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五五章 那一枪的风情
  转眼就到了中午十二点,要开席了!

  虞老板的管家到打牌的各个桌子边通知马上开席,打牌的就不要打了,三进院子里里外外摆了一百二十多张桌子,客人们开始三三两两的上席,男人跟男人一桌,女人跟女人一桌,很少有男女同席的。

  这个时候唱戏的、杂耍的、以及留声机里的音乐不但没有停下,反而闹得更欢实了,客人们可以一边吃酒席,一边看戏看杂耍听音乐。

  搞这么大的排场,仅仅负责传菜的服务人员就有四十人,每一桌还专门安排一个人上菜、倒酒,加上一些打杂的,全部服务人员加起来有小两百人,全上海滩也就虞老板能撑得起这样的场面。

  后面来贺寿的人还源源不断地进来,有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来贺寿,都会安排入席,一百二十桌远远坐不下,看来得安排流水席。

  人越多越混乱,但是一般人进不了第三进的院子,在第三进的院子里都是一些达官贵人、社会名流、富商豪门。

  准备开席之后,宾客们就开始找座位就坐,东方霸、黄晶林、张小林、季云清等八个大佬坐在一桌,这下各人的保镖们就不能再战在他们的身后了,只能一字排开站在墙边。也只有这几个整天刀头舔血的大佬带着保镖,唯恐被别人干掉,其他社会名流、豪门富商、达官贵人都没带保镖。

  整个第三进院子里摆着十几桌,大约一百多人上席,这里没有第一进和第二进院子里那么吵闹,所有人都小声说着话,就是笑也很小声。

  这时开始上菜了,十几个年轻的姑娘穿着统一的服饰。手上托着盘子排成一队依次走了进来,东方霸没理旁边的大佬们,他在那一队传菜的姑娘们当中发现了一个熟人,那姑娘竟然是军统女间谍柳如烟。

  看到柳如烟,东方霸终于知道马如龙安排的杀手就是柳如烟,他当下不动声色,与黄晶林等人说说笑笑。

  在场一百多人完全不知道一场刺杀就要发生,还都在有说有笑地聊天打屁。

  东方霸用眼睛的余光一直观察着柳如烟,只见她竟然托着盘子向自己这边走过来。猜想她是不是把手枪藏在托盘下面。

  可接下来,柳如烟让他失望了,她根就没有任何动作,将装菜的盘子递给上菜的服务人员之后就离开了。

  难道这是为了查看现场的情况?随后会动手?嗯,很有可能!东方霸想了一会。这时大家都开始拿起筷子吃菜,东方霸立即端起酒杯说道:“来来来,大佬们,第一杯干了!”

  另外七位大佬都端了酒杯一起干了一杯,接下来大家边吃边聊,柳如烟第二次端菜来了,东方霸这时感觉到了杀气。

  因为来过一次。保镖们就对柳如烟放松了警惕,这是人的惯性思维,也符合逻辑,但是东方霸却感觉这股突然而来的杀气不是柳如烟发出的。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人准备对季云清实施刺杀!

  东方霸不了解马如龙的具体刺杀计划,因此也不知道他安排了几个杀手,如果发出这股杀气的主人不是马如龙派来的,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柳如烟再次端着菜盘过来成功吸引了保镖们的注意力。就在这时,前面从前面一桌酒席上突然走出来一个年轻人。年轻穿着一身格子西装,带着鸭舌礼貌,身材不高,白白净净的,这人刚从椅子上起来就转身面向了东方霸这一桌,手从桌子底下拿出一支手枪,抬手就向季云清连开三枪。

  “砰砰砰”三声枪响过后,季云清胸口飞溅出三道血花洒在桌子上。

  东方霸一眼就看见了这个杀手的脸,这张脸他太熟悉了,这段日子几乎天天都在一起,这不是别人,正是经过化装的戴月梅。

  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戴月梅一转枪口又对站在墙边的季云清的三个保镖连开三枪,然后将手枪一扔。

  “啊,杀人啦!”

