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七七章 互相算计
  一大清早,张小林提着鸟笼子在院子里逗弄,一边学着鸟叫,一边给鸟为食,那神情是非常的惬意。[本文来自]

  这也难怪,与他同一个级别的大佬们都被租界当局关进了监狱,判了个终生监禁,唯独他被日本人捞出来了,看着几个与他有过节的大佬在监狱里等死,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只是他不知道东方霸早就把那些大佬打包送去了香港。

  他曾经去监狱探视,可监狱的人说那些大佬属于重罪犯人,短时间之内不允许探视,张小林一听满心欢喜,监狱都不让探视,这说明那些大佬们在监狱里的日子难过啊!他回去后当天晚上就多喝了好几盅。

  从这件事情当中,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只要跟着日本人,租界当局算个屁啊!只要日本人出马,租界当局就不敢不放人!

  张小林正逗弄地高兴的时候,管家老孔走过来笑道:“老爷,您今儿怎么起这么早啊?看您这模样想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吧?”

  张小林也不回头,一边给鸟儿喂食,一边说:“这人呐,就得识时务!你看看老黄他们,那就是不识时务的下场,要是他们跟我一起为日本人办事,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样被关在牢里了此残生了!”

  老孔急忙陪笑:“那是,那是,要不怎么说老爷眼光独到呢!”

  张小林含笑得意,却不想老孔语气一转:“不过我以为给日本人办事,还是只您一人为好!”

  张小林把老孔说的意思理解反了,他认为老孔是在骂他不该当汉奸,当汉奸就算了,何必拉着别人也当汉奸呢?他当即扭头看着老孔怒道:“怎么?你认为我给日本人办事不好?”

  老孔吓了一跳,急忙辩解道:“不是不是。老爷,我是这样想的,如果黄老板他们都给日本人办事,那怎么能体现出您的重要性呢?如果黄老板也给日本人办事,以他的威望和势力,那是稳稳压您一头啊,这样一来,您在日本人那就没什么地位了!”

  张小林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上面来呢!不错不错。就是这个道理!老孔啊,你小子有点脑子!去帐房支十块大洋,老爷我赏你的!”

  “多谢老爷打赏!”老孔高兴得大叫一声,正准备转身去帐房领钱,突然又回来道:“老爷。您前几天不是说家里的保镖太少,而且没有厉害人物坐镇吗?”

  张小林扭头道:“是啊,难道你认识什么厉害高手不成?”

  老孔笑道:“老爷,我整天呆在您身边,哪认识什么高手?这您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我有一个表侄儿您知道吧?”

  “哦,知道知道。不就是你表姐的儿子嘛,这个你小子说过,说你怀疑那小子是你的儿子,哈哈哈!”

  老孔神色尴尬地讪笑了几声。脸色有些发红,点头道:“就是他!我见现在这局势越来越乱,就写信让他来上海呆在我身边,也好有个照应。这不他昨天过来了,我想求老爷赏他一个差事做做。噢,他从小就练武,还当过三年兵,四五个大汉近不了身,枪法也还不错,我想着要是给别人家干活那不是便宜别人了吗?还不如给老爷您看家护院,怎么说都是自家人!”

  老孔一席话说得张小林满心舒畅,点头不已,当即说道:“这就对了嘛!都是自家人,你明天带他过来让我看看,自家人用着放心啊!”

  “啊,多谢老爷,多谢老爷!”

  第二天一大早,老孔就带着詹森去见张小林,进门的时候被保镖搜了一遍身,这时张小林还没起来,他们二人便站在门外等后,门口四个保镖一脸警惕地看着詹森。过了半个多小时张小林才打着哈欠出来,看见老孔带着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口诧异地问道:“我说老孔啊,你这大清早不忙其他事情站在我房门口做什么?”

  老孔立即堆起笑脸:“老爷,昨儿您不是说让我带着表侄儿来让您看看吗?我今儿就带他来了!就是这小子,他叫郑林!今年二十三岁”。

  老孔说着便扯了扯詹森的袖子喝道:“林子,还不快叫老爷!”

