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零七章 爷们不是孬种!
  捡回一条命的土匪们还来不及喘气,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些土匪正准备让熊大彪带着他们逃命呢,哪知道现在他们的大当家也成了别人的俘虏。

  有一个小头目很快反应过,立即端着枪瞄准秦少宾大叫:“你他妈是谁?放下枪,快放下枪,不然打死你!”

  有人带头,其他土匪立即有样学样,全部用枪瞄准秦少宾:“对,快放下枪!”

  秦少宾毫不在意,冷峻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惊慌,他平静道:“熊大彪,如果你不想死,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熊大彪犹豫了一下,对土匪们说:“都放下枪!”

  土匪小头目不甘道:“大当家的,您不用怕,我们这么多人一定不会让他对您怎么样的!”

  熊大彪怒道:“我说放下枪,你们没有听见吗?放下,都放下,老子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吗?”

  土匪们一个个如同死了爹娘一般,垂头丧气地先后将枪都扔在了地上,这时张汉杰已经将车队留给沈儒宏照看,自己带着二十多人追了过来将一干土匪们围住,土匪们手上没有了枪,只能老老实实按照张汉杰的吩咐排成几排被队员们押着走出了树林来到空旷的山坳处。

  张汉杰打量了一会熊大彪,笑道:“大当家的,请吧!”

  熊大彪哼哼两声,跟在土匪们后面向树林外走去。

  一会儿来到空地上,张汉杰让所有的土匪们双手抱住脑袋蹲在地上,又吩咐兄弟们持枪将他们围住,最后看向熊大彪:“大当家的,你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吧?”

  熊大彪一听就忍不住了,大怒道:“要杀就杀,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都不是好汉!你个王八龟儿子的用得着这般羞辱我吗?”

  张汉杰笑道:“不不不。大当家的,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没有羞辱你,我只是想告诉你。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抢的!你也就那点能耐,有本事你别抢老百姓,别抢商队,有种你去抢日本人去啊!你这种人也就是欺软怕硬的主!日本人兵强马壮你不敢去抢。就专挑老百姓和商队抢,这不是欺软怕硬是什么呢?嗯?”

  “放屁!老子不敢抢日本人?日本人每次经过这里都是大队人马,老子只有百十条破枪,很多都打不响。明知道是送死还冲上去不是傻子吗?老子还不傻,今天栽在你手里算老子倒霉,要杀要剐。随便!我手下这些兄弟是被我逼迫的。你放他们回家!”

  张汉杰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说道:“熊老大,别逗了,放了他们,他们还有家吗?他们还是回到山寨继续做土匪?这样吧,熊老大,你要是真有种。你就去打日本人,吃的、喝得、穿的都从日本人那里抢,只要你当着你所有兄弟的面发毒誓从今以后不再抢老百姓和商队,要抢也只抢地主恶霸和日本人,我就放你们,不但放了你们,还可以资助你们一些武器弹药!相信你也知道这批货全部都是枪枝弹药,这是准备运到国统区给国府的士兵打日本人的,只要你打日本人,我就送两百条枪给你,另外还送你两挺机枪,两箱手榴弹,一万发子弹”。

  熊大彪还没说话,这边沈儒宏急忙道:“张先生,这不可啊,这批货是准备卖给国府的,如果少了一部分,我不好向老板交代啊!再说这些人都是土匪,而且这次他们死了那么多人,难保他们不会怀恨在心,他们就算发毒誓,我们也不能相信啊,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反悔,等他们拿了枪枝弹药掉过头来再打我们?”

  不仅是沈儒宏,就连江洋大盗、杀猪佬等人都不赞成放了这些土匪,更别说还给枪支弹药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把这些土匪说得十恶不赦,罪不容诛!

  张汉杰何尝不知道这么做的风险有多大,他根本不了解熊大彪其人,但是不这么做要怎么做?如果就这样放了熊大彪这些土匪,不出一天的时间,消息就会走漏出去,日本人很快就会得到这支商队运送的是大批的枪枝弹药,到时候不但张汉杰等人到不了国统区,就连商队也是凶多吉少!

  想不让消息走漏,除了让熊大彪重新掌控这些土匪,不让这些土匪外出之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这些土匪和熊大彪全部杀掉,把现场处理干净,但是这种事情张汉杰可做不出来,他虽然是杀过上级长官,可那是因为上级长官置南京城的安危于不顾,私自带着部队逃命,至少他还知道自己曾经是一个军人,军人的使命不是屠杀国人,而是保家卫国!如果杀掉这些手无寸铁的人,那跟日本人有什么区别?

