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五三章 密谋
  上茶之后,东方霸喝了一口,点头笑道:“确实很香!阿德哥,您老把这么好的茶给我这个粗人喝真是有点糟蹋了,那个什么,用人的话来说,我这就像牛嚼牡丹!”

  “哈哈哈!相比你这个粗人,阿德哥也雅不到哪里去,满身的铜臭味啊!咱们大哥不说二哥了!老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阿德哥这里不会只是讨杯茶喝吧?有事就直说!”

  东方霸不得不佩服虞老板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事。如果是其他人来,虞老板肯定先是一通神侃,话题飘忽不定,绝对不会先问对方的来意,可是对他这么个粗人,虞老板就没必要东扯西扯了,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样也拉近两人之家的关系。

  东方霸又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后问道:“阿德哥对季云清这个人怎么看?”

  虞老板有点摸不准东方霸问这话的意思,任他在上海滩商界叱咤风云几十年,也被东方霸这个无头的话题给搞懵了,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倒是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说真话吧,又怕得罪季云清,说假话吧,又怕得罪东方霸,虞老板马上想清楚了这一点,笑道:“季老大嘛,这个人还是讲点义气和江湖道义的,在道上的威望很高,现在你们青帮也就他能跟张小林平起平坐了!”

  东方霸听得直翻白眼,心想这说了等于什么都没说!好吧,既然你怕得罪人,那我就直说好了,“阿德哥有点说对了,他的威望确实很高,至于其他方面恕我这个小辈都不敢恭维!我们收到消息。说他已经暗地里投到了日人的麾下,他要是讲义气他能把租界通往外界的商道都堵死吗?这段时间他的门徒到处强买强卖,让我们这些人收不到一点货,他的门徒李世勋给日人当了汉奸,快把我们这些人逼得没活路了,难道阿德哥你没有收到李世勋的恐吓、威胁信?没有他季云清撑腰,李世勋敢这么嚣张?这些天上海滩到处发生无头尸体案,被杀者无一不是上海滩的名流,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就连我和阿德哥的人头都不知道会被丢进哪条臭水沟了喽”。

  虞老板不自觉点头道:“这李世勋确实是做得太过了。可他现在跟日人做事,我们能怎么办?我听说有人好几次想杀他都没有成功,反而被他打死!”

  东方霸忍不住心中嘀咕我们现在说的是季云清,你提李世勋干什么?真是老狐狸!嘴上说道:“阿德哥,再让他们师徒俩这么搞下去可就没有我们的活路了!”

  “哦。那老弟想怎么做?”

  “干掉季云清!虽然我们暂时杀不了李世勋,但只要季云清一死,道上的大佬们也就不必再给李世勋好脸色了,李世勋也就不敢再那么嚣张了!可是要杀季云清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所以我这次来就是想请阿德哥帮个忙,请阿德哥办一次生日宴会,邀请一些名流前来参加。季云清必不会对阿德哥设防,一定会前来参加,其他的事情不用您管,自然有人会动手干掉他!而且这件事情不会和您扯上干系”。

  虞老板看着东方霸足足看了两分钟。最后才说道:“原来老弟是这么打算的,说句实话,我这个人一向反对暗杀之类的龌龊把戏,不过对于他这种跟日人勾结的汉奸来说。暗杀他也不失为做一件好事,我很愿意帮这个忙。而且我的生日也没几天就到了,可毕竟不是整数,如果大办,别人还以为我想借机收礼金”。

  东方霸笑道:“阿德哥今年七十有一了吧?我看阿德哥老当益壮、龙马精神嘛!不如就趁着这次生日再娶一房姨太太?我想这个由头应该足够大办了吧?”

  任虞老板经历过无数风雨的人听到东方霸这个馊主意也惊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之后不由苦笑不已,指着东方霸直摇头道:“我说老弟,我估计也只有你才想得出这种祸害人的主意,我都已经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你还让我娶一房姨太太?再说了,这不是祸害人家姑娘吗?”

  东方霸不以为然,说道:“也许阿德哥是这么想的,但是人家姑娘不一定会这样想,这年头饿死、冻死的人不知繁几,能有口饭吃,能有个安稳的地方睡觉,多少姑娘想求都求不来呢!”

  虞老板连连摆手:“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还不想让别人在背后指着我的脊梁骨骂我是老不羞,让我娶姨太太的事情就别提了,好吧,为了干掉季云清,我豁出这张老脸,跟去年一样再大办一回寿宴!”

  这就对了嘛!东方霸喜笑颜开,以茶代酒敬了虞老板一杯,随后二人胡扯了一通,东方霸一杯茶喝完便向虞老板告辞了!

  从虞公馆里出来之后东方霸带着小弟直奔百乐门,可到了百乐门却没见到戴月梅,上午分别之前两人约好了晚上在这里见面,而现在戴月梅却没有出现,到底是什么情况?

