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一五章 七十六号的阴谋
  这些保镖当中不乏日本人安插监视张小林的人,有两个人看见张小林被杀,詹森又被抓了之后,立即退开跑去联系日本人了。

  可就在这时,呜呜的警笛声响起,三辆法捕房的警车停在了张公馆门口,大批的巡捕从车上跳下来冲进了张公馆。

  柯蒂斯一马当先地走到院子中间大声喝问:“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枪?噢,上帝啊,张竟然死了?谁干的?是他吗?”说着便用手指着詹森。

  保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下怎么办?说不是?那为什么绑着詹森?说是?那詹森肯定会被法捕房带走。

  柯蒂斯可不管保镖们有什么想法,立即大手一挥:“给我把这个杀人犯抓起来!”

  巡捕们一拥而上,分开保镖们将詹森抓住带到了车上带回了巡捕房,接下来就是按照正常的谋杀案件办理了,柯蒂斯立即让人去巡捕房叫法医和刑侦专家来现场取证,又让巡捕给现场的保镖们录口供。

  押送詹森回法捕房的一共有四个巡捕,他们哪知道詹森是军统特工,只当是普通的杀人犯,一根小小的麻绳怎么能捆得住詹森这种受过特别训练的军统特工,麻绳很快被他袖口落下的一枚刀片割断。

  麻绳被割断之后,詹森不动声色地将缠绕在手臂上的麻绳松开,就在这时,车身一阵颠簸,詹森趁势而起,抓住身边两个巡捕的脖子让他们两人的脑袋互相撞击。在另外两个巡捕反应过来时,抬腿就给他们一人一脚。

  四个巡捕就这样被他打晕了,他迅速从其中一个巡捕的腰间取下钥匙打开了车门,然后跳下车在大街上打了几个滚,最后消失在巷子里,开车的司机直到车子开到法捕房停车后才发现杀人犯郑林跑了,而且打晕了四个押解他的巡捕。

  当柯蒂斯得知杀人犯竟然跑了的时候,雷霆大怒,凶杀现场也不管了,直接带着法捕房的一干人等撤走。随后在法租界发文通缉杀人犯郑林。

  而得知张小林被保镖郑林所杀的日本人津田静枝正赶往法租界法捕房索要杀人犯。作为张小林的后台,津田静枝必须做个姿态出来,否则那些投靠日本人的汉奸们岂不心寒?

  其实津田静枝也知道去法捕房要人根本没有可能,法租界不比公共租界。日本人可以在公共租界自由活动。当然除了军队之外。但是在法租界就不行,因为法租界只属于法国人管辖,与日本人无关。但津田静枝不得不做出了样子,这样也有作秀的意思在里面,具有一定的政治意义,至于法国人会不会买账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果然,到了法捕房后,津田静枝被告知杀人犯在押解到法捕房的过程中打伤了四个巡捕逃脱,柯蒂斯还说如果杀人犯郑林逃到日占区被抓住,请津田静枝一定要引渡给法租界,法捕房将感激不尽,津田静枝听了柯蒂斯的话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不但没有打到人,还差把自己逼成内伤。

  在十里洋场呼风唤雨几十年的上海滩一代枭雄张小林就这样被他的保镖郑林杀了,外界只知道他是被保镖杀死的,却并不知道这个保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有几家报纸的报道虽然表示疑虑,但苦于没有证据,只能草草作罢。

  张小林的死,给上海滩那些投靠了日本人的汉奸们一声惊天闷雷,这其中最为恐惧地要属李世勋,串通张小林刺杀东方霸的人是他,现在张小林死了,李世勋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东方霸派人杀了张小林,至于为什么是保镖杀的,他认为是东方霸收买了张小林的保镖。

  自此,李世勋对东方霸格外忌惮,但他的工作又不能不进行,日本人天天逼他,让他拿出一成绩出来,可是如果东方霸的龙帮从中作梗,他根本毫无作为可言,军统和中统可以肆无忌惮的活动。

  现阶段七十六号根本没有把g党上海地下组织作为主要打击对象,他们主要打击对象是军统和中统,直到1939年年底和1940年年初,双方相互派人暗杀,杀到双方都精疲力竭为止,才有默契的互相停止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暗杀大战,并转入暗中斗智,此后七十六号才将主要的矛头对准g党上海地下组织,在此之前如果有g党的人落在他们手里,他们也不会手软。

  为了展开工作,李世勋觉得有必要跟东方霸搞好关系,虽然不一定要东方霸支持他,但至少也要让东方霸不从中作梗、两不相帮,如果东方霸能够做到两不相帮,他自认为他不会输给军统和中统。

