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四九章 巅峰之战 一
  “原来是你!”池田龙二大惊,按照一系列的推断,眼前这人就是设下一连串的圈套让他的手下损失惨重的人,他的脑筋这时快速开动起来,现在的形势不妙,旁边三个老怪物还没答应与他合作,而伊藤兵太郎兄妹两人又受了伤。

  “你就是孙世通背后的人,你为什么要与我作对,为什么要与大日帝国作对?孙世通他们两个把这三位先生弄出来是经过你同意的吧?告诉我,你为什么总是盯着我不放?我有那么重要吗?”

  东方霸笑了笑,问道:“其实你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他们几个都不重要,你知道什么对我重要吗?”

  “什么?”

  “没有你,对我很重要!没有日人,对我更重要!”

  听了东方霸的话,池田龙二脸色极其难看,他不知道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说这人是抗日分子吧,这家伙连军统和G党都算计,说这人不是抗日分子吧,这人总追着日特务部门打。

  他知道东方霸很厉害,根据伊藤兵太郎所说的,昨晚兵二郎临死前让他们兄妹有多远逃多远,可见他们三兄妹联手都不是东方霸的对手,因此他必须把这三个老怪物拉进来共同对付东方霸,只有这样才有胜算。

  他对三个老怪物说道:“三位先生,就是这个人指使孙世通把你们三个麻翻了弄出来的,他以为他是什么人?难道他就可以随便玩弄三位先生于股掌之间吗?三位先生,先前我做的承诺依然有效,我们六个人一起对付他,他虽然厉害,但是我们占了绝对优势。六对一,必胜无疑!”

  池田龙二也算是能说会道了,他完全摸清楚了三个老怪物的脉络,这三人一向自恃甚高,怎么可能容忍自己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管富通当即就死死地盯着东方霸,拳头捏得喳喳作响,而叶崇明也张开五指呈鹰爪形状对东方霸虎视眈眈。

  形势瞬间逆转,原这三个老怪物是池田龙二的敌人,杀了他那么多手下。现在却被他三言两语拉拢过去成为帮手,由此可见此人能力非同一般。

  现场气氛有些诡异,三人中的管富通和叶崇明都很明显表示愿意共同对付东方霸,而仇天恨现在还没有表态,大家都看着他。

  仇天恨看了池田龙二和伊藤兄妹一眼冷冷道:“你们日人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仇天恨虽然老了,可还糊涂到任由你收买的地步!”

  他说完也不管池田龙二等人反应,扭头对东方霸说道:“小子,老夫很多年没有与人交过手了,听说你很厉害?咱们先联手对付这些人,等料理了他们,我们再一决高下。如何?”

  “哈哈哈——”东方霸大笑三声,随即道:“前辈既然有此雅兴,晚辈定当奉陪到底!”

  池田龙二脸色一变,他唯恐管富通和叶崇明二人变卦。立即说道:“五对二,胜算依旧!”

  说完当即抽出武士刀向东方霸劈过来,东方霸眼神一凝,身形一闪躲过池田龙二的刀锋。这时又传来两声武士刀出鞘的声音,东方霸知道伊藤兄妹也出手了。也不再藏拙从背后抽出唐刀连挥两下格开伊藤兄妹斜斩过来的刀锋。

  这边管富通和叶崇明也与仇天恨交上了手,三人身上都没有武器,都是赤手空拳对招,其声势丝毫不比东方霸那边小,拳头与肉掌击打得砰砰作响。

  这三个人虽然同被关在重型监狱牢房内,却根没有见过面,彼此之间也互相不了解,一交手便知道了对方的功力高下,管富通和叶崇明两人任何一人都不是仇天恨的对手,但是他们两人联手却与仇天恨打得旗鼓相当。

  七个人,两个阵营,在荒地上展开了剧烈的争斗,众人辗转腾挪,不一会儿功夫就将大片草丛踩成平地。

  没有人出声,只有刀锋砍破空气的嘶嘶声,拳头、肉掌、鹰爪穿透空气呼呼声,只有兵器与兵器的交鸣声,肢体碰撞的沉闷声。

  池田龙二对东方霸的攻击最猛,也是攻击最积极的一个人,因为只有他最想杀掉东方霸,东方霸与他一交手便知道这家伙实力不怎么样,连伊藤兵二郎都比不上,他在这些人中是实力最弱的。

