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五四章 该死了拦都拦不住
  跟军统合作的好处是很大的,至少在国统区军统局的人无人敢惹,只要是军统签发的通行证没有人敢查。

  既然马如龙有这个意思,东方霸当然是求之不得,他当然知道马如龙是看中了自己手下的情报收集能力,另外自己在国府那边没有什么背景,马如龙不用受到制肘,而且自己有走私渠道、充足的货源,这些都是其他大佬所不具备的条件。

  两人一拍即合,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又喝了一口茶庆祝两人的合作关系正式开始了。

  接下来酒楼开始上菜了,两人边吃边谈,东方霸觉得先把事说完了再大吃大喝,免得马如龙喝高了把自己说的话忘记,当下便低声道:“老马,如果你要杀季云清眼下倒是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你再想杀他就有些困难了”。

  马如龙心中一惊,急忙放下筷子,他也用不着在东方霸面前装深沉,直接急吼吼地问道:“什么绝佳的机会?快快说来!”

  东方霸神秘道:“今天早上我接到了虞老板发来的请柬,原来他要在六月十九号那天办大寿,今天是六月十五,也就是在四天之后,我想我都接到了请柬,季云清应该也接到了,你想想虞老板办大寿,他季云清能不去吗?”

  马如龙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在虞老板的大寿宴会上对季云清下手?这倒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那时各方大佬带去的保镖一般不会全被带进去,最多也就两三个能跟着进去,在那种场合杀他易如反掌!”

  东方霸笑道:“没错!我想以你手下的能力,不会在这么好的机会下都杀不了季云清吧?要是这样,那你的手下也太废才了!”

  马如龙一摆手:“绝对没问题!”随即话头一转。疑惑地问道:“虞老板去年不是才办过七十大寿吗?怎么今年又要大办?”

  东方霸笑着喝了一口酒,又夹了一口菜吃了,才说:“你想想虞老板多大岁数了?还能有几个年头可以活的?人到了他这个岁数就是想热闹热闹,他又不是没钱,想大办自然是可以理解的,他的子女们难道还能够反对?这不是不孝吗?”

  马如龙连连点头:“有理,有理!虞老板这次可是帮了大忙啊!唉,我总觉得在人家大寿上杀人有点过分了,只要一出事。虞老板的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东方霸听得直翻白眼,心想听你这话倒像你是个好人一般,可你是好人吗?当下笑骂道:“老马,你就别假惺惺的了!你们军统局做事什么时候顾忌过别人的感受?”

  马如龙尴尬地讪笑了几声,拿了酒杯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来,咱们干一个!”

  两人碰了一杯,各自吃了几口茶,商量了一下具体的细节,完了之后东方霸放下筷子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马如龙:“老马,你们军统局人面广,你帮我看看这纸上这女人。你认识不认识?”

  马如龙疑惑地接过纸张,摊开一看,只见纸上画着一个穿紫色旗袍的女子,这女人一副风骚相。身段特好,画者的画工非常好,将这女人画得惟妙惟肖,当马如龙看到纸上那张脸时当即惊叫道:“怎么是她?”

  东方霸立即问道:“怎么老马。你认识她?”

  马如龙又仔细看了一遍,才将纸还给东方霸。说道:“怎么不认识?太认识了!这个女人叫南造云子,是日驻华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的得意门生,被誉为日第一王牌女间谍,有‘帝国之花’的美称!她的事迹我就不详细跟你说了,总之这个女人极度危险,当初我们有幸抓到过她,而且我还亲自参与了审讯工作,她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只不过后来她竟然用美色和金钱买通了狱警逃走了,到现在一直没有她的下落,怎么,你见过她?”

  听马如龙说完,东方霸虽然早就猜到那女人不是简单的一个女间谍,必定大有来头,没有想到竟然是南造云子,而南造云子竟然在他手上连续逃走了两次,第一次没有见到她的人,第二次他还与南造云子一起跳了一支舞,南造云子当场勾引他,被他拒绝后就想下毒毒死他,要不是他一直盯着南造云子,只怕他早就被毒死现在变成了一堆白骨!

