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一三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小野菊子的事情基本上是告一段落,从小订的娃娃亲、名义上的未婚妻苗苗是救回来了,而且还是完好无损的,小野菊子虽然是个日本女间谍,但在绑架苗苗的时候还没有乱来,心肠不是那么恶毒,如果苗苗是落在川岛芳子或者南造云子的手上,那后果就不好说了。*www.wxguan.com*

  人是救回来了,但东方霸在安置苗苗和苗老幺的问题上可是犯了难,送他们父女俩回去是明显不行的,人家是专门找来的,把人送回去算怎么回事?把苗苗安置在一边,不让她与陈曼丽见面显然也不行,这事迟早要穿帮。

  把陈曼丽的事情跟苗苗和苗老幺说出来,东方霸又有点开不了口,本来就有了亲事,在亲家不知道的情况下居然又娶了一房,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

  今天一整天东方霸几乎把头发抓落了一地,在怎么安置苗苗的问题上,东方霸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了想帮会中还只有刘书林这老家伙有点办法,于是打电话约了刘书林在百乐门见面。

  晚上东方霸早早来到了百乐门,在死楼找了一个包厢喝茶,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刘书林来了,又再找了服务员过来泡杯茶。

  两人一直闲聊着,刘书林被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于是让服务员都出去,然后问道:“老大,我怎么听说你在老家还有一个从小订娃娃亲的未婚妻?这几天来上海找你,还被日本人捉了去?”

  东方霸看了刘书林一眼问道:“这事是不是全帮上下都知道了?”

  “这怎么可能呢?也就我们几个知道而已!规矩大伙还是没忘的!”

  东方霸点头道:“那就好,要不然我这个帮主有什么事情不出一天全帮上下都知道了,那我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别看有些事情不是什么重要的消息,可是日本人能从其中分析出我的一举一动!

  对了,今天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个未婚妻的事情。我这也是犯了难,当初我爹死了之后,我和我叔叔也就没指望这门亲事,后来到了上海我叔叔也病死了,我连想都不想了,去年就娶了你现在的大嫂,现在人家找来了,还承认这门亲事,我总不能以我爹死了为由就不承认吧?那人家怎么看我?但是呢。现在问题来了,家里已经有了一个,我怎么去跟他们说?如果他们还愿意,那家里那个和现在这个谁大谁小?你给我参谋参谋”。

  听了东方霸的话,刘书林想了想说道:“按照道理来说。当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订下的亲事是为大房!而你和现在的陈氏大嫂(陈曼丽),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私定终身!连个婚礼和证婚人都没有,甚至连结婚证都没有!恕我老刘说句得罪的话,您总得给人家一个名份吧?”

  刘书林这番话说得东方霸惭愧不已,可不是吗?他和陈曼丽两人这都睡在一个屋里大半年了。不但没办婚事,连结婚证都没有领,说好听点是两情相悦,说不好听就是苟合!这个时代也不比后世。两个人没名没份的睡在一起对女人的名声极为不好。

  东方霸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今天找你来就是让你去跟我未来老丈人说说这件事情,家里的那位他们迟早是会知道的,还不如现在就说清楚!至于家里的那位。我自己去说!另外你再问问我那未来老丈人有什么想法,婚礼什么时候办。你们商量个章程出来!办婚礼的时候,家里那位也合在一起办,咱不请其他什么人,就叫上帮中老兄弟们一起吃顿饭就行了,免得给日本人可趁之机”。

  弄了半天,刘书林总算是明白东方霸的意思了,笑道:“这事我拿手啊!保准给你办得妥妥贴贴!”

  说完这件事情之后,两人又喝了一会茶闲聊了几句就各自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东方霸在百乐门等到陈曼丽一起下班,然后接她一起回了家,回到家后陈曼丽正要去洗澡却被东方霸叫住。

  “什么事啊,不能等我洗澡了再说吗?”

  东方霸将陈曼丽按在沙发上,然后坐在她对面想了一下说道:“是这样的,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有跟你说过,我在老家有一门从小订下的娃娃亲,女孩子叫苗苗,本来呢,这件事情自从我爹死了之后我就没做什么指望了,这不前两天苗苗和她爹找到上海来了,还被日本人捉了去,日本人以他们的身份接近我意图刺杀,万幸的是日本人没有得逞。人家是专门来完婚的,我总不能说自己现在发达了,就不认这门亲事吧?

  这事来得太突然,我这心里都没有准备,更何况是你,以前没有跟你提起过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

  陈曼丽听完了指了指东方霸突然笑了起来,“我当什么事呢,就这事你用得着这么一本正经的吗?”

