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一二 点天灯
  东方霸对季云清这个人不是太了解,也不太熟悉,可以说从来没有打过交道,虽然两人都是青帮中人,可是两人并没有照过面。东方霸也从未去拜访过他,就算见了面也不认识,但是却听过此人的名声。这个人与昔日的三大亨都过从甚密,甚至还与黄晶林是结拜兄弟。

  季云清这个人出身在清同治七年,早年学做银匠,后开设茶馆、戏院,因蚀本转让给他人。此后即到上海拜青帮“大”字辈头目曹劝珊为“老头子”,成为青帮“通”字辈大流氓。

  季云卿在沪、锡等地开“香堂”,广收徒子徒孙,一大批政客、党棍、劣绅、兵痞、流氓及三教九流等投其门下。其中有奉军旅长毕庶澄、无锡四一四反革命事件的发动者邹广恒、日后的汪伪特务头子李世勋等人。

  他依靠众多爪牙,在沪、锡等地绑票勒索、贩毒抢劫、开设赌台、包揽讼事。民国16年(即1927年)他出任江浙两省禁烟检查处处长,仅半年时间便敲诈到大洋60余万元。

  现在黄晶林的地盘和生意被日本人围剿之后,很大一部分都落入了季云清的手中,季云清虽然还没有与日本人媾和的迹象,但种种迹象表明此人与日本人关系暧昧。

  黄晶林和季云清本来是结拜兄弟,虽然他的地盘和生意被日本没收,却落入了季云清的手里,这就让黄晶林心里不好过了,两人也因此由结拜兄弟变成了仇人,大有一决生死的架势,但是黄晶林现在躲在租界里,租界属于东方霸的地盘。季云清不敢捞过界,因此两人想打也没打成。

  整个上海滩也只有租界的秩序是最好的,这倒不是巡捕房办事得力,而是因为有龙帮在,在租界里,没有人敢不卖龙帮的账,外面的人可以进租界避祸,但是不能闹事,包括黄晶林等各位大佬在内。只要有帮派人物在租界闹事,必定会被龙帮清除掉,而且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三才看得出这家伙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挥了挥手:“放了他!”

  两个大汉立即解开这个日本浪人胳膊上的绳子,将他从铁钩上取下来。取下的过程中又发出一声惨叫。

  肩胛骨被铁头钩穿,两只胳膊已经不能动弹,在两个大汉的架住下,这个日本浪人被拖了出去,他的结局不用说,肯定是不会被放走的,只能被消失。

  这次楚三才把目光盯住了另外一个日本浪人。问道:“说出你所知道的,同样我也会放了你,不然你的下场比刚才那位还惨,他刚才说了。至少他还能活命!”

  这个日本浪人硬气一些,很干脆地把头一扭,什么也不说,楚三才笑道:“很好。非常好,我一直都很欣赏意志坚定、骨头硬的人!来呀。把这个家伙点天灯!”

  点天灯这个刑罚有几种施刑模式,在古代点天灯也叫倒点人油蜡,是一种极残酷的刑罚,把犯人扒光衣服,用麻布包裹,再放进油缸里浸泡,入夜后,将他头下脚上拴在一根挺高的木杆上,从脚上点燃。史载唐代叛贼安禄山就是被这种刑罚处死的。

  在现代点天灯于刑罚方面还有另外一个意思,该方法为川湘一带土匪首创,在犯人的脑上钻个小洞,倒入灯油并点燃,可让犯人在极痛苦中被烧死。

  在东北有土匪发明了另一种点天灯的施刑模式,这种刑罚是专门折磨女性的,即把女犯人脱光衣服,双脚分开倒吊起来,在上方点燃蜡烛,蜡烛燃烧之后滚烫的油脂会滴下落在下方的女性下身处,因为女性下身是最为敏感和神经丛最多的地方,女性会疼痛得浑身无比难受,还有另一种,同样倒吊被脱光衣服的女犯人,在女犯人的下身处灌入油脂,然后用火点燃,这样油脂就会燃烧,女性将会被活活烧死。

  点天灯不管是哪一种施刑方式,都是极度残酷和泯灭人性的!