  东方霸腾挪着身体,一招迎上池田龙二劈过来的武士刀,池田龙二被震得连退几步方才稳住身形,手臂却如同被电击过一般发麻。

  这时伊藤幸子已经从侧面杀过来了,东方霸反手连劈两刀,一刀将伊藤幸子的武士刀磕偏,一刀砍向她的脖子,她的武器已经被磕到一边,再想用刀格挡已经来不及了。

  兵太郎大惊,不顾自身危险从背后突袭东方霸,想逼迫东方霸收回招式,这下正中东方霸的下怀,只见东方霸双腿发力一登,身体后退似闪电一般撞向兵太郎的怀中。

  兵太郎被撞了一个正着,当即口吐一口鲜血,而东方霸嗖的一转身反手就是一刀,正砍在兵太郎的左胳膊上,兵太郎当即发出一声惨叫,胳膊被东方霸一刀砍作两断。

  “哥哥!”伊藤幸子见兵太郎身受重伤之下又被砍断了一支胳膊,当即担心地大叫一声,随后举着武士刀扑上来。

  东方霸正要一刀结果了兵太郎,可那兵太郎手中突现一物在地上一扔,那东西落地之后瞬间爆炸开来喷出一股白烟遮挡了兵太郎的身影。

  忍术,又是忍术!东方霸愤恨不已,心中狂骂这帮日忍者打不赢就用忍术藏匿,真是伤脑筋,兵太郎利用忍术隐藏身形之后就消失在视线里,想找他出来都不容易,更何况还有两个人攻击东方霸,东方霸因此而不能全神贯注对付伊藤幸子和池田龙二,他还要分出一部分心神防备兵二郎的突然袭击。

  却说仇天恨这边,他们三个打得是难解难分。这三个人虽然老了,但是三人腾挪闪避丝毫不比年轻人速度慢,特别是叶崇明身体非常灵活,他利用自己的身轻如燕的事在外围不时得施冷手偷袭,而管富通则在正面对抗仇天恨,这样他们一里一外互相配合,刚开始还有些生疏,被仇天恨逼得不断出错,两人身上都挨了几次攻击。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他们配合越来越熟悉,仇天恨就占不到什么便宜了。

  仇天恨很快意思到再这样下去只怕会拼个两败俱伤的下场,现在必须想办法解决叶崇明这个总是在外围骚扰抽冷子下杀手的家伙,有叶崇明在旁边骚扰。他根无法全力对付管富通。

  他心思一转,立即想到一个办法,引诱叶崇明来攻,想到就立即做,他开始不管叶崇明,全力攻击管富通,几招下来管富通就吃不消了。被打得连连后退。

  叶崇明一个闪身闪到仇天恨的身后一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仇天恨的背心,仇天恨听到风声,不管前方的管富通了,他知道机会来了。身体一转,叶崇明的拳头从他的胸前穿过,他当即一掌推出正中叶崇明的胸口。

  叶崇明身体被那一掌推得倒飞而回,落在几米开外的地上张嘴就吐出一口鲜血。仇天恨这一掌运用了暗劲,将他的胸骨都打裂。內腑都受到了重创,双手撑在地上想起来,确实胸口闷得慌,竟然使不上力气。

  身后的管富通已经再次攻了过来,仇天恨也不管叶崇明了,现在叶崇明暂时失去了战力,他返身全力对付管富通,这时管富通一只手呈鹰爪直奔他背心,他返身一摆手臂挡开,右腿一抬膝盖就顶了过去。

  管富通伸手抵挡,身体连退两步,两人你来我往一连打了十几个回合,管富通渐渐抵挡不住,一招不慎被仇天恨踢中小腹,管富通立时觉得腹内翻涌,疼痛剧烈,几乎站立不稳,就在这危险关头,叶崇明终于缓过劲来,以最快的速度攻击仇天恨的后背。

