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九九 娃娃亲、未婚妻
  东方霸想了想对王承昊说道:“把他关起来!不要然他与任何人接触!”

  “是,老大!”王承昊答应一声,立即安排小弟把西德尼押下去了。※※

  现在西德尼还不能死,东方霸知道必须要靠西德尼才能引出土肥原贤二,出了日军司令部被炸、金正银行被劫这两件事情,土肥原贤二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筹钱与西德尼交易,只要土肥原贤二现身,那个时候就是土肥原贤二的死期!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才能让西德尼乖乖就范,老老实实地前去与土肥原贤二交易,从而引出土肥原贤二,如果没有西德尼,土肥原贤二肯定不会出来,那个老鬼子比任何人都精明,经常变换住址和活动路线,黎刚手下那些特务根本不是土肥原贤二的对手,查了好几个月都查不到土肥原贤二的消息。

  想起刚才王承昊说的抓住霍特的经过,小六子说西德尼曾经让他买过一分地图放在食盒中带进去,难道交易地点国际饭店有什么玄机不成?或者西德尼这个老狐狸还有什么事情瞒着?地图!地图?不对,难道西德尼那老家伙除了刚才的小动作,还在策划准备逃走的事情?要不然让小六子送地图做什么?想到这里,东方霸立即吩咐一个小弟:“你点去外面给我买一份地图过来!”

  “是,老大!”小弟答应一声,步向外面走去。

  没过多久,小弟就拿着一份地图回来了,东方霸让小弟把地图铺在桌子上,开始找到国际饭店的位置。

  国际饭店(不要对号入座位于南京路上,这是四大银行联合出资建筑的第一栋远东最高摩天大楼,饭店前方正对跑马厅。旁边是派克路。

  东方霸心想西德尼把交易地点定在国际饭店一定有其用意,到底是什么用意呢?这个地方交通很方便,东西是南京西路,向北是派克路,东南是九江路,对面是占地面积巨大的跑马场。

  如果西德尼与土肥原贤二交易之后会从什么地方、用什么方法逃脱呢?东方霸整整研究了两个小时也毫头绪。

  恐怕这事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想通的,东方霸也不再急于一时,反正离真正的交易时间还有两个星期,这中间可以去国际饭店周围看看情况。

  上海火车站。随着远方传来一声长长的汽笛声,一辆火车出现了,并且正在慢慢减速驶向火车站。

  没过多久,火车在三站台停下,各车厢的门被打开之后。大量的旅客从车上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背着一个大布包,身边还跟着一个十七八岁的清秀小姑娘,小姑娘手腕上挎着一个灰色小布包,两人随着人流出了火车站。

  两人出了火车站之后来到大街上,这里一片陌生,大街上到处都是行人。车马来来往往,两人茫然措,正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一辆黄包车停在他们面前。车夫问道:“大爷,姑娘,你们去哪,要坐车吗?”

  谁知那中年汉子大怒道:“你小子怎么说话的。谁是你大爷?老子有那么大岁数吗?走走走,不要车!”

  车夫撇撇嘴嘀咕道:“老就老了。还装年轻!什么人呐这是!”说着便拉着黄包车走了。

  其实这中年汉子只有四十多岁,只不过长期干重活显老而已,看上去有五十多岁接近六十岁了。

  小姑娘这时说道:“爹,我们这不知道怎么去找东方哥哥啊,要不我们坐个黄包车,车夫肯定知道租界怎么走!”

  中年汉子刚才气得不轻,显然还在耿耿于怀那车夫喊他大爷,把他的年纪喊老了,吧嗒几下旱烟杆说道:“车子肯定是要坐的,不过不坐刚才那种人的车!东方霸这小子现在发达了,总不能忘了我这个未来老丈人吧?你爹不但要坐车,还要坐好车,等到了地方再让东方霸那小子出钱!”

  小姑娘娇羞道:“爹!人家还没嫁过去呢!”

  “怎么,你爹说得有错吗?这门亲事是当年你爹我跟他老子亲口定下的,难道他小子还敢不认账?他未来老泰山到了上海一趟他连车钱都舍不得出?”

  父女俩的对话刚好被旁边经过的一个年轻美貌的女人听见,只见这女人穿着一件时尚的裙子,戴着白色的遮阳帽,身段苗条,风情万种,手边还牵着两个小孩。

  这女人听见父女俩的谈话,当即停了下来,转身面对父女俩问道:“这位大叔,你们是去找东方霸的吗?”