  东方霸等了两个多小时,差不多快十一点了,戴月梅还没有来,倒是陈曼丽马上要下班了,索性继续等着,等陈曼丽下了班接她一起回去。

  东方霸和陈曼丽住的地方已经换了,换到了瘸子陈打理的那套别墅,加上原来别墅里的人,这下做服务的人更多了。

  第二天中午,东方霸在福德餐厅三楼包间里等到了马如龙,马如龙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不过现在却是愁容满面。

  东方霸看见马如龙被小弟引进来立即抱拳笑道:“哎呀呀,老马,咱们好几个月没见了吧?来,坐坐坐”。

  马如龙也笑道:“可不是嘛,你老弟台怎么这三个多月没什么动静?”

  东方霸听了后先向啊四努了努嘴,阿四点头挥手让小弟们都出去了,东方霸这才说道:“可不是嘛,七十六号整得那么凶,我哪敢再出来冒头?守着这一亩三分地算了!”

  马如龙刚喝了一口茶听到东方霸说这话。急忙放下茶杯道:“我说老弟,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难道你就被李世勋那小崽子吓住了?”

  东方霸拿起一根牙签在水果拼盘上戳了一片西瓜放嘴里吃了,让马如龙等了一分多钟才开口:“我倒不是怕李世勋那家伙,他算个什么东西?他这样的汉奸我不知道杀了多少了,你也知道他的老头子是季云清,以季云清的辈份谁敢不买几分面子?难道你还看不出李世勋能在上海滩呼风唤雨的原因所在吗?日人支持是一方面,关键是季云清!”

  马如龙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拿季云清没有办法,他可以不需要请示戴老板就派人杀李世勋。但是却不能不经过戴老板的同意才能杀季云清。

  他摇头苦笑道:“我当然知道,李世勋那家伙鬼得很,我连续派了几拨人去杀他都有去无回,不过要杀季云清却容易一些,但是那老家伙跟国府上层很多大人物都关系匪浅。没有戴老板的命令,我不敢下手啊!”

  “嗤!”东方霸嘴里发出不屑的声音,又说:“我说你这是死脑筋,上海军统站现在是你说了算,你只管给戴老板汇报季云清的危害有多大,能说多严重就多严重,要是戴老板还不同意。你直接跟戴老板说撂挑子不干了,我想现在除了你老马,军统内部还有谁能在上海滩镇得住场子?”

  这倒是!马如龙对此还是很得意的,自从他接掌军统上海站以来。虽然也损失了不少人马,但是日人损失得更惨,而且他获得了大量的情报帮助国府的军队挽回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军中将领也利用他传递过去的情报给予了日人惨重的伤亡。这是丝毫做不得假的,虽然他的大部分情报都是买来的。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这反而说明他路子广。

  东方霸又继续蛊惑:“别人不说,就说我,在你们军统当中我只能认你老马,就是戴老板到上海滩来了我也不买账!再加上黄老板和一些其他大佬由我去说,让他们力挺你!戴老板要真派人来接替你,我立马让他派来的人在上海滩混不下去!”

  马如龙知道东方霸有足够的底气说这种话,当下大喜,抱拳道:“好,有老弟台和其他大佬们支持,这直言犯谏的事情我老马干定了!”

  东方霸端起茶杯笑道:“这就对了嘛,你老马现在好歹也是少将军衔了,比起其他站的主官都高一级,干事就要有点魄力!来来来,咱们以茶代酒干一杯!”

  马如龙也不客套,两人美美地喝了一杯,随后又神秘地问道:“老弟,难道你就想在租界窝一辈子?租界也就屁大点地方,以你的实力施展不开啊!”

  东方霸神情一凛,立即道:“老马,你有话就直说!”

  “是这样的,最近我常常在想,我们军统局在全国各地都有分部,在日占区的分部虽然都受到了日特务部门的压制,但是他们并不是一无是处,老弟你手下人马那么多,何不向外扩张?你想控制一个城市的地下势力,我们军统站可以给你提供那些势力的情况,让你轻而易举的消灭他们,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互相合作了,在打日人的时候你的人可以替我们打掩护,打探一些小道消息,如果需要武器弹药,我们军统可以向你的人购买,我们还可以拉上当地的军统站主官一起做走私生意,到时候我们的势力连成一片大网,打日人、升官、发财三不误啊!”

  东方霸听得心惊不已,这马如龙倒是打的好算盘,想来他是吃到了自己贩卖给他情报的甜头,这也难怪,自己卖给他的情报几乎条条都是非常绝密的重要情报,每一条都是真实的,确切无误!

  东方霸心想自己正准备扩张地盘,没想到马如龙也想到这上面来了,两方势力合作形成的力量绝对不止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