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六九章 铡刀的威力
  柯蒂斯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愤怒过,眼前这个人竟然侮辱伟大的法国,法国什么时候沦落到成了世人眼中的废才国家了?他气得失去理智大吼道:“该死的黄皮猴子,我要跟你决斗,是的是的,我要跟你决斗!我一定要把你打出屎来,你必须为你刚才说出的话道歉,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的柯蒂斯就像一头发了羊癫疯的公牛在原地转来转去,还握起拳头不断地竖在胸前晃着给自己打气,嘴里却没停歇,一直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

  东方霸燃一支烟抽了起来,向王承昊摆了摆脑袋。

  王承昊头,向身后两个兄弟挥手,两个大汉立即上前将柯蒂斯架住,柯蒂斯奋力挣扎,像一头狂暴的狮子大吼大叫:“你们这些野蛮人,快放开我,你们这些低贱的黄皮猴子,你们一定会得到惩罚的!”

  东方霸慢慢走过去,一口烟雾吐在柯蒂斯脸上,“嘘——!”

  柯蒂斯本想继续吵闹,但发现东方霸眼睛里闪烁着寒芒,自觉地乖乖闭上了嘴巴。

  东方霸扫了一眼柯蒂斯隆起的肚皮嘲笑道:“科斯蒂先生,您以为以您现在的身体状况与我决斗有几分胜算?不要说我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你,就连我身后的任何一个人都能把您的肚子打瘪,您信吗?”

  “你——”

  “你什么你?”东方霸打断道:“不要以为你们在上海有一块租界地就可以让所有中国人低头,要不是清**。中国人怎么可能让你们在这里耀武扬威?你还真以为你是从文明世界里出来的?你们嘴里说出的文明世界其实就为了掩盖你们虚伪贪婪的一面,实际上你们已经腐烂骨子里,我听说你们国家的每个男女都有几个情人,我其实很好奇,你真的是你父亲的亲生儿子吗?”

  “你,你这个该死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会吧!难道这家伙真的不是他父亲的亲生儿子?看到柯蒂斯眼神中的惊慌之色,东方霸没想到无意中的一句话竟然戳到了这家伙的死穴上。

  “嗯,这个问题真的值得好好探讨一番!您说呢,柯蒂斯先生?”

  柯蒂斯见东方霸总是揪住这个问题不放。顿时如斗败的公鸡一般。颓废道:“好吧,既然要合作,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前提是您必须不得在任何人面前提这个问题!”

  东方霸很满意,面带笑容道:“当然。以前你得到了多少好处。从今以后依然如是!”

  柯蒂斯立刻反对:“不行。如果还跟以前得到的一样,为什么我一定要跟你合作,不跟别人合作?”

  这个家伙还真是贪婪。每年从法租界获得的灰色收入至少有上百万,竟然还不满足,为了满足他那贪婪的心竟然要求更多的,东方霸不怕他贪,就怕他不贪,那样东方霸只能用极端手段让他消失了!

  东方霸笑道:“是的,这个问题问得好,关键是你能找到别人跟你合作吗?现在上海滩没有我头,谁敢跟你合作?我敢保证,只要有人敢与你接触,你第二天就能看见他的尸体在黄浦江里随波逐流!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法捕房里所有的华人巡捕在一天之内就会跑得精光,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法租界一天之内就可以发生十几起命案,你的上司不得不让你滚蛋,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就好象从来没有过你这个人存在一样?”

  “哼哼,是吗?你以为你这样就吃定了我吗?别以为你抓我一个小小的把柄就可以把我当傀儡一样摆来摆去!我所代表的是一个国家,而你呢?你只是一个帮派头子,你一个帮派头子竟敢跟一个国家对抗,那是找死的行为!你不是想弄死我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弄死我,你肯定会看到法国政府是怎么弄死你的!”

  柯蒂斯本来答应了东方霸,但是他听到了东方霸说这样目中无人的话就恼火,东方霸的激起了他内心的抵抗之心。

  东方霸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有几分血性,不惧威胁,在贪婪的人中也算是很少见的,东方霸盯着柯蒂斯一直看,而柯蒂斯也不示弱,瞪着圆鼓鼓的眼睛看着东方霸。

  看来不给这家伙一颜色看看,这家伙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如果柯蒂斯的内心不能臣服,那就对他的掌控力就差了很多,这样一来迟早要出事!东方霸向王承昊摆了摆脑袋:“给他来狠的!”

  王承昊发出一身狞笑,向架住柯蒂斯的两个大汉道:“把这个洋鬼子绑在传送带上!”

