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零九章 日本人当中也有坑爹的
  日军司令部的门卫哨兵打完电话之后让小野菊子在门口等着,就在小野菊子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军官从司令部内走出来看了看小野菊子,两眼发出光亮问:“您就是菊子小姐吗?”

  小野菊子看见年轻人军服上的领章,军衔竟然是中佐,心想果然是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年轻人估计连毛都没长齐,竟然比她这个屡屡建功的高级谍报人员的军衔还要高,这他妈什么世道?

  日本人也有坑爹的!这个年轻的军官很明显就是这种人!小野菊子看到他苍白的脸色,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再看他虚浮的脚步,就知道这家伙也就是个样子货,长得一副好皮囊,其实内部已经被掏空了。

  能不能见到津田静枝就看能否从这货身上打开缺口了,小野菊子弯腰鞠躬道:“嗨!菊子打扰了,请您多多关照”。

  年轻人叫津田敬宏,是津田静枝的亲侄儿,这家伙是什么人呢?用中国人的话说他就是日本人当中的衙内、官二代、恶霸,自从跟随他的叔父津田静枝来到上海之后,他就成了整个日军司令部的恶霸,经常有女军官、女医生和女护士被他弄过去玩乐,而那些被他玩过的女人有些当然是自愿的,有些是被强迫的,还有些是被他用下作的手段弄晕过去再办事的,无论如何,那些女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谁叫人家是衙内呢?

  津田敬宏看见小野菊子穿着一身中国乡下姑娘的衣裳,在弯腰的时候胸前两个硕大的凶器露出深深的沟壑,身体一动,那两只硕大的凶器不住地晃动,小野菊子原本就长得漂亮,穿上乡下姑娘的衣裳竟然别有一番风味。这对于津田敬宏这种喜欢猎奇的家伙来说无疑有着致命的诱惑,他一时看得眼睛瞪直,眼神中直喷射出淫邪之光,嘴角里竟然流下了晶莹剔透的涎水。

  小野菊子直起身来看见津田敬宏这幅模样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出声提醒:“中佐阁下,中佐阁下?”

  津田敬宏这坑爹的货总算是回过神来,“咳咳”咳嗽两声掩饰一下自己的丑态,有抬手擦拭一自己嘴角处的涎水,眼睛一直盯着小野菊子面带笑容说:“哟西,哟西!鄙人津田敬宏。菊子小姐真是大大的美人,我滴是一定要关照滴!我刚才已经打电话把你到来的事情告诉叔父津田静枝将军,叔父吩咐我好好招待你!”

  “嗨!”小野菊子再次弯腰鞠躬,等起身之后说道:“津田君,我有几句想单独跟你说。不知道你方便吗?”

  津田敬宏听了顿时两眼淫邪之光大盛,从卫兵的回报中得知小野菊子竟然是一个高级女间谍,他什么女人都玩过,就是从来没有玩过女间谍,想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女间谍被他压在身下婉转哀吟,他身体内部立即蠢蠢欲动,面色大喜道:“哟西。哟西!菊子小姐有命敬宏怎敢不从?太方便了,请随我来!”

  “不,津田君,去我的车上!”小野菊子侧身一指身后的汽车说道。

  津田敬宏一愣。去车上?这不是要玩车震吗?小野菊子的提议太合他的口味了,他什么方式都玩过,就是没有玩过车震,他迫不及待地跑到车旁边拉开车门让小野菊子先进去。然后关上车门,从另一边上了车。

  汽车很快发动离开了日军司令部。津田敬宏看着小野菊子开车的样子,更加心痒难耐,一只手很不老实地伸到了小野菊子的大腿上开始摩挲。

  小野菊子面色如常,眼睛看着前方问道:“津田君,想立功吗?”

  津田敬宏愣了愣,搞不明白小野菊子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手也停下来了,疑惑道:“菊子小姐,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小野菊子扭头看了看津田敬宏,说道:“你知道东方霸这个人吗?”

