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零零章 疑虑
  东方霸马上打招呼:“苗叔,这都六七年了,您老可是一点没变啊!这是苗苗吧?”说着就走下台阶去迎接。[本文来自]

  苗老幺还没说话,苗苗倒是看见东方霸就直跑过来,一边跑一边面带欣喜地样子叫道:“霸哥哥!”

  东方霸突然之间打了个寒颤,在他的记忆里,小时候苗苗可是从来不叫他霸哥哥的,而是叫东方哥哥,这怎么改口了?而且这声霸哥哥腻得他混身直起鸡皮疙瘩。

  正当苗苗扑过来的时候,阿四突然从旁边一把将她拦下,“哎呀——”苗苗一下子撞在了阿四的身上。

  阿四前些天被东方霸派出去干别的事情,在东方霸遇刺的当天又恰好不在,他在得知东方霸遇刺之后立马赶了回来贴身保护,在他看来,任何人试图接近东方霸都有行刺的嫌疑。

  阿四面无表情道:“小姐,请不要靠得太近!”

  苗苗不高兴道:“你是谁呀,我是霸哥哥的未婚妻,我还不能靠近他吗?”

  东方霸一看不好,父女俩刚来就跟手下人闹得不合就有点太那个了,急忙道:“苗苗别生气,我前两天受了一点伤,身上不能碰撞!这是阿四,他对你没有恶意!”说着又对苗老幺说道:“苗叔,快里面请!”

  苗老幺好像才缓过神来一般,“哦,好,好!”

  这时苗苗上前扶住苗老幺的胳膊说:“爹,你这是怎么啦?来的路上你还很高兴呢!这都见到霸哥哥了怎么又不高兴了?是不是累着了?”

  “哦,有点累,是有点累!”苗老幺急忙道。

  东方霸见苗老幺脸色确实很不好,还以为他长时间坐车坐累了,连忙招呼这父女俩进屋喝茶休息!

  在堂屋坐下后。下面的小弟给三人送上茶,东方霸又招呼两人喝茶,随即问道:“苗叔,你们怎么突然到上海来了?我记得我跟我叔叔来上海是偷偷来的,村里人谁都不知道啊!”

  苗老幺刚要说话,却又停下了扭头看了一眼苗苗,苗苗笑道:“霸哥哥,是这样的,隔壁老王庄的王老四前段日子从上海回去了。他跟我们说你在上海,还发了财,所以我爹就带我来上海,说是,说是让我跟你完婚!”说着一副娇羞的模样。

  原来是这样!东方霸刚才一直在想他在上海的消息村子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父女俩是怎么知道的,原来是隔壁村有人从上海回去了,因此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苗老幺父女。

  等等,不对啊!东方霸看见苗老幺这副模样跟他印象中的性格完全不同,印象中的苗老幺可是个很能说,满嘴的粗话,而且大大咧咧的人。怎么今天说句话还要看苗苗的脸色?

  这时苗苗推了推苗老幺:“爹,你倒是说出话呀!”

  苗老幺这才期期艾艾地问道:“东方霸,你跟苗苗的亲事是你爹还在世的时候跟我定下的,你小子该不会不认账吧?”

  这话问得东方霸还真不好回答。突然跑出来一个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妻和未来老丈人,这不说他,就是一般的普通人都有点接受不了!东方霸想了想说道:“苗叔啊,今天你们刚到。咱们先不说这事,等你们安顿下来。而且我身上的伤好了之后再谈,您看行不行?”

  苗苗刚要说话,苗老幺抢先说道:“那行,这事过两天再说!”

  东方霸看了看手表,便对苗老幺和苗苗说道:“苗叔,苗苗,你们一路坐车又坐船,想是有点累了,这样,我先安排人带你们去休息,吃晚饭我再去叫你们!”

  苗苗本来是想现在就把成亲的日子给定下来,谁知道东方霸来了个拖字诀,而且苗老幺也点头同意,她也不好再说什么,要不别人还真以为她嫁不出去,两人站起来随东方霸安排的人去厢房休息。

  等两人走后,东方霸问宗翰:“他们是怎么找到我们对外联络部的?来的时候就他们父女俩吗?”

  宗翰道:“那倒不是,对外联络部附近一个酒馆的老板带他们来的!听说他们下火车之后一路打听,在上海滩连续打听了两天,受了不少罪,被问路的一些人听说他们是你的未来岳父和未婚妻,都以为他们是骗子想冒牌认亲,因此都不愿意搭理他们!”

