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六四章 终究要走了!
  晚上东方霸约了马如龙在德福餐厅见面,两人一见面东方霸就抱怨:“我说老马啊,你们军统怎么越来越差劲了,我给你们创造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没想到你们却被别人抢了先手!”

  马如龙脸色有些尴尬,连忙抓起茶杯灌了一大口掩饰,讪笑了几声说道:“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过不管怎么说,季云清那老鬼总算是见了阎王!这下七十六号那帮人应该老实了吧!”

  “屁!”东方霸马上不以为然地骂道:“你以为李世勋就这么点能耐?根据我手下小弟得到的消息,他现在已经开始跟张小林接触,如果他得到张小林的支持,其猖狂程度只怕比以前有过之无不及!到时候,哼哼,你们就惨了!”

  马如龙脸色一变:“不会吧?张小林之辈应该不会与李世勋同流合污投入日本人的怀抱吧?”

  东方霸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扔在桌子上,指着照片说:“看看,你看看!这组相片是去年日本人还没有进攻上海之前拍的!”

  马如龙急忙拿起照片一张张看起来,越看脸色越难看,到最后说道:“这下又来大麻烦了!”

  东方霸喝了一口茶冷笑道:“你知道为什么你们的人总是在张小林的地盘上被日本人抓吗?”

  “为什么?难道是……..?”

  东方霸点头道:“没错,就是张小林的人告的密!日本人也不是那么神通广大,没有消息来源他们也就成了瞎子,中日还没开战之前张小林就倒向了日本人那边,你知道他最近大半年都在干什么吗?他在利用帮会势力强买强卖,替日本人凑集物资以供日本人的军队之用!他的势力延伸到整个沪杭地区。仅仅他一个人每个月就能为日本人筹集几万吨的物资!”

  马如龙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拳头捶在桌子上,差点把桌子扎了个窟窿,茶水都洒了一桌子。

  东方霸连忙道:“老马,别生气,别生气,咱犯不着为那种生气,他甘当日本人的走狗,等于是自掘坟墓。既然他想死了,我们何不成全他一番呢?也算是做了一桩善事嘛!正好季云清刚走没几天,他也好跟季云清去阎罗王那做个伴”。

  马如龙哭笑不得,明明一番杀气腾腾的话到了东方霸的嘴里就变成了调侃了,他苦笑道:“张小林跟季云清不一样啊。要对他下手,只怕上面不会同意!”

  东方霸又拿出一叠资料丢在桌子上,指着资料和马如龙手上的照片说道:“有了这些东西,你根本不用担心上面不会同意,如果你把这些东西交上去,上面还不同意,那你真的没有必要在军统干了。这等民族败类,如果上面还有人袒护,那你们这个政府还有救吗?”

  马如龙拿起资料看了起来,这上面记载着从去年年底开始到现在张小林为日军筹集的所有物资帐目。以及日本人与张小林达成的秘密协议。

  马如龙看了资料之后气得脸色铁青,愤愤道:“这老家伙真是该死了!有了这两样东西,如果上面还不同意除掉他,那老子真的撂挑子不干了。反正这些年老子也攒了一些,跑到国外去做个富家翁算球!”

  东方霸笑道:“老马。这次可不能再让别人抢了先手啊!”

  “放心,这次只要得到命令,我立马着手开始!”

  东方霸心想这次可不能搞砸了,我得问问再说,当下问道:“老马,如果上面同意了,你准备怎么开始,派谁动手?”

  “呃,这我还没想好呢!”

  东方霸笑着问道:“我听说你手下锄奸团里面有一个叫詹森的人,此人精于暗杀,来去无影无踪,汉奸特务们听到他的名号都闻风丧胆?”

  马如龙吃了一惊,这家伙是怎么知道詹森的?难道这家伙已经派人打入我内部?马如龙想到这里额头上直冒冷汗,惊疑不定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弟,你这样做可不厚道啊!我从不来曾派人刺探你的底细,你倒先派人混到我的眼皮子底下了!”

  东方霸摆手道:“你这话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派人混到你眼皮底下了?你自己去查查,整个上海滩的间谍组织有谁不知道他的!我手下小弟能弄到日本人的情报,当然也能从日本人那里知道詹森的存在!”

  马如龙一想也是,点头道:“那好,算我的不是!你的意思是可以派詹森去刺杀张小林?”

  张小林常住的地方是在法租界,他在法租界有一套豪华别墅,每天出入都有四五十个保镖,东方霸完全可以自己动手干掉张小林,但是他不想这么做,除汉奸是政府的义务,关他鸟事,再说干掉了张小林,日本人肯定会把矛头再次对准他!至少在表面上他不能表现出强烈的政治立场。

  东方霸摆手道:“我可没这么说,派什么人是你的事情,据我所知张小林身边虽然保镖不少,却没有高手,而且最近他也在为这事烦恼,准备找一个高手贴身保护他!”

