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四三章 现场特训
  在兵太郎述说的时候,池田龙二静静地听着,等他说完后,摇头道:“伊藤大师,别急、别急!仇是一定要报的,按照您刚才说的,那就说明那栋别墅的主人就是当初设计一连串计划算计我们特高科的人!这个人不简单,不是那么好惹的,以他的智慧不会想不到自己居住点暴露了别人会打他的主意,我敢断言,只要我们现在派人去,肯定会遭到他的迎头痛击,这无疑于又中了他的计策!”

  池田龙二这个决定让他免去了再次损失惨重的后果,如果他现在派人去攻打东方霸的别墅,东方霸早就安排好了大批的枪手在别墅周围设下了陷进等着他去送死。

  伊藤兵太郎急道:“大哥阁下,那怎么办?二郎不能白死啊,这该死支那人!”

  看着二人焦急的模样,池田龙二心里暗自高兴,现在他下面人手紧缺,如果能把这两个高手留在身边听用那就太好了,这两个人加起来可以比上几十个特务的战力,他安慰道:“大师别着急,我答应你,一定会替你报仇,到时候抓到那人让你亲自动手,你看怎么样?”

  伊藤兵太郎一听立即拉着伊藤幸子一起趴在地上:“嗨!多谢大佐阁下成全,只要能让我亲手杀了,太郎兄妹将感激不尽,以后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池田龙二很满意自己的拉拢有了进展,他点了点头拉起兵太郎和幸子二人,又道:“大师,难道二郎就没有跟你们说起那间别墅的主人是谁吗?”

  兵太郎黯然道:“没有,当时时间太紧了,我只想着将二郎带回来。根没有想到问他这些问题,不过二郎临死前说让我们逃,逃得越远越好,二郎应该不会说假话,这说明那个人的武功非常高强,强到我们三兄妹都不是他对手的地步,更何况当时那人的身边还有不少高手,其中就有**个不比我们兄妹差多少!”

  池田龙二咬牙道:“这个人太可怕了,他是我大日帝国的心腹大患!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他!这件事情暂时放到一边。等那人放松了警惕,我们再派人突袭那间别墅。二位大师,我想请二位大师明天晚上陪我的人去办一件事情,不知道……”

  兵太郎和幸子同时低头道:“嗨!大佐阁下事,我们兄妹必定全力以赴!”

  换人的地点和时间确定之后。孙世通和费明两人又详细做了一些应急措施,以便能够应对到时候突发的状况。

  第二天早上,孙世通打电话给东方霸,将这件事情详细地告诉了他,东方霸听了孙世通的汇报后立即意识到日人池田龙二想让那三个老怪物为他们所用,按照孙世通的说法,三个老怪物的战力不是一般的强悍。如果那三个老怪物真的到了日人手里,说不定池田龙二会使出什么招数让那三个老怪物听话,到时候就麻烦了大了。

  不行,不能让日人的阴谋得逞。东方霸决定亲自插手这件事情,他将电话换了一个手,对着话筒说道:“这件事情,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仔细听完孙世通说了交换计划。东方霸肯定道:“好,就按你们计划的去做。到时候我会亲自到场,但不到关键时刻不会现身!”

  东方霸不知道明天晚上换人的时候伊藤兄妹也会去,更加不知道日人给的药物会被孙世通的秘书不小心摔破后换上了一瓶没有什么药效的安眠药。

  戴月梅昨天下午被东方霸折腾得只剩下半条命,而晚上又经过黎刚的训练,回到学校教师宿舍就动不了了,也没洗澡,回到房间直接倒在床上就睡,一直睡到天亮才醒来。

  虽然喝了东方霸配置的药汤,可是身上还是很酸痛,早上差点就起不了床,费了好大力气才起床洗簌,到操场上活动了半个小时才感觉酸痛减轻了一些。

  到了中午,东方霸又开车来接她了,残酷的训练就要开始,她甚至感觉自己有些害怕,害怕被东方霸训练得死去活来。

  在车上,东方霸发现了戴月梅的不正常,笑着问道:“是不是心理上有些抵抗?”

  戴月梅大奇:“你怎么知道?”

  “看你的脸色就知道了,你要记住,你是一个特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表现在脸上,如果有一天你能做到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你的心理素质就到位了!当有一天,你打入敌人内部,看到你的同志被日鬼子折磨、杀害,而你却表现得极度愤怒,你很快就会暴露,如果你能做到跟着日鬼子一起哈哈大笑,那你的伪装就成功了,深入虎穴要忘掉自己以前的一切身份,但内心要紧记自己的使命!

  日人当中也不是人人都非常残暴,他们也许对我们残暴,对自己人却很友善,他们把你当作了日人,可能会对你很好,甚至推心置腹,你与他们交往时要时时小心,千万不要被他们感动,身在敌营被敌人感动同化的特工不是没有,而且还不少!所以你在关键时刻不要犹豫,你要知道这是民族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所有的私人感情都要放在一边,如果日人赢了,我们就会亡国灭种!

  这个训练是你自己要求的,没有人约束你,所以你要自己约束你自己,潜意识的抗拒训练是很正常的,这是身体承受负荷过大传达到潜意识形成的抗拒,不论什么人都有这种反应。我们是强制性训练,不管参与训练的学员愿不愿意每天都要参加,不参加就会惩罚,在很大程度上,强制性训练的效果没有自觉性训练的效果好,我不会强制你,所以你要克服内心的抗拒和恐惧。营养上你不需要当心,基地的伙食配给很科学,完全能够满足你训练所需要的能量”。

  戴月梅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一个下午的训练很快就结束了。但是对于戴月梅来说就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东方霸的训练手段层出不穷,没一个项目都把她练得身上没有一丝力气,到了结束时,她已经接近虚脱。

  在训练中,东方霸完全没有把戴月梅看作是自己的爱人,她在他眼中跟其他人一样,该打打,该骂骂。

  “你要记住。女人在体格和生理素质上天生比男人弱,如果你想要比男人还厉害,你就必须经受比男人还多的训练!”

