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一三章 暗中控制
  高野健雄实在是熬不下去了,他自认为自己的意志够坚定的,但是他却想信在这几种刑罚的轮流招呼下,没有人能够扛下去,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即使不受刑只在旁边看着也一样。

  高野健雄不能坐着,在楚三才的示意下由两个大汉给他松了绑然后架起胳膊就这样站着说话,又让人给他弄了一碗水喝。

  “高野先生,我想你可以说了!”

  高野健雄现在已经没有半点敢于保留的想法,在他想来这些人肯定是抓到了他一定把柄,要不然也不会这般折磨他,他可是参谋本部特别情报员,没有真凭实据就抓人所造成的后果谁也无法承受。

  他道:“一年前我迷上了赌博,一个苏联人发现了这一点,因此拿着这一点做文章设下圈套让我往里钻,那次我欠下了巨额赌债,我不得不为他们效力!他们逼迫我收集日本的军事情报然后交给他们!又介绍我认识了一个英国人,从这个英国人这里购买鸦片贩卖,然后用得到的钱收买日本的高级官员和军事将领,从他们那得到情报,事情就是这样”。

  楚三才见旁边做记录的人已经写下高野健雄说的话,又问道:“给你设圈套的人是谁?你得到情报之后又交给谁?卖给你鸦片的人又是谁?”

  “设圈套的人表面上的身份是沙皇时期一个落魄的贵族,名叫高维斯.伊万洛维奇。我曾经暗地里做过调查,这个人做皮毛生意。经常穿梭在上海、东京、海参崴之间,至于他真实身份我调查不出来,为了方便跟我联系,他让我每次都把情报交给一个名叫米诺.洛维奇的人,现在这个人就在上海,卖给我鸦片的英国人名叫詹姆斯,他跟英国领事馆的武官哈姆上校关系匪浅!”

  楚三才想了想又问:“你跟米诺.洛维奇是如何联系的,跟詹姆斯又是如何联系的。你们之间怎么交货?你的父亲高野正隆知道这些情况吗?”

  高野健雄一一做了回答。

  审讯一直进行了一个多小时,高野健雄基本上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他不清楚高野正隆是否知道自己现在同时效力于两个国家的情报机构。

  看做记录的人已经写完了,楚三才说道:“高野君,具体的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会帮你隐藏身份,我们会派人送你去医院。你继续的工作,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但是我需要你把所有得到的情报都给我们一份,记住是所有情报!至于苏联人,希望你为了帝国的利益着想,把一些不太重要的情报交给他们。有关苏联人的情况,我希望你随时向我们汇报!”

  高野健雄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丝毫不追究自己曾经出卖过大日本帝国重要军事情报的事情,反而会放自己出去,他问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我总得知道自己在为谁工作吧?”

  “你不需要知道我们是谁,时间到了自然会告诉你。但是你记住,只能交给苏联人一些不太重要的情报稳住他们!做好了这件事情。我们会给你向上面请功!”

  “嗨!”

  东方霸拿到了审讯记录,仔细看了一下,才知道高野健雄竟然是一个双面间谍,他一方面为日本大本营参谋本部中国课工作,同时又向一个俄国人出卖日本人的情报,而那个俄国人到底是为谁工作呢?这个不得而知!虽然跟高野健雄接触的是俄国人,但不代表那就是俄国人的特工,在国外从事特工活动,很多国家都收买当地人为自己效力,这种事情并不稀奇,看来这件事情要有待继续调查。

  高野健雄的两个日本浪人随从都被秘密消失了,只有高野健雄被告知了联络方式,又被打晕之后送到了医院,东方霸还需要他提供日本人的情报。

  黎刚领导的情报部门得到了大量的情报都被东方霸指示宗翰通过情报交易市场卖给了军统的马如龙和曲人杰,guo府的军队和g党的军队一次次避免被日军部队突袭的结局。

  就连现在正在进行的徐州会战,因为guo府的军队事先从马如龙那里得到了情报,于是将计就计打了好几个大胜战。在上海这边的日本情报部门因为受到了惨重的损失,无法对军统和g党上海地下组织构成威胁,但是在北平、天津、南京等地的日军特务部门备受军方的责难,日本军方严令这星市的特务部门加强对国府情报组织和g党地下组织的打击力度。

  任何人都知道只要有一条重要的军事情报被泄露都将给军事行动造成巨大的损失,事实上交战双方在情报战线上的胜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军事行动的胜败,可见情报工作的重要性。

  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国府并没有得到日本人军事行动的太多相关情报,因此被日本人打得节节败退,但是现在因为东方霸将许多从日本人那里获悉的情报卖给马如龙,guo府方面提前得知了不少日本人的军事行动,避免不少损失,虽然地盘是丢了不少,可是实力上却比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损失熊多。

  龙帮在上海滩租界的势力和威望无人能及,但是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人想挑战龙帮的权威,这种事情在任何地方都是存在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嘛,这话虽然说的跟上海滩的事情不是一码事,但是道理却是相通的,这是一句放之四海皆准的名言。

  庞大水这个汉奸特务自从被马如龙派人在大街上捅了一刀后就被说下几个混混送进了医院,也该得这小子命大,那一刀并没有捅中要害部位。在医院里抢救了几个小时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俗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句话也许说的就是庞大水这样的人。

  庞大水伤号从医院出来来之后因为晴气庆胤的死让他一下子没有了主人,他这个汉奸特务只能再找其他的靠山,在朋友的引荐下他投靠了负责闵行区防务的日军军官川岛刚。

  川岛刚这个人对中国戏曲非常着迷,特别是在他看了川剧变脸大师韩承彦的表演之后欢喜得不得了,在过几天就是他的生日,因此派遣手下去请韩承彦为他在生日宴会上为宾客们表演,哪知韩承彦根本不买账。尽然跑路去了租界避祸,这让川岛刚大为恼怒。

  这个时候庞大水跳将出来拍着胸口保证他可以从租界把韩承彦弄出来,川岛刚大喜,许下承诺只要庞大水能把韩承彦弄来在他的生日宴会上表演,他就大大的有赏。

  庞大水倒不在乎川岛刚的赏赐,想弄钱他这个地痞流氓加上汉奸特务有的是办法,他要的是川岛刚把他当成心腹能够为他撑腰。在他看来没娘的孩子就是苦啊!

