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四零章 这里我说了算!
  “好了,现在测试一下你刚才在走廊上记住了多少!”黎刚说着便打开文件袋从里面掏出一大叠照片放在讲桌上。

  他随便抽出一张照片面向戴月梅问道:“这个人是几号?”

  照片很大,有文件纸那么大,在照片的下方显示编号的地方有一层白纸遮住了编号,戴月梅看了看相片,这个人她记得很清楚,因为这个人很有特点,他的脖子上有一颗痣,她立即说道:“五十一号!”

  黎刚有一点点惊讶,他没想到戴月梅这么快就说出了答案,他翻开照片下方的封条,编号的位置上果然显示的是五十一号。

  “正确!”

  戴月梅内心有些欣喜,原来特工的训练就是这样啊,幸亏自己的记忆力不错,要不然第一个就出错了那真是有点丢脸了。

  黎刚放下这张照片,又随机从一大叠照片中抽出一张,问道:“这是几号?”

  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个秃子,戴月梅对这个人也很有印象,因为所有的照片中很多人都是戴帽子的,只有少数照片中的人没有戴帽子,而且没戴帽子的人当中只有这一个人是个秃子,因此她记得很清楚,“这是三十八号!”

  黎刚没有说话,用手揭开编号封条,果然是三十八号!能说对几个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这其中也有运气的成分,也许戴月梅刚好记住了这几个人,也许是这两个人长得很特别。

  测试继续进行,黎刚又拿出一张面向戴月梅,“这个人是几号?”

  戴月梅一看,这个人二十多岁,长得一副很平凡的脸孔,几乎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这种人扔在人堆里属于那种完全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点人,这个人她印象不深,仔细想了想。似乎有点印象,但却想不起来这个人的编号是多少。

  她想了想,凭感觉说出了一个编号:“六十七号?”

  黎刚看了看戴月梅,伸手揭开照片的编号封条,只见编号的位置赫然写着二十七号!那也就是说戴月梅记错了。或者说根本没有记住。

  这时黎刚扔下照片。在旁边机器上其中一个按钮按了一下,就在他按下按钮的那一瞬间,戴月梅感觉有什么东西冲进了自己的身体,紧接着全身都失去了知觉。麻木了,真个身体都麻木了,硬挺挺的。

  戴月梅思维有徐乱,她身体抽动不止,头发都竖起来了。就像一个中了羊癫疯的人一般,只差口吐白沫了。

  过得七八秒钟,戴月梅才缓过神来,明白自己这是触电了,原来椅子扶手上的两个铁环就是连接电源用的,只要一通电她必然被电击,而讲台上的机器上的按钮就是控制开关。

  这时黎刚开口道:“猎手,忘了告诉你了,回答错误是要被惩罚的!”

  戴月梅突然挣扎着。并大声叫起来:“你干什么?我是来培训的,不是来给你施刑的!快放了我!就算有惩罚你为什么不事先说明,你这样让我毫无准备”。

  还让你做好准备?你以为这里是专门为你开的?这样的培训就是要来个突然的惩罚让你刻骨铭心,好让你以后随时随地注意观察留心周围的环境和事物,黎刚心里嘀咕着。

  他抱着胳膊看着戴月梅。而戴月梅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挣扎,随后他说道:“你确定要放开你吗?如果放开你,那么就意味着你自己放弃培训了,不过在你走之前我要给首领打个电话通知他一声!”

  戴月梅一怔。随即又叫道:“谁说我放弃了?我还要继续培训,但是你不能用这种刑罚来折磨我!”

  她心里愤愤不平。哪有这样折磨人的?这哪里是什么特工技能培训,纯粹是想着法的虐待!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培训法,自己的组织都没有这么惩罚过组织成员。

  黎刚也是伤脑筋,东方霸给他找了这么一个培训对象,打不得,骂不得,这丫头还处处表示不满,他又不是g党的政工人员会做思想工作,他只是一个流氓出身的人,让他跟一个小姑娘讲道理比杀了他都困难,在他的世界观里就是蛮横,到了这里来了就得听他的,不听可以走人。

  他面无表情的说:“在这里我说了算!你既然到这里来了就必须听我的,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换做是我们的人跟我讨价还价,我早就一枪干掉了他了!从我这里出去完整出去的人不到一半,其他人达不到要求都被干掉了,你明白了吗?首领说过一句话,这是自然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达不到要求,跟不上节奏就得被淘汰,就得死!”

