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三三章 你还不够资格
  麻将可以做手脚的地方很多,不仅在洗牌和码牌方面,就是在打色子方面也可以做手脚,这并不算出千,这是技术!

  先是打色子定庄家,郑启宏在这方面是强项,他打的色子最大,是为庄家,然后庄家打色子定起牌的位置。

  郑启宏抓到了自己想要的牌,万大发的牌不好不坏,而迪奥的牌是一把渣,对于麻将高手来说,只要对方打出几张牌,他基本上就能猜到对方的需要什么牌了。

  第一局,打了不到四圈郑启宏就拿到了一色双会龙的牌,即12312355789789b,同种牌的两副123,两副789顺,配以一对五做将。

  自摸六十四番,一番一万,共六十四万,这就是牌技好的好处,先是码牌,继而打色子捞到庄家,然后再打色子定起手牌,把自己想要的牌大部分捞到手里。

  麻将可以做手脚的地方很多,不仅在洗牌和码牌方面,就是在打色子方面也可以做手脚,这并不算出千,这是技术!

  先是打色子定庄家,郑启宏在这方面是强项,他打的色子最大,是为庄家,然后庄家打色子定起牌的位置。

  郑启宏抓到了自己想要的牌,万大发的牌不好不坏,而迪奥的牌是一把渣,对于麻将高手来说,只要对方打出几张牌,他基本上就能猜到对方的需要什么牌了。

  第一局,打了不到四圈郑启宏就拿到了一色双会龙的牌,即12312355789789b,同种牌的两副123,两副789顺,配以一对五做将。

  自摸六十四番,一番一万,共六十四万,这就是牌技好的好处,先是码牌。继而打色子捞到庄家,然后再打色子定起手牌,把自己想要的牌大部分捞到手里。

  麻将可以做手脚的地方很多,不仅在洗牌和码牌方面,就是在打色子方面也可以做手脚。这并不算出千。这是技术!

  先是打色子定庄家,郑启宏在这方面是强项,他打的色子最大,是为庄家。然后庄家打色子定起牌的位置。

  郑启宏抓到了自己想要的牌,万大发的牌不好不坏,而迪奥的牌是一把渣,对于麻将高手来说,只要对方打出几张牌。他基本上就能猜到对方的需要什么牌了。

  第一局,打了不到四圈郑启宏就拿到了一色双会龙的牌,即12312355789789b,同种牌的两副123,两副789顺,配以一对五做将。

  自摸六十四番,一番一万,共六十四万,这就是牌技好的好处。先是码牌,继而打色子捞到庄家,然后再打色子定起手牌,把自己想要的牌大部分捞到手里。

  在色子和麻将上,德国人迪奥输得一败涂地。先是郑启宏胡了一个六十四番,接下来又是万大发胡了一个字一色,又是六十四翻,迪奥就输掉了大半。后来郑启宏和万大发两人轮流胡牌,迪奥还没撑到第五局就输了个精光。被迫下场,他也只能获得三十万的奖金和赌王的封号。

  而接下来是郑启宏和万大发两人之间的对决,在麻将方面除了打色子万大发不如郑启宏之外,洗牌和码牌等技术方面并不比郑启宏差多少。

  这下两人可是真刀真枪的对拼了,第六局和第七局两人各赢了一局,都不是大胡。

  骨牌是万大发的强项,赌的是牌九,现在这个时代玩的还是大牌九,即每人四张牌,玩家可自行将四牌两两搭配,然后两组牌朝下,小的点数横摆放在前面,大的点数直摆放在后面。然后比牌分胜负,必须前后都大于对方才算赢,前赢后输或前输后赢就是和局,前后都输即输。所以配牌必须讲究策略。