  整整一个下午,东方霸的嘴就没停过,手上的皮鞭也没停止响过。戴月梅真不知道东方霸为什么这么能说能骂,平时也不见他那么多话,可到了训练场上,他就像一个泼妇一样骂得她体无完肤,打得她浑身血痕。

  “我这是为你好,懂不?打你骂你是让你把自己的潜力都发挥出来,等你成功的完成训练。你就有足够的能力应付任何状况!”

  吃完晚饭,东方霸在基地接到了黎刚发来的电报,说他有点事情要去处理,晚上可能没有时间训练戴月梅了。没办法,东方霸只能自己训练她。

  晚上七点,东方霸没有带戴月梅去特工训练基地,而是带她先去买了一身衣服。然后再带她去了百乐门!

  刚一走进百乐门,就看见陈曼丽满面笑容扭着细腰迎上来:“哎呀。这不是霸爷吗?今天怎么有空来百乐门啊?”

  东方霸笑道:“这不是想你了吗?所以就来给你捧捧场喽!”

  戴月梅看得目瞪口呆,这,这是?随即她就明白了,心里忍不住诽腹:“装,继续装!明明是夫妻,却要在外人面前装做不认识,累不累啊!”

  “嗤!”陈曼丽撇了撇嘴,不屑道:“谁信呐?来看我还带着一个小姑娘?哟,这小姑娘长得可真俊,叫什么名字啊?”

  你们装,那我也装!戴月梅心里哼哼两下,紧紧抓住东方霸的胳膊笑着说:“姐姐你好,我叫杨柳!”

  三人笑着走到一张桌子边坐下,各自要了一杯酒,等侍应生走后,东方霸笑着问道:“告诉我,现在一楼除了我们三个一共多少人?服务生、侍应生、乐队有多少人,其他客人都是些什么人?”

  东方霸的话音刚落下,两个女人都傻了,陈曼丽傻了是因为她搞不清东方霸这是唱的哪一出,说些话都莫名其妙的,而戴月梅傻了是因为她没想到东方霸的训练刚进百乐门就开始了。

  “这我哪知道啊,你又没有提前说!”

  东方霸笑容不变,“那你是干什么的?你是一个特工,无论身在何时何地都要让周围的一切尽入你的掌握之中,你还没有进入状态啊!我告诉你吧,这里有服务生九人,侍应生八人,乐队八人,舞女十六人,客人九十八人,这九十八个当中属于正常来玩乐的有七十五人,他们当中有商人、官员、阔太太、世家公子哥、公务员、公司大班等等,其他二十三个人当中有十六人身份可疑,另外七个可以基上确定是间谍”。

  两个女人听完顿时张大了嘴巴,陈曼丽随即道:“你们这是?”

  东方霸笑道:“这丫头不是要跟我学事吗?所以我今天带她来现场实战!让她知道隐蔽战线的残酷性!”

  戴月梅总算是缓过神了,她惊讶道:“你确定这里有这么多间谍?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难道今天又什么大事要发生?”

  这时有一个年轻女人从旁边走过去,东方霸瞟了一眼,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淡定,要淡定!有没有大事发生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任何人也不敢在百乐门开枪,实际上百乐门哪天没有间谍光顾?每天来光顾的间谍都不比今天少!刚才过去的那个女人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裙子,脚上穿的什么鞋子?脖子上戴的什么项链,耳朵上戴什么耳环?发型和脸型是什么样的?”

  “呃?”

  戴月梅再次傻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东方霸说道:“作为一个特工,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都有留心观察,事先观察好周围的环境,特别是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发生危险,你可以根据你观察到的安全点躲避或者逃走,然后观察人和事物,哪些人令你感到可疑,哪些人没有危险,哪些人极度危险这都是你需要去判断的!刚才那个女人大约一米六二左右,穿着大约八公分红色高跟鞋,一身紫色开叉旗袍,脖子上带着一条珍珠项链,黄金耳环,瓜子脸,头发高高盘起!头发上插有一根簪子,提着一个粉色小皮包,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红宝石戒指,看起来她是一个气质高雅的女人,但是不要被她的外表给骗了,她小手臂上的肌肉线条分明,这说明她的手臂强健有力,可以一下就扭断你的脖子!她的大腿外侧旗袍内原先绑有手枪,但是进百乐门之前取下来了!你要记住,一个间谍想要杀人并不一定使用枪械,任何物品都可以成为他们的武器,比如她头发上的簪子,或者皮包里的梳子,甚至她手上的戒指都可以杀人”。

  虽然百乐门禁止顾客带枪进来,因此而让这里发生的人命案少了很多,但还是有人无缘无故的死在这里,杀人的方法和武器五花八门。

  在东方霸说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穿着紫色开叉旗袍的女人正坐在吧台上向调酒师要了一杯酒,她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小口,然后转过身来迅速地扫视了一眼周围所有人后再次背对着舞池中的人们。

  就在这时,刚才扫视过程中一张面孔如黑暗中一道闪电在她的脑海中炸开,是他!怎么会是他?

  想找始终都找不到他,不想找他却在无意中碰见他,上天真是很爱开玩笑!女人轻轻的侧过身子,不断得用眼睛的余光看向东方霸。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