  一个大汉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狞笑着将这个日本浪人头顶上的头发刮干净,然后一刀削下头顶上一块头皮露出头盖骨,日本浪人当即发出一声惨叫。

  头顶的头皮被削掉之后,就会呈现一个凹槽型,中间是头盖骨,周围是头皮围成一圈,再向凹槽处倒入一点灯油,并用火柴点燃。

  火焰在头顶升起,日本浪人被烧得连连惨叫,又因为全身被捆绑,大力扭动身体,手臂上身体周围的皮肤都被绳子磨破,顿时血肉模糊,其状惨不忍睹。

  高野健雄扭头看见距离自己不足两米远的日本浪人被烧得惨嚎不止,因为扭动身体而被绳索摩擦得血肉模糊的身体,顿时吓得肝胆俱裂。

  他虽然也经受过一定的受刑训练,可哪里经历过这种阵战,他脸色苍白地大叫:“停下,停下!我要见你们的最高长官,我有话说!”

  楚三才阴冷着脸道:“我就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你如果有什么话说,就跟我说,在他被烧死之后,如果你还没有说,那我只能用更加残酷的方法对付你了!高野先生!”

  “我说,我说,你先让他们把那该死的火给灭了!”

  楚三才挥了挥手,一个大汉立即用毯子往日本浪人的头上一盖,火被灭了,但是日本浪人已经被烧得昏死过去。

  楚三才盯着高野健雄道:“说吧!”

  “我想抽支烟!”

  楚三才挥了挥手:“给他松绑,点上香烟!”

  高野健雄很快被解了下来坐在椅子上,一个大汉点燃一支香烟塞进他的嘴里,他狠狠的抽了几口,然后取下香烟说道:“我隶属于参谋本部中国课二处,特派情报员!”

  “你的具体任务是什么?”

  高野健雄道:“收集一切与中日战争的有关情报,中国派遣军实际上有很多事情都是瞒着参谋本部的,我的另一个任务就是把这些身在支那的高级将领隐瞒的情报汇报回国内!你们是帝国驻上海的情报部门,应该配合我的工作!而且我的身份不能被那些领兵大将们知道”。

  楚三才冷笑道:“恐怕不止这么简单吧?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们何必抓你,你收集情报也好,向国内打那些领兵大将的小报告也好,这都与我们无关,但是你贩卖鸦片是怎么回事?你的鸦片从哪里来的?你为什么频繁出入各国大使馆?除了参谋本部的工作之外,你还在为谁工作?说!”

  高野健雄这时倒显得很镇定,“鸦片是我从英国人那里买来的,你知道他们在印度支那的鸦片堆成了山,想搞到情报没有钱是不行的,因此我联系上一个英国佬从他哪里买来鸦片,然后卖给张小林、季云清、东方霸等人!至于我为什么频繁出入大使馆,是想获得更多的消息,记者的身份便于我取得情报”。

  “是吗?看来你非常不老实!来呀,将他绑起来,这次老子要拿出杀手锏了!”

  话音刚落,高野健雄身后的两个大汉就将他加起来绑到了木架上,他立即大叫:“我说的都是真的,是真的!我并没有再为其他什么人工作!”

  楚三才并不理他,拍了拍手,一个大汉从旁边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爆竹,走到高野健雄身后将爆竹塞进他的粪门。

  这下高野健雄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当即大叫起来,拼命地扭动身体,大汉哪里会管他,直接将火炉的烙铁拿出来点燃了爆竹的引信。

  “嗤——”引信燃烧的声音就像一张催命符一般刺激着高野健雄的神经,随着引信燃烧的时间越长,他脸上显露点表情越来越惊恐。

  “碰!”的一声闷响,高野健雄的表情瞬间定格,时间好像停止了一般,楚三才等人松开耳朵,转过身来,看见高额健雄脸上恐惧到极致的表情一成不变,还以为这家伙被炸死了。

  哪知下一秒钟,高野健雄张开大嘴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啊——”。

  这叫声让身在审讯室外面的东方霸都听得毛骨悚然,他尴尬地笑道:“我说这小子怎么上次那么快就搞定了田中一郎,原来是用了这个邪恶的方法!”

  从玻璃窗往里看,高野健雄虽然被捆绑住了,但现在他浑身上下都在抽搐不止,嘴里的惨嚎声却没有停止,就好象发了羊癫疯一般。

  楚三才哼哼了两声,挥了挥手:“再炸一根!”

  正在惨嚎的高野健雄听到这句话吓得亡魂皆冒出来,立即的大叫:“别,别炸了,我说,我什么都说!”

  “停!”楚三才露出了笑容,让正要去拿爆竹的大汉停下了,他对这种刑罚非常满意,并且情有独钟,包括田中一郎在内,接连两个人都没有挺过一根爆竹爆菊,可见这种刑罚的威力,要知道这两个人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工,他们都不能经受住,试问还有几个人经受住这种刑罚的折磨呢?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