  大家东一句,西一句,把熊大彪这些人说得要多坏有多坏,熊大彪和众土匪们就不乐意了,熊大彪怒道:“你们也忒瞧不起人了,没错,刚才老子遭了你们的道,被你们打败了,但老子好歹也是这一带响当当的人物,还不至于说话不算话,土匪怎么啦?如果不是这该死的世道,谁他妈愿意出来当土匪?老子和手下这些弟兄以前都是北洋军吴大帅的手下士兵,要不是吴大帅倒台了,老子们这些人被打散各自回了乡里,却被那些地主老财盘剥,老子也至于跑出来拉上弟兄们落草为寇!国府没空理咱们,咱们逍遥日子过了没几天又被日本人赶得到处跑,我擦!废话少说,老子们今天算是栽了,来吧,给老子胸口这里来一枪!”

  沈儒宏等人还要再说,张汉杰抬手制止,随即对熊大彪说:“熊老大,我刚才说的话依然算数,只要你和你的手下发毒誓不再抢老百姓和商队,我就放了你们,还给你们武器弹药!”

  熊大彪对蹲在地上的土匪们大声道:“弟兄们,有些人不相信咱们,认为咱们不守信用,认为咱们只知道打家劫舍,都是欺软怕硬的家伙,你们是欺软怕硬的人吗?你们怕日本人吗?”

  出来混的都好一个面子,被人说得如此不堪,土匪们当然不想被人看扁了,立即有土匪说:“吗比的,大当家的,你就带兄弟们打一回日本人给他们瞧瞧,看看爷们是不是带把的!”

  “对,打日本人,给他们看看!爷们不是孬种!”很多土匪都大喊起来,甚至有人忘记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不知不觉站了起来,随即又被围在旁边的队员们踢倒在地上。

  熊大彪面向张汉杰道:“我和我的兄弟们都不会发毒誓,你要是相信我们,就给我们家伙,看着我们去打日本人的哨卡,否则你就把我们全都杀了!”

  嘴上说得再好听也是白搭,关键是看行动,熊大彪这一招用得很好,他知道即便发毒誓张汉杰这边还是有人不相信,因此决定用行动来证明自己这些人!

  张汉杰看着熊大彪,所有人都看着张汉杰,现在就看他如何决定了。张汉杰显然不能把熊大彪这些人都杀了,他问道:“你们想打哪儿的日军哨卡?”

  “你们往西边去,我们当然不能打西边的哨卡,打南边的!”

  听熊大彪说完,张汉杰挥了挥示意兄弟们都放下枪口,然后道:“把武器和子弹给他们,再给他们两箱手榴弹,两挺机枪和一个基数的子弹!”

  “张先生……”

  沈儒宏刚想说话,就被张汉杰阻止,“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杀手,带十个人跟着他们一起去,如果他们的攻击受到阻碍,你们就帮一把!”

  秦少宾点了点头答应,招呼人手把枪枝弹药从箱子里拿出来给熊大彪等人,另外还给了两箱手雷和两挺轻机枪以及一个基数的机枪子弹。

  熊大彪走过来道:“听他们叫你张先生,我也叫你张先生吧!张先生,你是一条汉子,我老熊服你,你等着看,我老熊要是不把日本人的哨卡打下来就提头来见!你放心,打哨卡的事情与你们无关,打下来之后我会留书声明是我们做的,不会给你们找麻烦!”

  张汉杰摇头道:“我们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国统区,你不用见我了,我们马上就走,事情完了之后,这十一个人会追上我们,你们不用管他们!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你必须答应我,控制好你的手下兄弟不要把我们这次运送的货物是枪枝弹药的事情说出去,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熊大彪点头道:“好,这件事情你放心,我会严加约束手下兄弟!如果张先生以后经过这里,一定要记得来找我老熊!我老熊必定杀猪宰羊欢迎!”

  即使没说多少话,但张汉杰还是看出来这个熊大彪虽然是个凶名远播的土匪,但至少还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土匪们也有土匪们的处世原则,答应下来的事情肯定会拼死办到。

  尽管张汉杰相信熊大彪,为了防止自己看走眼,还是派了杀手秦少宾带十个人监视熊大彪,就算熊大彪反水,他也必须干掉秦少宾这十个人再追上来,这样一来张汉杰等人就有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等他们追上来时,张汉杰等人已经过了西边日军的关卡。

  (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