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零六章 风紧扯呼?
  肥羊们的反应出乎土匪们的预料,埋伏的战术被肥羊们知道了这还是埋伏吗?显然不是,既然这样,熊大彪也没有让肥羊们瞧不起继续窝在树底下,而是站起来大声道:“老子就是‘坐山虎’熊大彪,既然你们知道大爷的匪号,那就识相点扔下骡马大车,大爷发发慈悲让你们过去!不然等我们冲下来必定鸡犬不留!”

  张汉杰判断声音传来的方向,拿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会,终于让他看到了熊大彪,心里不由暗赞这家伙倒长得一副土匪的好形象!

  “你看看那家伙所在的位置,有没有办法摸过去将他制住?”张汉杰将望远镜递给杀手秦少宾。

  秦少宾不由得苦笑,让一个杀手去抓人?没搞错吧?杀手是杀人的,不是抓人的!不过他还是接过望远镜看了起来,顺着张汉杰手指指的方向,很快找到了熊大彪所在的位置,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才将望远镜递给张汉杰,“试试看吧,不过我可不敢打包票!”

  张汉杰这边这么久没动静,土匪们就有些按奈不住了,熊大彪大叫:“你们这些肥羊们真是胆大包天,竟然要财不要命!我给你们两分钟的时间考虑,两分钟之后再不丢下车马跑路,老子就让手下弟兄们冲下去把你们杀个精光!”

  熊大彪这也是没办法,很明显对方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真要打起来他自认为虽然靠着人多能够取胜,但是必定伤亡惨重。一股土匪实力的减弱,就代表着这股土匪随时有可能被别的山寨吞并。到时候他熊大彪不是被杀就是要跑路逃命了。

  张汉杰自然听出了熊大彪的底气有些不足,想抢下这批货但又担心伤亡太大,因此希望能够吓跑自己这帮人。张汉杰自然不是吓大的,他现在必须拖延一下,为秦少宾争取一下时间,因此高声喊道:“熊大当家,你我都是江湖上混的,你无非就是图个财。我们今天打这过,你们用不着赶尽杀绝吧?我们留下买路财,你放我们过去,如何?”

  张汉杰的话让熊大彪有些犹豫起来,土匪们想生存下去基本上是靠抢,除了抢老百姓之外,很大一部分进项都是抢商队。可是如果商队自愿留下买路财,土匪们一般是不会把事情做绝,屠杀商队造成的后果就是以后再也不会有商队打这里经过了,没有了肥羊哪里来的羊奶喝?任何人都明白不能“竭泽而渔”这个道理。

  熊大彪扭头道:“师爷,你怎么看?”

  师爷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没有回答熊大彪的话。而是捏着山羊胡子问道:“大当家,你说在这乱世之中想活下去,而且要活的舒舒服服,什么东西最重要?”

  “嘿嘿,当然是枪杆子!这年头有枪就有人。有枪就有钱!”熊大彪丝毫没有经过大脑就说出了这句话。

  师爷一捶地面说道:“着啊!大当家的,他们车上可是六千支好枪加上配套的子弹。如果我们抢下这批抢,短时间之内就能拉起六千人,六千人啊,老大!有了这六千人足够我们打下好几座县城了!说不定日本人见你这这么大的势力,还会封个师长、军长、甚至是司令给你当当!”

  熊大彪不耐烦地摆手道:“别跟老子提什么日本人,老子虽然是个土匪,却不想做日本人的官!不过你前面说的没错,这年头有枪有就钱,有钱就有人!”

  “那你的意思是?”

  熊大彪斩钉截铁地说:“打,就算损失再大也得打!通知弟兄们做好准备等老子的命令!”

  “我这就去!”

  他们俩这一嘀咕就用去不少时间,等到决定要打的时候已经早就过了两分钟,既然要打了,熊大彪也没傻到喊话通知张汉杰,而是对土匪们大声道:“弟兄们,肥羊们不肯就范,那咱们就让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废话少说,给老子冲过去杀光他们,杀啊!”

  “杀呀!”

  土匪们立即大喊响应熊大彪的呼声,全部端着枪从树丛中站起来向山下冲过去,这其中又有三四十个土匪战术动作非常娴熟,冲锋时并不按着直线方向跑动,而是猫着腰左右晃动呈蛇形跑动。

  张汉杰看得清楚,对身边的沈儒宏说道:“那些土匪当中很有些人不错啊,这熊大彪不愧是北洋军出来的,想必那些人就是他带出来的北洋军士兵!”

  说完之后,张汉杰立即大声命令:“大家都注意了,不要慌张,把他们放近了打!听我命令,我一旦喊打,全部的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一起开火!”

