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一八 开幕式
  九点整,一对盛装的年轻男女走上舞台来到麦克风前面一起大声道:“尊敬各位租界政府的官员、各位来宾、朋友们、上海滩的市民们!欢迎大家前来参加第一届世界赌术大赛的开幕式,我是主持人何冰(陈瑶),我们受大赛组委会的委托主持今天的开幕式,大家上午好!”

  先是何冰用汉语说了一遍,接着陈瑶用英语翻译一遍,两人说完鞠躬,现场顿时掌声如雷,两人主持全部用的是白话,几乎没有人挺不懂,他们的主持风格让所有人赏心悦目,从这以后,这两个人一炮而红,但凡上海滩哪里有重大的典礼都请他们前去主持。[本文来自WwW.WxGuan.CoM]

  场外的观众大声的呼唤,他们太兴奋了,在这个战乱的年代,生活贫困,随时都要饿肚子,甚至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能在租界这里看到这么精彩的开幕式典礼是一种奢望,也许这样的典礼能让他们的当惊受怕的心暂时愉悦一次,绝大部分人都还不明白开幕式是什么,也只有坐前排的政要、豪商、知名人士手上有节目单。

  “开幕式第一项,有请各国参赛赌客入场!”接下来英语翻译一遍。

  欢快的音乐响起,主持人何冰开始介绍:“第一队出场的是中华民国的参赛者,一共是一百一十六人,他们身穿统一的中山装,手举着中华民国的小国旗挥舞,脸上洋溢着笑容,踏着稳健的步伐,充满着必胜的自信……”

  直到这些人走过舞台在座位上坐下为止,场内外的欢呼声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接下来是英国的参赛赌客,他们一共三十五人。全部穿着燕尾服打着领结。

  美国、苏联、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等十五个国家的参赛者依次出场,足足有一千多人,因为这是第一届世界赌术大赛,很多方面都准备得不足,比如这次比赛并有预赛选拔这个环节,因此造成了前来参赛的人员是在太多,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世界上并不平静,到处都在发生着战争,也许前来参赛的人数将会翻上几番。因此比赛的时间安排了一个星期之久。

  参赛赌客入场足足花去了半个小时,所有参赛者入座后,主持人何冰说道:“开幕式第二项有请租界工部局主席亨利先生上台讲话!”

  亨利拿着演讲稿兴奋的走上台,一边走一边向台下挥手,他为了这次的演讲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让秘书死了无数脑细胞才捣鼓出这篇演讲稿,这可是他上任以来最突出的一个政绩,不能不表示足够的重视。

  “尊敬的各国、各界朋友们,作为租界工部局主席,我非常荣幸第一届世界赌术大赛能在上海召开,我代表租界各界人士欢迎你们的到来,我代表租界工部局郑重承诺在大赛期间将尽一切保障大家能有一个良好的比赛环境。我们租界巡捕房安排有人上街二十四小时巡逻……..最后,我希望大家能在这里留下一个愉快的回忆,谢谢”。

  亨利说了五六分钟在热烈的掌声下台了,主持人何冰上前道:“开幕式第三项。有请世界赌术协会主席、第一届世界赌术大赛组委会主席刘书林先生致开幕词,并宣布开幕式正式开始!”

  在热烈的掌声中,刘书林上了台,花了三分钟将开幕词念完。接下来道:“现在我宣布第一届世界赌术大赛开幕式正式开始!”

  等刘书林在掌声中下台之后,何冰和陈瑶两人上台:“下面进行开幕式第四项。也只最重要的一项,歌舞艺术表演!第一个节目大型歌舞——世界和平!”