  接下这个任务之后他就准备行动了,可是租界是龙帮的地盘啊,想去龙帮的地盘上捞人而不打招呼,这恐怕只有疯子才干得出来。

  他决定亲自去拜会一下龙帮的总瓢把子东方霸,把自己想带走韩承彦的想法告诉东方霸,如果东方霸不答应。那他就拉出日本人狐假虎威,可他根本没想到东方霸连日本人的面子也敢不给,还给他来了个下马威。

  租界一家理发店。

  东方霸正在饶有兴趣的给一众犯事的小弟们剃头,现在他对这个活计越来越有兴趣了,犯事的小弟们在他的“屠刀”下瑟瑟发抖的模样让他非常好玩。

  “什么。你说一个叫庞大水的混混想见我?这家伙什么来路?”东方霸扭头看着宗翰问道。

  东方霸的兴起顿时没挑起来了,他并不认识这个庞大水。一个混混而已,他手下像庞大水这样的混混有万八千,如果人人都想见他,那他一辈子什么事都不用干了!

  宗翰道:“这小子以前是黄老板的手下,不过最近投靠了日本人,听说前段时间他还在晴气庆胤手下效力过,现在他又找了一个日本人做靠山,这人是日军在闵行区的军事防务长官,他过两天过生日,想请韩承彦为他在生日宴会上表演,可韩承彦不买账跑到租界来了,前几天您见过的,就是他!刚刚投靠的庞大水就把这事揽过来了,因此他想拜会你,争得你的同意将韩承彦带走!”

  东方霸的手没停下,笑道:“这家伙倒真有的意思,他不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竟然敢跑到我这里来要人,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宗翰也笑道:“这小子现在也是拉虎皮扯大旗,打着日本人的旗号到处干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次他说是代表日本人来见您的!”

  “哦,好,好啊!我倒想看看这王八犊子长了几个脑袋!去把他带过来见我!”

  宗翰点了点头走到隔壁杂货店打电话去了。

  东方霸旁若无人似的说:“哎呀,这人呐,有时候胆小如鼠,有时候却又胆大包天!”说着发现坐在理发椅上的小弟动了动,当即一拍小子的半边光头骂道:“你小子老实点,再动我可不敢保证你的脑袋上不会被割出一道口子出来啊!”

  被“折磨”的小弟哭丧着脸,有点欲哭无泪的模样,心道我只不过是偷看了隔壁周嫂子洗澡被她发现了而已啊,用得着给我动这么大的刑吗?

  在一个小弟的引领下,庞大水趾高气昂的走进了理发店,身后还跟着几个混混,他看见居然有很多年轻人在排队等着剃头很是好奇,这家理发店的生意怎么这么好?

  “老大,他们来了!”领路的小弟汇报了一声就站在了一边。

  庞大水顿时回过神来看见一个年轻人正在给别人掏耳朵,他没想到东方霸竟然是个年轻人,而且东方霸套耳朵的手法显然很生疏,掏得椅子上的人哇哇大叫。

  这下庞大水收敛了一下“气势”,他站定稍微弯了一下腰:“东方老大,庞大水前来拜见!”

  东方霸仿佛没见听见一般,继续他的掏耳朵大业,理发店里除了那个正在被掏耳朵的家伙不停地抽冷气的声音,再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足足有两三分钟,对于庞大水的话东方霸不闻不问,旁人也不说话,庞大水忍不住再次道:“东方老大,庞大水前来拜见!”

  “叫你别动!你干嘛要动?”东方霸突然一声大吼,一巴掌拍在被掏耳朵的年轻人光头上。

  庞大水完全没想到东方霸会突然发飙,他一时间竟然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然后四脚朝天差点翻了一个跟头,兜里装的一袋子花生全部滚落在地上。

  理发店的所有小弟扭头看去,都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庞大水躺在地上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

  “我擦,还不快扶老子起来!”庞大水躺在地上因为身体太胖了一时间起不来,身后几个小弟这时候又太不给力,竟然被东方霸的手下吓得有孝懵而没有动作。

  “哦,老大!”混混们七手八脚地将肥胖的庞大水扶了起来。

  庞大水羞愤欲绝,他没想到自己平时嚣张惯了,今天竟然出了这么大一个丑,被一句吼声就吓得倒在了地上,这要是传出去,他今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庞大水正想说两句狠话,却发现现场气氛有些不对头,扭头看了看,理发店里的龙帮成员们一个个都面容肃杀,气势凛然,他不敢造次了,再次站好想等东方霸忙完了再说话。

  他这一等就发现不对劲了,但凡被东方霸伺候过的小弟起身时都一副双腿发软,好像随时要倒地的模样,他想象着如果自己坐在那理发椅子上会是一副什么情景,想到这里他不由地打了哆嗦。

  东方霸那生疏的手法让人看了心里咯得慌,更别说亲自尝试的人了,被这样不懂掏耳朵技术的人掏耳朵,那不是自虐吗?也亏得东方霸竟然想出这么一个“恶毒”的主意来折磨人。(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