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四五章 绝对不是“伟哥”
  勾引!绝对是勾引!南造云子非常明白除去这次,以后再想见到东方霸肯定是非常困难,这次遇见是一次巧合,巧合不是经常有的,如果不把握这次机会,下次再见到东方霸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因此她必须利用这次让东方霸知道她的“好”,以此来牢牢抓住他的心。

  东方霸是什么人?他也是欢场老手,同时警惕性特别高,如果是一般其他的大佬,估计现在立马就答应了,哪个男人不喜欢一夜情?说不喜欢的都是伪君子!嘴上说不喜欢,其实心里渴望得不得了,同时又怕老婆发现,没那个胆子!可东方霸不是那些看见美女就走不动路的大佬们。

  他决定要试探一下这女人的反应,笑着拒绝道:“李小姐抬爱,东方感激不尽!只不过东方心有所属,让小姐失望了,我相信李小姐定能找自己喜欢的意中人!”

  南造云子勉强笑了一下,她没想到东方霸直接就拒绝了,随即说道:“那就多谢东方先生吉言了,东方先生时候会再来呢?湘莲渴望能再次与东方先生共舞一曲!”

  “这个就不好说了,我一般是不会到这样的场合来的,只不过今天因为女朋友突然想玩所以就陪她来了!”

  南造云子听完后眼中寒芒一闪而逝,笑道:“那真是太遗憾了!”

  舞曲结束后,两人就散了,东方霸回到了戴月梅身边,而南造云子继续回到了吧台前要了一倍酒。

  刚才她其实已经起了杀心,她原是打算借机接近东方霸,用美人计控制他,没想到东方霸根不吃这一套,失去了这次机会以后再想遇到东方霸就很难了。既然接近东方霸的计划已经失败,让东方霸为大日帝国效力的机会渺茫,那就只能趁着东方霸还在这里杀死他,东方霸一死,日军特务部门就可以毫无顾忌在租界横行霸道了。

  她不时地用眼睛的余光盯着东方霸以防止他脱离视线,同时脑子里高速运转,思索着杀死东方霸的办法。

  经过刚才这么一闹,戴月梅总算是进入了状态,见东方霸回来也没一惊一咋地问情况。而是很淡定地露出笑脸道:“艳福不浅嘛!什么情况?”

  东方霸看见杯子里还有一口酒,就拿起杯子一口喝了,放下杯子说道:“先别管她,说说你观察到的情况!”

  “刚才那个女人我就不说了,十点方向那三个穿黑色西装的人和一点钟方向那一桌两个。另外舞池中那个穿花白色裙子的女人,这六个人我觉得他们是间谍,置于其他人我看不出来!”

  东方霸先没有评价戴月梅是否说的正确,而是想不远处一个侍应生招了招手,适应声走过来弯腰道:“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再给我来一杯红酒!”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

  等服务声走后。东方霸便说道:“你只说对了一个,就是那个穿花白色裙子的女人!如果我推测得不错,那个女人应该是你们的人!其他五个你都说错了!”

  戴月梅张大了嘴巴,说错了五个她没在意。她在意的是东方霸竟然一口咬定那个穿花白色旗袍的女人竟然是自己这方的人,他既没有与那个女人接触,也没有跟她说话过话,他凭什么这么肯定?

  “你凭什么认为她就是我们的人?难道你认识她!”

  东方霸笑了笑。说道:“首先她的伪装技术还很生硬,在这种环境下她不时的观察周围的人。说明她分析和记忆能力还不行,如果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人只要进门之后随便扫视两眼便能将所看到的记在心里,她很警惕,从她脸上的神色能够看出来,这就可以确定她不是专门来玩乐的。

  和她跳舞的那个男人显然是个花花公子哥,公子哥不停地占她的便宜,但是她很抗拒,虽然她身穿的旗袍和脚上的小皮鞋都是高档货,但是她脚上的袜子说明她不富裕,她的袜子是旧的,原是白色的袜子经过长期洗涤之后白色就会变成灰白,各方势力的特工部门除了你们组织的经费不足之外我想不出还有哪方势力的女特工会买不起一双新袜子,特别是对于爱美的女人来说!

  戴月梅不得不承认东方霸的观察力细微到了极致,隔着那么远都能观察到脚上的袜子,不过她却不服气,说道:“仅凭这两点就判断她是我们的人,你也太武断了吧?谁规定别的势力的女特工在工作的时候就一定要牺牲色相?而且女人小气和舍不得都是天性,你怎么能肯定她穿了一双旧袜子就一定是我们的人?”