  出于此考虑,李世勋马上准备了一份贵重的礼物送给了东方霸,并约东方霸在百乐门见面。

  正在同苗苗逗笑的东方霸看见宗翰带来的李世勋的礼物,挑了挑眉毛,伸手指着椅子示意宗翰坐下,然后问道:“你说这李世勋是什么意思?我抢了他师傅季云清的地盘,现在张小林也死了,我们也抢了张小林的地盘,李世勋想胡牌,而我们总是截胡,按理说李世勋应该恨我入骨才对啊,为什么还给我送礼?难道他又想上演一场刺杀的把戏?想咸鱼翻身不成?”

  宗翰也百思不得其解,这时苗苗端来两杯茶给他面前放了一杯,他急忙站起来说:“多谢大嫂!”

  一声“大嫂”把苗苗羞得撒腿就跑掉了,宗翰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得罪了那位未来的大嫂。

  东方霸摆了摆手说:“不用管她,我们说我们的,你是个什么意见?”

  宗翰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这次李世勋不像是要刺杀,可能是想跟大哥和解,大哥跟他并没有生死大仇,抢地盘这在道上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一个政治人物应该不会计较这一,如果我猜得没错,他是想大哥能做他的靠山,这样他才能有本钱跟军统和中统对抗,实在不行也必须要让大哥两不相帮,他虽然得不到大哥的支持,但是军统和中统也得不到大哥的支持,他有日本人的支持就不用怕军统和中统了!”

  不得不说宗翰将李世勋的想法猜的**不离十,李世勋就是这样的想法,东方霸抱着胳膊摸着下巴上的胡渣在客厅里慢慢走着,思考着,反问道:“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呢?”

  宗翰站起来摇头道:“怎么决定是大哥的事情,我可不能代替大哥的想法,不过我觉得吧,我们不是政治势力,对我们来说,军统和七十六号的争斗已经上升到明面的程度了,我们一个帮派插手进去算什么事情?我们是要打日本人,而我们大可暗中进行,不必要名目张胆的跟日本人作对!”

  东方霸皱眉道:“实际上日本人已经把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啊!就算我们不名目张胆的打日本人,日本人还是会对付我啊!”

  “大哥,这个是不同的,如果我们名目张胆的扯旗跟日本人干战,日本人会把我们视为一股敌人,如同军统一般,但是我们不这么做,他们只会认为大哥的存在妨碍他们的统治,我们在他们眼里最多也只是一个帮派,但是明着扯旗干战,这在意义上就完全不同了,日本人必定下死力气对付我们!”

  东方霸了头:“有道理!这就是明着装好人,背后打闷棍的好处!那好吧,你去安排一下,告诉李世勋,见面的地改变一下,在百乐门人多眼杂,如果他有胆量就到马歇尔教堂见面!”

  “好的,我这就去通知他的人!”宗翰说着便向外面走去。

  东方霸又突然叫住宗翰:“等等,宗翰,你说我这秘密与李世勋会面,如果被军统马如龙和g党的曲人杰知道了,会不会引起他们的误会?”

  听东方霸这么一说,宗翰也觉得这件事情太过敏感,如果马如龙和曲人杰他们不知道具体情况很有可能会误会东方霸被李世勋拉拢了,“呃,老大,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考虑欠佳,与李世勋见面的事情还是再斟酌一二吧?否则引起国g两党的误会就麻烦了!”

  这件事情还真不是闹着玩的,马如龙和曲人杰了解东方霸的为人,如果他们得到东方霸与李世勋会面的消息,他们可能会先找东方霸求证,但是如果这件事情是李世勋的阴谋,李世勋将两人秘密会面的消息捅出来,并大肆宣传,就算马如龙和曲人杰两人相信东方霸也没用了,人言可畏啊!

  宗翰也惊出一声冷汗,他掏出手帕擦了擦汗,心有余悸地说道:“老大,李世勋的老狐狸真不是省油的灯,跟他这种政客打交道还是小心为妙,如果真被他将你们秘密会面的消息捅上报纸,后果不堪设想啊!与他见面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东方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思索了一会,吩咐道:“这样,你传话过去,就说见面不必了,你李世勋与军统,我两不相帮,我们只是一个帮会组织,你们政治势力之间的斗争与我无关,但你七十六号如果打我龙帮的主意,让我们做不成生意,让我的兄弟们没饭吃,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总之一句话,别惹我!另外,你约一下马如龙和曲人杰,就说我要见他们”。

  “好,我马上去安排!”(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