法租界依靠外国人的势力依旧超然于战祸之外。而且国府的两大特务机构在上海大量潜伏特工,刺杀汉奸和日本人,给日本人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是日本间谍在上海根本无用武之地。

  此时土肥原已经萌生了组建一个与军统和中统一样的特务组织,但是他现在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看来还得等待时机,现在想维持上海情报工作的局面,就只能从本土和其他的地方抽调人员来上海组建新的土肥原机关。

  自此,王汉生夫妇二人事件在上海算是告一段落,但是日本人并不甘心失败,土肥原下令日占区各个城市的特务机关严密关注王汉生夫妇的行踪。一耽现其踪迹,当立即予以逮捕。同时联络各地日军关卡在必要的时候配合特务机关进行拦截。

  通过这件事情,英、美、德、苏等几国特务们也发现在上海滩进行情报战争在没有本地人支持的情况下绝对行不通,他们开始各自寻找合作者。英国人科林、美国人先后把目标盯准了东方霸。

  自从送走了王汉生夫妇二人之后,东方霸就迷上了一门手艺,什么手艺?理发、掏耳朵!

  最近经常有下面的小弟喜欢犯错,他们不犯大错,却小错不断,因此东方霸这段时间在各个堂口巡视。身边的兄弟还整天给他背上全套的理发工具。

  太古轮船公司码头办公室。

  一行十几个小弟垂头丧气地排着队伍正在准备让东方霸给他们理发、掏耳朵。

  东方霸穿着一身白大褂,戴着一顶白色圆帽子,左手拿着梳子,右手拿着锋利的剃刀正在给一个小弟理发,俨然是一个非常讲究卫生的理发师。

  东方霸手一抖,“啊——”坐在椅子上的小弟当即发出一声惨叫,已经剃光了半天头发的光滑的脑门上顿时血流如注。很显然,小弟的头皮被剃刀割破了。

  “啪!”东方霸甩手一巴掌扇在小弟的脑门上,“别动,叫你小子老实点,你小子就是不老实,看吧。割破了脑袋吧!看你以后还老实不老实!”

  小弟哭丧着脸,紧闭着眼哭叫道:“老大,我再也不敢了,您就饶了我吧!”

  “啪!”东方霸再次扇了一巴掌:“叫你小子别动!”

  剃刀与头皮摩擦的声音听得让人心惊肉跳,理发并不可怕。要不然人人都不会理发了,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东方霸的手一抖。被剃头的小弟脑门上肯定得多一道口子。

  这些排成队来理发的小弟都是犯了错的,一般像顺手牵羊这样的事情帮规惩罚不了他们,因此东方霸就想出了这么一个恶毒的招数让他们长点记性。

  小弟在长达半个小时的煎熬中终于等来了结束,此时他已经浑身大汗,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浸湿,正准备脱下白色的罩衣闪人,却又挨了一巴掌。

  “坐下,谁让你走了?还没完呢!”东方霸拍了他一巴掌,将他按在椅子上,从身边兄弟手上接过掏耳朵的工具。

  光着脑袋的小弟看见那掏耳朵的工具吓得脸色惨白,这要是个技术熟练的老师傅他还放心一点,可东方霸明显不是,只要东方霸的手一抖,那他的耳朵就废了,虽然吓得不轻,但他还是得老老实实地坐着一动也不敢动,以免因为自己乱动把耳朵搞聋了。

  在后面排队的小弟们看见后吓得无不面如土色,却没人敢跑!没有人不知道这是一种惩罚,但是只要老老实实坐着,那不至于真的被东方霸搞聋。

  这时王承昊走进来,看着排队的小弟们,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走到东方霸旁边小心道:“老大,对外联络处那边传来消息,说有个叫霍姆斯的洋鬼子想见您9有一个叫韩承彦的也想见您,听说他是一个唱戏的”。

  东方霸并没有停下来,一边给小弟掏耳朵,一边问道:“韩承彦?你说的是那个川剧变脸的韩承彦?”

  王承昊摘下帽子抓了抓头点头道:“好像就是他,听说那老小子原本是在闵行那边的戏院登台,不过最近有日本人看上了他,想让他去给日本人表演,韩承彦死活不干,这不,日本人指使几个汉奸特务找他的麻烦想抓他,他在那边呆不下去了,只好跑到租界里来混口饭吃,所以托人介绍想见见您,拜拜码头!”