  随着一声尖叫响起,整个第三进院子都乱了套,戴月梅身形一闪混入了到处逃命的宾客当中。

  从戴月梅开枪到她打完手枪里的六发子弹将枪扔掉,时间不到三秒钟,席上包括东方霸在内一共七个大佬死死地趴在桌子底下,大佬们一个个面色惨白,一场毫无征兆的刺杀就发生在他们身边,他们怎么能够不害怕?

  这个院子里到处都是尖叫声,宾客们争先恐后的向门外逃命,桌椅几乎有一大半被绊倒、推倒。

  枪声很快传到了外面,第一第二进院子里的宾客、唱戏的、杂耍的、服务人员一共上千人全部争先恐后的逃命,不断有人被后面涌来的人推倒在地上,后面的人一脚踩上去,紧接着接二连三的有人从倒下的人身上踩过去,而被踩的人发出一声声惨叫。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第三进院子里除了剩下的七个大佬和各自的保镖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现在这些保镖正将七位大佬保护在中间。

  虞公馆外面凉棚内的一百多个打手保镖们正准备开吃,酒水都满上了,哪知道公馆内突然响起了枪声?

  “哗啦”几乎所有的打手保镖们全部站起来,饭也不吃了,酒也不喝了,掏出手枪向公馆大门冲过去。

  保镖们刚刚冲到门口,大门口内就冲出来大量人群将保镖们一下子冲散了,惊慌失措的人们一个个面露惊恐,像一股洪流一般源源不断从院子里涌出来,将一百多个保镖冲得七零八落。

  却说戴月梅化装成一个公子哥混入第三进院子坐上席之后就发现了东方霸,她也猜到东方霸可能会参加这次虞老板的大寿宴会,因此并没有感觉意外。

  自从得到虞老板要举办大寿时,组织经过多方调查查出季云清也接到了请柬,就断定季云清一定会来参加这次寿宴,因此曲人杰召开G党上海地下组织最高层会议商议如何刺杀季云清。会议最后决定派出戴月梅执行这次任务。

  目的有两个,第一就是检验戴月梅这两个多月以来的训练成果,第二就是干掉季云清这个大汉奸,打掉李世勋的靠山。

  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季云清是被军统上海站锄奸团成员詹森干掉的,詹森除奸惩恶只需一枪从不失手,他来去无影,纵横驰骋于十里洋场,让汉奸内贼心惊肉跳。为军统当年第一杀手。

  季云清老奸巨猾深居简出,难得外出也是武装帮众前呼后拥围得水泄不通,要刺杀他谈何容易。詹森却当作小菜一碟。一天,季云清从澡堂回来,在帮众前呼后拥下走向大门。早已等候多时的詹森闪身而出,空手分开围住季云清的帮众,这群帮众没有看清詹森如何拔枪、如何射击,如何消失的,只依稀听到吐痰般一声轻响,老头子就倒了下去,待他们扶起老头子看到胸窝处一片鲜红时。才回过神来狂叫抓刺客,那里还有刺客身影。

  而詹森完成刺杀季云清的任务后,应该暂时离开上海,再回来执行潜入76号安装定时炸弹毁了汪伪特务机关的任务。可是他没有走。因为他舍不得红粉佳人。这女人叫卢英原是南京路白玫瑰舞厅的舞女,当真是柳腰丰胸,秀腿圆臀,更兼一口吴侬软语。柔得能让天下男人尽折腰。喋血杀手更爱温柔乡里纵横驰骋,詹森此时深陷温柔乡己不能自拔。就这么太过贪恋心爱女人的女色。詹森落入了李士群的魔掌。

  詹森被76号用酷刑摧残得几乎不成人形,他始终只有一句话,“杀汉奸走狗卖国贼是每一位炎黄子孙天赋之责,岂要他人指使,吾恨不能杀光尔等崇洋媚日的汉奸走狗卖国贼!”詹森最后慷慨就义而死。

  俗话说“色是刮骨钢刀”,此言不虚!这样一个英雄豪杰杀汉奸信手拈来,出入敌营如无物,却因为一个女人而丢了性命,实在是可惜之至!自古以来,有多少英雄豪杰是因为女人而死的,估计也没有人数得清,有人吸取了古人的教训,所以他活着,而有人却不当一回事,所以他死了。

  戴月梅连开六枪干掉季云清和他的三个保镖之后,随即混入了逃命的人群之中,一边脱掉西装露出白色的衬衫,一边将头上的鸭舌帽扔掉,一头长发垂下,谁也认不出她就是杀手。

  逃命的人们根就没看清楚杀手是什么人,只听见枪响,反应过来之后就随大流逃命了,哪里想到杀手就混在他们中间?

