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二五章 替代人质
  池田龙二觉得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太急躁了,现在手下只有这四个行动人员,如果他们也出现了什么闪失,自己就成了完完全全的光杆司令。

  他很快找到伊藤兵太郎兄妹二人,要求他们兄妹俩无论如何都要帮忙把清水十三等人从巡捕们的包围中救出来,并且放了赫尔曼!伊藤兵太郎觉得这些天承蒙池田龙二的关照,也应该帮帮忙,于是点头答应,并且立即从虹口出发前往租界。

  正当乔乐在挑选精干的巡捕时,一行四五辆汽车开到了现场,刘书林在二三十个保镖的保护下从车上下来。

  查尔斯看见刘书林来了,立即迎上去问道:“刘先生,您怎么来了?”

  刘书林义正言辞道:“我们的大股东都被绑了,我这个具体主事的人怎么不闻不问呢!赫尔曼先生的妻子可以不管他的死活,但我不能不管,我和赫尔曼先生是亲密的合作伙伴!绑匪不是索要三百万美金吗?钱我已经带来了,让他们拿了钱立刻放人!”

  查尔斯和乔乐两人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他们完全没想到刘书林这么仗义,出现这种事情别的股东不落井下石就算赫尔曼的祖坟冒青烟了,可现在刘书林竟然这么仗义,亲自提着三百万美金过来赎人,就算亲兄弟也不过如此吧!

  三个箱子都被打开,两人看到箱子里都是一扎扎绿油油的美钞,顿时看花了眼,心里感叹百乐门真他吗有钱啊!既然刘书林都做到这份上,查尔斯觉得必须最大程度的保障赫尔曼的安全。

  他回到原地高声大叫:“先生们,百乐门的刘书林先生已经把三百万美金带来了!我想你们的目的是要钱,钱可以给你们。但是我怎么能相信你们拿了钱不会杀死人质呢?你们提了要求,我们也提出以下要求,你们拿到钱之后立即放了赫尔曼先生,我查尔斯以租界警务处长的身份承诺放开一条道路让你们走,绝不为难你们!”

  赫尔曼听得清清楚楚,他泪流满面,心说刘书林真是好人啊!百乐门现在的价值绝对没有三百万美金,可刘书林就是拿出三百万来救他,不管刘书林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赫尔曼都心存感激。

  做百乐门明面的老板,这是刘书林早就跟他定好的协议,每个月给他一大笔钱做开销,并且还给了他一栋房子,这就是一桩生意!双方是雇佣关系。他也答应为刘书林保守秘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妻子竟然想让自己死在绑匪手里,然后她好得到遗产,他痛恨这个愚蠢而又可恨的女人!而刘书林却拿钱来救他了,这种事情真是闻所未闻!

  清水十三怎么会相信查尔斯不会为难的话,特务们谁也不会相信,只有将赫尔曼抓在手里心里才放心。他先是哈哈大笑了一会,随后说:“查尔斯阁下,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谁不知道政客的话最不可信?把钱送过来,你们让开一条路。等我们开车走了之后不准追击!等我感觉我们安全了,我自然会放了赫尔曼先生!”

  这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哦,你拿了钱又带着人质跑了还不准我们追击。这是也许就是强盗逻辑,如果是这样还要我们巡捕干什么?查尔斯越想越生气。暴跳如雷道:“FUCK!这绝对不可能!如果按照你说的做,我这个警务处长是铁定干不成了,与其这样,你杀了他好了,反正我的结果已经注定,就算我要下台,也要把你们全部干掉!所有巡捕注意,只要他们敢出来,格杀勿论!”

  所有人都傻了,这是一个警务处长说的话吗?这根就是发疯了,难道他就不怕绑匪真的杀了人质?他真的不把自己的政治生命当回事了

  清水十三的脸顿时阴沉得要滴水,他没有想到这个警务处长竟然玩横的,不把自己屁股下的椅子当回事,也完全不顾自己的名誉,这下他又点难办了,钱还没拿到手呢!

