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六七掌 贪婪的法捕房总督察
  老孔知道东方霸绝对不是说大话,东方霸绝对有这个能力,如果是其他人说这话他也许不会害怕,但是这个如今霸占了全上海三分二以上地盘的人绝对有让任何人死的能力。

  马如龙在旁边开始他的策反工作了,“老孔啊,张小林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不少吧?他投靠日本人当了汉奸,专门欺负我们中国人,明天我就把这件事情捅出来,让各大报纸大肆宣扬,你想想到时候他是什么名声?他的名声肯定臭了,难道你也想跟着他一起被别人戳着脊梁骨骂?难道你就不怕你的祖宗从土里爬出来骂你是不孝子孙?你只要帮我把这件事情办成,那你就是及时反正,是义士!”

  老孔看着马如龙问道:“你,你是什么人?难道是重庆那边的人?”

  “你猜对了!”

  老孔想了想,说道:“我在老家有一个表侄儿跟这位小兄弟年纪差不多大,这件事情张小林也知道,只是他没见过我表侄儿!让他扮我的表侄儿应该不会引起张小林的怀疑,只不过这位小兄弟眼神太凌厉,看样子是个厉害角色,如果不想引起怀疑,最好是收敛一点,如果张小林要试试他的身手,他不能表现得太厉害,太厉害也会引起怀疑,表现一般就可以了!”

  东方霸和马如龙两人相视一笑,这老头终于答应了,有孔老头的引荐,詹森混到张小林身边应该没什么问题。

  至于怎么说,就交给孔老头和詹森两人去商量了,东方霸和马如龙两人走出院子到石桌边坐下。

  马如龙喝了一口茶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刺杀之后的撤退问题!这似乎是个麻烦事情,张小林很少出门。要刺杀肯定是在他家里,到时候怎么从他家里逃走呢?”

  东方霸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马如龙摇头道:“我暂时还没有想到!”

  东方霸喝了一口茶说:“刺杀成功之后直接把枪扔掉,让他投降!”

  马如龙疑惑道:“这,这是什么意思?那他不是没命了吗?”

  “不,恰恰相反。张小林一死,他家里就没有主事的人了,保镖们不会乱来的!我想今天下午我有必要去跟法捕房的柯蒂斯总督察喝喝茶了!”

  马如龙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等詹森刺杀成功之后丢枪投降,然后让法捕房的巡捕过来抓人?能买通柯蒂斯吗?张小林被刺之后日本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法捕房能顶得住压力?”

  东方霸笑道:“法国佬肯定顶不住压力,不过我没打算让他跟日本人顶牛。法捕房抓到了人之后,回去的途中被杀人犯打伤几个巡捕逃脱了,法国佬根本就不用向日本人交代”。

  马如龙竖起大拇指笑道:“高啊!”

  下午五点,华德造纸厂内的下班铃声“叮铃铃……”响起,这个时候机器内的原料刚好用完,操作员立即拉下了电闸。工人们准时下班,人人都从工作岗位上下来,年纪大的一点人舒展着筋骨,年纪轻一点互相打闹嬉笑着向厂外走去,准备回家吃晚饭。

  这时几辆小汽车从外面慢慢开进了厂房,下班的工人们纷纷让路,当看见从车上下来的是东方霸时。很多人都笑着打招呼:“老板好!”

  东方霸也笑着打招呼:“好,好!”,当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走过来时调侃道:“诶,付老头,我听说你跟隔壁的一个年轻的婆娘眉来眼去,这两天你老婆一气之下都不让你上床睡觉,是不是有这回事啊?”

  “哈哈哈”周围的工人们轰然大笑。

  付老头老脸瞬间涨得通红,急忙辩解道:“胡,胡说!根本没那回事!”

  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调笑道:“我说老付,你这小老子行啊。老牛吃嫩草,对了,你在那婆娘身上能捣鼓几下?”