  两个大汉听见,一声不吭地拖在柯蒂斯向传送带尽头走去,又有两个大汉走过去帮忙,四个人一起将柯蒂斯结结实实绑在传送带上不能动弹。

  柯蒂斯被绑在传送带上不知所以,不明白这些家伙到底要怎么对付他,可是当他看见王承昊走到机器电源开关处推闸时立即明白了王承昊的的用意。

  这台机器的作用并不仅仅只是传送制作好的纸张,它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裁纸!在传送带的中间部位上方悬挂着一个重量达一百多斤的宽面铡刀,裁纸的铡刀比一般的刀具都要锋利得多,而且它的重量够重,一刀下来绝对能将人体铡成两段。

  随着机器的轰鸣声响起,传送带也开始动了,大铡刀也开始工作,按照固定的时间间隔上下起伏,每下铡一次就发出一声“哐当”。

  这要是被铡到了,还绝对的没有生还的可能,按照铡刀落下的时间间隔计算,当柯蒂斯通过铡刀后,绝对能能被铡成三段。

  柯蒂斯看着大铡刀不停地下落、上升,那闪亮的刀锋吓得他刚才跟东方顶牛的胆气全无,眼看着他的双脚就要到达铡刀落下的位置,他脸色惨白地大叫:“噢,上帝啊!停下、停下!快让那该死的机器停下,我同意了,同意了,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敢情这家伙是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王承昊看向东方霸,东方霸微笑着了头,王承昊便拉下了电闸。

  “啊——”柯蒂斯一声惨叫,可过了一会儿并没有感觉身体有疼痛感,他睁开眼睛一看,铡刀的刀锋刚好停在他的膝盖上方,离膝盖的距离不足两公分。

  柯蒂斯浑身瘫软如泥、满头大汗,仿佛身上所有的力气都失去了一般,等王承昊让人把他解下来,他还是站立不稳,只能靠两个大汉将他架住拖到东方霸的对面坐下。

  柯蒂斯连续灌了两杯茶才算是缓过神来,东方霸笑了笑,张开双臂靠在椅子的背上,翘起二郎腿说道:“五十万美金,我每年给你五十万美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你老老实实替我办事,你可以在法租界一直做你的总督察,每天喝你的法国红酒,住你的高档别墅!肆无忌惮地跟你的情人约会,但是如果你敢耍花样,那你就准备客死异乡!承昊!”说着伸出了手。

  王承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东方霸,东方霸接过信封在手上甩了甩扔在桌子上:“这是你今年下半年的酬劳,另外还有一小小的礼物!承昊,替我送柯蒂斯先生回去!”

  王承昊了头,走到柯蒂斯的身侧伸手道:“柯蒂斯先生,请!”

  柯蒂斯惶恐地拿起信封装进兜里向东方霸了一下头就起身步履虚浮地向外走去。

  车子开出工厂之后,柯蒂斯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看左右两边两个大汉,迟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信封。

  信封里有一张二十五万美金的现金支票,除此之外还有一叠照片,当他看到这些照片时,顿时脸色惨白如纸,浑身颤抖不止,如果这些照片流入到外面,他不仅官职不保,而且还会被人弄死,死得会很惨!因为照片上那些跟他一起的女人都是他的上司或者同僚的妻子,甚至连法国领事的妻子也赫然在其中。

  原本他还想着一定要找个机会把东方霸扳倒,瓦解东方霸的势力,然后他要好好的把今天受到的屈辱十倍还给东方霸,可是看到这些照片他就知道他再也没有机会了,东方霸随时都能让他声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送走柯蒂斯之后,东方霸也动身回了家。

  车子刚到别墅洋楼门口停下,就听见一个佣人跑出来说道:“老爷,陈管家出去了一天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当心他是不是出事了!”

  陈管家就是活剐朝香宫鸠彦的刽子手瘸子陈,这个女佣人是一个帮中小弟的老妈,瘸子陈和她相处久了就产生了感情,最近两人找东方霸摊牌了,要重新组建一个家庭,东方霸当然了想成全他们俩人的好事,只是这个女人的儿子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准备过两天找个时间跟儿子摊牌。

  东方霸听了之后也没在意,这个女人焦急是很正常的,所谓关心则乱,他笑道:“梁嫂不用担心,我想老陈他可能有什么事情耽搁了,现在才六多,天还不算太晚!”

  梁嫂急道:“我怎么能不着急呢,老陈他腿脚不方便,平时都是很早就回来了,从来不在外面耽搁太久的,唯独今天出去了一整天!”

  东方霸想了想,指着一个小弟说道:“你去廉租房那片找找,看看陈管家有没有在那边!”

  “是,老大!”(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