  马如龙立刻明白了东方霸的意思,他眼睛一亮说道:“你的意思是派人混进他的身边,然后再伺机下手?”随即眼神黯淡:“詹森倒是很少露面,张小林应该不认识他,可是怎么能让他混到张小林身边呢?”

  东方霸笑道:“我可以帮你想办法嘛!现在整个上海三分之二以上的地盘都在我的手里,想让一个人混在张小林身边还是很容易的!”

  马如龙点头道:“那好,过几天我带詹森来见你!至于怎么安排就看你的了!”

  东方霸端起茶杯向马如龙示意了一下,两人喝了一口,东方霸放下茶杯问道:“老马,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跟你合作吗?按理说你们军统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没一个是善男信女,根本不能信任!可我还是决定跟你合作。而没有选择老曲!”

  东方霸的话勾起了马如龙的兴趣,“哦,这我倒是想听听你怎么说!”

  “老曲这个人原则性很强,自律性非常高,是个好人,自从跟他认识以来,我们也算是合作得很愉快,但我这个人不喜欢被约束,说到爱国之心。你们谁都不输谁,能力也都算得上顶呱呱,你这个人有军统一贯的作风,心狠手辣,无恶不作。但你又跟军统其他人不一样,你做事有底线,这是我最欣赏的一点,一个做事没有底线的人是最容易疯狂的,这是一种自取灭亡的性格特点!老马啊,说到抗日的决心,你们国府比不上老曲他们。以前你们军统杀了他们那么多人,现在一致抗战了他们也都放下了仇恨没有再跟你们计较,你们是不是也应该把胸怀放宽广一点呢?以后大家多多加强合作嘛,单靠你们军统的力量很难对付日本人的谍报部门的”。

  马如龙只能抱以苦笑。他当然想大家和平相处共同抗日,可国府上层就不这么想了。

  马如龙走了之后,东方霸也带着阿四准备回去,走到餐厅一楼时。专门走到顾客意见簿处看了一眼,拿起意见簿用笔在上面随便写了一条意见。随后将上面的意见翻看了一遍!发现上面有戴月梅留下的联络暗号,这个联络暗号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上车之后东方霸说道:“阿四,去红玫瑰咖啡厅!”

  “好的!”

  车子不久就到了红玫瑰咖啡厅门口,东方霸推开玻璃门迅速扫视了一眼,看到了戴月梅,其他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戴月梅看见东方霸进来便招了招手,东方霸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笑问:“看你这么高兴,是不是受到了老曲的表扬?”

  戴月梅马上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道:“就知道瞒不过你!”立刻又换上一副笑脸问道:“喝什么?今天我请客!”

  “哈,今天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啊!”

  “不喝算了!”

  东方霸立即道:“喝,当然喝!谁不喝谁是傻子!服务员,来一杯南山”。

  等服务员送来咖啡走了之后,东方霸一边用勺子在杯子里搅动着,一边问道:“那天我很奇怪为什么会在虞老板的寿宴上看到你,这可是不符合你们组织一贯的习惯,你们不是不提倡暗杀之类的吗?”

  戴月梅喝了一口咖啡,说道:“这我怎么知道?上级自然有上级的考虑,我只是服从命令行事!对了,那天我混进人群之中出来之后被一个女人跟踪了很久,还跟她在一座荒废的院子里打了一场,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你别说你不知道!”

  东方霸愣了愣,问道:“我应该知道吗?我又不在现场,我怎么知道是谁跟踪你了?”

  “别装糊涂,我不相信当时你没发现那个传菜员也是去刺杀季云清的,就是她跟踪我!”

  东方霸恍然大悟,“噢,你说的是柳如烟啊?她是军统上海站的人,马如龙的手下,以前还跟我合作过一次!怎么样,到最后你们谁打赢了?”

  戴月梅翻了翻白眼,东方霸不问她有没有事,反而问谁打赢了,这是一个男朋友该问的话吗?她气恼道:“打了一半巡捕来了,不分胜负!”

  东方霸笑道:“柳如烟可是军统第一女特工,你能与她打成平手算是不错了,说明那两个多月的训练没有白费!”

  戴月梅听了之后没有说话,好几分钟都不言不语,神色之间想说话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东方霸见状问道:“怎么啦?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戴月梅摇头不语。

  东方霸笑道:“有什么就直说,我能帮得上忙的肯定会帮!”