  中年汉子听见面前这个牵着两个小孩的漂亮女人当即愣了愣,随即警惕道:“你认识东方霸?你是他什么人?”

  漂亮女人笑道:“大叔别紧张,我没有恶意,我丈夫跟东方霸是朋友,我可以带你们去找他!”

  中年汉子从乡下来的,一生都窝在山沟里,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哪里有什么心机,听说这女人的丈夫是东方霸的朋友,立即露出满是皱褶的笑脸说:“是这样啊,那敢情好,等到了东方霸那小子那里,我一定让他好好谢谢你和你男人!”

  漂亮女人心中大喜,连忙道:“这是应该的,我的车就在前面,我送你们过去!大叔,这位姑娘,请”。

  父女俩完全不知道已经上当受骗,还真的以为这漂亮女人的丈夫跟东方霸是好朋友,上车之后,漂亮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和小姑娘坐在后面,中年汉子坐在副驾驶室。

  中年汉子对着汽车很是稀奇,这也怪难,不说他们乡下,就是在县城里也看不到这种汽车,他左看看,右摸摸,不住地感叹有钱就是好!

  漂亮女人笑着问小姑娘:“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不待小姑娘说话,中年汉子就扭过头来说:“老汉我叫苗老幺,这是我闺女苗苗!”

  漂亮女人笑道:“苗苗倒是个好名字!人也长得漂亮,东方霸有福了”。

  苗老幺得意道:“那是,我闺女可是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姑娘,这名字可是当年我用了一头大肥猪请镇上的先生取的!”

  漂亮女人赞不绝口,又问道:“大叔,您今年贵庚啊,苗苗今年芳龄几何?”

  “贵庚?”

  漂亮女人立即道:“贵庚就是问您多大年纪!”

  苗老幺恍然道:“哦,你是问年纪啊,直接问年纪不就行了嘛,整个什么贵庚,我也听不懂,我今年四十有三,苗苗十七了!”

  父女俩完全没有心机,不一会儿就被这漂亮女人把他们的情况套出个干干净净。

  东方霸这几天都在养伤,马如龙那边刺杀张小林的计划已经提上日程了,现在大家都在养伤,具体刺杀张小林的时间,两人经过商量之后决定等马如龙的伤好之后再进行,现在军统局因为马如龙受伤而没有人主持大局,虽然情报系统还在运作,但是很多决策上的事情因为没有马如龙而不得不停止下来。

  养伤期间,东方霸连烟也不能抽,茶也没有喝,据说喝茶会中和药物的药性,也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情。

  这天东方霸正躺在院子里树荫下纳凉,却见宗翰满脸古怪地走过来说道:“老大,你是不是在老家订了一门娃娃亲?”

  “娃娃亲?”东方霸仔细一想,这副身体的前身还真是有一门娃娃亲,只是自从东方霸的父亲死后,叔叔就带他来了上海讨生活,有六七年没有联系了,于是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事?”

  宗翰说道:“刚才对外联络部门来了一个姑娘和一个老汉,姑娘说她是你的未婚妻,从小就跟你订了娃娃亲,特地来上海找你的!”

  “啥?”东方霸差点跳起来,“她叫什么名字?跟她一起来的老汉又叫什么?他们是什么关系”

  “她说她叫苗苗!那老汉是她爹,叫苗老幺”。

  “苗苗?还真是他们父女俩?”东方霸立即道:“这样,你先跑一趟,把她带到这座小院来,别往家里带,你大嫂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等我跟她说了之后再带苗苗回家!”

  宗翰点了点头:“那行,我去了!”

  等宗翰走了之后,东方霸就纳闷了,苗苗是怎么会突然到上海来找他?难道她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她一个乡下姑娘是怎么找到龙帮对外联络部门的?他当初和叔叔来上海讨生活,村子里的人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苗苗和苗老幺怎么会知道他在上海?这事透着蹊跷啊!不管怎么样,先见到人再说,这都好些年没看见了,苗苗肯定变了模样,也不知道跟脑子里的印象对不对得上号。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几辆汽车开进来院子,宗翰等人先下车,然后又打开了另一辆车的车门,苗老幺和苗苗先后从车上下来。

  东方霸正在站房檐下,他凭着脑海中的记忆一下就认出了苗老幺,可旁边那姑娘却与他脑海中的苗苗大相径庭,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这女大十八变是很正常的事情。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