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七四章 真相大白
  西德尼一向认为自己够大胆的,因为他在一战前后活跃在欧洲上层,穿梭在贵族豪门之间,每天都说谎话骗人,而且还要能自圆其说,时时刻刻都行走在刀尖之上,他也就是耍耍嘴皮子,尽量讨好大人物们,身份泄漏的时候杀杀人灭口,但是东方霸的手段让他自愧不如,手里抓着政要的把柄,让他们如哈巴狗一样乖乖听话,他自认为自己做不到。

  西德尼拄着拐杖一边走,一边想着等回去之后先养好伤,然后联系土肥原贤二把自己查到的情况与土肥原贤二交换金钱,再杀掉土肥原贤二灭口拿回情报和美金,以后就老老实实呆在教堂里,再也不调查彼岸花组织的情况了,因为他不敢再查下去,他很清楚只要触碰东方霸,很快就会引起巨大的反应,东方霸就像一座大山堵住了河流的出口,使得河水难以逾越一步,而且彼岸花组织比东方霸更加神秘。

  他曾经到朝香宫鸠彦被袭击的野驴坳去查看过情况,并且偷偷潜入日军在南京的情报部门查阅了当初日本人在现场勘查的情况报告,报告显示当初袭击朝香宫鸠彦的只有七个人,而保护朝香宫鸠彦的日军部队足足有两百人,彼岸花组织的战力让他吓得几乎想立刻不管土肥原贤二的委托了,马上远离这里,可是后来他还是没有忍住剩下那一百七十万美金的诱惑。

  西德尼自信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刚才他藏身的房子的主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女主人在他出来的时候也被他杀掉,只要不再有什么动作,应该不会被东方霸查到身份,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东方霸已经盯上他了。

  又走了一段距离,他有支持不住,却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的一家门店前停着一辆老爷车,那也许是店主人停在门口的,他可不管谁的车,立即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扔掉拐杖拉开车门钻进了驾驶室内。

  没有车钥匙,这可难不倒他这个超级间谍。他在方向盘下面扯出一把电线。从裤兜里拿出一盒火柴划燃后找到连接打火塞的两根电线,踩下油门之后,把裸露的两头细铜丝碰触,铜丝接触之下发出哧哧的电火花。连续两次之后就听到了汽车发动机启动的声音。

  他心下大喜。立刻挂档。汽车便沿着街边向前开去,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破老爷车一直开了十几分钟在教会医院门口停下,西德尼停车后瘸着腿走走进了医院。

  这时老爷车的后备箱被推开了。从里面跳下来一个人,不是东方霸是谁?原来东方霸准备抄小路赶到西德尼的前面去,但是他到了之后发现不远处有一辆汽车,他推测西德尼在受了伤的情况下一定会把注意打到这辆车上面,因此他事先躲在了后备箱里,西德尼果然按照他推测的那样开走了老爷车。

  东方霸跳下车之后,将老爷车的后备箱轻轻盖上,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裳昂首阔步地走进了医院。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多,医院门诊室这边已经没有人走动了,几个值班的护士也趴在桌上打盹,东方霸刚走到科室门诊走廊口就听见了说话声,他马上靠在墙边。

  急诊办公室的门大开,灯光从里面照出来射在走廊上,说话的声音就是从急诊室里传出来的,双方对话用的是英语,听语气西德尼和医生应该是熟人。

  “噢,上帝啊,您这是怎么搞的,怎么小腿中枪了?”这是医生的声音。

  西德尼的声音传来:“我从一个朋友家里出来,在路上无意中看见了一起绑架案,绑架者看见我就准备抓我,我立刻逃走,但是绑架者从后面开了一枪,后来的事情就这样了!”

  “噢,神父,您也真够倒霉的!好吧,我这就给您安排手术!”

  “那您速度快,我必须赶回教堂做祷告!”

  医生惊讶道:“哦,不不不,您受了枪伤,必须要好好休养,在教堂可没有人照顾您!您别那样看着我,好吧好吧,我知道您是一个虔诚的信仰者,做完手术您就可以回去了,但是如果您有什么不舒服的请立刻给我打电话!”

  “当然,我会的!”

  脚步声响起。

  东方霸立即轻轻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站在楼梯转弯处,这时医生的身影出现了,医生走到护士站敲了敲桌子喊道:“嘿,嘿,姑娘们,醒醒!现在有一个小手术要做,要知道没有你们陪伴我可就太寂寞了!”

  东方霸不得不感叹这个外国佬医生的口花花程度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竟然同时调笑几个护士,而护士们却没有丝毫的不满。

  很快在医生的安排下,一个护士去推推车准备送伤者去手术室,另一个护士去手术室准备手术器械,还有一个护士去准备药物,最后一个护士留在原位继续值班,也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

  等推车的声音渐渐消失之后,东方霸轻手轻脚从楼道上下来,无声无息地经过护士站在急诊办公室门口停下,扭开门上的把手迅速闪身进去。

  在医生的办工桌上,东方霸找到了病例,病人姓名克劳斯,年龄六十二岁,职业马歇尔教堂神父。

  马歇尔教堂?东方霸皱了皱眉头,这个叫克劳斯的老神父到底是为谁服务呢?英国人情报人员科林和美国人霍姆斯都与自己达成了协议,他们应该不会跟自己过不去杀掉自己的管家瘸子陈,这样做无疑会把关系搞破裂。

  德国人和苏联人?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他们不严密关注其他情报组织的情况来盯着自己,这不是有不务正业吗?

  东方霸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相信既然已经知道对方在明面上的身份和地址,这个克劳斯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不管这人是谁,有多么精明!