  “东方霸?听说我叔叔说过,这个人在上海滩很神秘,地下势力很庞大,叔叔一直对这个东方霸伤透了脑筋,我们一直想铲除他,可就是不知这家伙的行踪,特高科那边也是毫无建树!”

  小野菊子点了点头说:“我发现了东方霸现在的藏匿地点,津田君,如果你想立功,请你立即带我去见津田静枝将军阁下,并且帮助我说服将军阁下派一些精锐士兵给我去剿灭东方霸,当然你也可以一起行动,事成之后功劳算你一半!”

  津田敬宏虽然是二货,但不代表他不想立功,立即问道:“菊子小姐的话当真?”

  “我从来不说谎!津田君,机会不是经常能有的,你们不是一直找不到东方霸的藏匿地点吗?现在机会来了,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再想找到他只怕难如登天!而且津田君难道不想让别人对你刮目相看吗?你一直有你叔叔的关照,别人肯定会瞧不起你,你难道不想做出一些成绩给别人看看你不是酒囊饭袋吗?”

  津田敬宏这种二货也是要面子的,最受不得别人激将,更不想被别人看扁,被小野菊子一通激将,顿时脸色涨得通红,大声道:“好,这事我干了!不为别的,就为菊子小姐,这事我也一定要干!在前面转弯,直接去我叔叔的住所!”

  两人匆匆赶到津田静枝的住所,却被叔母告知津田静枝不在家,而是去了附近一家艺伎馆看表演。

  两人只好又开车去艺伎馆,几分钟后汽车在一家艺伎馆门口停下,两人也下车,便有迎客的上前道:“津田君,真是好久不见您来了,快请!”

  小野菊子看了看津田敬宏,看来这货已经在这里玩出名了,跟她曾经认识的一个奉天的公子哥有得一拼,那家伙在奉天妓馆一条街走上一圈,每家妓馆的老鸨、姑娘看见他都跟他打招呼,呼叫他的名字,由此可见。那公子哥在妓界的名声不可谓不响亮!

  津田敬宏现在表现出一副面色严肃,神态正经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别扭,“将军阁下在哪间房?”

  “这……”艺伎馆老板犹豫着不敢告诉他。

  津田敬宏怒道:“巴嘎,本中佐有正事,快点说!再不说我一刀砍了你!”

  艺伎馆老板吓了一跳,慌忙将津田静枝所在的房间说出来,津田敬宏听见后一把拉住小野菊子的手就进了艺伎馆。

  整个艺伎馆到处都是艺伎弹唱的咿咿呀呀声音,这里是典型的日式建筑风格。全部是用木料建筑而成,用木料虽然容易着火,而且经不起大风,但是胜在花费少,建筑时间短。只要有几个木匠就能将一栋房子在几天之内盖起来。

  津田敬宏带着小野菊子到了津田静枝所在的房间门口看见门口的两个卫兵后停下了,并喊道:“叔叔,我是敬宏,有重要事情求见!”

  这二货总算没有脑子发热直接闯进去,谁知道现在津田静枝在里面干什么?要是直接拉门闯进去看见不该看见的一幕,那他就惨了!

  房间一阵慌乱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里面传来津田静枝的声音:“进来吧!”

  津田敬宏这才拉开门带着小野菊子走进去,关上门之后,两人跪坐在津田静枝对面。

  津田静枝看了看津田敬宏,又看了看小野菊子。眼睛顿时一亮,他没有侄儿表现得那么急色,笑着对小野菊子说:“这就是菊子小姐吗?我们以前好像见过面?”

  “是的,将军阁下。您的记忆力真好!三年前在旅顺的时候,我曾跟随松岛将军一起去参加您在家里举办的宴会!”

  津田静枝一拍大腿。“嗦嘎!我想起来了!没错,当时跟随在松岛君身边的人就是菊子小姐,松岛君现在还好吗?”

  小野菊子低头道:“是的,松岛将军阁下很好,身体很健康!我来之前他专门叮嘱我一定要来拜会将军阁下!”

