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一六章 日本人眼红
  排在前五名的无疑是五个常务理事所拥有的赌场,协会所有成员一致评定这五家赌场都是黄金级赌场,因为协会刚刚成立,而且制度并不完善,对所有赌场的级别评定不能太高,留下一定的空间给赌场发展。

  协会所有成员一致评定白银级赌场有十七家,这个数字并不是每个国家一个白银级赌场,有些国家连一家白银级赌场都没有,这十七家白银级赌场中中国澳门有两家,拉斯维加斯两家,俄罗斯两家,英国两家,德国一家,法国一家,西班牙一家,意大利一家,日本一家,其他的都分属其他各国国家。

  剩下的五十八家赌场全部被评定为青铜级赌场,青铜级赌场虽然是整个协会中最低级的赌场,但它毕竟是加入了协会,毕竟被称为了赌场,而那些赌档、赌馆根本就没有资格被评级。这些赌馆、赌档迟早都要被协会成员赌场打压、挤垮。

  评级完成之后,刘书林作为赌协常务理事会主席提议所有成员们共同举杯庆祝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接下来就是要钱了,没有钱怎么能办事呢?再说举办一次世界赌术大赛的费用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其中的宣传费用大赛工作人员的工资、场地、赌具材料消耗等等都需要花钱,而且还有大赛前三名的巨额奖金等等这些都需要钱。

  要钱就是要求所有赌协成员缴纳第一年的会费,这个是理所当然的,老板们也都没有吝啬,试问现在哪个民间组织和机构不需要缴纳会费?不交会费组织凭什么庇护你?

  总共八十家赌场第一年的总会费高达六百三十万美圆,按照级别的不同,每家赌场每年缴纳的会费都不相同。其中黄金级的五家赌场缴纳的年会费最高,依次是白银级赌场,再次是青铜级赌场。

  时间紧迫,协会成立之后的事情就是必须要在第一届世界赌术大赛前做好相关的事情,接下来是制定赌协常务理事会主席及成员的职责、义务和权力,至于分工则由他们五个人自行商议。

  赌协章程规定常务理事会主席负全责,其余四名理事按照分工不同各负其责,遇到重大决议,五人协商决定。如有异议则投票决定,少数服从多数,但是常务理事会主席拥有一票否决权,主席否决该决议之后,再第二次投票时不再拥有否决权。必须执行少数服从多数执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

  常务理事会主席和成员五年进行一次选举,可连任,如成员或主席在任期中身亡或病故,则按照排名依次替补,直到五年任期结束后再重新选举产生新的常务理事会主席和成员。

  第二天和第三天则是进行最为繁琐的事情,统一所有赌场赌具玩法的游戏规则,全世界的赌场有很多种赌具和玩法规则。要进行详细的统一规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协会成员们累得半死不活,总算在第三天傍晚全部搞定。

  赌协规定,所有协会成员赌场都必须有几种最常见的赌具。扑克牌、骰子、麻将、轮盘、骨牌、老虎机。

  这几种常见的赌具,每一种都可以衍生出很多玩法,赌协对每一种玩法的规则都做了相信的规定,所有成员的赌场都必须遵守。对于在博彩当中出老千和作弊的客人。赌协也做了详细的惩罚规定。

  在赌场出老千或者作弊,一旦被赌场方面抓住现行。该客人可以联系亲属拿等同赌资一倍的钱来赎人,但是如果在一个月之内没有拿钱赎人,赌场方面可以砍断其一只手并且没收全部赌资。

  而如果赌场方面觉得有人出老千或则作弊,但是始终不能抓住其把柄,赌场方面可以将其列为不受欢迎的客人,将其驱逐出赌场并不再允许进入,但必须付给对方一定数目的金钱,这个惩罚规则是很公平的,谁让你的赌场没有能人呢?

