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八零章 日本人的最后通牒
  好不容易等别人打完电话,西德尼拉开门走进了电话亭,拿起电话塞进一个硬币拨了一个号码,这是日军驻沪司令部的总机电话,“给我接紧急救援办公室!”

  紧急救援办公室实际上是一个日军的空壳部门,它存在的作用就是为了想找到土肥原贤二的人能够找到他,当然必须是他认可的人才行。[本文来自]

  等了好一会,电话才接通,里面出现土肥原贤二的声音:“摩西摩西!”

  西德尼一下就听出了土肥原贤二的声音,对于他这种级别的间谍来说,不会轻易忘记他所见过的人和听到的声音,他透过电话亭上的玻璃瞟了周围一眼,然后说:“你需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准备好钱,一百七十万美金,少一毛钱你都拿不到东西!”

  电话那头的土肥原贤二顿时精神大振,立即问道:“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西德尼却不慌不忙地说:“这个不着急,我免费送你一条情报,等你证实了这条情报的真假,你就知道我得到的东西是真是假了!我得到确切的情报,明天彼岸花组织将会攻击日军驻上海司令部,具体的时间不明确,攻击手段和规模不明确,以我现在对这个组织的了解程度,我只能得到这么一条粗劣的信息!如果这条情报被证实了,我希望在百乐门三楼洗浴中心的a328号储物柜里躺着一份你从银行提取了一百七十万美金的银行方面出具的证明文件!否则,你没有与我交易的资格!等我的电话吧!”

  西德尼挂断电话,从电话亭中出来,看了看周围,对靠着电话亭上的监视负责人说:“来支烟!”

  监视负责人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抖了一下。两支香烟被抖出一截露在外面,西德尼抽一支含在嘴里,监视负责人又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他抽了两口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刚才你也听见了,反正消息我是发出去了,告诉东方先生,千万别弄砸了!现在我要去吃一顿牛排大餐,如果你们愿意去,我想我可以请客。但是你们要买单”说着就走到街边招来一辆黄包车。

  监视负责人很无语,见西德尼上了黄包车,便向另外两人歪了歪脑袋,三人一起上了汽车跟着西德尼所乘坐的黄包车。

  黄包车也许是这个时期中国所拥有的数量最多的交通工具了,因为中国有大量廉价的劳动力。清同治12年(即1873年)法国人米拉看到了黄包车的便利,从日本引进了这种车在两租界试着经营,并申请了十年的专利,从此在京、津、沪、杭、汉等大城市风靡,而西方国家的人出门一般骑自行车,有钱人一般坐马车,再富有一点的则是开汽车。

  却说土肥原贤二放下电话之后。心里就琢磨开了,按照西德尼所说的,明天彼岸花组织会进攻日军驻沪司令部,这个情报听上去有点天方夜谭。日军驻沪司令部是什么地方?是说攻打就能攻打的吗?如果是这样,日军部队什么都不用干了,只能守在司令部防止别人攻击。

  就算土肥原贤二那样精明狡诈的人也被这条情报弄得摸不着头脑,以土肥原贤二对西德尼的了解。他不应该是一个乱来的人,他说的这条情报应该不是胡诌。否则一百七十万美金的情报交易不是打了水漂了吗?

  土肥原贤二立即调来有关对彼岸花组织的战力分析报告,七个人就能造成强大的破坏力,如果多几个七人小组呢?想到这里,土肥原贤二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日军驻沪司令部不是没有出过事,去年年底的时候就被人送进来一颗威力强大的炸弹将司令部整栋大楼炸塌了大半边,人员伤亡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当时还有银行被炸,储藏着十几万吨军火的弹药库被炸,电力、电话局等重要的枢纽被炸弹夷为平地,日本人在这次事件中可谓损失惨重,不说经济方面的损失,就是在弹药库爆炸的时候,周围一个旅团的日军士兵几乎全军覆没,后来东方霸冒充军统的名义宣布对此事负责,马如龙还为此得到表彰,军衔晋升一级,其部下也都得到提升。

  想到这里,土肥原贤二再也坐不住了,对于彼岸花组织这样一支战力超强的组织,土肥原贤二没办法对付,因为他是特务不是军人,他的职责是做特务该做的事情,打战的事情自然交给军队。

  他立即起身通知秘书为他准备车辆,他要亲自赶到日军驻沪司令部,向司令部负责人津田静枝说明情况。

  不久前的土肥原贤二的职务是宇都宫第十四师团师团长,他在不久前的徐州会战中奉命向中国.军队后方进行深远迂回,从而爆发了兰封会战,土肥原贤二千里奔袭,一路上击败了桂永清和黄杰各军,气得指挥作战的薛岳把这两个败将送到了军法处,蒋介石下达手令:“兰封附近之敌,最多不过五六千之数,而我以12师兵力围攻不克,不仅部队复杂,彼此推诿,溃败可虞。即使攻克,在战史上亦为一千古笑柄”。5月30日,围攻土肥原的中国.军队被迫撤围,6月9日,中国.军队为阻止日军沿平汉铁路进攻武汉,在花园口掘开黄河堤岸,以黄河之水阻止日军行进。土肥原部被洪水围困月余。黄河决堤造成中国人民数十万人死亡和1200余万人流离失所。

  黄河决堤事件以后,土肥原贤二接到命令被调回参谋本部,再次参与策划对中国的侵略政策。而此时代土肥原贤二正准备在上海修养一段时间之后就回过去参谋本部报到。

  日军驻上海司令部此时的负责人津田静枝是海军中将军衔,与此时的土肥原贤二的军衔一样,津田静枝听秘书说土肥原贤二到了,立即亲自到司令部门口迎接。

  两人一见面即虚寒问暖,非常客套,他们一个是海军中将。一个是陆军中将,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但是两人毕竟是高级将领,场面上的事情都不想搞得太僵,免得让下面的人看笑话。

  打了津田静枝的办公室,津田静枝请土肥原贤二就坐,并吩咐秘书上茶,然后问道:“土肥原君难得有时间在上海,听说你被调回了参谋本部?”