  世事真的很奇妙,他竟然和自己一直想抓住的人一起跳了一支舞,而他还不知道自己当时搂着的就是南造云子。

  这也难怪,南造云子一生都没有留下任何照片和档案,也从来都是小心翼翼不让别人拍照,她每次出去都是化装,如果不是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人绝对不认识她。

  东方霸不解道:“不是说川岛芳子被誉为日第一王牌女间谍吗?怎么这个南造云子也是第一王牌女间谍?”

  马如龙摇头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川岛芳子毕竟是中国人,在日人的眼中南造云子还是要强一些的,虽然川岛芳子在东三省沦陷的事件中为日人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却不被日人认可,日人只是拿她当工具,而南造云子却不同,就连土肥原贤二都说南造云子是日第一王牌女间谍!”

  在前世的时候,东方霸也研究过世界上一些特别著名的间谍,却不知道还有这么一说,从那两次南造云子从容脱身就知道她不愧日第一女间谍的称号。

  东方霸和马如龙两人吃饱喝足,再喝了一杯茶之后就分道扬镳了。

  六月十九日,季云清一大早就起来了,吃过早点之后在侍女的服侍下换衣裳准备去参加虞老板的寿宴。

  他也是很奇怪,这虞老板去年不是才办过七十大寿吗?怎么今年又要大办?难不成那老家伙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了,想在最后的几年里大肆操办几把,热闹一下?这样一想他就理解了,他自己何尝不是呢?

  穿好了衣服,拿着手杖正准备出门。这时说下小弟进来报告:“季爷,李老板来了!”

  这个李老板当然是李世勋,这个时候汪伪政府还没有成立,七十六号还没有名义,而李世勋也没有官职,他只是日人扶持起来用来对付上海滩的一些抗日组织,在装备经费方面远没有后来的那么宽裕。

  季云清“哦”了一声,对小弟摆摆手:“让他进来吧!”

  “是,季爷!”

  没过一会。李世勋带着几个特务进来了,向季云清行了一礼,季云清摆摆手道:“免了,坐吧!世勋啊,这一大清早的你怎么来了?”

  李世勋坐下问道:“师傅。听说您老要去参加虞老板的生日寿宴?”

  “你小子倒是消息灵通!”季云清笑了笑,问道:“这就是你一大清早来的目的?”

  李世勋点头道:“是的,师傅,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各方势力都视我如眼中钉、肉中刺,我都被军统、中统的那些杀手刺客搞得不厌其烦了,这段时间风声紧,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您还是别去了吧”

  听了李世勋的话,季云清摇头叹息道:“世勋啊,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虞老板以前帮过我不少。别人的大寿我可以不去,但是他办寿宴我不能不去啊!人老了就是念旧,我也七十多了,没几个年头可以活了。你让我整天呆在家里不出门,这罪我可受不了!放心吧。国府那边的人应该还不敢动我!”

  李世勋无奈,只得顺着季云清的意思,让季云清去参加虞老板的大寿宴会,但他还是派人跟着一起去了,因为他凭借多年的特工生涯已经感觉到了这件事情不同寻常。

  不到十点,虞公馆门口已经停了几十辆小汽车,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人前来贺寿,虞老板的大儿子在门口迎接客人。

  东方霸带着一帮兄弟赶到了时候,虞公馆已经是名流们济济一堂,让其他兄弟都留在外面,只带着阿四一个人进了虞公馆。

  现在虞公馆的门口聚集着各方势力大佬们的打手、保镖足足一百多人,这些人互相敌视、警惕,为了招待这些打手保镖们,虞公馆还专门在外面搭了凉棚,摆上桌椅板凳供这些人休息,又有佣人们送来瓜果点心、茶水招待,等公馆内开席之后,这里也会跟着开席,这就是大户人家的排场,也只有像虞老板这样身价巨富的人才撑得起这样的场面。