  “哈哈哈,想不到松岛那个家伙还记得我!来,菊子小姐,欢迎你来到上海!”津田静枝端起酒杯向小野菊子示意道。

  “嗨!”小野菊子拿起酒杯就喝下一杯,这酒她不能不喝,而且还要喝得痛快,其实她现在心里心急如焚,时间不多了,一旦东方霸带着人马杀光她所有的手下,救走苗苗之后回到小院子发现她不见了,必定会想到她已经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东方霸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带所有人离开小院子,那个时候再带人去肯定是人去楼空,她只是希望东方霸没那么快反应过来她会带人去围捕。

  而且她的两个孩子还在别墅,生死不知,如果动手的是军统或者g党的人,她还不怎么担心,军统和g党的人不会对小孩子下手,可动手的是东方霸,她就不敢保证了!那两个孩子可是她活下去的希望,如果两个孩子都死了,她也活得没什么意思,所以她必须尽快说服津田静枝派兵给她,然后她再派一些人那别墅看看能否找到两个孩子。

  放下酒杯之后,津田静枝问侄儿:“敬宏,我不是让你带菊子小姐到处玩玩,然后给她安排出处吗?你怎么把她带到这里来了?”

  津田敬宏和小野菊子互相看了一眼,而后小野菊子说道:“将军阁下,是我让敬宏君带我来找您的,其实我已经到上海好几天了,一直没有来找您,是因为我这次来的任务就是为了东方霸,当天我从火车站出来之后就因为一个巧合遇到了东方霸的未婚妻和他的未来岳父,于是我马上意识到这一个好机会,一个利用他们接近东方霸身边的机会,当时我将他们骗到我下榻的别墅,然后我用东方霸未婚妻逼迫他的岳父配合我,我装扮成他的未婚妻和他的岳父一起找到他,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东方霸的藏匿地点,请将军阁下派一些兵力身穿便服随我一起去租界杀了东方霸!”

  东方霸的存在不仅仅让特高科、日军宪兵司令部大伤脑筋,更是让他津田静枝的驻军司令部也大为头疼,他津田静枝可不是傻子,这个月以来他的司令部安排的巡逻队屡遭突袭,死伤惨重,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上千人因为巡逻而丢掉性命的,他猜测这肯定有东方霸的龙帮庇护,龙帮为那些袭击皇军士兵的人提供消息,或者为他们提供避难的场所,甚至可能提供武器,情报部门有情报显示东方霸正在从事大规模军火走私的活动。

  尽管情报部门有些情报显示龙帮在从事大规模军火走私,但是他们却查不到走私的渠道,甚至连军火的数量和品种、型号都不知道,东方霸和他的龙帮已经成为日本人心中的一颗毒瘤,已经到了不铲除不行的地步了!

  如果能干掉东方霸,津田静枝当然高兴,特高科都办不成的事情他的驻军竟然能办成,这不是很能说明他的能力突出吗?想归想,津田静枝还是问道:“菊子小姐,这种事情好像是特高科的事情吧,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特高科的清水十三,反而找到我这里来呢?”

  小野菊子低头道:“嗨!将军阁下,您问的这个问题很关键!我为什么不去找特高科,反而来找您呢?因为我已经不信任特高科了,确切地说我已经对清水十三产生了怀疑!”

  津田静枝叔侄二人两人大惊,津田静枝连忙问道:“菊子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小野菊子随即将整个事情详细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将军,我住的别墅只有我、我的手下、还有清水十三知道,就连土肥原贤二将军都不知道我的住所位置,那些手下都是我从北平带过来的,他们绝对忠心于大日本帝国,不可能走漏消息,而且他们从来没有与东方霸接触过,而且今天下午与东方霸见面的人,我虽然没看清楚脸,但是他的身形与清水十三十分相似,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是清水十三出卖了我,因此我不再信任他,现在放眼整个上海,将军,我只信任您了,而且您是海军将领,与陆军毫无关联,我相信您是绝对忠心于大日本帝国的!”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