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三九章 必须剖腹
  伊藤兵太郎想了想,在不知道现在别墅里除了伊藤兵二郎之外还有没有别的高手的情况下,贸然出声把兵二郎引出来不是明智之举!

  他摇头道:“不可以!”

  “哥哥,为什么?”

  “幸子,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二郎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出声相引,可能会惊动其他的人!那两个藏在暗处的人很显然是高手,如果不是妹妹你的直觉,我都没有发现,这两个人肯定不是一般人,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惊动他们”。

  伊藤幸子急忙道:“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一直蹲守在这里,如果二哥一直不出来怎么办?”

  “别急,别急,让哥哥想想!”伊藤兵太郎说着皱起了眉头。

  两人忍术虽然高超,可以利用环境隐藏身形,但却掩盖了不了行动的声音和风声,有的高手甚至可以感觉到气流的流动。而且不止是忍者可以利用环境隐藏身形,那两个暗哨一样也可以,伊藤兄妹俩刚才就差点没有发现。

  弄清楚了里面的情况,兄妹二人才发现这里面其实是龙潭虎穴,可能闯进去容易,想出来只怕就难了。

  现在凭感觉知道里面很危险,但危险到什么程度就不得而知了,而且伊藤兵二郎在里面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呢?在没有搞清楚这些的情况下,伊藤兵太郎决定暂时不能贸然行动。

  这兄妹俩没有动作,可刚刚从湖南回到上海的伊藤兵二郎却发现了他们,他本来是在暗中策应张汉杰等人的,一去一回的的路上虽然有遇到了危险,但是在明面上基本上都靠张汉杰解决了,他根本不需要出现,此时张汉杰等人还在杨年华的仓库里休息,而他则先不一步回到了别墅。

  作为了一个追踪高手,并且嗅觉系统超级发达的忍者,哥哥和妹妹刚刚出现在别墅外面没多久。他就闻到了他们的气味。

  发先了哥哥妹妹的他原本是应该高兴的,兄弟妹妹这么久没见面了,多不容易啊,可是他根本高兴不起来!他知道他的麻烦来了,他倒是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他担心一旦哥哥和妹妹碰到了主公可能会凶多吉少。更要命的是现在哥哥妹妹就在主公别墅的门口。

  根据别墅里的守卫们所说,主公已经去了日占区,按照时间上来算,现在应该到了那里。如果主公只在那边稍作停留,再需要半个小时就会回到这里。

  而现在看来哥哥和妹妹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管哥哥和妹妹来上海是为什么,但是现在必须让他们在主公回来之前离开!想到这里,伊藤兵二郎不得不从别墅内潜出来。

  伊藤兵二郎从别墅内出来瞒得过其他的守卫。却瞒不过两个暗哨,他们对伊藤兵二郎的行为很是奇怪,这家伙一直是呆在别墅不怎么出去的,只有当老大出去的时候他才出去,现在老大不在,他出去干什么?

  如此近的距离上,兄妹三人之间的感应还是非常清晰的,两人站起来,兵太郎面对着一颗树冷冷道:“二郎。你来了?”

  一阵黑雾飘过后,兵二郎就背着武士刀出现在大树下,其身桌打扮与当初离家时兵太郎看见的一模一样。

  兄妹三人同时拉下了面罩露出本来面目,兵二郎看着哥哥和妹妹问道:“你们怎么会来中国?”

  幸子刚要说话,兵太郎立即抬手阻止。自己盯着兵二郎道:“这就要问你了!”

  兵二郎不明所以,反问道:“问我?把话说清楚!”

  “哼!”兵太郎紧紧地捏着刀把说道:“当初你离开家之时是跟随松井石根大将阁下的,为什么他死了而你却安然无恙?按照我们忍者家族的规矩,如果主公死了。追随的武士也必须剖腹谢罪!

  你不仅没有剖腹谢罪,还帮助支那人杀死大日本帝国的间谍人员。你现在还呆在支那人的别墅里,给他们看家护院!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你背叛了帝国!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兵二郎深深了吸了一口气说道:“哥哥,我想你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你说的没错,当初我是跟随松井石根大将阁下出来的,但那时我并没有发誓效忠于他,我只是跟着他做事!所以他虽然死了,但是我却不必为他剖腹自尽!”

  兵二郎说的没错,事实上也是这样,这一点兵太郎也是知道的,他一时间无话可说,不过他很快找到了观点反驳,“就算是这样,也应该是你先死了,松井石根大将阁下才死,为什么他死了而你却没事?为什么你要杀死帝国的间谍人员?”