  日本人对于百乐门的老板刘书林成为赌协主席非常不满、咬牙切齿,特别是来自日本赌场的三个老板,他们曾经私下窜联想收买一部分赌场的老板为自己拉票,可是没有人买账,这些赌场老板并不缺钱,也并不缺乏势力支持,他们绝大部分人本身就是黑恶势力的首领。

  这些人对刘书林在欢迎会上的演讲非常欣赏,一个人能将赌博说得如此光明正大,如此的对社会有贡献,这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至少他们以前就没有想到这些。

  日本人什么事情都想插一脚,甚至想得到足够的利益,那三个日本赌场的老板甚至想回国后极力促成赌博业在日本也能够合法,他们知道如果博彩业能够在一个国家合法化,其国内的赌场必定拥有绝对天然的优势。

  日本人非常不甘,他们决定要想办法给百乐门找点麻烦。

  四月十三号、十四号这两天是给所有参加第一届世界赌术大赛参赛者熟悉各种赌具玩法统一新规则的时间,十三号上午,所有参赛者都得到了一份新规则资料。

  如果你去参与比赛,却不明白比赛的规则,这不是要闹出天大的笑话吗?而且这一过程中参赛者很可能因为不熟悉规则而损失惨重,不仅会输掉钱,而且有可能被淘汰出局。

  十四号上午,刘书林提着皮包来见东方霸,汇报了一下赌协成立的情况和赌术大赛开幕式的准备情况。

  “开幕式当天主要是各国参赛者入场,然后租界租界工部局的主席亨利和我这个赌协主席都会上台讲话,接下来是歌舞艺术表演,彩排于昨日已经全部完成,但是今天却有几个名角打电话来说来不了了!此时非常麻烦,如果这样,那得要重新安排人顶替他们,然后还要进行彩排,时间上根本不允许,弄不好在开幕式上就会闹出笑话”。

  东方霸皱眉道:“都有哪几个人来不了?”

  刘书林道:“有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的李香兰,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先生,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程先生!我听说林桂生先生是梅先生的票友,有些交情,您看能不能请林先生出面说说?”

  东方霸叫来门口守卫的小弟,让他去将宗翰找来,没过一会,宗翰便来了,东方霸道:“你派人去查查梅先生、程先生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出席明天赌术大赛的开幕式!”

  宗翰点了点:“好的,我立马派人去!”

  不到两个小时,宗翰派去的人就传来消息,说梅先生和程先生居住的公寓都被一些日本人守在门口,梅先生和程先生进出不得,而且两人家里的电话线也被切断了。

  “马勒巴子的!日本人太嚣张了,他们就像一堆蛆虫一样恶心!”东方霸接到消息后大怒,穿上衣服走到门口叫道:“请林姨过来,带上人马跟我走!老子要弄死这帮狗娘养的!”

  东方霸和林桂生带着人马出去直奔京剧艺术大师梅先生的家,至于李香兰这个人,东方霸倒是没有派人去打听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也能猜测得出来,李香兰本身就是日本人,她被日本关东军推到前台塑造日军正面形象的,如果有日本人说话,她当然不敢出面了,她来不来不要紧,开幕式上的表演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不会影响开幕式的质量,而且像她这样的表演风格有些消沉,没有激发人们积极向上的精神。

  过得半个小时,车队在梅先生的家门口停下,东方霸等人从车上下来,果然看见有几个人站在门口不让别人进出。

  东方霸火冒三丈,挥手道:“给我打,把这些日本狗腿子往死里打!”

  “慢!”林桂生立即阻止道:“东方,不可冲动,一点小事而已,不值得你跟日本人正面冲突!我看还是让巡捕房出面比较妥当!”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林桂生考虑得比较周到,东方霸也倒并非鲁莽之人,可看到日本人竟然用这种近似蛮横的手段不让梅先生去参加开幕式的表演,真是太生气了,以他的脾气和手段肯定是要将这些守门的日本浪人们灭个干净,不走漏风声,但是如何安置梅先生就成了问题,梅先生听不听他的安置还犹未可知。

  而林桂生的建议让巡捕房出面赶走这些日本浪人,再拉拉关系让巡捕房派几个人在这里站岗巡逻,梅先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东方霸点头道:“林姨说得不错,您先在这等一下,我去旁边打个电话!”

  林桂生点头道:“你去吧!”说着就上车继续坐着,几个人跟着东方霸去了,其余的小弟都留在原地。

  东方霸很快在附近找到一家杂货店打电话,“乔大探长,还在巡捕房里等死呢?”

  乔乐一听电话里是东方霸,就没好气道:“还不是你小子害的!说吧,有事快说,没事我要睡觉!”()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