  工人们又是一阵哄笑,其中不少年轻的女孩儿羞得满面通红,互相拉扯着跑出了厂区大门。

  付老头无缘无故被安上了一个勾引隔壁年轻娘们的名声。又解释不清,跺跺脚气急败坏地羞愤道:“你,你们,我不跟你们玩了!”说着一溜烟跑出了厂区。

  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嬉笑着追在后面大声呼喊:“付老头,别跑啊,跟我们说说是啥滋味?”

  没过多久,工人们就走得一干二净,厂子里也没有了喧闹声,安静得很,东方霸对站在旁边的厂长说道:“我在这里看看,你先回去吧!”

  厂长迟疑了一下点头道:“那行,老板,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事就派人打个电话到我家!”

  等厂长走之后,厂区就只剩下门卫加上十来个保安,这些人都龙帮的兄弟,东方霸名下一共几十家工厂,安排了一千多个龙帮兄弟做保卫工作,一方面是解决这些人工作不至于让他们整天游手好闲,另一方面隐藏实力,还有一个方面就保护工厂的安全,防止日本人或者不法商家搞破坏。

  见工厂空了,东方霸看了看手表,转头对王承昊说:“时间差不多了,柯蒂斯总督察大人快要下班了,把他请到这里来陪我喝喝茶!记住,要客气一点”。

  王承昊脸上露出笑意,向身后七八个人挥挥手:“弟兄们,跟我走!”

  一群人吆喝着掉头往回走,两辆汽车很快开出了厂房。

  法捕房,总督察办公室。

  柯蒂斯蹲在保险柜前仔细数着里面码着的一根根金条,那陶醉的神色比进入了女人的温柔乡有过之而无不及,数着数着,嘴角里就流出了哈喇子。

  法租界与英租界以及公共租界完全不同,它自成一个体系,管理者都是法国人,法国人在这里拥有最大的话语权,法捕房也不受公共租界中央巡捕房的管辖。有时候两方巡捕房为了办案还经常在租界交界处发生矛盾。

  日本人在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会有一个席位,因此日本人可以自由出入公共租界,但是却不能在法租界横行无忌,法捕房如果逮捕了日本人,却不用看日本人的脸色。就算有事也是两国领事去扯皮吵架。

  当柯蒂斯陶醉在金条的面前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他慌忙将保险柜的门锁上,然后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制服,又感觉嘴角上湿漉漉的,伸手抹干净后才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喊了一声:“进来!”

  门被推开了。三个穿着便服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前面一人身材瘦小、模样猥琐,走起路来肩膀两边晃动,后面两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

  领头的猥琐年轻人带着身后两人点头哈腰,一脸讨好的笑容走到柯蒂斯面前道:“柯蒂斯先生。我们来了,不知您有什么吩咐?”

  柯蒂斯严肃道:“黄探长,前几天发生了季云清手下被杀一连串的案子,他本人死在英租界那边咱们管不着,但是在我们法租界发生的案子就要一查到底,这些天你查得怎么样了?凶手在哪儿呢?”

  黄皓急忙弯腰堆起笑脸说道:“柯蒂斯先生,时间太短了。我们暂时还没有眉目,不过相信很快就有消息,请您给我一点时间!”

  “碰”柯蒂斯突然一拍桌子怒道:“我给你时间?那谁给我时间?”

  “是是是,我知道您有难处!”黄皓慌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大叠钞票递过去笑道:“这是这个月的份子钱!请您再宽限几天,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此时黄皓心里骂开了,该死的洋鬼子,抓神马凶手?还不是想着法子的要钱?

  柯蒂斯神色不变,但眼睛里却突然冒出强烈的贪婪的光芒,一伸手就将那叠钞票接了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其速度简直快若闪电。

  “咳咳!”柯蒂斯咳嗽了两声。严肃道:“那好吧,我也体谅你的难处,我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一定要给我抓到杀人的凶手!”

  “您放心,我一定在一个星期之内抓到凶手!”