  土肥原点头道:“是的。津田君!我这次能呆的时间不多,等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要离开上海回东京了!”

  津田静枝笑道:“也不知道将军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来中国,这几天一定要到处走走看看!”

  土肥原贤二怎么会听不出津田静枝话中的讽刺意味,他虽然在徐州会战中千里奔袭,但始终却被围了一个多月才得脱困。实际上也是失败了,被调回参谋本部就是干回他的老本行,津田静枝嘲笑他根本不会打战,只能搞搞情报工作,以后还能不能来中国真的是个未知数。

  土肥原贤二老奸巨猾,城府也深,对津田静枝的讽刺根本不在乎。但心里却是把津田静枝恨得咬牙切齿,他笑道:“是啊,是要好好走走看看,不过我的事情还没处理完。等我处理完了,不如将军跟我一起回日本?”

  津田静枝的脸色很不好看,土肥原贤二这是讥讽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不了几天,他怎么能有好脸色?不过他也愿意总是跟眼前这个老狐狸打机锋。说道:“算了吧,我在这里过得很快。暂时还没有回日本的打算,将军今天来不是为了跟我聊天吧?据我所知您好像并没有这个习惯”。

  土肥原贤二一说到正事,脸色也变得异常严肃,说道:“将军知道彼岸花这个组织吗?”

  “您这不是在说笑话吗?现在但凡职务有点高的人谁不知道这个组织?将军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土肥原贤二点了点头说:“刚才我收买的一个谍报人员发过来一份绝密情报,情报上说彼岸花组织将会在明天进攻您所在的司令部!”

  津田静枝听得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不止,等他笑够了才说:“将军,您这是在拿我开心吧?他们要进攻我的司令部?不是我说您,您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老特工,怎么能相信这种纯粹是无稽之谈的情报呢?”

  “无稽之谈?”土肥原贤二冷笑一声,从带来的皮包里掏出有关彼岸花组织的调查报告扔在桌子上,“你自己看看彼岸花组织的战斗力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无稽之谈了!”

  津田不以为然地从桌子上拿起报告看了起来,而土肥原贤二在他一边看的一边说:“这上面报告显示七个人就消灭我们两百个精锐的战斗士兵,如果他们有三个,四个,甚至五个七人战斗小组,您还会认为您的司令部固若金汤吗?不要忘了,去年军统就在这里丢下一个炸弹炸塌了整栋大楼”。

  津田静枝刚开始还不以为然,看了报告又听土肥原贤二说的话也觉得彼岸花组织攻打司令部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他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时间不长,他还不想那么快就挪位置。

  土肥原贤二又说道:“将军,即使是我多疑了,有些草木皆兵,但是做好防卫计划总没有什么坏处,而且如果这条情报没有得到验证,那就说明我收买的那名情报人员所得到的情报是假的!”

  土肥原贤二毕竟是搞情报的老手,津田静枝虽然瞧不起他,但还是很相信他所提供的情报,于是立即请土肥原贤二协助,让他的特工部门出马侦缉司令部附近出现的可疑人员,同时增加司令部的兵力部署,在通往司令部路上的各个路口增加岗哨,并下令进入司令部的人一概要严加盘查,总之,决不给彼岸花组织有可趁之机。

  东方霸这边还没安排行动,日本人那边就已经磨刀霍霍了,不过东方霸丝毫不害怕,日本人越是紧张,越容易露出破绽,就在今天上午,日本人向龙帮下达了最后通牒,限龙帮两天之类停止一切针对其他帮派的行动,并且把地盘还回去。

  晚上七点,东方霸召集手下大佬们开会商量准备给日本人一点颜色瞧瞧,等人都到齐了之后,东方霸说道:“大家都知道消息了吧?我们收到日本人的传话,限我们两天之内结束现在抢地盘抢人马的行为,否则就要对我们采取大规模的行动!据传话的日本人说,这是最后通牒!对此,大家怎么看?”

  大家开始交头接耳的互相讨论,刘老七大大咧咧站起来说:“老大,日本人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和他们的区别就好比是黑白两道,水火不容!实际上我们和日本人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只不过他们还不知道以前很多事情都是我们干的,既然这样,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在明面上跟他们作对,暗地里想怎么弄都行,现在日本人给我们最后通牒,我想是不是干几件事情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拖一拖时间,等日本人再回过头想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已经控制了全上海的地下势力,到那时候日本人也没辙了!”

  名目张胆地扯旗与日本人对着干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龙帮的实力比任何抗日组织都要弱小,经不起日本人的折腾,如果日本人全心全意打击龙帮,龙帮的实力很快就会大幅度缩水,因此,在抗日这件大事上要讲究策略,不能蛮干,蛮干只能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日本人的眼中。

  这时楚三才转了转眼珠子,转着胆子站起来向东方霸说:“老大,您几个月之前不是说要抢劫金正大银行的吗?这事我可是一直放在心里,我看不如趁着现在这个时候给日本人来一下狠的,让他们没时间来理咱们!您看这次日本人给咱们下了最后通牒,这不是摆明要咱们束手就擒吗?咱们就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咱们龙帮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