  查尔斯发疯,乔乐可不陪着他发疯,他喊道:“里面的人听着,如果你们想带着钱安全离开,就请你们认清自己现在的形势,你们不是拥有所有的筹码,既然是谈判就要谈出一个让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否则我们租界政府和巡捕房是绝对不会妥协的!我是巡捕房总探长乔乐,我有一个提议,我把钱拿过去,你们放了赫尔曼先生,由我代替赫尔曼先生做你们人质!巡捕房会让开一条路,至于你们能不能逃走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绑匪那边沉默了几分钟,清水十三很快便答应了这个条件,他知道上次王汉生夫妇的事情让日特务部门损失惨重,这个乔乐即使不是主谋,也应该知道内情,如果能把他抓回去,这无疑又是大功一件!

  “好,我们同意了!你把身上所有的武器都扔掉,然后拿着钱走过来让我们检查,我们认为没有问题才会放了赫尔曼!”

  乔乐准备了一下,让手下巡捕找来一身利索的衣服换上,这时查尔斯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乔,小心一点,我已经下令封锁租界通往外面的出口,抓不抓得到他们不要紧,一定要活着回来!”

  乔乐可是替查尔斯扛过不少事情,要不是他,租界现在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治安环境,有这样能干的手下,查尔斯的日子一直都过得很舒坦。

  乔乐没来之前,租界警务处长像走马观花一般换了一个又一个,无论从感情上来说还是从他的私心上来说,查尔斯都不希望乔乐出事。

  这时刘书林也走过来说:“乔探长,虽然你我打交道不多,但我还是非常欣赏你的,损失一点钱没关系,没了钱我和赫尔曼还可以再赚,你要是出了事,上海市民们就失去了一个保护伞。租界的治安就是一个大问题啊,日人最近虽然消停了不少,但难保以后他们不会再为所欲为,这都要靠你来杀杀日人的威风,一定要好好保重!”

  乔乐默默地点了点头,对查尔斯说:“长官,他们走了之后一定要紧追不舍!千万别让他们脱离你们的视线,这租界虽然表面平静,实际上隐藏着无数的势力。只要有其中一方给他们提供庇护,我们都没办法抓到他们!”

  查尔斯点头道:“乔,你放心吧!这次绝对不会让他们跑掉!”

  乔乐从刘书林带来的人手上接过三个皮箱,提着皮箱向楼道口走去,在巡捕们紧张的注视下。乔乐走到楼道口之后就被绑匪抢走了皮箱,并开始对他搜身。

  “咔咔咔”三个皮箱依次打开,一叠叠绿油油的美钞整齐地码在里面,四个日特务看着箱子里面的钞票都失了神,随后北条武拿出一叠在手上拍了几下满脸喜悦的向清水十三点了点头。

  箱子盖上之后,清水十三向抓住赫尔曼的特务道:“放了他!”

  赫尔曼双股颤栗地慢慢向外面走去,一直到了安全地带才浑身酸软无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刘书林立即走过来拉开保护赫尔曼的巡捕。“赫尔曼先生,你怎么样?走,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赫尔曼挣扎着起来,和刘书林紧紧地抱在一起。“刘,谢谢你!我什么都没说!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刘书林拍着赫尔曼的背心:“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最坚强的德国人。我们还是合伙人!不是吗?”

  这时一个特务提着三个皮箱跑出来将皮箱装进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老爷车后备箱,然后打开四个门。乔乐被清水十三用枪顶着脑袋走到老爷车旁边,而巡捕么也围了上来。