  东方霸头也不回地问道:“你小子收了人家多少好处费?”

  王承昊涨红着脸道:“老大,您可别冤枉我啊,人家是给钱我了,但我没要,只是混了一顿酒吃!”

  “哦,那你小子还算老实!你去带他们来见我!”

  王承昊如蒙大赦,“是,老大!”戴上帽子转身就跑了,他实在看不得现在东方霸掏耳朵这场景,看了就心里发慌。

  过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汽车开进码头内,王承昊霍姆斯和韩承彦道:“二位,到了,下车吧!”

  霍姆斯好奇地打量着这太古码头,当初他从国内来这里组建远东情报处就是在这里下的船,没想到一贯神秘的东方霸竟然藏身在这里。

  两人随着王承昊到了码头办公室内,宽大的办公室因为周围站了几十号人显得有些拥挤。

  王承昊介绍道:“老大,霍姆斯先生和韩承彦先生到了!”

  东方霸停下来,扭头打量了二人一眼,说道:“哦,二位来了?坐!”说着又继续他掏耳朵的大业。

  霍姆斯虽然看见东方霸掏耳朵的样子心里发毛,但还是毫不忌讳地在沙发上坐下,而韩承彦却是没有动,因为他不敢,他身边的徒弟扯了扯的袖子低声道:“师傅,他请您坐呢!”

  韩承彦瞪了徒弟一眼:“没问你话,你就别张嘴!”

  东方霸终于又完成了一个,拍了拍椅子上小弟光滑的脑袋,示意他可以走了。东方霸将工具递给身后的兄弟,然后接过毛巾擦了擦手,转过身来看见韩承彦还站在那没动,惊讶道:“咦,韩先生,您怎么还没坐呢?您看这位霍姆斯先生就没把自己当外人!“

  韩承彦急忙拱手道:“东方老大都没坐,我怎么敢坐呢?”

  东方霸将毛巾扔给小弟,伸手道:“请坐!”说着先坐下了,他知道这些跑江湖的艺人很在乎礼节,你主人不坐,他怕得罪人是不敢坐的。

  见东方霸坐下,韩承彦才小心翼翼地坐下,东方霸便问道:“韩先生不是在闵行那边发财吗?不知道韩先生今天来是…….?”

  韩承彦道:“闵行那边出一点事,韩某在那边呆不下去,所以只好到东方老大的码头来混口饭吃,还请东方老大照应一番!”说着站起来从徒弟手里接过礼盒,“来的匆忙,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东方老大赏脸收下!”

  东方霸笑了笑,向身后兄弟挥了挥手,立即有一个兄弟上前收了礼盒,他便说道:“韩先生来我的地盘上登台,我是非常欢迎的,不止是我欢迎,租界很多票友都是望眼欲穿呐!不知韩先生准备在哪座剧院落脚,改天我也去捧捧场!”

  韩承彦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说道:“那多谢东方老大抬爱,我目前在盛世大剧院落脚,如果东方老大前来请事先知会韩某一声,韩某定会为您送上贵宾间的票!”

  “好!一直听闻韩先生是川剧变脸大师,可惜无缘见识您的绝技,这次你来租界就好了,这下我们这些您忠实的粉丝幸福的日子就来临了,哈哈哈!”

  韩承彦愕然道:“粉丝?何为粉丝?”

  “呃!”东方霸一愣,粉丝这词可是后世的,现在可没有粉丝一说,笑着解释道:“粉丝就是英语中fans的汉译,意思是‘热心的追随者’”

  韩承彦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东方老大抬爱了!”

  东方霸突然想起一事,开口道:“我正想找韩先生帮个忙,不想韩先生今日就来了,看来咱们缘分不浅!”

  韩承彦听闻,立刻说:“东方老大有事请直言,只要是我能帮得上忙的,断然不会推辞!”

  “是这样,百乐门的老板德国人赫尔曼是我的朋友,再过半个多月他的百乐门豪华赌场准备举办世界赌术大赛,所以拜托我邀请您在开幕式上登台献艺,当然这个登台费是绝对不会少的,我开始想拒绝,但是后来一想,这事还是一件好事,西方列强们很少有认同我们中国文化的,这次会有很多外国人到场观礼,到时候会有很多名家登台亮相,咱们让洋鬼子们看看我们中国的文化是如何博大精深,所以就答应下来了,不知道您意下如何?”(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