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三五章 你要学习做特工?
  经过一个多月接近两个月的修养,戴月梅伤势已经痊愈,东方霸也经常抽空去看她。她伤好了之后,组织通过关系安排她在一家私人中学工作,主要负责教授两个班的国文课。

  这天下午放学后,戴月梅将教材放到办公室后直奔学校门口,远远的便看见大门口停着一辆车,车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男人,这人穿着白色衬衫、打着领带,下身是一条笔挺的西装裤子,脚上一双油光发亮的黑色皮鞋,等走进了便看见这个男人侧面的脸,不正是东方霸么?

  她急忙小跑着出了大门,然后喊道:“东方!”

  东方霸侧过脸来看见戴月梅出来,便露出笑脸道:“怎么跑这么快,你才刚刚好利索,还不宜剧烈运动!给,送给你的!”说着变戏法一般从背后拿出一束鲜花递过去。

  看见东方霸突然拿出一束鲜花,戴月梅很是惊讶,刚刚明明没看见他背后有鲜花啊,怎么突然变出来一束了?她很高兴的接受了,“我怎么刚才没看见你拿着花,怎么变出来的?”

  东方霸笑道:“这是秘密!”

  这时有几个十几岁的女学生从校内走出来,看见戴月梅和几个年轻的男人在一起亲亲我我说着话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留着短发女学生笑嘻嘻道:“呀,戴老师,这就是您的男朋友么?真帅气啊!”

  又一个扎着两只小辫子的女学生说:“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什么眼神呐?戴老师的男朋友说不上帅气,但是很man!”

  另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学生插嘴道:“强烈反对,你们都错了!戴老师的男朋友一看就是很剽悍的男人!”

  戴月梅被这几个丫头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满面通红,装作生气道:“你们这个小丫头人小鬼大,胡说什么?都下课了怎么还不回家?是不是要我请你们的家长来?”

  一听说要请家长,几人都吐了吐舌头,小辫子女学生眼珠子转了转道:“戴老师,你给我们介绍了你男朋友,我们马上就回家。不然我们就跟着你们,不让你们亲热!”

  东方霸听得目瞪口呆,心想难道这个时代的学生跟老师的关系已经到了能够随便调侃老师的程度了吗?

  戴月梅面红耳赤,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却有些不好意思,正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东方霸。而东方霸已经反应过来。笑着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就是你们戴老师的男朋友,我复姓东方,你们可以叫我东方!我是来接你们戴老师一起去吃饭的。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小辫子听完便跳了起来,拍手道:“好啊,好啊!”

  高高瘦瘦的女学生说道:“不好吧,戴老师和东方哥哥一起去吃饭,我们跟着去算怎么回事?让东方哥哥下次请我们。我们还是回家吧,让戴老师和东方哥哥单独相处好了!”

  其他两人一想也是,别人谈恋爱其他人跟着不是当电灯泡么?短发女学生笑嘻嘻道:“东方哥哥,记住你可是欠我们一顿饭哦!我们走了,戴老师,再见,东方哥哥再见!”

  看着三个女孩子欢快地跑远了,戴月梅有些做贼心虚的样子,愤愤道:“平时跟她们太随便了。以后一定要让她们知道老师不是随便能拿来开玩笑的!”

  东方霸笑道:“我觉得很好,像她们这个年纪的学生不能约束太多!哦,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嗯!”

  东方霸给戴月梅拉开车门等她上车后,自己走到另一边上车。汽车很快便进入大街上。

  两人在福德餐厅一楼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东方霸点了几个菜,没有要酒,将菜单递给服务员后对戴月梅说:“本来是要带你去吃西餐的。不过你身体刚刚痊愈,需要补充营养。吃中餐好一点!”

  戴月梅笑道:“其实吃什么都好,我们能坐在这里吃饭就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全国各地不知道有多少人吃不上饭穿不上衣服!前线的士兵们一天都只能吃两顿,有很多部队都只能喝一点稀粥、吃野菜9有很多同志被日本鬼子抓了关了大牢严刑拷打!”

  东方霸点了点头,不论是什么人都不得不佩服这个时代的抗日志士们,有的打日本人是因为家里的人被日本人杀了,家被毁了,有的人是凭一腔热血抛弃了富裕的生活加入了抗日的行列,特别是那些被日本人抓左的抗日志士经受了惨无人道折磨,却丝毫也不妥协,不曾泄漏半点机密,东方霸有时候都不知道要是自己被日本人抓了能不能经受得了那样的酷刑。

  原本在这种诚说这样的事情是不合适的,可东方霸却不介意,也介意不起来,现阶段打日本人是第一大事情,天大的事情都要往后靠,他笑道:“是啊,所以你才要吃好一点,把身体养好了才有精神跟日本人斗!你今天叫我出来是不是有事说?”

  戴月梅正想说话,这时服务员端着菜过来了,等菜上齐服务员走了之后,东方霸又给她盛饭,“来,吃饭,边吃边说!”

  戴月梅扒了几口饭,慢慢吃着,随后道:“我想跟你学特工的手段!”

  东方霸吃了一惊,不过很快释然了,戴月梅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经受了一连串的打击,认识到了日本人和汉奸们厉害之处,自然想变强,他给戴月梅夹了几片肉放在她的碗里,问道:“你怎么确定我一定能教得你这些?”

  戴月梅撇了撇嘴道:“如果你不会怎么能够隔着四五辆车发现有人跟踪?如果不会怎么能一个人消灭那么多特务?我虽然不是很聪明,但还不傻吧?”

  东方霸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想学我当然愿意教你,不过如果是我训练你,你的正常寿命会缩短十年以上!”

