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四四章 与狼共舞
  被人注视一两次很正常,但是连续不断地被人注视,就是一般人也会感觉到,更何况是东方霸的这样的人,东方霸很快感觉到有人在关注自己,但是他却没有发现这到目光在什么地方。

  他不动声色,如什么事情也没有一般,继续面露笑容对戴月梅道:“现在给你布置一个任务,你现在去卫生间,利用这一去一来的时间观察一下一楼所有人当中哪些人最令你感觉他们像间谍,哪些人又让你觉得可疑,记住他们的位置,去吧!”

  戴月梅向东方霸和陈曼丽笑道:“失陪一下,我上一下卫生间!”

  两人点了点头,等戴月梅走了以后,两人碰了一杯,陈曼丽问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我怎么越来越糊涂了?”

  东方霸解释道:“她想学如何做一个间谍,一个超级间谍!她认为我可以教她,所以我就教她喽!这个你不用管了,你自己要多加小心,虽然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可每天在这里流动的间谍如过江之鲫,这还仅仅只是在一楼,楼上几层还不知道有多少,大场面你都见识过了,我也就不再多说,总之是非常危险,你没有那个事就不要去多管别人的闲事。

  如果有陌生人找你搭讪或者让你保管什么东西,千万别脑子一发热就答应,免得到时候引火烧身,场面上的事情有舞厅的经理去应付!你只是一个舞女妈妈,调教好你的姑娘们就行了,如果有人故意接近你,向你有意无意地套话,你要特别小心,但不要慌张。

  说实在话我很不放心你在这里上班。虽然有人保护你,但是对于暗杀高手来说,他可以无声无息地将你置于死地,不过你不用太担心,别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杀你,如果有人想对付我,那他肯定是先绑架你,然后利用你对付我!”

  听着东方霸的话,陈曼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哆哆嗦嗦道:“你、你说得好吓人,真有这么恐怖吗?听着你这话我都不敢来上班了!”

  东方霸笑道:“别害怕,没事!你与别人没有冲突,别人是不会杀你,如果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一定要跟我说!行了。你先去忙吧,不能让别人感觉我们太亲密了!”

  陈曼丽点了点头:“知道了,等我下班之后你要来接我,走后门!”

  “嗯,慢走!”

  坐在吧台上穿紫色旗袍的女人看见戴月梅和陈曼丽先后离开,正准备前去找东方霸搭话,但是她又犹豫了。因为她不确定东方霸是不是认识自己,也不确定东方霸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份,前段时间她可是才从东方霸手下的妓院里逃出来。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南造云子,对于南造云子这样的女人来说。欢场就是她刺探情报的最佳地点,因此她经常出现在各个娱乐场所,如百乐门、大世界、新阳歌舞厅等等。

  她在军统的黑名单上挂了号,国府那边她是不能去了。现在只能在这样的地方得到情报。

  在她看来,东方霸既然会跟两个漂亮的女人在一起喝酒聊天。那就说明女人对于东方霸还是很有诱惑力的,至少她不认为自己长得比刚才那两个女人差。

  犹豫了一会,她决定试一试东方霸,看他是否认识自己,如果不认识,那就想办法接近他,用美人计引他上钩,偷他的心,让他为大日帝国所用,如果他不答应,那就杀死他。

  她端着酒杯向东方霸走去,这个时候刚好一曲完了,一楼灯光大亮,跳舞的人都开始各自回自己的座位,她慢慢摆着细腰、扭着肥臀,风骚之色显露无余。

  在经过东方霸身边的时候,东方霸只是看了她两眼,走过之后南造云子心中大定,现在可以她确定东方霸不认识自己,她立即转过身来往回走。

  “先生,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

  东方霸扭头看向南造云子,他不知道这个女间谍是哪一方势力的人,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他有些搞不懂这个女间谍怎么会找自己跳舞?正想答应了摸摸这个女人的底细,可这个时候戴月梅回来了。

  “怎么,趁小姐不在就来抢小姐的男朋友吗?”戴月梅脸色不善地盯着南造云子。

  南造云子可以确定东方霸绝对不会拒绝自己的邀请,可是戴月梅的突然回来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她心中愤恨:“该死的支那女人!”

