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七二章 绝命追踪 一
  到了门口一看,哪里还有方老四的影子,他问旁边站岗的巡捕:“刚才那小子去哪里了?”

  巡捕抬手指着斜对面的一栋房子说:“看,就是那栋!”

  东方霸身形一闪,迅速奔驰过去。巡捕房门口有一个小广场,从门口到那栋房子有七十八米的距离,东方霸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那栋房子。

  他奔跑的身影正落入了站在窗前的斗篷人眼中,斗篷人心惊不已,那人是谁?现在怎么办?

  就在这时,方老四推门进来一副惊恐的样子将门关得死死的,大口大口地喘气。

  斗篷人隐藏在头罩的脸瞬间变了几个脸色,他也不转身,立即问道:“打听清楚了吗?”

  方老四喘了几口气,脸色苍白地点头道:“打听清楚了,吗的,这次麻烦大了,就为了这几十块大洋把命丢了真不值啊!”

  “说,那人是谁?真实姓名叫什么?”

  方老四看着斗篷人的背影,吞了吞口水,脑子里急速运转起来,他道:“钱太少了,给我五百块大洋我才告诉你,如果让那人知道我在打听他的消息,我一定会死的很惨,所以我必须要跑路,上海滩我是呆不下去了!”

  斗篷人也是心急不已,下面已经有人追过来了,虽然追过来的人不知道他在哪一间房,但是找到这里应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现在就是抓紧一切时间套出方老四口中的情况,他点头道:“好,我答应你!说吧,那人叫什么?”

  方老四可不傻,他眼珠子转了转:“先给钱!”

  斗篷人脸色一冷,但是他还是让自己冷静下来。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绿油油的百元美钞递在肩后,方老四立即上钱把钱拿了过去,数数了,这些钱只有多没有少。

  “钱已经给你了,快说!”

  “好,我说!他是东方霸,上海滩只有一个东方霸!”

  斗篷人转过身走向方四海,房间里虽然开着灯,但是方老四无论怎么样都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见看对方的下巴上有白色的胡渣。

  斗篷人垂直的手突然五指张开,一把匕首落入手心被他握住,一刀就捅在方老四的胸口,方老四完全没有防备斗篷人突然下手,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匕首。缓缓倒在地上。

  正准备脱下斗篷,这时斗篷人听了楼梯上传来皮鞋踩在沙子上发出的喳喳声音,对于高手来说,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的听觉和视觉系统比一般人都要好得多,因为他们随时都准备应付危险。

  斗篷人脸色一变,立即跑向窗户。“哐当”一声响,窗户上的玻璃全部撞破,就在这时,房门也被东方霸一记大脚踹开。印入东方霸眼帘的是一个黑色的身影刚刚撞破窗户掉了下去。

  紧接着楼下传来哗啦一声巨响,东方霸立即冲到窗户边上,只见楼下的棚子塌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废墟中钻出来拔腿就跑。东方霸扭头看了一眼方老四,放老四的胸口插着一柄匕首。匕首正中心脏,显然是没救了。

  东方霸手撑窗沿,立即起跳飞身落下,在地上连续打了两个滚化解掉冲击地面的力量起身就追了上去。

  那斗篷人在大街上跑了一段路,回头一看东方霸越追越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对方是年轻人,体能充沛,而他已经垂垂老矣,身体机能都大幅下降,再不想办法就可能被现场抓住。

  他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条小巷子,立即向小巷子跑去,这时东方霸也注意到了对方的意图,他立即掏枪向斗篷人的小腿开了一枪。

  斗篷人当即一个趔趄,差点就栽倒在地上,可是他很快就稳住了,身体几个颠颠簸簸跳进了小巷子。

  东方霸举着枪追到巷子口停下了,巷子里面虽然不是黑漆漆的,但光亮很暗淡,如果不小心一点遭到对方的突袭的可能行非常大。

  这条巷子并不是死胡同,大约有一百多米长,巷子尽头通向其他地方,对方在受了伤的情况下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通过巷子,也就是说斗篷人在巷子两边的房子里藏着。

  腰间有一只手电筒,但是东方霸不敢用,发出光亮必定会告诉对方自己所在的位置,他不确定对方身上有没有枪械,如果对方有枪,他打开手电后无疑会成为活靶子。

  枪响之后,这条巷子里的居民都惊醒了,但是他们却不敢出来,仅剩的几间房还亮着的灯光也都熄灭了,现在除了月光,就没有其他光亮。

  东方霸双手举着枪,慢慢走向巷子里,他突然发现在月光的照耀下,地上青石上有几滴黑色的液体。

  他慢慢蹲下,眼睛打量着周围,伸出左手在黑色液体处摸了一下,然后凑到鼻子下闻了闻,有血腥气,是血迹!

