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七五章 两个超级间谍面对面
  东方霸精神一震,顺着木梯下去,等到了底部转身用手电筒一照,才发现这是一间十来个平方大小的地下室,四周墙壁上到处挂着各种各样的轻型武器,其中手枪占了绝对大多数,大约有五六十支,每种型号都不尽相同,除此之外还有五支冲锋枪,两支双筒猎枪,三支带瞄准镜狙击步枪,制式步枪也有十几支,几乎每个国家的都有,却没有一支相同的。

  东方霸随手取下一支勃朗宁1911,发现这枪经过了改造,口径改大了,手柄也长了一些,放回原位之后又取下一支德国鲁格,也经过了改造,连续取下来的手枪都经过了改造,东方霸猜测克西德尼那老家伙是不是一个改枪大师。

  有枪就有子弹,墙壁下码着十几个小木箱子,打开其中一个小木箱子就看见里面有几百发子弹,还有一箱子手雷。

  东方霸没有找到电台,既然连秘密武器库都能找到,而唯独没有电台,基本上可以确定西德尼这老家伙已经与老东家英**情局断绝了一切联系,否则不可能没有电台,至于土肥原贤二是怎么知道西德尼还在人世,并且找到了这里,回忆录中也做了记录,是因为有一个日本情报人员混迹于租界高层之中发现了西德尼的情况,土肥原贤二调查之后确定是西德尼,并且杀死了那名日本情报人员,西德尼还在人世的消息也只有土肥原贤二一个人知道。

  在周围转了一圈,他竟然发现了一道石门,花去几分钟找到了开启石门的机关,石门缓缓打开之后出现一条长长的通道,东方霸用手电筒照了照。发现通道好像没有尽头一般,一直通向东面,东方霸心中一动,难道出口在江边?好狡猾的家伙!

  却说西德尼在医院动手术取出了小腿上的子弹,无论他的老朋友医生如何劝阻。他都要坚持回教堂。

  医生没有办法,只得说道:“我给你多准备一些药,每天换一次,不要用水打湿伤口,另外尽量不要多走动!”

  西德尼一一答应,等医生将药取过来。他拿了药叮嘱一声:“老伙计,我今晚来动手术的事情别跟别人说,如果让绑匪知道我来过这里,他们肯定会查到我的!”

  医生很是理解,点头道:“放心吧,神父。我知道该怎么做!”

  西德尼开着车回到教堂时已经是三点多,他将这辆偷来的老爷车停在教堂的后院,然后从后门进了卧室,在卫生间里擦洗了一遍身体,然后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准备去书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等到临死的时候再把回忆录寄给一家著名的媒体单位。让他们把自己曾经的经历全部公布出来,让世人了解隐藏在阳光之下的黑暗。

  他觉得他有这个资格,也许曾经有间谍想过这么干,但是他们却没有机会,因为他们想退出这个行业却不能得偿所愿,最后必定会被灭口,没有哪个组织愿意让这种事情搞的天下皆知,加深人们的恐惧心理,但是他有这个机会,因为他已经“死”了。现在除了土肥原贤二之外,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只要用情报从土肥原贤二那儿换来一百七十万美金,他就干掉土肥原贤二,然后去一个中立国安度晚年。

  他原本是想就在中国安度晚年。此后也不再卷入间谍工作,因此他早在几年以前就开始写回忆录,这并不能对他的生命构成什么危险,没有间谍活动就没有危险,谁会知道他就是曾经大名鼎鼎的西德尼?赖利呢?但是后来他的生活日渐拮据,恰好土肥原贤二找上门,为了得到钱财,也为了拖住土肥原贤二,他不得不重出江湖。

  从卧室里出来后,西德尼?赖利还有一些心有余悸,他没有想到东方霸的思维那么敏捷,竟然猜到他杀死瘸子陈抛尸的用意,而且跟踪他收买的方老四,让他所在的位置暴露,要不是他机警可能就会抓住了。

  擦拭了一下身体,又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让他心情放松了一点,推开书房的门,他没有开灯,有些月光从窗子外照进来,他转身到右边酒柜前拿起一个玻璃杯,又拿出一瓶已经打开的红酒倒了半杯。

  端起酒杯,西德尼?赖利刚刚转身准备走向书桌,就在这时书桌上的台灯突然亮了!