  “你来开车!要是你有丝毫不轨,我就打爆你的脑袋”清水十三用枪顶了顶乔乐的脑袋,乔乐便钻进了驾驶室坐好。

  汽车发动了,尾部开始冒烟,很快冲向包围的巡捕们,巡捕们立即闪到一边。

  “快上车,给我追!”看见绑匪们抓做乔乐为人质并携带勒索款开车冲出包围圈之后查尔斯立即向巡捕们大声呼喝。

  早就有两辆巡捕开车追了过去,其他的巡捕在查尔斯的带领下全部冲出巷子口并跳上汽车向绑匪的车追上去。

  汽车高速行驶着,使得坐在车内的人感觉有些颠簸。

  清水十三其实并没有把握逃离巡捕们的追捕,因为他和其他三个特务都没有想到巡捕房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地,这使得他差点就自乱阵脚,先前制定的计划还来不及展开就没用了。

  他不敢让乔乐往日占区开,只能在租界内兜圈子,希望能甩掉后面追上来的巡捕,这时他发现乔乐的眼神不断闪烁,他立即厉声喝道:“专心开你的车,要是再让我发现你想打什么鬼主意,我立马干掉你!开快点”。

  乔乐收敛了一点,脚踩油门加快了速度,过了一会他发现的巡捕还开车紧紧地跟着,心里顿时放心了不少。

  过了几分钟,清水发现前方是一片闹事区,人流量非常大,他扭头看了看汽车后面,然后对乔乐道:“再快点,不准按喇叭,冲过去,冲过去!”

  乔乐惊骇道:“你疯了,前面是闹市区,冲过去会撞死很多人!”

  清水十三面露狞狰:“我管你会不会撞死人,你不冲过去我就干掉你!快点冲过去”。

  乔乐喘着粗气,内心激烈的挣扎让他的脸色连续不断的变化。

  汽车离闹市区的人群越来越近,总算有人发现了高速冲过来的汽车,“啊,快跑,快跑啊!”

  “哈哈哈,撞死他们,撞死这些该死的支那人!”清水十三好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这实在是一种极其变态的心理。

  眼看就要撞到了人了,乔乐大叫一声,手上方向盘猛的一转,汽车直接来了一个漂移差点就翻了车,由于没有踩刹车,汽车转向之后竟然直接冲进了一片路边摊之中,前面的人群惊恐地四散逃逸。

  “哈哈哈,撞过去,撞过去,给我使劲撞!哈哈哈!”清水十三和其他三个日特务好像看见这种残忍的景象就越发兴奋。

  一个个路边摊被撞翻散架,摊子上的各种小商品被撞得到处乱飞,现在还有一些早点摊子没有收摊,滚烫的油锅、被烧开的汤锅被撞飞,热油、汤汁到处飞溅,路边的人群被这些热油和汤汁溅到身上当即发出一声声惨嚎。

  闹市区一片大乱,人们像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这让后面开车追击的巡捕们束手无策,只能停车看着绑匪的汽车消失在视线里。

  查尔斯铁青着脸从车上跳下来,看着大乱的人群对身后的巡捕们大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去维持秩序!命令各个通外租界外的出口岗哨实行全面戒严,任何人都不准出去!在各个路口布置人站岗巡逻,一旦发现绑匪车辆的踪迹立即报告!一定要抓到他们,一定要!该死的绑匪,如果让我碰到你们,我一定要干掉你们!传令下去,如果碰到绑匪不必留活口,给我格杀勿论”。

  “是,长官!”所有巡捕都立正大声回答。

  汽车穿过闹市区后,清水十三立即让乔乐转向开进一条小巷子,因为只有在小巷子里穿梭才能躲过巡捕们的追捕。

  乔乐知道这下麻烦了,后面的同事们已经被甩掉,仅凭自己一个人根无法对付这四个不仅凶残而且还身手高超的家伙,怎么办,怎么办?

  穿过这条巷子之后,乔乐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一个坡度不是很大的拱桥,顿时有了主意,不过这个主意风险非常大,弄不到自己也要死掉。

  看着越来越近的拱桥,乔乐决定不管了,死就死吧!将油门踩到底向拱桥冲过去。

  拱桥上行走的人不多,乔乐按了几下喇叭,这是清水十三也没有管他,反正已经将追捕的巡捕们甩掉,不用再制造混乱了,现在制造混乱只会把巡捕们引来。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