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零二章 吐露实情
  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大本营派驻到中国的第三代间谍头子,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间谍都听他的,这其中就有一个例外,日本关东军!关东军自从占领中国东三省之后就日渐跋扈,已渐渐有尾大不掉之势,经常不把日军大本营的命令当回事,以至于日军大本营经常撤换关东军司令部长官。

  基于这个原因,小野菊子并没有听土肥原贤二的话,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开始了行动。

  假扮苗苗的就是小野菊子,就在她威胁苗老幺的时候,东方霸和宗翰也在说着个女人。

  宗翰听了东方霸的疑虑之后,想了想便说道:“老大,我并不是想挑拨你跟未来夫人之间的关系,经过上次那个翠莲的事情之后,我觉得您还是应该慎重一些,要知道您一旦确定那个姑娘是真正的未来夫人苗苗,如果她以她的身份问一些帮中的秘密,下面的小弟们是不敢不说的!”

  这可不是说笑的,如果苗苗是一个权力**很强的人,就算东方霸不给她在帮派中安排什么职务,只要她想,她可以凭借帮主未来夫人的身份拉拢一大批人,只要她看谁不顺眼,她可以想很多办法整死她看不顺眼的人,这就是这个帮主夫人身份所带来的权力。

  东方霸现在也不敢确定苗苗和苗老幺有没有什么问题,苗老幺是真正的苗老幺,这一点可以确定,可让东方霸疑虑的是苗老幺的表现几年前大不相同,至于苗苗,东方霸也说不清楚,苗苗的表现在他看来好像太过了一些,那是一个刚见到未婚夫该有的表现吗?这一点不符合常理啊!

  东方霸想了想吩咐道:“宗翰。你现在去做两件事情,第一,派人去我的老家核实一下情况,越快越好!第二,你亲自去通知黎刚,让他发动我们所有的情报关系网络,看有没有其他的间谍组织想对付我,或者已经开始行动了!”

  无论什么时代,情报或者讯息都是非常重要的。有时候一个不起眼的讯息就能挽救重大损失,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绝对不是虚言,就算再聪明、能力再强的人。没有情报支持也是无能为力。

  宗翰点头道:“好,我马上去安排!”

  等宗翰走后,东方霸思考了一会儿,他总觉得这件事情肯定与日本人有关系,但是也不能排除军统、中统和g党,还有其他一些特工组织在他身边安插卧底的嫌疑,因此他让宗翰去通知黎刚发动情报网络的力量打探消息。

  思考了一番。东方霸对阿四说道:“阿四,去准备一下,我要出去一趟!”

  阿四点了点头,吩咐一个小弟去准备车辆了。没过多久,小弟回来汇报说车辆人随行人员已经准备好了。

  东方霸当即站起来说道:“走吧!”

  二十多个保镖已经在五辆汽车周围等待,东方霸等人刚刚走到院子里正准备上车,听到动静的小野菊子立即跑出来叫道:“霸哥哥。你去哪儿啊?我也要去!”

  东方霸见状顿时有些头疼,这个苗苗怎么这么粘人?在没有打消自己的疑虑之前。他也不好对苗苗恶语相向,只得笑道:“苗苗,我去办点事情,你怎么没有休息啊,你和你爹这两天为了找我累坏了吧,快点去休息,我一会儿就回来!”

  小野菊子现在有东方霸未婚妻子的身份,只要东方霸没有确定她不是苗苗,她就有足够的理由整天跟在东方霸身边,只要能呆在东方霸身边,她就有机会刺杀,而且她也想出去一趟与她自己的人取得联系。

  小野菊子扭捏道:“霸哥哥,我不累,我还没有看过上海滩呢,你带我去到处看看好不好?好不好嘛?”

  东方霸笑道:“我是去出去办事,可不是出去逛街的,等我有空了再带你去,好吗?”

  小野菊子装着有点不高兴,问道:“那你什么时间有空啊?”

  “过几天吧,过几天等我身上的伤势好一点就带你出去逛逛上海滩!”