  兵二郎咬了咬嘴唇,叹了一口气道:“因为我被人击败了!代价就是我拜击败我的人为主公!”

  这时幸子插进来指责道:“二哥,你竟然拜一个支那人为主公?我没听错吗?你是昏了头了吗?”

  兵太郎冷冷道:“我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松井石根大将阁下玉碎了,而你却安然无恙,也是你杀死了帝国间谍人员的原因,因为你拜了一个支那人为主公,因为你已经彻底背叛了帝国!”

  哥哥左一个背叛,右一个背板让兵二郎非常恼火,不过他却没有发火,而是平静道:“哥哥,我想你错了!在忍者的原始世界里,从来没有背叛帝国一说,在我的世界里,没有国家,只有主公!这才是忍者最开始的定义!随着时间的推移,忍者们都把自己束缚在国家的狭隘空间里,这注定是没有出路的!就像那些士兵,全部被政客们洗了脑!”

  兵太郎气得浑身直哆嗦,大怒道:“巴嘎!我现在不跟你讨论忍者的观念问题,你已经铸成了大错,现在你必须跟我们回去!如果你不想回去,就必须剖腹谢罪”。

  “哥哥,妹妹,你们走吧!我既然已经从伊藤家族出来了,就不会轻易回去的!快点走,我的主公很快就会回来了,凭你们两个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兵二郎说着便消失在大树下。

  却说戴月梅在训练基地打了点滴之后恢复了很多,再加上东方霸又给她弄来一碗药汤给她喝下,这种药汤喝下去效果很明显,身上的酸痛很快没有了,反而全身上下充满了力气,只是背部被抽打的外伤还没有全好,在基地吃一点饭就被东方霸送到黎刚这里学习特工技能。

  戴月梅被黎刚带到一个封闭的地下空间,这里空间很大,有很多小房间,还有一个大的靶场,各种各样的工具、器械,戴月梅见了都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她忍不住问道:“血杀,那些是用来干什么的?”

  黎刚也不停下,头也不回地说:“关于这些东西的用途你很快就会知道!该你知道的我会告诉你,不该你知道的你最好不要问,也不要打听9有,你在这里培训期间不能准跟任何人交流!我不管你跟首领是什么关系,一旦我发现你有不轨的行为,我会毫不留情地杀死你!”

  戴月梅一怔,出声道:“明白了!”

  接下来,黎刚带着戴月梅走进了一条长长的走廊,他在前面走得很慢,戴月梅见他走得慢也跟着走得慢,这时戴月梅发现走廊行贴着很多照片,这些照片照得很清晰,每一张照片上人都不相同,而且每一张照片的下方都有一个编号。

  黎刚突然道:“在走出这条走廊之前,开动你的全部记忆力,把你能记住的墙壁上所有相片上各人的相貌都记下来,并与下面的编号对号入座”

  戴月梅心中一惊,知道培训已经开始了,当下不敢怠慢,仔细观察着墙壁上每一张相片中人的相貌,这些相片的中人高矮胖瘦都有,相貌相似的人也有,男女老少一个不缺,等走出走廊的时候,戴月梅也不知道自己记下来多少。

  在经过一间房间的时候,黎刚停下指着这间房间说:“你进去等一下,不要动里面的东西,我马上就过来!”

  戴月梅点点头推开门走进去,这是一间教室大小的房间,里面摆放着很多桌椅,桌子是长条形的,分成三排,中间两条走廊,摆设跟布局与学校教师一般无二,桌子后面就是椅子,每张椅子的扶手上竟然有两个铁圈,铁圈连接着电线,有点类似酷刑中的电椅。

  最前面讲台上一张讲桌,旁边放着一台不知道是什么的机器,下面连接很多根电线,黑板擦了一尘不染。

  在房间内的走廊慢慢走动着,到了这里,戴月梅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学校,回到的教室一样,不同的是她在学校里教学生们知识,而在这里却要跟别人学习。

  没过多久,黎刚提着一个文件袋走进来了,到了讲台上讲文件袋放在讲桌上,然后指着最前面的一排桌子中间位置道:“你在这里坐下,把双手放在扶手上!”

  戴月梅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而行,这时黎刚走下来用扶手上的铁圈将戴月梅的双手套进去,用栓子卡牢固了才回到讲台上。(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