  没多久季云清的车队也开来了,车上下来三十多人,个个腰里别着手枪,这些人一下车就神情警惕,不管打量着四周的情况。

  虞老板的管家立即迎上来,说了一下情况,让季云清把人马都留在外面,自然有人来招待,只需带两三个贴身的保镖就行了,季云清一想也是,这要是把人马全部带进去就有点不象话了,于是吩咐其他人都留在外面休息,只带了三个贴身保镖随着管家进了公馆。

  季云清手下三十人一进凉棚,立即被其他大佬的手下给孤立了,并且产生了强烈的敌意,他们很清楚季云清是什么人,季云清的门徒李世勋干的什么事情,不过没有大佬们说话,双方之间也不敢随便乱来,气氛一直很紧张。

  东方霸和黄晶林、张小林等人正坐在一张桌子边聊天打屁,看见虞老板带着季云清来了之后,东方霸立即笑道:“哎呀,季老,总算是把您给盼来了,正好三缺一!”

  几个保镖站在季云清身后神情警惕,手搭在腰间,眼睛不断地扫视着周围走动的人,季云清笑道:“你小子贼精贼精的,上次你在百乐门赢了一个日人一百万美金,全中国都知道了,你小子整天就惦记着我身上几块买棺材板的现大洋!”

  整个虞公馆到处都是前来贺寿的客人,有聚在一起打麻将的,有坐在茶几边喝茶闲聊的,还有人在音乐声中跳舞,在天井中还有不少客人坐在一起看戏台子上的人唱戏,前院还有杂耍班的人玩杂技,一个寿宴做到中西合璧这么大的排场在上海滩也只有虞老板一人而已。

  东方霸笑道:“哪能呢!季老爷子手里的大洋如果只是买几块棺材板,我估计古代皇帝的棺材也没您的值钱啊!”

  “哈哈哈!”几个大佬都大笑起来。

  季云清今天出来见了这么多熟人,估计也是心里高兴,笑道:“我倒是没问题,这会反正还没开席,就不知道老黄和老张怎么个意思?”

  季云清和黄晶林虽然因为地盘的事情闹得非常不愉快,但在场面上也不好表现出来,该笑的时候自然要笑。

  黄晶林和张小林都没问题,这种场合打打麻将是无法推脱的,也不需要打多大的,意思意思就行了,反正快要中午,离开席不到两个小时,就算输也输不了多少钱,但也不能打得太小,以免有**份。

  这四个人中也只有黄晶林现在身价低一点,他没有了地盘,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生意都被日人没收,收入方面少了一大截,还要养一大帮手下,在收支上已经有些入不敷出,不过他倒是没有推脱,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当下虞老板吩咐人去准备麻将,又跟几个大佬告罪一声,说去前面照应一下,几人也都理解,让他离去。

  麻将很快上桌,几人一商议,决定一番十块现大洋,这不算大也不算小,但是如果一直输,不要两个小时就能输掉几万现大洋。

  大佬们打牌的时候,各自的保镖都站在其身后两米处,也只有东方霸的保镖少了一点,只有阿四一个,其他三人都有三个保镖。

  东方霸的心思不在这上面,打了一个多小时没输没赢,按照他与马如龙商议的,杀手不会在开席之前对季云清下手,只有在开席之后场面会混乱一点,杀手会趁着混乱的时候动手,那样方便杀手逃脱,在这样的场合根不需要死士行刺,用死士是浪费了,而且培养死士也不容易。

  这时黄晶林调侃道:“我说东方,你不是很厉害的吗?那次赢了那小日一百万美金,今天怎么蔫了?”

  东方霸笑道:“摇色子我拿手,可这麻将是动脑子的,你们几个大佬都是老狐狸,动脑子我可玩不过你们!”

  张小林笑骂道:“你这小子把我们几个老家伙全骂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