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八二章 突袭日军军营
  在人手方面,张小林有足够的人,只是缺少厉害角色,他摆手道:“关于人手方面我来办,你只要找十来个枪法好的敢死之人就行!”

  李世勋点头道:“好,那就这样定了!张爷,只要干掉东方霸,上海滩就是您的天下了,以后你管地下势力,我管地上势力,咱们互相合作共同打击抗日分子,升官发财那是指日可待啊!”

  “哈哈哈——”张小林大笑起来,仿佛东方霸已经被他乱枪打成了筛子,龙帮也分崩离析,全上海滩已经成了他的天下一般。访问下载txt小说◎◎

  李世勋为什么不出面?除了他刚才说的这个原因之外,他还担心万一东方霸没死,而是逃了,那也没他什么事情,他没有出面,所有的事情都是张小林操办的,东方霸自然会把这笔帐算在张小林身上,他还是可以继续经营他的七十六号。

  除了以上两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也是他最担心的,现在没有人知道龙帮的组织结构和除了东方霸之外的其他主要成员是谁,如果东方霸死了,而龙帮没有乱,那随之而来的报复将是恐怖级的,他的小小的七十六号根本经不起龙帮的报复,东方霸的死必将会让龙帮其他人杀红眼,进而不顾一切的报复,张小林就不说,那老东西肯定是第一个遭殃,如果他李世勋也出面,他就是第二个遭殃的,因此他才不敢出面现身。

  两人谈妥之后,李世勋就带人告辞了,匆忙之间他也没注意到院子里有一个站岗的人曾经是他的老相识。

  李世勋一走,张小林离开召集所有的保镖在院子里集合,詹森也占在中间,他不知道这老狐狸到底跟李世勋打成了什么协议。但他猜得出这件事情必定非同小可。

  张小林站在台阶上看着下面六十多个保镖,很是满意,这些人都是好手,到时候肯定要用到他们,打量了手下这些保镖一番他就说道:“现在我说一件事情,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不得出去,不管是什么原因和理由!直到我说话你们可以出去了,你们才能出去!凡是敢硬闯的。守卫之人可以当场毙了他!听明白了吗?”

  保镖们同时大声道:“听明白了!”

  张小林说完之后,詹森的心中就发凉,他感觉自己猜对了,张小林和李世勋两人一定是在密谋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呢?现在必须要要搞清张小林和李世勋的目的才行。

  晚上。东方霸刚吃完饭,宗翰就到了,看见宗翰急冲冲走进来,东方霸问道:“什么事情?”

  宗翰道:“老大,刚才张小林派人传话说你这段时间做得也太过分了,他约你明天到法租界的余香茶楼谈谈!”

  东方霸笑道:“哦?那老家伙不满了?不过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你觉得我是去还是不去呢?”

  宗翰想了想说道:“现在法租界已经是我们的地盘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说如果张小林带了大队人马,我们的人必定会知道,他应该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东方霸考虑了一下,明天是找日本人麻烦的日子。他不想节外生枝,随即摇头道:“明天不行,明天我们要一心对付日本人,这样吧。你传话过去,就说把时间改在后天下午两点!”

  宗翰答应道:“好。我这就出安排!”

  晚上十点,楚三才已经把计划做好了,他拿着计划书找到东方霸说道:“老大,这就是我做的计划,能想到的地方我都想到了!”

  东方霸接过楚三才递过来的计划书看了起来,以楚三才的水平做出这样的计划也算是不错了,东方霸从头至尾看了一遍,然后拿起笔在上面修改起来。

  一直过了十几分钟,东方霸喊道:“阿四,帮我把地图拿来!”

  阿四闻言到书房取下地图回到客厅之后放在桌子上,东方霸拿着计划书向楚三才招了招手:“过来!”

  两人随即走到桌子边,东方霸指着地上虹口区的位置上一个点说道:“金正大银行位于乌石路的中间段,上次我们曾经在银行门口实施过一次爆炸,当时把银行的大门檐炸塌了,那只是小把戏,而这次不同,这次是要冲去进抢钱,抢地下金库所有的钱!你先说说银行的具体情况!”