  牌大小首先看有无配成对牌,若无方以二牌之和的个位数来分胜负,对牌或称对子,是成对的二牌。

  赌牌九两人有胜有负,不过万大发赢得多一些,基本上把先前输的都赢回来了。

  到赌梭哈的时候,两人手里基本上都有五百万的筹码,这是真正的豪赌,虽然不是用真钱,但是可支配的筹码是史无前例的。

  梭哈是扑克牌中玩法最普遍的,由和官发牌,第一局万大发以两对一单张胜了,郑启宏只有一对。

  刚开始两人下注和追加的筹码都不大,但是越到后面几局下注和追加的筹码越来越大,到了最后一局,两人全力出手,拿到第五张牌后直接梭哈了。

  在众多高手环视下,两人也没有出千的机会,几乎全凭的是运气,两人都是杂牌,郑启宏以一对q大万大发一对十胜出。

  赌神和赌圣都出来了,郑启宏获得第一,万大发第二,分别获得一百万和六十万的奖金,同时也受封赌神和赌圣之称号

  随后各大报纸和各大电台进行了扑天盖地的报道,在三人进行赌局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出来了,迪奥之所以只能名列第三,第一是因为他运气不好,刚开始两个环节的赌局都不是他的强项,第二个原因是郑启宏和万大发两人联手先干掉了他,以至于他没有机会在自己的强项梭哈上大显身手。

  赌术大赛结束了,对于参赛的赌客们来说多了一些与高手们对赌的经验,也算是见上了大场面,对于各大赌场的老板们来说也是收获颇丰,以前他们虽然有钱,但毕竟上不了台面,赌协的成立让他们获得一个体面的身份。

  百乐门和上海滩这次接着赌术大赛的机会都收入不少,特别是上海滩的居民们在这前后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内狠狠地赚了一笔。

  租界工部局主席亨利在闭幕式结束后的这天晚上举办了隆重的私人晚宴庆祝,邀请了这次比赛的赌神、赌圣、赌王还有上海滩各界人士,以及世界赌协的常务委员会成员参加。

  亨利的别墅东方霸曾经来过一次,就是绑架亨利的那一次,从此之后就没来过,自从跟安妮夫人有过几次的深层次交流之后,他也从来没有再找过安妮夫人,安妮夫人不知道有多怨恨他。

  对于安妮夫人来说,东方霸这个玩弄了她身子并且偷走了她的心的男人实在太可恨了。他就是那种玩腻了就拍拍屁股走人的下三滥货色。

  东方霸从车上下来,看了看这栋别墅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估计今天晚上可能会被女主人甩脸子了。

  递上请柬后,守卫的巡捕看了一眼便让开路让他进去了,这时花园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客人。因为天气渐渐变热。这次晚宴就在花园中举行。

  这型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谈笑,有些豪门公子哥只喜欢向女人堆里钻,希望能获得某位美女的青睐。

  东方霸刚进门,亨利这个大胖子眼睛很尖。立刻就看见了,拉着安妮夫人走过来伸手道:“欢迎东方先生,您可是很少出席各种宴会的,多谢您能来!”

  东方霸伸手和他握了一下说:“我听说今晚有美女就来了!”

  “哈哈哈”亨利听力大声笑着。

  安妮夫人却一副一副笑吟吟样子说:“当然有美女,不如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那多谢安妮夫人了!”

  这种晚宴没有什么仪式。酒水点心早就准备好,客人来之后可以随便取用,有几个人的乐队在旁边吹吹打打,留声机播放着舞曲,有一些男男女女在草坪上跳着。

  这个时代的交谊舞可不像后世,这时跳舞是相当规矩的,哪像后世跳交谊舞就抱在一起。

  东方霸没让亨利夫妇管,看见英国大使等人正坐在一起便走过去打招呼:“嗨,乔治先生!”

  乔治看见东方霸走过来打招呼便有些脸色不好看。不过对于这个手里捏着他肮脏证据的人他可不敢表现出来,最近几个大家相安无事,谁也没给谁找麻烦。

  乔治勉强挤出来笑脸站起来同东方霸抱了抱,旁边的美国大使好奇道:“噢,乔治。这位先生是?”