  戴月梅当然不会明白超越人体极限的训练是在大量透支生命,后世各国特种部队和特工的训练无不是如此,不说着这些人,就是竞技体育运动员的训练也是透支生命的!这种观点并不是胡说,以非洲大陆的狮子为例,驯养的狮子明显要比野生的狮子寿命长,野生的狮子要捕食就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奔跑追赶。这就造成了肌肉负荷过重,衰老速度快,一般野生狮子的寿命只有十六七年。

  “只要能学到真本事,少活十年算什么?你教我吧!”

  东方霸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戴月梅可不是一个附庸男人的女人。就算他不答应。她也可能被她的组织安排回根据地学习,点了点头说:“好吧!既然你要学我就教你,时间上你怎么安排?你不是要教书吗?”

  戴月梅道:“这个我已经想好,我只有两个班的课。一天只有四节,我已经跟另外几个老师商议好了,我每天上午把四节课上完,下午一直到晚上都有时间!”

  原来这小妮子早就打算好了,就等着我答应。东方霸无奈地诽腹了一句,道:“你先吃,我去打个电话!”说着起身向服务台走去。

  两人一起吃过饭后,东方霸又在三楼要了一个包间,两人进去泡了两杯茶喝着,没过多久有人敲门,东方霸走过去打开门,黎刚出现在门口,东方霸向房间摆了摆脑袋。等黎刚进来后关上了门!

  东方霸指着黎刚对戴月梅说道:“这个人是你的特工技能训练教官,你可以称呼他为血杀,从明天晚上开始你就跟着他学习化装、伪装、跟踪、反跟踪、刺探、窃取、开锁、开保险柜、收发电报、日语、英语、社交礼仪、随机应变等等技能,我每天中午十二点半会去接你,之前你要吃饱午饭。我亲自对你进行枪械、近身搏杀、刺杀、爆破、野外生存、战斗等训练!你要做好思想准备,这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对于这一个个特工技能的名词,戴月梅越听越兴奋,完全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魔鬼式训练有多么可怕。

  她高兴地对黎刚伸出手:“你好。血杀,我叫戴月梅。以后就请你多多关照了!”

  黎刚没有与戴月梅握手,笑道:“戴小姐,忘记你的名字!从现在起,你的名字叫猎手!我不管你跟首领是什么关系,我会像训练其他人一样训练你,你也得不到任何特殊的对待!如果你的成绩达不到要求,你可能会死在那里!”

  这邪是黎刚笑着说出来的,这种情形让戴月梅恐惧不已,一个人竟然笑眯眯地说出这种杀气腾腾的话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东方霸这时看着戴月梅道:“月梅,如果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不要说在他那里,就算我训练你的时候也不会放水!”

  戴月梅看了看东方霸,又看了看黎刚,咬牙道:“我既然决定了就绝不后悔!”

  黎刚的事情完了,东方霸向黎刚点了点头道:“每天下午六点我会把她送你那里!你先回去吧!”

  “那我走了!”

  等黎刚走后不久,东方霸也站起来道:“走吧,我送你回学校!我去接你的时候,你不需要准备任何东西!”

  费文明心情忐忑地敲响了监狱长孙世通办公室的门,办公室里传来孙世通的声音:“进来!”

  费文明推门进去,见孙世通正在沙发上泡茶,立即堆起笑脸道:“监狱长,忙着呢?”

  孙世通扭头一看是费文明,心说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没看见我在泡茶?可脸上泛起笑容招了招手:“是老费啊,来,跟我喝杯茶!算你有口福,这可是上好的碧螺春!”

  费文明点点头,回身关上门,笑着道:“那正好,我跟着监狱长沾点光!”当下走道孙世通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孙世通不紧不慢地给费文明泡了一杯茶,费文明小心端起杯子,先是凑在鼻子下闻了闻香气,而后浅尝一小口,在嘴里回味了一阵,闭上眼睛享受着,过了几秒钟睁开眼睛。

  孙世通笑问:“怎么样?”

  “啊——”费文明长出了一口气,伸出大拇指道:“好,好茶!清香扑鼻,喝入口中唇齿留香,环绕不绝,确实是上好的碧螺春啊!”

  “哈哈,你要是喜欢,我匀给你一两!”

  费文明急忙推辞道:“不不不,想来这东西金贵、稀少得很!我怎么能夺监狱长之好呢?”

  孙世通摆摆手道:“没关系,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嘛,一个人独享有什么意思?就这么说定了,等会我让秘书给你送过去!”

  接下来两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可费文明在这里足足坐了一个小时也不走,孙世通就纳闷了,你有事说事啊,老呆在我这里算什么事?随即开口道:“老费,你是有什么事吧?有话就直说!”

  费文明放下茶杯,犹豫了一下从口袋了掏出一个小锦盒,打开后放在茶几上推到孙世通面前。

  孙世通看见小锦盒内放着一块通体碧绿的翡翠玉佩,这是绝对是一件顶级的帝王绿玉佩,其雕工精致绝伦,价值连城,他疑惑地看着费文明道:“老费,你这是?”

  费文明一咬牙从沙发起身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孙世通的面前。

  孙世通“大惊”叫道:“哎呀,老费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有什么事情起来再说!”说着便去拉费文明。

  费文明也没再坚持,起身等孙世通坐下后小心坐下面露痛苦道:“请监狱长帮帮忙,救救我儿子吧!我实在没办法了,这个时候除了您,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够救我儿子啊!”

  “别急,别急!老费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儿子怎么啦?”孙世通实在搞不明白这费文明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怎么好端端地就给自己跪下了呢?看来这事情不简单,以费文明的性格如果不是遇到实在是过不去的坎绝对不会如下低声下气的。(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