  “杀呀!”

  土匪们的喊杀声越来越近,可肥羊们这边还没有丝毫动静,土匪们以为肥羊们都吓傻了,因此他们冲得更快更猛了,只不过他们都是乱哄哄的,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队形,有的地方甚至几十个人挤在一起,这种一窝蜂的冲锋,最容易被机枪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三百米…….

  两百米…….

  一百米…….

  七十米…….

  就是现在!张汉杰大吼一声:“打!”当下操起冲锋枪就扣动了扳机,所有的步枪、轻重机枪在这一刻一同开火。

  “哒哒哒…….”

  子弹的疯狂肆虐,土匪们就像一阵大风吹过,田里的麦子全部被吹倒了一般,成片成片的土匪栽倒在奔跑的路上。

  一个还没死的土匪躺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右腿被子弹打成了两截,不断有鲜血从断腿处流出来,惨叫道:“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12.7毫米口径的重机枪子弹威力太大,只要射中人体都会造成很大的杀伤破坏效果,基本上没有完好的躯体,如果子弹射中腰部,很有可能把人拦腰扫成两截。

  那些战斗经验丰富的北洋军老兵一看情况不妙,立马趴在地上不动,而一般的土匪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躲避,跑在最前面的二三十个土匪一转眼的工夫就报销了,后面的土匪吓的掉头就跑。

  “别跑,都他妈别跑,全部趴下!”有北洋军老兵大叫着。

  可是太惨重的伤亡让这些土匪们吓破了胆,没有人还愿意呆在这里等死,又开始一窝蜂似的往回跑把臀部和后备留给张汉杰的人马。

  战斗打成这样基本上成了屠杀,北洋军老兵们根本就止不住溃逃的土匪们,越来越多的土匪倒在逃跑的路上。

  受伤的土匪们躺在地上等死,有人趴在地上向奔跑的人伸出鲜血淋漓的手求救,可是没有人理会这些受了伤的人,还有土匪用血淋淋的双手扒着地面,拖着半截身子跟着土匪们逃跑的方向爬行,而他的体内的内脏、肠子流了一地,最后死在了逃跑的路上。

  张汉杰这边的人,不停地开着枪,快速的换着弹夹,跑在最后的土匪们一个个被打死倒在地上,就连北洋军老兵们看到这种情况都不得不跟着逃跑的大军一起逃亡。

  熊大彪和师爷显然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冲锋的土匪们在人数上占了绝对优势,却被不及他们三分之一的人打得全面溃逃,而且死伤惨重。

  师爷脸色发白,问道:“大当家,风紧,扯呼?”

  熊大彪看见溃逃大军争相逃命,他脸色惨白,然后一把抓住师爷的衣领怒叫道:“你个老东西,你是怎么打探的情况的,怎么连他们有重武器都不知道?你看看,他们有花机关、有好几挺轻机枪,还有重机枪!我日大爷,你把我们害死了!”

  师爷吓的浑身直哆嗦,熊大彪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随时要吃人一般,这时他突然注意到斜对面的大树旁站着一个人,扭头看去,顿时睁大了眼睛。

  “砰!”的一声枪响,师爷的脑袋瞬间像西瓜一般爆炸开来,脑浆子溅了熊大彪一脸。

  熊大彪惊骇欲绝,伸手一把抹掉脸上的白色脑浆,正想扔下师爷的无头尸体,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我要是你,我绝对不会动!因为那样你的下场将跟他一样”。

  熊大彪准备掏枪的手停在了腰间,如果有人从正面看他,一定会发现他脸上的肌肉在抖动,眼神闪烁不定。

  “把枪扔掉!”

  熊大彪依言而行,而那个冰冷的声音又随之响起:“慢点,慢点,只要我发现你有丝毫不轨的动作和想法,下一刻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所!”

  熊大彪绝望了,他原本想看看能不能在最后时刻翻盘,可是身后的人显然不是新嫩,而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江湖,被这样的人在背后用枪指着,想要翻盘绝无可能!他老老实实地将盒子炮慢慢从腰间抽出,然后扔在地上。

  战斗不到分钟就结束了,一百一十人的土匪跑回来的不足六十人,其余的全部死在冲锋和逃跑的路上。

  这些侥幸逃回来的土匪跑回熊大彪所在的树林,一个个如同累的半死的哈巴狗一样伸长了舌头喘气,可是刚逃进树林便发现自己的大当家竟然被一个人用枪顶住后脑勺,师爷也死了,而且脑袋也不见了,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体,和满地的白色脑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