  将病例放回原位,转身发现旁边椅子上有一堆刚换下的衣服,显然是克劳斯先生换下的,走过去在衣服上摸了摸便摸到一个坚硬物品,掏出来一看是手枪!捣鼓了两下之后将手枪放回原处,将东方霸悄悄出了急诊办公室,悄声无息不带一丝风动地离开了医院。

  十几分钟后。东方霸站在了马歇尔教堂的门口。他观察了一下教堂的情况,整个教堂内外都是漆黑一片,从大门口到教堂大楼之间的路灯都没有开,看来克劳斯神父自从早上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时教堂内也应该没有其他人。如果有其他人。不可能连路灯都不开。

  为了不留下痕迹,东方霸没有打开铁栅门,而是走到大门旁边抓住围墙顶端一个翻身便进入教堂花园内。现在月亮已经开始下落,还好有些月光,教堂花园内不是很黑,东方霸顺着花园内花草的沟壑蹑手蹑脚走到教堂洋楼房檐下。

  他虽然判断教堂内没有人,但是觉得还是小心一的好,说不定有个懒鬼天还没黑就睡觉,一直睡到现在呢?

  沿着房檐一直小心走到教堂洋楼门口,为了方便信徒可以随时前来祷告,大门并没有上锁,因此东方霸伸手一推,大门就被推开了。

  进入教堂内,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进,不过这难不倒东方霸,他取下腰间一支手电筒打开,一道光束便在教堂内亮起,巡捕房的装备还是挺齐全的,值夜班的有手电筒,先前在巡捕房换衣服的时候就顺手带了一支。

  一排排长椅,对面墙壁上是巨大的耶稣受难雕像,四周墙壁上到处都是壁画,一根根石柱上有许多放蜡烛的烛台,教堂内很干净整洁,看不过设施有些陈旧,看得出来这座教堂有些年头了,而且克劳斯神父每天都在精心打扫。

  东方霸顺着长椅之间的通道一直走到耶稣受难雕像下面用手电筒照了照,然后走到左边忏悔室看了看,均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忏悔室左边有一扇小门,东方霸拉开小门走进去,里面是一条走廊,进去走了两步用手电筒一照,有三间房,最左边是一间大厨房,其实也没什么厨具,空荡荡的,中间摆放着一张餐桌,看来这是厨房和餐厅一体的。

  中间是书房,东方霸小心推开门用手电筒照了照,里面没有人,书房的四周摆放着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厚实的书籍,基本上都是宗教典籍,也有一些科学类书籍,右手边就是一个酒柜,酒柜里放着十几支上好的法国红酒,还有几瓶白兰地,正对面便有一张书桌。

  走到书桌后面,东方霸拉开椅子坐下,打开抽屉看了看,里面都是教堂的一些收支账目,他把书架上的书翻了遍也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这时他注意到墙壁上有一个半人高的耶稣雕像被铁架固定在墙壁上,他走过去打量一下,竟然发现雕像的背后有一个小洞,他伸手应该是克劳斯搜集调查整理的资料,全部是有关彼岸花特种部队的,上面粗略的描述了彼岸花特种部队的战斗力,编制,和武器配备情况,上面的文字是日文,也就是说这份资料应该是从日本人那里得来的,看来日本人的调查也不是没有一收获,这些情况是可以通过现场勘查得出分析结论的,不足为奇,资料中还夹着一张瘸子陈的全家福照片,资料的后面有一张用英语写的有关瘸子陈的资料以及一份瘸子陈在南京的户籍档案。

  原来如此!东方霸总算明白了克劳斯的目的,他是想查彼岸花组织,先是从刽子手上面着手,因此查到了瘸子陈身上。

  将资料放书桌上之后,东方霸又翻看了那叠手稿,这是一叠类似回忆录的文稿,虽说是回忆录,但是却是以小说的形式表现出来的,第一人称自述,东方霸越看越心惊,等他看完这叠回忆录之后,他总算知道克劳斯神父是谁了。

  西德尼?赖利,这家伙可是超级有名,特工界几乎没有不知道这个人的,东方霸也不例外,这份回忆录写得比后世人们所知道的资料详细的多,也有些地方不尽相同,毫无疑问,这上面才是西德尼?赖利真实的经历,因为他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外界都以为他已经死去,也许等到他临死的时候他会把这部回忆录公布出来,因此他没有必要在回忆录上撒谎。

  回忆录写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土肥原贤二现身马歇尔教堂,让西德尼?赖利帮忙搜集彼岸花组织的情报,这让东方霸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将文稿放在书桌之后,东方霸起身之后走到走廊的右边,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门,门外应该是教堂的后院,推开卧室的门,手电筒一照就很清楚地看见卧室的情况,卧室布置得给人感觉是非常舒适,虽然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但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单身老头子的卧室,倒像是一间夫妻卧室。

  东方霸在卧室的枕头下发现了一把手枪,弹夹是满的,梳妆台抽屉里也有一把手枪,还有一些大洋、法币和美钞,数量不多,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发现其他特别的东西。

  东方霸从卧室里出来带上门之后回到了书房,抬手看了看时间,西德尼应该还有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回来,他打开手电筒在书房里沿着书架慢慢走动着,以期望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走到椅子后面的时候,脚下突然发出一声轻轻的响声,如果不是太安静了,一般人听不到了这个声音,他里用手电筒向地下照了照,仔细一看让他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大约一个平方大小的木板与周围的木板之间的缝隙稍微大一些,难道下面有什么玄机?东方霸将手电筒的尾部含在嘴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洋插在缝隙撬了撬,木板果然被撬起来了,揭开木板一看,里面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用手电筒一照,有一条木梯通向下面,底部大约有三米深。(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