  戴月梅想了想摇头道:“不是!今天曲书记找我谈话了,上级准备调我去西北学习三个月,上面得知你有一支战力超强的小部队,经常打得日本人闻风丧胆,因此也想组建训练一支出来用来对付日本人,他们知道我是从你那里训练出来的,所以学习结束之后就会任命我为这支部队的总教官兼任指挥官”。

  东方霸露出笑容,说道:“这是好事啊。这说明了你的上级对你充分的信任,也很看好你嘛!好好干!”

  戴月梅勉强笑了笑,“这一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面了!如果不到这边来执行任务,我可能是不会回来的,除非上级调我回来!”

  东方霸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上,狠狠的吸了几口,叹道:“我就知道你始终是要走的!不过没关系。时间还长着呢,相信我们总有再见面的一天!”

  两人默默地喝着咖啡,过了好几分钟,戴月梅才开口说话:“对了,我虽然在你那训练了三个月。但是我对于训练并不是很清楚,连我自己都迷迷糊糊的怎么去训练别人呢?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训练方面的事情?”

  东方霸点了点头:“好吧!我把我的部队称之为特种部队,其训练内容也称之为特种训练,现在德国人和英国人都相继开始研究,其主要作用是担负破袭敌方重要的政治、经济、军事目标和执行其他特殊任务的部队,一般由最高军事指挥机关直接指挥和领导。

  具有编制灵活、人员精干、装备精良、机动快速、训练有素、战斗力强等特点。其主要任务是:袭扰破坏、暗杀绑架、敌后侦察、窃取情报、心战宣传、特种警卫,以及反颠覆、反特工、反偷袭和反劫持等。队员素质要求高。一般从侦察部队中挑选体格健壮、机智勇敢、文化程度高、具有献身精神和有一定作战经验的人员。装备轻便、先进、高效,以手枪、匕首、步枪、冲锋枪、轻机枪、手榴弹和掷弹筒等轻武器为主,还配发高级无声枪械、高级暗杀器械和药品。

  训练内容和要求主要有:进行多种激烈运动训练,增强体质、耐力和毅力;进行恶劣、恐怖条件下的心理素质训练。培养沉着冷静、随机应变的能力;进行刺杀、格斗、渗透、爆破、暗杀、绑架、驾驶、通信、化装、外国语言等训练,熟练掌握各种技能;进行袭击、伏击等战术训练,学习有关战术理论,提高独立作战和相互间的协同动作与指挥能力!”

  戴月梅仔细的听着。一个字也没漏掉,随即道:“你肯定有一套完整的训练大纲。能不能给我一套?”

  东方霸想了想道:“这是极度机密的,因为一旦训练科目被日本人知道,以他们的装备和财力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训练出多支这样的特种部队!训练大纲我可以给你一套,但是你必须保证你的队员即使被俘也不会透漏训练科目的内容!”

  戴月梅点头郑重道:“我保证!我会挑选最忠诚的战士”。

  东方霸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晚上!”

  “那我去送你,到时候把训练大纲送给你!”

  戴月梅点头道:“谢谢!”

  东方霸看着戴月梅一会儿,提醒道:“你也许不知道特种训练跟训练普通的军队不一样,它所需要的花费是个天文数字,我不说建设训练场地和制造购买器材的费用,也不说伙食方面的花费,这些你在训练时应该有所体会,仅仅只说武器弹药的消耗,你们绝对承担不起,训练一个狙击手要打掉几十万发子弹,队员们在整个训练过成中会打废多少枪枝,训练炮击要打掉多少炮弹,这些你根本不知道!

  每天超越人体极限的训练,如果营养跟不上,过不了几天队员们就会被练坏,而如果你的训练如果不能超过人体的极限,却又达不到训练的效果,那就跟训练普通士兵没什么两样了!

  还有,军队不是发慈悲之心的地方,军队就是军队,铁血无情!军队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地方,你强别人才会服你,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女人,在训练的时候千万要注意,别人不服就得打得别人服为止,否则你的训练根本就进行不下去,也树立不了你在队员们心中的权威!当初我是怎么训练你的,你就怎么训练别人,生病了、受伤了、跟不上训练进度,最后达不到预定成绩的一律淘汰掉,最后留下的才是精锐中的精锐。丝毫都不能讲情面,否则那是害了其他队员!”

  戴月梅听得很认真,当初她东方霸练得要死要活,心目中不知道多憎恨他,可在跟日本人的实战中才知道以前的训练都不是白练的,她突然说道:“借我一百万!”

  东方霸刚刚喝了一口咖啡还没咽下去,听了这话就差点喷出来,好不容易把气喘匀称了,就听戴月梅不满道:“怎么啦。找你借一点钱就萎缩了?”