  小野菊子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太急了容易引起东方霸的怀疑,但是她现在却有足够的理由跟着东方霸一起出去,她说道:“可是霸哥哥,我要出去买一些女儿家用的东西啊!”

  东方霸这下没辙了,总不能不让她去买女儿家用的私密物品吧?只得点头道:“那行,你跟我去吧!”

  小野菊子欢喜得跳起来:“太好了!霸哥哥,那走吧!”说着就跑到东方霸身边抓住他的胳膊。

  阿四立即拦住说:“小姐,老大受了伤还没有好,不能碰撞,您坐前面那辆车!请”

  这个死人脸真是讨厌!小野菊子心中愤怒,脸上不满道:“正是因为霸哥哥受了伤才需要女人服侍,你们这些大老粗粗手粗脚的怎么能行呢?”

  阿四却道:“是的,小姐!不过在车上很颠簸,万一您不小心碰到大哥的伤口就不好了,请您上前面的车吧!”

  小野菊子还要再说,东方霸急忙道:“苗苗啊,你还是上前面一辆车,我这身上的伤刚刚缝合伤口,还真是一点都不能碰撞,等好一些就没问题了!去吧”。

  小野菊子没办法,只得点头道:“那好吧!”说完便走到前面车旁上了车。

  东方霸便招呼前面开车的司机,先去商场给小野菊子买东西,所有人都上车之后,车队很快就开出了院子。

  却说王承昊刚好前来给东方霸汇报西德尼的情况,到了院子却被一个小弟叫住:“昊哥,您今儿怎么来了?老大他们刚刚出去!”

  “出去了?干什么去了?”王承昊问道。

  小弟见王承昊问起,便神秘一笑,小声道:“昊哥您还不知道吧?原来老大在老家还有一个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妻!这不,今天老大的未来老丈人带着女儿找来了,说是要跟老大完婚的!就在刚刚老大和未来夫人一起出去了!这事您可别跟别的兄弟乱说,老大家里那位大嫂还不知道呢!”

  王承昊笑道:“明了(liao)。明了!”随即问道:“那老大的未来老丈人呢?”

  “在西厢房休息呢,听说他们父女俩为了找到老大在大街上转悠了两天两夜,要不是一个酒馆的老板把他们带到对外联络部,他们还不知道要找多久才能找到!”

  王承昊想了想说道:“来了一趟,我总要去给老大的老丈人问个好,他在哪一间房?”

  小弟指着西厢房那边说:“那边第二间!”

  “那行,我去一趟,待会再聊!”

  到了西厢房第二间门口,王承昊敲了敲门。

  房内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谁呀?”

  王承昊连忙道:“大叔。我是老大的兄弟,我叫王承昊,听说您老来了,所以过来看看您!”

  没过几秒钟,房门打开了。一张满脸皱着的老农出现在王承昊面前,勉强露出笑脸说:“是王家小兄弟啊,快进来!”

  王承昊走进房里,苗老幺连忙给他倒水,又是拿出旱烟杆递给他:“王家兄弟,来一口?”

  王承昊可不敢受,急忙道:“大叔。您别叫我王家兄弟了,您可是老大的泰山大人,您叫我王家兄弟不是乱套了吗?叫我小王就行了,您还是抽我的烟。来来来!”

  苗老幺也没有客气,接过王承昊递过里的两根三炮台香烟其中一根说道:“好烟,好烟啊!”

  此时的中国,香烟类比如三炮台、哈德门、老刀牌这三种香烟是其中比较出名的。也是卖得最好的,但在乡下一般都抽旱烟。一根烟枪、一袋烟丝,有些人不要烟枪,自带一些纸片,要抽的时候就捏一撮烟丝用纸片卷起来,苗老幺抽三炮台也算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了。

  王承昊笑道:“大叔要是喜欢,赶明儿我给您带几条过来,可劲着抽!不过您既然来了上海,这香烟,想来老大肯定是要管够的,大叔,您以后有福了,别人是子凭母贵,您老是父凭女贵啊”。

  听了王承昊这话,苗老幺顿时脸色变得惨白,身体摇摇欲坠,王承昊见状慌了手脚,急忙扶住他问道:“大叔,您这是怎么啦?难道您不愿意女儿嫁给我们老大?”