  楚三才想了想说:“根据我们观察到的情况来看,银行内外大约有五十个日军士兵守卫,士兵的武器基本上都是三八式步枪,每人配备两百发子和四枚手雷!军曹和小队长级别的军官都有王八盒子(日本南部十四年式手枪,白天在银行里面的日军士兵要少一些,只有十几个人,其余的大多都在银行后面的房子里休息,到了晚上那些白天休息的士兵基本都会进银行内守卫,而白天站岗的日军士兵则是去休息。金正大银行一共有四十二个职员,早上九点开门营业,下午四点半停止营业然后进行盘点,到五点准时下班关门!”

  东方霸点了点头,说道:“你的计划上说行动之前先找几个人装扮成日本人的样子进去存钱,等外面的人开始攻击的时候里应外合,想法是不错!你刚才也说了,白天的时候日本军基本上都在银行的后面房子里休息,晚上才会进去银行内部,而我们是在白天行动,要冲进银行内杀掉站岗的日军士兵很容易,干掉在后面休息的日本兵也很容易,关键抢了钱怎么样撤退!地下金库里有多少钱,用多少辆车运走?撤退的路线你安排的倒是不错,接应上的计划也很好,不过你在时间上的安排太宽松了,一旦日本人反应过来,他们根本不会给你们很多时间!你这份计划我修改了一下,其他的都没什么问题,时间我只给你十五分钟,也就是说从第一声枪响开始计时,到把金库里全部的钱运出来只有十五分钟时间!行动开始之后必须以最的速度杀掉银行里面所有人!你不必担心有大股日军冲击你安排的拦截之人。我会制造另一次行动分散日军的注意力”。

  楚三才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又想打了一个问题:“老大,如果当时在银行内有中国人怎么办?”

  东方霸抽了一口烟,反问道:“你认为现在这个时期还去日本人开的银行里取钱存钱的中国人会是纯洁的吗?”

  楚三才神情一凛,点头道:“明白了,老大!”

  东方霸走到书房内取出一张图纸,出来后递给楚三才说道:“这是金正大银行的内部建筑结构图纸,宗翰找人去伪政府买来的,你拿去和参与行动的第五中队指挥官谷满仓研究一下!这不是你第一次行动。不要给老子搞砸了!”

  “老大您就放心吧!这次我一定要把金正大银行搬空”。

  凌晨零点刚过,日本人就如临大敌,上海的驻军开始频繁调动,日军司令部周围被士兵们围得如铁桶一般,这些日军士兵都藏在暗处。为的就是不让彼岸花组织的人发现日军已经有所察觉。

  实际上,彼岸花组织要进攻日军司令部是东方霸让西德尼故意放出的消息,日本人有什么动作早就在东方霸的意料之中。

  军队的调动怎么能够做到声息?何况是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日军的频繁调动也惊动了几个列强的间谍,这些人都是夜猫子,他们的鼻子比狗还灵敏,他们很意识到可能有事情要发生了,但是他们却不能靠近调查。

  天刚刚放亮。东方霸的一连串命令就发出去了,狼组狼爪小组成员立即整装出发,刘彪那边也接到了东方霸的命令,他于昨天晚上就带着一大帮人赶到了司令部附近。现在他正和十几个手下兄弟呆在离日军司令部只有三百米的一栋高楼顶上。

  他们趴在楼顶的边缘,小心地伸出半个脑袋观察着日军司令部以及周边的情况,在他们的身后树立着一件被帆布遮盖的战争大杀器。

  就在司令部周围的其他五个楼顶,同样也有这样的一拨人存在。他们的身后同样有这样的东西,这就是刘彪从租界通过地道带来的六挺高射机枪。

  现在这些高射机枪经过改装。射击角度已经能达到一百八十度了,不仅能仰射,还能进行平射和俯射。

  八点半,东方霸经过化装之后赶到了这里,刘彪看见东方霸来里立即爬起来迎上去道:“老大,你怎么亲自来了?”