  戴月梅不知道自从她开枪之后,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柳如烟的眼睛,她混入人群中之后,柳如烟一直紧紧地跟着她。

  好不容易等所有人都跑光了,保镖们才看到大佬们被保护出了虞公馆,这时虞老板一副死人脸一般的追出来向大佬们连连告罪。

  好在大佬们也都体谅虞老板,他大寿宴会上发生这等不吉利的事情,还死了人,好好的一场寿宴中途而废,任谁都受不了这个打击。

  大家寒暄了一阵正准备离去,这时季云清带来的保镖已经将他的尸体从院子里抬了出来,保镖们都一片愁云惨淡,如同死了爹娘一般,可不是吗?季云清是他们的衣食父母,现在衣食父母都死了,以后他们怎么讨生活?

  这时一行八辆汽车呼啸而至在虞公馆门口停下,李世勋带着大批人马从车上下来,直奔季云清的尸体。

  大佬们也都没有阻拦,李世勋含泪接开盖在尸体上的桌布,只看了一眼就扭头闭上了眼睛。

  黄晶林安慰了一句:“贤侄啊,节哀吧!把老季的尸身带回去好好安葬,老夫年纪大了,刚才受了惊吓,身体恐怕支撑不住,就不去祭奠了!”

  李世勋听得心头火起,心中狂骂:“该死的老家伙,你是怕在祭奠的时候老子对你下黑手吧?不要让老子查处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派人做的,不然老子灭你满门!”

  心中有活不能发出来,李世勋扭头对身后的汉奸特务大吼:“传我的命令,发动所有力量追查刺客的下落,向青帮所有人发下追杀悬赏令,如有发现刺客行踪者赏大洋一万块,如有隐瞒不报者一律格杀勿论!”

  “是!”汉奸特务们一声大吼。

  李世勋的话音刚落下,众大佬的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他一个小字辈的竟然不经过众位大佬的同意就向所有青帮子弟发下追杀悬赏令,这分明是不把大佬们放在眼里,季云清没死的时候,大佬们还要给几分面子,现在季云清嗝屁了,谁还会给他这个小字辈的面子?

  东方霸知道自己出面的时候到了,立即站出来大喝道:“放肆!李世勋,你以为你是谁?你算哪根葱?大佬们都在这里,青帮的事务还轮不到你做主!别以为你给日人当了狗腿子就可以在大佬们面前耀武扬威,季老还在的时候,大佬们看他的面子不跟你计较,由得你胡作非为,现在季老不在了,你要再敢这么放肆,信不信老子让你明天就浮尸黄埔江?”

  要是别的大佬说这话,李世勋根不屑一顾,军统都拿他没办法,何况是这些大佬!但是东方霸却跟这些大佬不一样,东方霸足够神秘,而且租界完全在东方霸的控制之下,他也知道东方霸是看季云清的面子才没有在租界与他为难,现在季云清死了,东方霸就不需要再给面子,搞不好以后他连租界都进不了,甚至一进租界就会被袭击。

  不过他现在有日人撑腰,手下也聚集了一大批亡命之徒,对东方霸的畏惧虽然还存在,但是减轻了很多,他脸色涨得通红,怒道:“你,东方霸,好,算你狠!”

  这时张小林打圆场了:“小李啊,都是一家人,别伤了和气,你的心情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理解,但是你也不能乱来坏了规矩,没有大佬们支持你是在上海滩混不下去的,这样,你先把老季的尸身带回去,追查凶手的事情我们商议之后会拿出一个章程出来!”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