  东方霸摇头道:“习惯成自然,懂吗?你这纯粹是跟我抬扛,我并不是笑话她,所有势力的女特工中也只有你们组织的女特工不靠牺牲色相来获取情报,这一点我是很佩服的,节俭当然是好习惯,但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任何一个细小的疏忽都足以致命!

  这个咱们就不谈了,说说你吧!你不要认为那些长相难看或者凶神恶煞的人就一定是间谍,所有势力的特工部门都知道越是长相平凡的人越适合做间谍,这样的人放在人堆里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你要通过观察一个人的行为举止、穿着打扮、身体特征、气质、眼神等等来综合判断!

  举个例子,五点钟方向第二张桌子上穿深灰色衬衫的男人,这个人眼神阴冷,说明他不是一个善茬,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指关节粗大,说明他手指很有力量,他坐的姿势让他能够随时应付别人的攻击,而且他说话总是喜欢凑上前,这说明他跟对方说的是秘密!”

  就在东方霸教授戴月梅的时候,南造云子发现东方霸又叫了一杯酒,她知道杀死东方霸的机会来了!

  她很自然摸了摸高高盘起的头发,等手放下来的时候头发上的发簪不见了,其实已经到了她的手上。

  那侍应生走到吧台前跟酒保说了左边第四排第一张桌子再要一杯红酒,酒保拿出一个酒杯就倒了一杯,然后转身将酒瓶放回原处,而这时侍应生刚好要去端酒杯,南造云子立即道:“小子,你裤子口袋里的钱要掉了!”

  侍应生立即扭头一看,果然见自己左边裤子口袋的一张钞票露了半截在外面,立即伸手将钞票塞进去。

  南造云子以很快的速度将发簪在酒杯中搅动了两下就缩了回去,这时酒保将钱塞进裤带后抬头对南造云子连声感谢。

  南造云子却不知道她一直默默观察东方霸,而东方霸也在盯着她,她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东方霸的眼睛。

  “先生,您要的红酒来了!”

  “打赏你的,拿着!”东方霸递了一张钞票过去。

  侍应生接过大喜道:“谢谢先生,谢谢!”

  东方霸不知道南造云子在酒里下了什么药,但他敢肯定那药绝对不是伟哥之类的!这杯酒喝下去只怕当场就要一命呜呼了,那女人好毒啊!一见勾引不成就下杀手,这个女人绝非一般的间谍,做事果断狠辣,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时戴月梅笑道:“话说我还从来没有喝过红酒呢,不如你匀一半我尝尝!”说着就去端东方霸面前的红酒杯。

  东方霸笑容满面的说:“如果你想被毒死,那你就尽管喝!”

  戴月梅惊得当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嘴里发出一声大叫:“啊!”手中的酒杯也落在桌子上打翻了。

  这个惊讶的声音大了一点,马上吸引了周围的人看过来,这个情况自然被南造云子注意到,她心中一惊:“遭了,被识破了!”

  她立即起身提着皮包就快步走下舞池混入了跳舞的人群之中消失不见。

  戴月梅的惊叫声让南造云子在短短的两秒钟时间消失在东方霸的视线里,等他再去观察南造云子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南造云子的身影。

  东方霸“愤怒”道:“你这个女人,想喝酒就直接叫侍应生再送一杯嘛,咱又不是喝不起,两个人喝一杯酒像什么话?”

  他说完立即对周围的人笑道:“不好意思啊,惊扰各位了!侍应生,再来两杯!”

  周围的人对他很是理解,毕竟是男人嘛,在这种场合怎么能说自己没钱呢?

  东方霸安抚了周围的人,再扭头在舞池中寻找,哪里还有南造云子的影子?心中忍不住感慨那女人倒是机灵,一见毒杀不成便马上开溜遁走,那女人绝非一般的间谍!

  跳舞的继续跳舞,喝酒的继续喝酒,聊天的继续聊天,也没有人再注意东方霸和戴月梅二人。

  戴月梅凑上前看了看泼在桌子上残留酒渍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酒有毒?”

  “我看见别人下的毒当然知道!你看看现在顾客之中有谁不见了?”

  戴月梅闻言扭头观察了一下,然后脸色变了变问道:“是那个穿紫色旗袍的女人?她是哪方势力的人?为什么要下毒杀你?”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