  两个女人就这样面对面地站着,互相打量着对方,南造云子很明显感觉到戴月梅表现出来敌意,她连忙堆起笑脸说道:“这位小姐误会了,我见这位先生一个人在这里就想请他陪我跳一支舞,没别的意思,您别紧张,其实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戴月梅眉头皱起:“是吗?”然后扭头看向东方霸。

  东方霸无奈地摊了摊手:“事实上就是这样,我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你就回来了!”

  南造云子弯腰道:“打扰了!”说着就转身离去。

  戴月梅突然道:“等等!”

  “小姐还有事吗?”南造云子转过来问道。

  戴月梅看向东方霸说:“人家既然请你跳舞,如果我连这都不让,别人还不知道说我怎么把自己的男朋友看得太严了!说我太小心眼了!你去吧”。

  东方霸“惊愕”道:“你没开玩笑?”

  “你认为我在开玩笑吗?”

  “呃!”东方霸只得面向南造云子弯腰伸手道:“小姐,请!”

  南造云子嘴角不经意间留露出一丝笑意,将手搭在东方霸的手上,随着东方霸步入了舞池。

  舞曲音乐声响起,两人缓缓而动,南造云子笑道:“先生怎么称呼?”

  东方霸笑道:“你可以叫我东方!”

  “东方?这真是一个少见的姓氏!东方先生,看样子你的女朋友对你管得很严,而且很爱你!”

  “哦,何以见得?”

  南造云子现在心里很是疑惑,东方霸好歹也是上海滩的大佬,一个能做大佬的人,怎么会被一个女人管得死死的?难道他天生就是那种妻管炎,或者说他非常喜欢那个女人才这么迁就她?要不然无法解释这一现象啊!不过也不能排除东方霸就是妻管严这种人。

  她笑着说道:“刚才我只不过是想请您跳一支舞,您的女朋友就好像把我当成了仇人一样,而且好像对您拥有绝对的支配!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很爱您,要不然不会这么大的反应,东方先生您可要好好对她哦”。

  东方霸忍不住心中嘀咕,这个女人好心机,一开始就挑拨离间了,而后又替戴月梅说好话,她想干什么?

  同时他又诽腹戴月梅的演技太差了,来长得一副淑女的面孔却要装出一副河东狮的形象,要知道色演出才是最好的啊!

  唉!东方霸暗自叹了一口气,脸上却一如既往的一副笑容说:“先不说她了,小姐怎么称呼,哪里人啊?听你的口音好像是北方人,你的官话说得很准确嘛?”

  东方霸之所以这样问是有目的的,如果这个女人不说或者含糊其辞,那就说明对方害怕东方霸调查,或者她故意接近东方霸是有目的的,如果对方心中无鬼就会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小女子李秦岚,以前家是北平的,北平被日军攻占之后就来了上海投奔亲戚,唉,家里人都被日军杀了,小女子孤身一人在上海滩也没什么朋友,只能平时出来散散心,今天能认识东方先生,实在是很高心”。

  东方霸心中嘀咕这女人好生厉害,回答得滴水不漏,不过东方霸还是从其中发现了不正常,这个时期的人一般不会说某某城市被日军占领这样的词,而是说某某城市沦陷了,以此来表明落在日人手里的城市还是我们的,只不过是暂时被日夺取,以后还会夺回来,另一个方面的意思就是表明日人是非正义的一方,而我们是正义的一方。

  还有一点既然这女人的家人都被日人杀了,她应该对日人非常痛恨才对,为什么不用日鬼子来称呼,而是直接称呼日军?还装出一副身世可怜的模样博取同情,真是匪夷所思!

  东方霸忍不住感叹:“来着不善呐!”

  虽然东方霸不知道自己搂着的这个女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南造云子,但是他却发现这个女人是个勾引男人的欢场老手,两人跳舞时南造云子会时不时地往他身上磨蹭,当他顺着她的意思去“占便宜”的时候,这个女人又退却了,好一套欲拒还迎的把戏!

  东方霸现在可以肯定这个女人接近自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她接近自己是为什么?上海滩知道自己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见过自己真面目的人却不多,不过这要将各大势力的特务部门除外。

  东方霸还没想清楚这个女人的来历和目的,这时候一首舞曲快要完了,南造云子有些急不可耐,说道:“东方先生,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不过我跟东方先生一见投缘,不如我们今晚好好聊聊?”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