  东方霸说道:“我还是不放心啊,当然不是不放心你,而是这种情况下充满了变数,我听说日本人的动静不小?”

  刘彪点头道:“没错,我们昨天晚上大约十点多就到了这里,刚开始还没什么动静,可是一过了零点,这附近就开始戒严了,路上的行人全部被抓了起来,后来就来很多车辆往这里运兵,那些车辆把日军士兵放下之后又开走,而那些士兵有一半人进了司令部,还有一半人藏在这附近的房子里!看样子他们是在等什么人上钩!”

  东方霸笑了笑说道:“可不是吗?他们就是在等我们上钩,是我故意放出消息说有人会攻打日军司令部的,因此他们才会这么大动干戈!这其中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为了给楚三才他们那边减少压力,让他们可以顺利一些,毕竟司令部受到攻击是第一大事,日军肯定是保护司令部为第一要务,银行被抢跟这比起来就次要一些了,还有一个目的,我就是要通过这次动作把日本人一个老牌特务引出来!”

  原来如此!刘彪恍然大悟,几人一起趴在楼顶的边缘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刘彪扭头问道:“老大,什么时候动手?”

  东方霸摇头道:“别急,我们现在动手纯粹是找死,等另一拨人动手了之后,那些藏在屋里的日本兵肯定会冒出来,那个时候日本人拥挤在一起,我们的高射机枪就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刘彪吃惊道:“难道除了我们还有别人要动手?”

  “不是别人,也是我们自己人!”

  刘彪好奇道:“他们准备怎么做?要知道这里各个路口可都是日本兵,而且周围还藏了很多,他们根本进不来,难道他们要强攻?”

  东方霸摇头道:“强攻不是找死吗?至于到底会怎么样。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八点十四十分,再过半个小时就应该开始了,耐心等吧,让兄弟们都缩回来,别都把脑袋伸出去,留两个人观察情况就可以了!”

  “好!“刘彪答应一声,立即小声招呼手下兄弟退后睡大觉,只留两个人放哨观察。好在现在才八点多,气温还不是很高。如果到了中午还呆在楼顶上,估计谁也受不了。

  两公里之外,日军军营!

  因为司令部的命令,这里一个中队的部队被抽调了一大半,现在只剩下六十多人了。这些人因为昨晚的调动搞了大半夜,到现在还没几个人起来。

  军营门口几个站岗的士兵精打采地样子靠在墙壁上不断地打着哈欠,门口两个环形防御工事内的四个日军士兵还躺在沙袋上呼呼大睡。

  这时军营门口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咯吱声,几个站岗的士兵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辆卡车停在了铁丝缠绕的拒马前面,从卡车上跳下来十几个身穿宪兵服装的士兵,这些宪兵一个个人高马大。身上的装备都是清一色的三八式步枪,身后还背着一个大背包,走起路来帽子上的屁帘两边摆动,这些人很站成了两排队列。整整齐齐的,很是威武。

  “哐当“一声响,从副驾驶室跳下来一个大尉军衔的军官随手关上了车门,这个人加魁梧。穿着一身笔挺的军官服,戴着白手套。左手握在刀柄上,这人绕过卡车头走到拒马前面用日语大喝一声:“立正!”

  几个原本精打采的站岗日军士兵听到这声音本能地将身体挺得像标杆一般,而四个躺在环形防御工事内四个日军士兵也被这个声音惊醒了,等他们看见拒马前站着一个宪兵队军官时吓得全部跳起来低着脑袋站好。

  大尉军官怒吼道:“巴嘎!谁,是谁让你们睡大觉的?还不把拒马拖开?”

  几个站岗的日军士兵吓得立即道:“嗨!”

  拒马很被拖开,大尉军官指着其中一个士兵道:“你滴,去通知你们这里的最高长官,就说我要检查你们部队的情况,让他敢到操场来见我!”

  “嗨,大尉阁下!”那日军士兵答应一声,一溜烟跑进了军营内。

  大尉军官又指着剩下的几个日军士兵命令道:“你们,到操场上站好,等候处置!”