  东方霸摸了摸下巴问道:“宗翰,你说一个成年人,特别是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他的性格过了六七年之后会发生大的改变吗?”

  宗翰摇头道:“这可说不准,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改变的,除非有特殊情况,比如遭受了什么重大的挫折和刺激才有可能发生改变,不过有些人到了陌生的环境可能会收敛一下,这也是常有的事情,怎么,老大,难道你觉得这父女俩有点不对劲?”

  “苗叔叔应该没什么问题,他的相貌跟我记忆中的相比,虽然苍老了很多,但是我敢肯定是他本人,而且他手上那旱烟杆跟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但是苗苗我可就说不准了,当时我离开家的时候才十二岁,苗苗也才不到十岁,过了这么些年长大了相貌发生变化很正常,只不过在我的印象当中,她可不是这么称呼我的,而是称呼为东方哥哥!”

  东方霸和宗翰两人在客厅里分析苗老幺父女俩的时候,苗苗和苗老幺父女俩在一个小弟的带领下去为他们安排好的房间,路上苗苗说:“喂,你把我的房间跟我爹的房间安排在一起”。

  小弟没有表示不满,先是带着这父女俩到了西厢房第一间,说道:“这是小姐的房间!老大听说苗先生和小姐来了,吩咐弟兄们赶紧布置了这间房,希望小姐您满意”。

  苗苗推开门看了看,只是点了点头,又问道:“嗯,那我爹的房间呢?”

  “哦,就在隔壁!”小弟说着就走向第二间房口推开了房门。

  苗苗扶着苗老幺的胳膊走进这间房打量了一下,随即又将苗老幺肩膀上的包袱取下来放在一边,然后对小弟说:“这里没你事了,你先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小弟点头道:“好的,小姐!”

  等那小弟走后,苗苗一把关上房门,上插上门闩,然后慢慢走到苗老幺对面坐下,神情完全发生了变化,此时她一身煞气,脸色阴沉地盯着苗老幺说:“苗老幺,我必须提醒你,你女儿的性命掌握在我的手上,如果你不想让你女儿受到伤害,你最好老老实实配合我,否则我随时可以让你女儿死!”

  苗老幺听了这个所谓“女儿”的话,顿时浑身一震,苍老的脸渐渐发白,脑子里也渐渐浮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前天下午他们父女俩刚从火车站出来,说了一些话就被这女人听到,当时这女人还牵着两个小孩子,听父女俩说出东方霸的名字之后,她就停下来说她认识东方霸,她的丈夫跟东方霸是好朋友,并且愿意带他们父女俩来找东方霸,他们父女俩信以为真,于是就跟着这女人上了车。

  车子开了十几分钟就到了一家豪华的别墅,女人将他们带进别墅之后就变了脸,派人把他们父女俩关进了房间,并且派人严加看守,随后女人就不见了。

  直到昨天下午这个女人才再次出现在他们父女俩面前,随后这个女人出现后就要挟苗老幺,让他把她当作苗苗,然后两人一起去找东方霸。

  苗老幺虽然一直生活在小地方,连县城都只去过几次,没有见过大世面,但是并不代表他傻,他马上感觉这个女人用心险恶,她肯定是要假借苗苗的身份接近东方霸,而他则是最好的掩护。

  苗老幺是个大老粗,性子刚烈,怎么可能答应这个女人的要求,立即强硬地拒绝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心如蛇蝎,她找来十几个大男人,威胁说如果他不同意,马上就让这些大汉轮流斥候苗苗。

  就在那十几个大汉满脸淫笑着准备对苗苗上下其手的时候,苗老幺崩溃了,在那种种情况下他不得不为了抱住苗苗的贞洁和性命答应了这个女人的要求。

  从昨天下午到今天刚刚面见东方霸,苗老幺还完全没有恢复过来,因为时间太短这个女人和苗老幺在配合上出了一些问题,她忽视了苗老幺在性格上的特点,虽然她曾经问起苗苗的一些情况,但苗老幺说得并不全面。

  她也曾试图跟苗苗面谈,想尽可能多了解一些苗苗的情况,以免在东方霸面前露出破绽,但是苗苗根本不合作。她曾经想过利用苗老幺威胁苗苗,让苗苗加入她的阵营当中,然后用几个月的时间训练苗苗,把苗苗训练成一个出色的特工人员,但是她急于立功,而且她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上面已经给她下了死命令,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铲除东方霸,因为东方霸的存在给他们在上海滩站稳脚跟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