  东方霸点头道:“当然得经过你的同意啊,这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件事情,搁谁身上好受?我是这样想的,明天咱们先去把结婚证领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东方霸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先给陈曼丽一个名份再说,有了名份,陈曼丽就有说话的权利了,而且她还是有发言权的大妇。

  陈曼丽也知道她不同意也不行,如果她不同意别人会说她是妒妇,苗苗那是父母之言,媒妁之命订下的婚事,谁都干涉不得,做一个女人那得必须显得大度,更何况她还是先进门的。

  东方霸事先跟她商量,并且给她一个大妇的名份,这是充分的尊重她,能做到这一步,陈曼丽已经很高兴很满足了,她走到东方霸身边坐下,趴在他身上说道:“把小姑娘娶进门之后要好好待人家,别嫌弃人家是乡下姑娘,乡下姑娘才好呢,知道勤俭持家!”

  东方霸苦笑道:“我也是从乡下出来的好不好?你看我像在意家世的人吗?城里人谁敢说他八辈之前的祖宗不是农民?”

  陈曼丽这边算是搞定了,东方霸没费什么口舌,这也是陈曼丽知书达理、心胸开阔,有肚量,要是换了其他女人估计就得三哭四闹五上吊了。

  东方霸却是知道陈曼丽其实心里挺委屈的,只不过为了不让他难做,她选择了支持他,东方霸忍不住感叹:最难消受美人恩呐!

  却说刘书林接了东方霸的任务,第二天上午就前往苗苗和苗老幺住的地方找他们商量。

  现在苗苗和苗老幺住在五号秘密据点,刘书林的车子开进五号据点之后,他从车上下来就看见一个老农院子里闲逛,看样子有些闲得发慌。

  经过被日本人绑架事件之后,苗老幺才知道上海滩的险恶,这两天也不敢出去,只能窝在这据点。

  刘书林对苗老幺打招呼道:“是苗兄吗?”

  这声苗兄叫得苗老幺浑身别扭,以前可从来没有人教他苗兄,苗老幺诧异道:“这位老爷是?”

  一声老爷叫得刘书林心里一阵恶寒,他喊东方霸做老大,东方霸的老丈人叫他老爷,这算是什么事情?这不乱套了吗?

  刘书林急忙道:“哎呀,苗兄别叫我老爷了,您这可是折杀我了,我在东方老板手下做事,您叫我一声刘兄弟就行了!”

  “刘兄弟快请坐,屋里热,这院子里凉快一些!”苗老幺连忙招呼刘书林坐下,又朝屋里喊道:“丫头,快给客人上茶!”

  “来了!”话音落下不久,刘书林就见一个清新脱俗的小姑娘端着茶盘从屋里走出来,顿时暗自点了点头,心道这姑娘不错,虽然不是大家闺秀,但气质上却不显得粗鄙,给老大做夫人还行。

  出于礼貌,刘书林急忙站起来接过茶杯说:“多谢小姐!”

  等苗苗进屋之后,刘书林说道:“苗兄……”

  “刘兄弟,你还是叫我老苗吧,你叫我苗兄我不习惯!”

  “那行!”既然苗老幺这么说,刘书林就顺了苗老幺的意思,说道:“今天我来呢,其实是想跟您商量一下老板和苗苗小姐的婚事,不过在商量之前有一件事情我得跟您说清楚!”

  “哦,那你说!”苗老幺一见刘书林说起自己的女儿的婚事,便认真起来。

  刘书林喝了一口茶,想了想开口说道:“是这样的,因为我们老板的爹娘死得早,原本他随叔叔到上海讨生活,后来他叔叔也病死了,家里也没有长辈,因此就没有指望这门亲事能结成……”。

  “啪——”苗老幺一拍桌子,立即吹胡子瞪眼睛大声道:“那哪行?亲事是我跟他爹在他们小时候就订下的,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老苗一个唾沫一个钉,难不成你以为我老苗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还是他东方霸现在发达了,嫌弃我们家苗苗是乡下姑娘?”

  “哎呀呀,老苗,您这话说得严重了,严重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您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

  苗老幺喝了一口茶,将茶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好,那你说!”

  刘书林说道:“刚才说到我们老板原本没做指望了,因此就在上海娶了一个太太,当然,我们老板绝不是不认您这门亲事,前两天的事情您是亲身经历过的,虽然您和小姐是因为来找我们老板被日本人绑架的,但我们老板还是尽了最大的能力把您和小姐救出来不是?这就说明我们老板是有情有义的人,不是那种一朝发达了就忘本的人,我这么说您不反对吧?”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