  西德尼反应非常迅速,左手丢下酒杯的同时,右手已经掏出了睡衣口袋里的手枪对准了书桌后面。

  在漆黑的书房,台灯突然亮起,如果是一般人,只怕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哪里还有这种冷静得可怕的心态和强悍的反应速度?西德尼显然不是一般人,他经历过无数生死,虽然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但是这种情况还不至于让他乱了方寸,因为他曾经被自己人背后捅刀子,其实最可怕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在你背后捅刀子。

  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因为台灯的光照关系,西德尼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看请对方的上半身和手臂,对方一直手放在书桌上,手上握着一把手枪正对准他。

  西德尼冷冷道:“你是谁?”

  东方霸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淡淡道:“神父,您不觉得您手上的枪是多余的吗?”

  什么意思?西德尼有些发懵,他弄不清东方霸说着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书房里还有人?不可能,如果还有人而没有被自己发现,那自己真的是老了!或者对方的意思是并没有恶意?不可能,如果是这样,那对方为什么还用枪指着自己?

  就在西德尼还在纠结东方霸那句话的意思时,东方霸补充了一句话:“汽车没有汽油是开不走的,是不是,神父?”

  西德尼脸色大变,他总算明白了东方霸的意思,自己的手枪里没有子弹!他立即抽出弹夹一看,弹夹里果然是空的!他手指头一松,手枪和空弹夹都掉在了地上。

  东方霸摆了摆枪口:“坐下!”

  “原来你一直跟踪我,而我却没有发现你!你先跟着我到了医院,然后在医院里找到了我的地址,并且先比我到了这里,我卧室枕头下面的手枪子弹被你下了,想必抽屉里的手枪和我衣服口袋里的手枪都被你动过了手脚了!东方先生,是吗?”

  西德尼有些沮丧,心道这次真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想他曾经来往于欧洲各国上层,把权贵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其间也被其他国家的特工追捕,从来都是他耍得别人团团转,而没有今天这种无力感,不过他很快调整了情绪,慢慢走到东方霸面前坐下。

  等西德尼坐下后,东方霸开口道:“神父,你很聪明!有两个问题,您的回答将决定您的生死!第一,我怎么称呼您呢?”

  西德尼想说自己叫克劳斯,但他有些犹豫不定,东方霸比他先到教堂,必定仔细检查过这里的一切,他不知道东方霸搜出多了多少东西,可是当他看见书桌上的资料和手稿时,他知道自己不能说谎了。

  “您可以称呼我为西德尼?赖利!”

  东方霸一副嘲弄得表情:“赖利先生,您很老实,但同时也更狡猾,如果您不是看见这书桌上的资料,我想您一定会随便胡诌一个名字吧?第二个问题,既然您已经死过一次,外界也没有人知道您还活着,为什么您还要重出江湖呢?要知道间谍可不是一个好工作”。

  西德尼摊了摊手:“一是因为我缺钱,二是因为土肥原贤二发现了我的存在,为了拖住他,也为了再赚点钱养老,我必须这么做!”

  东方霸拿着手枪对准赖利站起来,在书房里走动着,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个世上有没有神我不知道,宗教的存在确实给了很多人精神信仰,让很多人有了精神的寄托,以此看来神父是个好职业,不仅有很高的收入,同时也服务了很多人,可惜的是您玷污了这个职业!一个杀人无数的人做神父您不觉得荒唐和可笑吗?如果您是真心悔过,真心向上帝忏悔也就罢了,人们也许会原谅您,但是您却再次拿起了屠刀,我觉得这座教堂不应该供奉耶稣,而是应该供奉撒旦,您觉得呢?”

  西德尼耸了耸肩膀说:“很遗憾,我并不是一个虔诚的信仰者,事实上这座教堂的神父并不是我,原来的神父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他早在十二年前被我埋在了教堂的后院,后来也有不少人来找原来的神父,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变成了白骨,我只是披着神父的外套而已!”

  东方霸冷笑道:“我没想到您这么坦诚,从这一点来看,您是一个诚实的人,其实我很喜欢您这种人,因为至少您还有胆气说真话,而不像其他伪君子!可惜啊,您杀了我的管家,虽然我跟我的管家相处的时间不长,也没什么感情,但是他却对我很忠诚,一个忠诚的人应该得到他应有的待遇!”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