  从柯蒂斯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后面小弟问道:“老大,现在怎么办?一个星期的时间根本不够啊,到时候我们又怎么过关?”

  黄皓叹道:“凶杀案明显是龙帮的人干的!抓他们的人那是找死,今天抓进来了,说不定下一刻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就会被人砍死在餐馆里!那鬼佬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非要咬着这几件案子不放!一边咬着这几件案子,一边还死要钱!吗比,把老子弄火了,老子不干了!”

  身后两人急忙劝道:“老大别着急,咱们再想想办法,走,先去吃晚饭!”

  柯蒂斯把刚才收到的前锁进保险柜里,看见下班时间到了便锁好办公室的门,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出了法捕房,这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便服,上车之后便发动了汽车向回家的方向开去。

  车子开了不到两里路,正准备穿过一个十字路口,突然从两边开过来两辆汽车堵住了去路。

  柯蒂斯慌忙之中刹车,然后将脑袋伸出车窗吼道:“该死的黄皮猴子,怎么开车的?还不快点退开!”

  这时从车上下来六个身穿白色短袖衬衫,打着领带,戴着墨镜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整了整衣裳排成一个锥形走了过来,在柯蒂斯的车子旁边站定后,除了领头的年轻人,其他五个都是站得笔直,双手握着放在腹部,俨然很有派头。

  领头的年轻也不摘下墨镜,看着柯蒂斯问道:“柯蒂斯先生?”

  柯蒂斯神色不定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领头年轻人面无表情道:“我们老板想见您,请跟我们走一趟!”

  呵!柯蒂斯气得不轻,想他也是法租界一号人物,不说中国人,就是很多洋人见了他也都表现得很恭敬的样子,现在这几个人说话带着敬语,但语气丝毫没有恭敬的意思,反而及其强硬。

  他气急而笑:“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法租界巡捕房总督察!你们老板是谁?想见我也不先预约,竟然在我回家的路上拦截,你们想干什么?这是绑架!绑架一个总督察,你们知道后果吗?”

  领头的年轻人盯着柯蒂斯看了几秒钟,突然从后腰处拔出一把手枪,左手迅速将子弹上膛,指着柯蒂斯冷冷道:“下车!”

  这下来真的,柯蒂斯就害怕了,他见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吓得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颤抖道:“别,别开枪!

  这时不远处突然响起了警哨声,领头的年轻人抬眼看去,只见一个巡捕正吹着警哨,后面两个巡捕背着步枪快速跑过来。

  领头年轻人不慌不忙,拉开车门就将柯蒂斯拽了下来向后面一推,柯蒂斯当即被两个兄弟架住往后拖去。

  三个巡捕急忙端着步枪瞄准王承昊等人喊道:“不许动,放下枪!”

  王承昊也不言语,抬手就是连续三枪打过去,三个巡捕当即有两人中弹,剩下一人吓得慌忙躲到了街道边楼房走廊石柱后面。

  枪声一响,大街上顿时一片大乱,路人们慌不择路大叫着到处逃串,不少路边摊都被掀翻,果子、瓜子等小吃食撒了一地。

  这时剩下的三个兄弟也拔枪向躲起来的巡捕射击,那颗石柱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打得坑坑洼洼,又从车上下来一个兄弟挎着一杆冲锋枪跑到进处抬枪就开火,强大的火力输出将石柱打得碎石乱飞,那躲起来的巡捕吓得肝胆俱裂,蹲在石柱后面浑身颤颤发抖,再也不敢露头,他心里哀嚎:老天爷啊,咱只是混口饭而已,犯得着用这种家伙对付咱吗?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王承昊掏出一把大洋洒在地上喊道:“诸位街坊,打扰你们做生意了,不好意思,这是给你们的赔偿!大家伙分了!”说着向身后的兄弟挥挥手:“我们走!”

  有一个小弟大喊一声:“巡捕们,可以出来洗地了!”喊完之后就放肆地哈哈大笑不止。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