  这种不带政治宣传色彩的节目很受政要们的好评,租界现在可是处在风口浪尖上,如大海中的孤岛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被大浪打过来沉没,这种不带政治宣传色彩的节目才让别人找不到借口。

  这个节目场面宏大,舞蹈演员颇多,音乐充满着愉悦、安宁、祥和之气,台下里里外外几万人都看得高兴,几台大型音箱将歌声音乐声传出几里之外都能听见。

  第二个节目是中国的国粹艺术,川剧变脸,这是那一瞬间的记忆,变脸不变心,它有很深的寓意性和装饰性,脸谱是戏曲演员面部化妆一种谱式,意在通过脸部的色彩和线条,或显示出人物的忠奸善恶,或暗喻人物的来龙去脉。

  这是韩承彦表演的节目,只见他穿着古汉服,背上背着旗杆,头往后一扭,再回头时脸上的脸谱已经变了,手掌伸长五指在面部一抹,脸谱再次变了,是如何变的,根本没有人看清楚,台下观众们欢声雷动,其实站在远的地方根本就看不清楚,台下的洋鬼子们看得一个个惊讶不已,“噢,天哪,太神奇了!”洋鬼子们发出一声声不可置信的惊叹声。

  在韩承彦下台的时候,所有的洋鬼子们都站起来欢送,一遍目视他的离去一遍使劲的鼓掌。

  何冰笑着走到麦克风面前笑着问道:“川剧变脸大家看得过瘾吧?”

  “过瘾!”台下的观众大声呼喊着,声音此起彼伏。

  何冰又道:“好了,下一个节目,是西方舞台剧《湖》,表演者是凯瑟琳?赫本,她毕业于布林茅尔学院,1928年出道,她是著名戏剧演员和美国好莱坞电影明星,下面有请凯瑟琳?赫本!”

  在场所有人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几十年以后将被后世公认为是美国电影与戏剧界的标志性人物、好莱坞的传奇;被誉为“凯瑟琳陛下”、“好莱坞常青树”,保持着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获奖数的最高纪录(四次);12次奥斯卡女主角奖提名,很长一段时间内亦是最多提名记录的保持者(后被梅丽尔?斯特里普超过)。美国电影学会将赫本评为美国电影史百年最伟大的女演员第一名。

  今年是赫本处于事业低谷期的一年,受东方霸的指示,刘书林在几个月以

  前就专程派人去美国去请她,恰好她正在老家自省自己的事业,她身高1.73米。高高的颧骨、满脸的雀斑、刚毅的下巴、清瘦的身躯,热情、执着、急躁、勤劳、独立。

  也许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听不懂她在舞台上说的台词,但是她的表演将她完全融入了戏剧人物里面,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她需要表达的意思。

  洋鬼子们都看得如痴如醉,在凯瑟琳表演的过程中,掌声时不时地响起,烟鬼子们在东方能看到西方的舞台剧恐怕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百乐门做到了,他们请来的年轻的戏剧表演家和电影明星。这让洋鬼子们感觉自己就好像身在西方一样。

  赫本不是很漂亮,她不是好莱坞式的美女,她今年三十一岁,是1907年生人,但她很有才华。不仅仅是只表现在戏剧和演员的天赋上,她还是骑马、高尔夫,、花样滑冰、网球和游泳等运动的高手。

  赫本是好莱坞历史上罕有的不掩饰自己真性情的影星之一。她生性率真,桀骜不驯,拒绝打扮成淑女,喜欢长裤便装,生活中几乎从来不化妆。她鄙夷好莱坞,说话像她的嗓门一样尖刻,因此也给许多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在赫本的公众形象塑造上,媒体“功不可没”。因为她和他们永远也成不了朋友。

  赫本出身于舞台,成名于舞台,也有过被评得一无是处的舞台作品;她出演过许多高票房的影片,有许多代表作。但也一度被影迷唾弃——他们公开反对她出任《乱世佳人》中郝思嘉一角。功成名就后的赫本虽备受推崇,但事实上她从未与世俗好莱坞的虚荣、浮华随波逐流。无论扮演富有、傲慢的美国少女。男子装束的女人,离了婚的妻子,性格乖戾的老处女,抑或风烛残年的老妪,她的银幕形象多为强烈自信,敢讲真话的率直女性。

  就在赫本的节目快要结束时,场外发生了一件令所有人都非常愤怒的事情,几个日本浪人粗暴地推开人群走到围栏边上向着舞台上的赫本吹口哨、甚至伸出手指作出下流的动作。

  洋鬼子们气得暴跳如雷,美国大使大怒不止,租界工部局主席亨利铁青着脸吩咐坐在身边的警务处长立即前去处理。

  掌声过后,主持人继续道:“在我们上海滩,有这样一个美女他不但是影坛的影后,还是歌坛的歌后,告诉我,她是谁?”