  其中一个中士迟疑道:“大尉阁下,如果我们都去了操场上,那这里怎么办?”

  大尉军官大怒,“巴嘎!”走过去甩手就是两巴掌,打得那中士直喊:“嗨!”

  “你们在这里睡大觉,这里有你们和没有你们,有什么区别吗?还不去?”

  “嗨!”中士答应一声,带着剩下的几个日军士兵一起灰溜溜地跑到操场去了。

  大尉军衔的军官一挥手喊道:“跑步前进,给本大尉进去抓人,凡是现在还没有起床的士兵全部抓到操场上,衣裳不整者也都抓到操场上!通知传令兵吹集合号”。

  “嗨!”身后的十二名宪兵轰然答应,速跑进了军营。

  没过一会儿,整个军营里一阵鸡飞狗跳,不少日军士兵穿着兜裆部被宪兵从营房里丢了出来,还有不少人一条腿穿进一跟裤管里,另一条腿还露在外面蹦蹦跳跳出了营房,有些人光着上身,有些人光下身,除了做饭的日军伙夫,几乎没有一个人穿戴整齐的。

  整整过了十分钟,喧闹的场面才得到控制,在军营的所有日军士兵六十八人全部到气,不过样子就难看了一点,一大部分日本兵光着膀子,还有一些人将裤子提在手上,帽子戴得歪歪斜斜的,宪兵队十几个士兵端着枪隐隐将这些人围在中间,还有两个宪兵从仓库抬来一挺重机枪架在日本兵们的后面,枪口对准了这些狼狈的日军。

  中队长柳生太郎上尉帽子戴反了,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裤子倒是穿得整齐,只不过一脚穿着鞋子,一只脚光着脚丫子,此时他脸色灰白,浑身颤抖不止,额头上直冒汗,他知道这次麻烦大了!

  大尉宪兵队军官训斥道:“巴嘎,巴嘎,看看你们!你们还是大日本帝国的士兵吗?现在已经上午九点了,除了炊事班的人,我看不到一个穿着整齐的士兵,就连军官也是一样!军纪败坏如此严重,你们还有战斗力可言吗?中尉,你说呢?”

  柳生太郎浑身一抖,立即立正低头大声道:“嗨!请大尉阁下惩罚!”

  所有的日本兵都低着脑袋,军事主管带头大白天在军营里睡大觉,被宪兵队抓了个正着,这可不是三两句话就能摆平的,弄不好几个主要军官都要被受到重罚,士兵们当然也不会轻松。

  谁知道大尉军官语气一变,平缓地问道:“中尉,告诉我,这里有多少炮兵,仓库内有多少大炮?”

  柳生太郎不知道眼前这个大尉怎么突然变得和颜悦色了,按照一般情况,这种事情被抓住,宪兵队肯定是死揪住不放的,现在听这个大尉的语气好像没有追究的意思,他当下心中忐忑,不过还是很回答:“大尉阁下,现在这里剩下的全部都是炮兵,在昨天晚上战斗人员都被抽调去执行秘密任务了!仓库里有三门70毫米九二式步兵炮,60毫米迫击炮六门!”

  大尉军官听得眉头一皱,只有三门大炮,而且还是口径只有70毫米的九二式步兵炮,这种炮虽然轻便,行动迅速,利于在复杂的地形作战,属于火力支援型火炮,但是这家伙的射程和威力小了一点,最大射程只有两千七百多米,而从这里到日军司令部的距离也有两公里,射程上勉强是够了。

  这时一个宪兵跑过来用日语汇报:“报告大尉阁下,办公室有您的电话!”

  大尉军官听了,向柳生太郎摆了摆脑袋:“中尉,你跟我来!”

  “嗨!”

  两人到了办公室,大尉军官拿起搁置在办公桌的电话问道:“摩西摩西!”

  柳生太郎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到底说了什么,只见那大尉军官不断地点头、立正,不断地说:“嗨,将军阁下放心!”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