  东方霸惊得张大嘴巴:“一点钱?一百万是一点钱吗?”

  “那你要我怎么办?没有钱我怎么建设训练场地?没有钱我什么都干不了,上面不了解真实的情况,既然我知道,那我就得解决啊!我总不能什么都找上级去要吧?”

  东方霸很是无语,看着戴月梅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只得从口袋里掏出支票簿和钢笔,一边写一边嘟噜道:“算我倒霉!你这胳膊肘也往外拐得太狠了,花我的钱养你们的军队!幸亏上午我敲了那几个老家伙一笔,要不然还真没这么多钱借给你!记住,要还的”。

  “什么?”

  “哦,没什么,没什么!”

  戴月梅一把抢过支票看了看。脸上这才高兴起来,小心翼翼收好支票。

  喝完了咖啡,东方霸看时间也不早了,便道:“走吧。我送你一段!”

  车子开出一段时间之后,戴月梅突然道:“今晚我不回去了!”

  东方霸扭头看了看戴月梅,然后将戴月梅搂在怀里,对开车的阿四说道:“阿四。去国际酒店!”

  “好的!”

  在国际酒店里开了一间房,两人进门之后就拥抱在了一起。阿四带上门忠实地守在门外。

  一个长时间的接吻过后,两人便气喘如牛,不知不觉就已经滚到了床上。

  一声闷哼过后不久,房间里就渐渐响起了娇吟之声和破风箱的呼吸声,凉风吹得窗帘摆动,发出沙沙的响声也加入了奏乐之中。

  第二天早上,东方霸醒来的发现身边空着,向卫生间喊了两声却无人回应,扭头左右看了看,才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和一个沾满血迹的手帕,拿起那张纸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我走了,晚上八点我在罗家村等你!”

  东方霸叹了一口气,起身去卫生间洗簌了一番,然后回到房间穿好衣服,将那纸烧了,把带血的手帕叠好装进口袋里。

  晚上七点,东方霸如约驱车赶往罗家村,这里是上海最偏远的一个村子。

  汽车在罗家村村口停下,两个车大灯将村口照得通量,东方霸和阿四从车上下来,阿四就说:“有埋伏!”

  东方霸说道:“别轻举妄动!是g党的人!”

  话音刚落下,从村口的两颗大树上跳下三个人拿枪瞄准了两人,其中人低吼道:“别动,再动打死你们,把手举起来”。

  东方霸和阿四慢慢举起了手,这时不远处传来戴月梅清脆的声音:“罗大哥,别开枪,是朋友!”

  等戴月梅走到跟前,中间那个大汉才示意另外两个人放下枪,神色尴尬地对东方霸说:“不要意思啊,我还以为你们日本人的特务!”

  东方霸摇头道:“没关系!”

  戴月梅笑道:“罗大哥,这里交给我吧,你去忙你的!”

  “那好,我先进去了,有什么事喊一声!”

  等那三人走后,戴月梅说道:“你别介意啊,罗大哥他们没有恶意,就是警惕之心强了一些!最近经常有日本人和汉奸特务在这一带出没,因此他们很小心!”

  东方霸点了点头:“理解!”说完转头对阿四说:“阿四,把车上的包拿过来!”

  阿四便走到车旁拉开车门从后座上拿出来一个皮包,回到东方霸身边递给他,然后走到一边数星星去了。

  东方霸接过皮包,打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一叠资料递给戴月梅说道:“这就是训练大纲,不过你要记得一点,在制定具体的训练科目时,要针对作战环境和地形来制定,不能完全照搬上面的训练科目来训练!”

  戴月梅点了点头:“知道了!”

  东方霸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过去,说道:“按照上面的地址,去西安城找一个叫五羊的人!他手里有你需要的武器装备、弹药和作战训练服,他不认识你,见到他时你就说是公爵介绍的,他就会把装备卖给你!看完后记在脑子里,然后把纸条烧掉”。

  戴月梅收好纸条,扑在东方霸怀里低声道:“我一定会再见到你,对不对?”

  东方霸点了点头说道:“对,一定会再见到!”

  两片火热的嘴唇凑到了一起,足足几分钟之后,两人才分开,这时后面响起了轱辘声,却是一辆马车从村子里出来停在了不远处,显然是在等戴月梅,戴月梅低声道:“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你也是!”

  戴月梅松开东方霸的腰转身就跑,很快就钻进了马车里,东方霸挥了挥手,忍不住高声喊道:“月梅,保护好自己,好好活下去,我要你亲眼看见日本人被赶跑的那一天!”

  夜色传来戴月梅的声音:“知道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