  介绍了一下,美国大使听说是东方霸就眼里闪烁着精光,前两天国内发来指示让他和东方霸接触一下,商谈一下武器销售事宜。他不知道国内高层怎么会知道这个流氓,并且让自己来和东方霸联系。看样子国内也想加强一下中方军队武器装备好给日本人找点麻烦。

  几个人在一起聊了一会,美国大使就把东方霸单独拉到一边谈了十几分钟,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话题。

  “打扰一下,东方先生,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一个女声传来打断了东方霸和美国大使的谈话。

  东方霸立即说道:“大使先生,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跟这美女来到草坪上东方霸笑着问道:“小姐怎么称呼?”

  美女听完愣了愣,她没打击了,她没想到东方霸竟然不认识她,不过她很快稳定了情绪:“小女子龚秋霞!”

  东方霸恍然大悟,随即道:“噢,对不起!原来是秋霞小姐!”

  龚秋霞虽然不如周旋和李香兰名气大,但她也是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而且东方霸最喜欢听她和白光两人合唱的《湖畔四拍》,这是一首非常经典的歌曲。

  两人一边跳着一边说着话,东方霸小姐问道:“龚小姐,最近有唱什么新歌吗?我对你的《湖畔四拍》可是情有独钟啊,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听一遍”。

  “多谢东方先生亲睐,我最近唱了一首《秋水伊人》”

  东方霸疑惑道:“那我得去买张唱片来听听!小姐是怎么认识我的呢?我好想从来没有与小姐见过面啊!”

  龚秋霞笑道:“我们这些艺人在上海滩混生活,如果连自己的保护伞都不认识,那可是要吃大亏的!”

  呃!东方霸讪笑一声,尴尬道:“小姐抬爱了!”

  两人跳完一曲便走了出来正要找位子坐坐,这时一个打扮得油头粉面的年轻人走过来神色不善地盯着东方霸道:“秋霞小姐,这位是谁,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

  虽然看着东方霸,可这话却是跟龚秋霞说的,龚秋霞急忙道:“裴公子,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公共场所,而且周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最好别乱来!”

  东方霸笑道:“小姐,没关系!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这位裴公子想必也是爱慕与你才失态的!”

  如果是聪明人自然听得出来这话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但这位裴公子显然不是!他听这话感觉对方老气横秋的,显然是没把自己当一盘菜,变色道:“别他妈假惺惺,说,你小子到底有什么企图?我劝你别打秋霞小姐的主意,否则我让你明天躺在黄埔江里!想跟我上海小开裴正林抢女人?你还不够资格”。

  龚秋霞惊恐道:“裴公子你疯了?东方先生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说完扭头对东方霸说:“东方先生,不好意思,裴公子有点喝多了,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东方霸看着龚秋霞拉着裴公子匆匆走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嘀咕这他妈算什么事啊?老子有那么可怕吗?难道我还跟这个什么都不懂的颓废男计较?

  裴公子被龚秋霞拉到一边便甩开她的手:“放开!你拉我干什么?那小子要是对你敢有半点不该有的心思,我一定会让他长点记性!”

  龚秋霞叹了一口气道:“你这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知道刚才差点闯了大祸知道吗?你还让他躺黄埔江里?我看是你躺黄埔江差不多!能进这里来的是普通人吗?他就是威震上海滩的东方霸!你竟然找他的麻烦,这也是他不跟你一般见识!不然你就惨了!”

  “什、什么?你说什么?他就是那个龙帮老大东方霸?不可能吧?那小子比我还小,他怎么可能是东方霸?”

  裴正林看见龚秋霞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小心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你觉得我有必要吓唬你吗?”

  裴正林顿是满头大汗,一把抓住龚秋霞的手焦急道:“走,咱们赶紧走!那小子可不是个善茬!”(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