  仇天恨不得不放弃管富通,而回身应对叶崇明的攻击,从这个时候开始管富通和仇天恨两人轮流应对叶崇民的攻击,不顾他们身上有伤,能抵挡仇天恨的时间越来越短。

  伊藤幸子见哥哥开始使用忍术,暗骂自己怎么这么糊涂,不发挥自身的优势却要与东方霸面对面硬拼是殊不智之举,她当即也扔下一个烟雾弹消失在东方霸的视线里。

  这下与东方霸面对面的只有池田龙二一个人了,池田龙二的压力变得非常大,他见东方霸一刀从上劈下,大有不把自己劈成两半的架势,当即举起武士刀格挡。

  东方霸这时脸色一变,感觉有人从左方攻击过来,他当即中途收刀,一招横扫而出,刀锋中散发出一道无形的波纹,同时响起噼啪的声音。

  只见左方两米多远的空气中少了一只胳膊的伊藤兵太郎显出身形,他停在原地一动不动,“当”的一声,右手上的武士刀也掉在了地上,紧接着他的上半身倒在地上,下半身喷出一股鲜血冲起一米多高。

  东方霸一刀斩了伊藤兵二郎之后就全力攻击池田龙二,这时伊藤幸子看见兵太郎身体从腰部断为两截,也不顾隐藏,从暗处跑出来抱住兵太郎的上半身大哭:“哥哥,你怎么样?你看我怎么为你报仇!”

  兵太郎一把拉住伊藤幸子,他脸色惨白,用微弱的声音道:“我终于明白二郎为什么要让我们有多远逃多远,幸子,你快逃,我们三兄妹不能都死在这里,听哥哥的话,回到日去,找个男人嫁了,不要替我们报仇,永远不要再来中国,这里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走,快走啊!”

  伊藤幸子泪流满面大哭:“哥哥!”

  伊藤兵太郎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吼:“走啊,快走啊!”喊完便气绝身亡。

  “哥哥——”伊藤幸子发出一道凄厉的叫声,咬了咬牙转身就急行而去,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池田龙二大惊失色,伊藤兄妹一死一逃,现在就他独自一人面对东方霸,不出两招就险象环生,管富通和叶崇明两人又被仇天恨缠住,根无力救援他,他的刀法对于一般的日武士来说还不错,但是在东方霸这样的人面前根不够看的,勉强再次抵挡了一招就被东方霸一刀将手上的武士刀劈飞。

  东方霸手上唐刀刀锋一转,只见池田龙二的大好头颅冲天而起,大量的鲜血像喷泉一般迸射出来,池田龙二的无头尸体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东方霸挽了一个刀花将唐刀插在后背上,然后立身看着还在搏杀的仇天恨等三人。

  管富通一见池田龙二都死了,还打得有什么意思?不说现在打不赢,就算打赢了也没有半点好处,他立即跳出战斗圈外喊道:“不打了,不打了,正主都死了还打什么人?仇兄停手,咱们各奔东西如何?”

  “桀桀桀!你想打就打,说不打了就不打了?你们把我仇天恨当做什么人?现在不打也由不得你们了,看招!”仇天恨怪笑一声再次扑上去。

  管富通慌忙抵挡,而叶崇明一见情况不妙,再带在这里肯定把老命都丢在这里,当即撒腿就跑。

  刚没跑几步,就感觉一阵冷风吹过,一道身影已经挡在他的身前,东方霸冷冷道:“叶前辈就这样走了吗?也不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叶崇明看见东方霸拦路有些心虚,虽然伊藤兄妹其中一个打不过他,但是那两兄妹联手绝对能干翻他,而东方霸一个人打三个,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他不是东方霸的对手,他看见东方霸不心虚才怪。

  他一副警惕的样子色厉内荏道:“你想干什么?不要以为杀了两个日人老头子就怕你,识相的快点闪开!”

  东方霸笑道:“叶前辈,您这就不对了,人多的时候就想以人多对付我,现在没人了,你又想开溜,你这种人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货色,您知道我最喜欢干的事情是什么?”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