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二六章 狙击手和忍者
  拱桥上行走的几个人惊恐地让开道路让汽车开过去,还不时地回头张望,心里咒骂着这辆该死的汽车最好翻车。

  汽车冲到拱桥顶端之后,乔乐突然方向一转,汽车横了一个身子撞到了拱桥的护栏上,“碰”的一声巨响,石头雕的护栏被撞断了,但汽车却没有冲下去,汽车的发动机死火力,这完全出乎乔乐的预料,他的意是想撞断护栏将汽车冲到河里去,但是却事与愿违。

  而这个时候汽车因为冲到了拱桥顶端,车身有发生了横摆,向前的速度使得汽车的车身开始倾斜。

  随之而来的是汽车开始沿着拱桥的下坡开始翻滚,车内包括乔乐都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袋和身体的各个部位撞击着车内的东西。

  乔乐事先有一点准备,他的情况要好一点,但是其他四个特务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汽车从长达六七十米的斜坡上滚下来让他们早就人事不知了。

  附近的行人看见一辆汽车竟然发疯一般撞击拱桥的护栏,而后又从拱桥上翻下来,都惊恐的大叫,听到动静的人们都从家里跑出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附近是一片红灯区,当然这个时候还没有这种说法,用这个时代的话说与北平的八大胡同差不多,总之是“卖肉”的地方。

  这种地方却没有八大胡同那么高级,一些苦力光棍汉、穷汉想女人人了来这种地方。

  围观的人群中除了附近的居民,路人,还有不少穿着打扮很妖艳,但身上穿的、抹的都是廉价的开叉旗袍和劣质的香水、口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乔乐浑身疼痛地醒过来。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趴在已经翻车的驾驶室内,其他四个绑匪都昏迷不醒,他晃了晃还有些昏沉的脑袋伸出血淋淋的手慢慢从残废的汽车内爬出来,而后靠在汽车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乔乐看着周围围观的人群虚弱地说道:“快去叫巡捕来!”

  围观的人绝大部分没有半点反应,不过还是有好心人转身离去报警了。

  休息了一阵,乔乐身上有了一点力气,他起身将车内还在昏迷的四个特务一个个拖出来,不过他发现其中两个已经死了,一个被一片破碎的玻璃扎进了心脏。另一个脑袋被撞瘪了,剩下的两个都还有气,身上的伤势也不严重,只是突然的翻车让他们身上擦破了一些皮,另外头部受到了撞击。相信应该很快就会醒来。

  乔乐拖出四个人之后,又将他们的枪枝全部收走,两把手枪插在腰里,另外两杆冲锋枪挂在胸前,然后撕下身上的衣服搓成绳子将两个还活着的绑匪捆了起来。

  刚刚捆好,两个绑匪就醒了,发现自己被绑住之后挣扎着起来恶狠狠地看着乔乐道:“没想到被你小子暗算了!我们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乔乐冷笑道:“噢。是吗?你们的人放不放过我那时以后的事情,现在你们已经落在我的手里!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你们的下场绝对是死!”

  这时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子走到了围观的人群边上,但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大汉。两个大汉的腰间都别着盒子炮。

  这个女子穿着一身红色旗袍,身材极其火爆,漂亮的脸蛋有些苍白和憔悴,但她那双盯着乔乐后背的眼睛却充满恶毒、仇恨!因为她看到了乔乐对面两个绑匪的面孔。

  没有人注意两个穿着麻衣。带着斗笠的人挤进了人群中,这两人看身材是一男一女。手上头握着武士刀,女人还留在原地,而男的慢慢向乔乐的背后靠近,同时手伸向刀柄。

  靠在车身上的清水十三这时恶狠狠道:“死有什么可怕的?能把你们这些巡捕们折腾成这样,我们已经很高兴了!”

  “哼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我今天先打你们一顿出出气过过手瘾再说!”乔乐说完捏起拳头就要挥过去。

  可就在这时他感觉背后一真冷风袭来,回头只见一柄雪亮的武士刀已经砍了过来,刀锋上的寒气直逼自己的脖颈,他根来不及躲避,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完了!”

  围观的人群发出一身惊呼:“啊!”