  “哦,老爷好!老爷吉祥!”詹森立即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叫了一声。

  张小林大笑:“哈哈哈,你要是在老爷中间加一个佛字,那可就乐子大了!”

  包括几个保镖在内,众人都露出一副古怪的样子。

  张小林笑了几声便问詹森:“听老孔说,你从小练武,而且当过三年兵?”

  詹森老老实实弯腰道:“是的老爷!”

  “唔!”张小林再次打了个哈欠,看着詹森说道:“你是老孔的侄儿,也算是自己人了,不过呢,老爷我还要看看你到底是块什么料,看看你的身手怎样才能给你安排差事,老爷我找几个人跟你过上几招,再看看你的枪法如何,你看怎么样啊?”

  老孔立即道:“全凭老爷做主!”

  张小林当即指着一个保镖说:“你去找些人来跟郑林比试比试!”

  “是,老爷!”

  没过一会工夫,除了几个负责警卫的保镖,其他四十多个保镖都到齐了,而这时张小林也洗簌完毕,在几个保镖的护卫下来到院子中间。

  当下有两个丫鬟搬来一张太师椅,张小林坐在太师椅上指着詹森说:“这位是孔管家的侄儿郑林,前天刚到上海滩混饭吃,今天找大伙来就是试试他的身手,待会比试的时候点到为止,不能下杀手,但也必须尽全力,都听明白了吗?”

  众保镖大声道:“明白了!”

  张小林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詹森说:“小郑啊,这么着吧,你刚到上海滩,老爷我就给你一份见面礼,至于这见面礼你能拿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你打赢一个人,老爷我就奖十块大洋,打赢两个奖二十块大洋,依次类推,不封顶!但只要你输了一次,你得到的见面礼就要分一半给打赢你的人,如果你一个都没打赢,那你就从哪来回哪去,你看如何?”

  张小林能混到今天这一步。绝对不只是心狠手辣那么简单的,他收买人心的本事也是一流,从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知道想要别人卖命,就得舍得下本钱。季云清的死可是给了他敲响了警钟,有再多钱没有命花有什么用?

  詹森抱拳弯腰道:“多谢老爷!”

  张小林挥挥手,保镖们便分成两拨站在两边,中间空出一片空地,保镖们一个个都摩拳擦掌,不仅仅是詹森打了赢了有钱拿,他们只要打赢了詹森也是有钱拿的。

  立即就有保镖互相之间使眼色。他们这是在商量,让实力差的先上,这样詹森打了就有钱拿,如果最开始就让最厉害的人上场打赢詹森。不但詹森要走人,他们也拿不到钱。

  一个有些单薄的保镖站出来对詹森抱拳道:“我先来!”

  詹森也抱拳,说道:“兄弟手下留情啊!”

  “好说,好说!”

  两人立即拉开架势。各自摆出一副进攻的姿态,保镖先进攻。詹森防守反击,双方你来我往打了十几个回合,最后这保镖自知不敌退下了下去。

  接下来詹森一连打赢了个五个人,到第七人的时候,詹森假装一招不敌被击倒在地上。

  詹森毕竟是被众保镖进行车轮战,就算输了也是虽败犹荣,张小林当然清楚这一点,能一连打败六个保镖,这实力非常了不起了,他对詹森大加赞赏:“好好好,不错!能接连打败六个人这说明你的实力不俗,管家,去帐房领六十块大洋过来!”

  “是,老爷!”

  张小林接下来又测试了一下詹森的枪法,詹森的枪法也让他很满意,虽然比不上保镖中最好的,但是也比其他人强得多,詹森就这样进入了张公馆,要执行刺杀的命令,还要等待马如龙的命令。

  却说李世勋因为季云清死了,地盘被抢,人马也被龙帮收编,再也不敢像以前一样横行无忌,他却也不甘心,发誓要找到刺杀季云清的刺客大卸八块,同时他也不甘心被龙帮牵制,现在龙帮控制了全上海三分之二以上面积的地下势力范围,他的七十六号在行动上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经常害怕龙帮找七十六号的麻烦。

  为此他专程拜访了张小林好几次,希望能得到张小林的支持,张小林却也不傻,李世勋显然想借用他的势力来对付抗日人士,没有日本人说话,他才不会支持李世勋,季云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季云清就是做得太过分了才会被人刺杀。

  这天晚上李世勋照样来拜访张小林,希望能够游说张小林支持他。

  张小林对他倒是很客气,每次来都是好茶招待,有时候还留他吃饭,可就是不给他一个准信。

  这次也是一样,客厅里除了两人的之外就剩下他们的保镖了,李世勋放下茶杯说道:“张爷,您知道您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吗?”