  他顺着血迹的延伸方向小心翼翼搜寻过去,他不得不小心,从对手一系列的动作来看,对手也是非常小心的人,先是绑架了瘸子陈,然后严刑逼供,但是瘸子陈临时也没有说出对手想知道的情况,因此对手不得不再想办法。

  斗篷人又将瘸子陈的尸体抛出,以巡捕房的能力应该不难查出瘸子陈的身份和地址,他成功了,巡捕房很快通过瘸子陈口袋里的居民证查到了身份,进而通知了东方霸,而他就蹲在巡捕房的对面等东方霸到来。

  每一次,斗篷人都不亲自出面,而是收买别人打听消息,即使引起了注意,他都可以杀掉被收买的人而从容逃脱。

  东方霸可以断定对手肯定从方老四的口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不知道那家伙到底为谁服务,这一点他必须弄清楚。

  顺着血迹延伸到方向,东方霸大约走了十几米,血迹在巷子左边一栋房子的围墙下不见了,东方霸打量着这面围墙,围墙不高,以对方的身手应该可以轻而易举地翻过去。

  这时巷子口响起了大量的脚步声,几道手电筒的光亮照过来,乔乐带着巡捕房的人赶到了。

  乔乐带着一大批巡捕跑过来问道:“人呢?”

  东方霸说道:“不见了!”

  斗篷人明明还藏在旁边的房子里,东方霸却睁眼说瞎话,可乔乐不知道,他以为斗篷人真的跑了,叹气道:“跑得挺快的,对了,刚才那一枪是你开的吧?打中了没有?”

  东方霸摇头道:“光线太暗了,没看清楚!行了,撤吧!”

  人都跑不见了,再呆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乔乐便挥挥手:“收队,收队!”

  巡捕们排成两列整齐的队伍向巷子外面走去,不出片刻工夫,巷子里又空无一人了。

  过了三分钟左右,一座院子的门打开了,一个脑袋伸出来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慌忙向巷子尽头的方向跑去,清亮的脚步声传得很远。

  就在这时,乔乐突然从巷子口旁边的屋檐下钻出来大叫:“给我追,千万别让他跑了!”

  十几个巡捕房端着枪一窝蜂涌进了巷子追向前方跑动的人,乔乐也撒腿跟了上去。

  整个巷子里闹哄哄的,时不时传来狗叫声,小孩的哭叫声,巡捕们的大动作将附近一条街的居民们都惊动了。

  这年头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租界还好一点,特别是在日占区,半夜经常有日军追捕抗日分子,其中以七十六号的活动最为频繁,居民们也都习惯了,但没有人敢出来看热闹,毕竟谁也不想遭无妄之灾。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乔乐便带着巡捕们追着前面那人消失在巷子的尽头,刚才那院子这时再次走出来一个人。

  这人一副外国人的面孔,年纪有些大了,大约六十多岁,穿着一身短袖衫,拄着一条拐杖,脚步缓慢地走到巷子口,自言自语道:“噢,我的上帝,为什么上海滩天天都发生这样的事情?拜访朋友也碰上这种事情,真是遭透了,上帝一定会惩罚这些罪人的”。

  外国老头拄着拐杖转身向左边沿着街道边向前方慢慢走去,只有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传出,声音越来越远。

  这时巷子口右边屋檐下伸出一个脑袋盯着外国老头的背影若有所思,这人就是东方霸。

  东方霸和乔乐带着巡捕们撤退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藏在巷子口外面了,东方霸的意思很明确,斗篷人肯定是翻墙进了院子,但他不确定是哪一间院子,虽然血迹在一栋房子围墙边消失,谁知道斗篷人有没有使障眼法,因此他没有让乔乐带队挨家挨户地搜。

  对方是高手,随便使个什么办法就能将搜捕的巡捕糊弄过去,想靠巡捕们抓住斗篷人根本不可能,巡捕们顶多只能给对方造成一些压力。

  撤掉人马,让斗篷人自己现身,这才是东方霸的打算,东方霸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也是小心谨慎、极其精明的人,对方先是逼迫院子的主人装扮成他自己,披着他的斗篷跑向巷子的尽头,试试周围有没有人埋伏,这一试果然试出来了,乔乐和他手下的巡捕立即现身去追击,斗篷人这样做第一是试探有没有埋伏,第二是如果有埋伏就起到了调虎离山的作用。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