  这邪虽然说得平淡,但其中的杀意却如实质一般地刺激着戴月梅的神经,她突然打了一个寒颤,感觉东方霸的这个特务培训部门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是对生命的极度不尊重,达不到要求就要被杀,这是什么逻辑?

  如果按照这样的培训手段,那么培训出来的人将及其可怕,而且这种培训手段简直比军统、中途,甚至日本人的特务培训机构都残忍。

  东方霸培训那些特务不就是为了打鬼子吗?按照刚才血杀所说,只有一半人能够完整的出去,那么那些没有出去的人还没有打日本人就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这不是残忍是什么?

  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打日本鬼子!应该互相团结,互相关心、体贴,为什么要对自己人这么残忍?

  这一刻,戴月梅对东方霸手下的这个特务组织开始反感!她心里思索着,是走还是留?如果就这么走了,回去怎么向曲书记交代?难道跟他说东方霸这里的训练太残酷了,我呆不下去了?

  这样说明显不行,会让曲书记觉得我办事没谱,意志不坚定!刚刚开始就打了退堂鼓不是意志不坚定是什么?

  她随后又想,他们残忍是他们的事情,我是来这里培训的,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我虽然厌恶他们的做法,但这和我要学本事并不冲突。

  戴月梅终于想通了,其实她不知道她被黎刚骗了,淘汰率并没有那么大,来这里培训的人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认为有潜力才会招进来培训,培训时间到了之后不合格的人也并没有被杀死,而是安排他们做一些次要的工作,比如传递情报、接应之类的,黎刚之所以这样说是想吓唬她,让她老实一点。

  弟弟的死脑筋让伊藤兵太郎非常愤怒,他们兄妹二人这次来中国就是为了这个弟弟,怎么能白跑一套?而且弟弟的态度让他完全不能接受。

  在日本国内只听说过中国人投降日本人做汉奸,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日本人投靠中国人的,这要是传出去,伊藤家必定会成为其他家族的笑柄。

  幸子问道:“大哥,怎么办?我们不能让二哥就这样一条道路走到黑啊!”

  兵太郎何尝不知道弟弟走的这条路是一条不归路,不说现在中日之战日本占了绝对上风,就算日本战败了,弟弟的所作所为也不为整个日本所为。

  他想了想咬牙道:“幸子,我想了一下,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闯进去,就是里面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闯进去!而进去之后我们会遇到危险,当我们身处险境的时候,我想二郎不会看着我们死在里面吧?”

  兵太郎的决定让幸子呆了呆,她随即道:“哥哥的意思是以我们的安全逼迫二哥就范?”

  “哟西,我就是这个意思,虽然这样很危险,但至少可以证明两件事情,第一,试试这里面的危险程度,第二,证明二弟是否已经无疑救,如果我们在里面身处险境而二弟不闻不问,那说明二郎已经真心投靠了中国人,我们马上想办法退走,如果在我们身处险境的时候二弟出来相救,这就说明二第还是心向我们、心向大日本人帝国的!”

  幸子点了点头:“哥哥说得有道理,那不如让幸子前去,哥哥在外面接应我!”

  让妹妹去以身犯险,这种事情兵太郎自认为做不出来,他否决道:“不行,不能让你去,你的忍术没有我高,你留着这里接应,如果我遇到了危险你就出来接应我!就这样定了!”

  也不管妹妹幸子是否同意,兵太郎说完便隐藏了身形向别墅潜过去,幸子急得差点跳脚,却又无可奈何,兵太郎已经开始了,想阻止也来不及,只能按照兵太郎说的在外面接应。

  潜入、渗透对于兵太郎这样的忍术高手来说太小儿科了,他很轻易得躲过巡逻人员的视线翻过了院墙进入了别墅。

  兵太郎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他的目的就是潜入别墅大开杀戒,无论兵二郎帮还是不帮,兵二郎都在这里呆不下去了,除非兵二郎对他下杀手大义灭亲。

  想要潜入到别墅的小洋楼内,就必须先悄声无息的杀掉两个暗哨,他不知道除了这两个暗哨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暗哨,因此只能小心再小心。(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