  乔乐以为自己死定了,可这时持刀的麻衣汉子肩膀上突然飞溅出一道血花,砍过来的武士刀也掉在地上,麻衣汉子当即发出一声闷哼。

  “砰”这个时候才从远处传来一声枪响,枪声不断得在周围回荡。

  “神枪手!”麻衣大汉心中一惊,立即一个懒驴打滚,在地上滚出几米远,突然从旁边冲出来另一个麻衣人拉起这个麻衣汉子像狸猫一样快速钻进了人群中,两人刚刚离开原地,刚才起身的地方就被一发子弹射中,溅起一片尘土。

  “啊,快跑啊!”人群顿时乱了,他们听到枪声之后开始四散逃离。

  枪声将周围的人群惊得四散逃离,而这时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子趁着身后的两个大汉观察枪声是从哪里传来的时候,突然从头上拔下一支发簪,手臂一扬,发簪“嗖”的一下闪电般地射在乔乐背心。

  乔乐当即发出一声闷哼,表情瞬间凝固了,身体晃了晃倒在了地上。

  两个带枪的大汉这时回过头来看见乔乐也倒在地上,还以为他被子弹击中了,立即拉住红色旗袍女子随着人群很快逃离这里。

  日特务清水十三看见乔乐趴在地上,背上还插着一根发簪,就知道这人被暗算,立即对北条武使了个眼神,两个迅速在地上打滚,“嗖嗖”两发子弹射在两人刚才站立的地方。

  连续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清水十三和北条武两人已经滚到了废弃的汽车后面,清水十三道:“快,帮我把绳索解开,我们必须拿着钱赶快离开这里。

  两人当即背靠背,北条武先是解开了清水十三手上的绳索,而清水十三双手自由之后又立即帮北条武解开了绳索,两人这才完全没有了束缚。

  远处楼顶上的枪手这时气急败坏地捏着拳头捶了一下地面低声骂道:“吗的,今天的运气怎么这么差?连续四发子弹竟然没有一发打中!”

  当然从瞄准镜中发现有人袭击乔乐时,心急之下凭着感觉开了一枪,哪知道那人运气特别好,竟然只是被打中了肩膀,他刚刚打出第二枪,旁边又一个人将那袭击的汉子拉得离开原地,这发子弹竟然也打空了。

  刚刚气恼,却发现乔乐倒在了地上,不知道是被什么人袭击的,他来不及寻找凶手,立即向两个绑匪开枪,可惜的是两个绑匪太机灵,连续两发子弹都被他们躲了过去。

  他静静地等待着,只要两个绑匪从废弃的汽车后面露出身体,他就立即开枪杀死他们。

  他不急,他知道那两个绑匪应该更急,因为巡捕们很快就会赶来,他们如果不想被抓住,肯定得现身离开这里,这个时候就是他的机会。

  突然,他听到了楼梯响动的声音,什么人?他立即翻了个身坐在地上将枪口对准了通往天台的楼梯口。

  可是过了一分钟,却连一个鬼影都没看见,他敢肯定有人上来了,因为楼梯的木板被踩得喳喳作响,这绝对是人踩出来的声音。

  他脑子里突然闪现刚才那个手持武士刀的袭击乔乐的麻衣汉子,难道是他?这么快就到了这里?他额头上直冒冷汗,这是他从训练基地出来之后第一次执行任务,现在该怎么办?

  逃!立即逃!教官曾经告诉他,狙击手如果被敌人近身会非常危险,因为狙击手不是近身战斗人员,狙击步枪在近战中完全是累赘,想起教官的话,他毫不迟疑提起步枪就跳下楼顶。

  可就在他刚刚跳出楼顶时,背后一道冷风袭来,他立即感觉后背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被击中了!

  “碰”的一声大响,他的身体在下坠的过程中砸穿了楼下一个破烂棚子的棚顶掉在一堆稻草上。

  他不知道袭击者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背后,他知道他必须立即逃离这里,否则就是死的下场,他翻身从稻草堆上滚下来,几个跳跃闪身进了一条巷子。

  他刚刚窜进了巷子,两个头戴斗笠的麻衣人就从楼顶上跳了下来落在地上,发现顶上穿了一个大洞的棚子里空无一人。

  稍矮的麻衣人提着武士刀就要追进巷子里,但是却被麻衣汉子阻止:“别追了,我们还是去看看那两个还活着的家伙,然后带他们离开这里”。

  稍矮的麻衣人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快速离开了原地向翻车地点靠近。

  就在两人走后,狙击手提着枪从巷子趔趔趄趄跑出来,在背后的地上留下一连串的血迹。他脸色苍白,额头上的汗珠如雨点般的落下,他知道必须处理伤口,否则还没到安全的地方就会死在路上,在墙角停下后撕下身上的衣服匆匆将布条缠在身上,然后才脚步虚浮地离开了这里。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