  苗老幺顿时一惊,慌忙摇头道:“不是,不是,东方霸这小子很好,很好!只是……,唉!”

  苗老幺这副模样就让王承昊搞不懂了,这老头既然对老大满意,为什么又吞吞吐吐的?想了想,王承昊问道:“大叔,您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是不是在老家有人逼迫您不要把女儿嫁给老大?有什么难处您只管说,凭我们老大在上海滩的势力,谁敢不卖面子?我们老大只要喊一嗓子,几万个兄弟就能为他拿枪拼命,不说老大,我王承昊就能拉上一百多号兄弟为您摆平这件事情!您老还不知道吧?在上海滩,就算洋人们也得看我们老大的脸色做人,老大要是不满意了,洋人们也别想在上海滩呆下去!”

  苗老幺听了王承昊的话疑惑道:“东方霸这小子有这么大的能耐?他不怕洋人?”

  王承昊撇了撇嘴,不屑道:“洋人算个屁!我们老大整治过的洋人不知道有多少,他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大叔啊,有什么事您跟我说,不需要老大出面,无论什么事情,我都可以给您摆平了”。

  苗老幺有些不相信,问道:“我还没说什么事情呢,你怎么知道能摆平?”

  “不就是乡下一些地主恶霸吗?我带上百十号兄弟全部拿着枪拖着大炮过去,我看谁他吗活得不耐烦了敢打我们未来大嫂的主意!谁要是敢说个不字,老子用大炮把他们家的房子都轰平了”。

  苗老幺愣了愣问道:“小王,你不是开玩笑吧?你们有这么厉害?”

  王承昊大手一挥:“这算什么?我们老大是不想出风头,不信您去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问问,上海滩谁不知道我们老大的名号,日本人厉害吧?日本人都被我们老大整得没脾气!几个乡下恶霸地主算个屁啊!”

  “那你们能在上海找到一个被抓走的人吗?”

  王承昊听得哈哈大笑,说道:“找人那是我们的老本行啊,只要我们大佬一句话,就连巡捕房也得帮我们找!现在全上海都是我们的地盘,找个人比喝水还容易!”

  苗老幺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可又很担心,心里犹豫不决,眉头紧锁着不断地抽着烟,一根烟很快被他抽完了,王承昊又递过去一支,给他点上,也不催他。

  抽着抽着,苗老幺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得那个伤心啊,王承昊哪见过这阵势,顿时慌了手脚,这要是被外面的兄弟听见,别人还以为他在欺负老大的未来老丈人,慌忙道:“大叔,您别哭啊,您这一哭,别人还以为我在欺负您呢!您有什么事情就说,我王承昊就是豁出这条命也得给您把麻烦摆平了!”

  “跟我来的不是我的女儿啊,我女儿被那个女人绑架了!她冒充了我的女儿!造孽啊,我苗老汉怎么这么命苦,刚要找到未来女婿就等着过上好日子,哪知道祸从天降啊,老天爷啊!你怎么这么不开眼呢!”

  王承昊顿时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脸色大变道:“什、什么?您说跟您一起来的那个姑娘不是您女儿,您女儿被人绑架了?”

  苗老幺哭道:“可不是吗?前天我们刚下火车,在车站门口说了几句话就被这个女人听到了,她就骗我们说她认识东方霸,而且她的丈夫跟东方霸是好朋友,她可以带我们找东方霸,我们父女信以为真就跟她上了车,到了地方之后我们才知道上当受骗了”。

  随后苗老幺哭哭啼啼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王承昊听后就知道事情大条了,心道:不好!那个女人跟老大出去了,如果这段时间那个女人对老大突下杀手,后果不堪设想!

  王承昊急忙道:“大叔放心,我这就去找老大,您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把未来大嫂救出来!您好好休息,我马上去找老大!”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