  听李世勋这么说,张小林有些不悦道:“小李,你这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老夫现在有什么危险?”

  李世勋笑了笑,说道:“张爷您看看上海的地图,现在上海滩有三分之二的地盘都落在东方霸的手里,而您能掌握的不足四分之一,还有一些在其他几个人手里,其他一些大佬刚刚被关进了监狱,东方霸就吞了他们的地盘和人马,您觉得他还会对您客气?他只要做掉您,他就是上海滩名副其实的老大啊!”

  张小林刚开始还有些不以为然,但是听完李世勋的话,却又感觉很有道理,俗话说兔死狐悲,那些大佬刚被关进监狱东方霸就下手吞了他们的地盘和人马,这确实做得太过分了,连季云清的地盘和人马也被抢了,在他看来东方霸的吃相也太难看了,完全不讲感情嘛!

  按照李世勋的说法,他张小林现在已经成为了东方霸一统上海滩地下势力最大的障碍,东方霸必定不会放过他,难道他就等死不成?张小林能做到三大亨一,狠辣是绝对有的,他脸色有些不好看,问道:“贤侄认为我应该怎么做呢?”

  “这个嘛——”李世勋说到这里就停下了,把目光看向周围的保镖,其意思很明确,这里说话不方便。

  张小林看了他一眼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向保镖们挥了挥手:“都下去吧!”

  李世勋也向吴四宝等人说:“你们也下去!”

  这时詹森刚好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看见从客厅里出来一大票人,知道肯定来了什么重要任务,而且那人与张小林在谈重要的事情,他便走过去拉住一个张小林的保镖小声问道:“兄弟,什么人来了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这保镖瞟了其他人一眼,低声道:“七十六号特务头子李世勋!别瞎打听,免得惹麻烦!”

  詹森立即道:“明白,明白!”

  此时他心中却很是担忧,这李世勋可是认识他的,如果被李世勋看见他在张小林身边当保镖,李世勋绝对猜得出他是来刺杀张小林的,今天他刚好白天休息,晚上才守夜巡逻,要不然被李世勋看见就麻烦大了,想到这里他立即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客厅里,张小林等保镖们都出去之后就说:“贤侄,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了,你能说了吧?”

  李世勋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摆明了是您和东方霸二人共掌上海滩的地下势力,但是您应该听过一山不容二虎,你们二位迟早有一个要死于另一个手中,难道您就在这儿坐以待毙不成?与其等到时候他向您下手,不如您先下手为强,做了他”。

  张小林听了站起来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显然是在衡量得失,过了两分钟,他停下来问道:“不知贤侄有什么好办法吗?”

  李世勋神秘一笑,问道:“张爷您应该还没有和东方霸闹僵吧?”

  张小林点头道:“那是当然,我们都是青帮一脉,而且也没有什么过节,关系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没有到闹僵的地步!”

  “张爷听过鸿门宴吗?”

  张小林当即大怒:“小子,你什么意思?欺负老夫没文化怎么的?”刚发完火就感觉不对劲,连忙道:“等等,你的意思是用鸿门宴的招数对付他?那他能上当吗?”

  李世勋非常笃定地说:“只要我们把戏做足了,他绝对能上当,因为你们的关系还没闹僵,而且您还是他的前辈,您请他赴宴他敢不给面子?这要是传出去,他在江湖上绝对会臭名远扬,我想他还不至于这么不珍惜羽毛吧?”

  张小林点头道:“有道理,不过这事非同小可,东方霸那小子可不是什么善茬,你让老夫好好斟酌两天!”

  李世勋还要再说,张小林却显得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只好作罢,给张小林考虑几天,再说这事还真急不来!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