  观众露出兴奋地表情大声欢呼:“周旋!周旋!周旋!”

  “对,她就是金嗓子周旋!”主持人笑道:“下面有请我们的梦中情人——周旋为大家带来一曲《四季歌》,掌声欢迎!”

  周旋穿着一件露肩的亮丽色旗袍出现观众面前,古典东方神韵的女性魅力与凯瑟琳截然不同,她一开口演唱就让所有人都站起来疯狂的鼓掌,场外几万人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掌声,更有无数青年陷入疯狂状态。

  她的歌声不仅音色甜美、音质细腻,而且吐字清晰,经过麦克风传将出来更是委婉动人,就是不爱听国语流行歌曲的人,也会对她燕语莺声一般的歌喉留下难忘印象,亦歌亦影、德艺双馨加上曲折凄凉的身世,使得周璇更加深受大众的青睐与关心。

  周璇一生演唱了200多首歌曲,演出了40多部电影,并主唱过电影主题曲和插曲100多首。她的作品被邓丽君等后来者无数次的翻唱并出现在多部影视剧中,以她为题材或原型的影视剧、歌舞剧等文艺作品也是不胜枚举。在那个年代,没有如今繁多的高科技后期制作修饰,她纯净甜美的歌声,以及美丽优雅的身影,代表着老上海的时光与风情,透过沧桑的黑胶碟和老胶片缓缓流淌。

  在如今的上海滩,不少歌星都是靠攀附权贵,做高级交际花而被人捧红,但周旋绝不是这样的人,她完全是靠着自身的努力,她成功的很大因素是因为她本身天生有一副好事嗓子,她是第一位华语电影、歌坛双栖明星,唯一遗憾的是她英年早逝,也正因为如此,后世的人们提起她记得的都是她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在她演唱时,现场没有人说话,能听见只有她那甜美的歌声,一曲完毕,掌声、欢呼声经久不息,甚至有几个豪门公子哥从座位上站起要冲上舞台,不过即使被维持秩序的安全人员拦下了。

  接下来演唱的是美国著名电影、电视和戏剧女演员贝蒂?戴维斯,她被后世美国电影学会评为百年来最伟大的电影女明星第二名,她也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第一位女性主席。

  现在她刚刚离开华纳兄弟电影公司,寻求独立发展,并且与第一任丈夫离了婚,东方霸正准备仔细研究一下这位美女,可坐在他身边的青帮大佬季云清却打断了他,“东方贤侄,老夫对这个大洋马很有兴趣,有没有办法帮我把她弄来?”

  东方霸用他惊讶的眼神打量着季云清,我擦,这老家伙真是人老心不老,都快七十的人了,就是想女人,那玩意还能起得来吗?虽然心中颇不耐烦,但却不好在此时此地表现出来,他笑道:“季老,您可是太抬举我了,我有什么办法能把她弄过来?现在租界的大佬们都盯着呢,想在他们眼皮底下搞小动作我还没那胆子!”

  谁知道季云清并不死心,“又不要你动粗,你帮我说合说合,看看她要多少钱才肯陪我一次!老夫知道你有办法,你别瞒我,我知道你肯定在百乐门有股份,要不然你不会这么热情帮他们”。

  东方霸没提股份的事情,而是说:“季老,如果您想用钱来打动她,那我劝您打消这个年头算了?”

  季云清疑惑道:“为何?难道她不爱钱?”

  “那倒不是,只不过她可不会靠出卖身体赚钱,您知道她现在演一部电影的片酬是多少吗?”

  季云清好奇道:“多少?”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