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二零章 枪杀土肥原飞天逃脱
  那年轻人等土肥原贤二看清楚手掌心里写的字之后立即收回手走到后面去了,土肥原贤二心中惊骇不已,插在裤袋里握着的小手枪不知不觉地放下来。(百度搜.com)

  这是多么精心设计的计划啊,每一分每一秒都计算了丝毫无误,每一个细微的细节都考虑进去,土肥原贤二有些不寒而栗,他感觉自己陷入了西德尼编织的一张大网之中,而他就像一个被人提着丝线的布偶一样任人摆布、操控。

  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西德尼抓住了他必须得到彼岸花组织情报的把柄,以此来操纵他、玩弄他,而他为了得到情报不得不心甘情愿地被操纵、被玩弄!在西德尼面前,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孩,智力和体力根本就不是西德尼的对手。

  现在天气转凉了,而他身上的冷汗则像泉水一般往外涌,浑身湿漉漉的,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汗臭味。

  正恍神之间,电车靠站停了,土肥原贤二回过神来,马上走到后门处下了车,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旁边杂货店的电话响了,店老板接起电话道:“喂!”

  土肥原贤二听见电话声响,不由得转头看过去,而店老板不知道听见电话里说的什么话,一脸疑惑地看了看土肥原贤二,然后喊道:“先生,找你的!”

  土肥原贤二急忙提着皮箱跑过来接过电话说:“喂,是我!”

  电话中传来西德尼的声音:“马路斜对面有一辆汽车,钥匙在车上,开上那辆车,十分钟之内穿越新闸大桥到达租界在新闸路口公用电话亭接电话!”

  土肥原贤二丢下电话就跑,从这里到新闸路口开车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中途丝毫不能停留才能到达新闸路口。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的了。

  杂货店老板在后面气急败坏地大喊:“给钱,你还没给钱呢!”

  土肥原贤二不顾马上的车辆和行人,狂跑着冲向马路对面的那辆车,到了车旁边拉开车车门就钻进去,车钥匙果然插在钥匙孔内,扭动钥匙发动汽车。

  一路上,行人和车辆看见土肥原贤二开的汽车,那车就像发了狂的疯牛,在马路上横冲直撞。离得很远就慌忙躲避。

  赶到新闸路口的时候还是稍微晚了一点点,路口旁边公用电话亭里的电话也不知响了多久,土肥原贤二唯恐这个时候电话突然不响了,那就功亏一篑了。

  西德尼总算是还有一点耐性,没有立刻挂断电话。土肥原贤二馒头大汗地拿起电话大声道:“我到了!”

  “将军阁下,你当将军当得时间太长了,你看看你开了几分钟的车就全身大汗,身体不行啊!虽然你迟到了接近一分钟,但是我大人有大量,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十分钟之内赶到国际酒店。到前台表明你的身份,前台的服务员人员会告诉你我在哪!立刻,马上!”

  土肥原贤二还来不及喘口气,又钻进车里迅速向国际酒店赶去。他就像一个陀螺,被西德尼一鞭子一鞭子地抽得不停地旋转。

  国际酒店,506号房间。

  东方霸等西德尼放下电话之后拍了拍手笑道:“好了,我尊敬的赖利先生。现在土肥原贤二那条老狗已经赶来,接下来就要看你的表演了。你可是国际顶尖的‘艺术表演大师’,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哦!你身上的这个遥控炸弹是我花了一万现大洋请国内最好的炸弹专家特别制作的,它有十根线,只有剪断正确的那一根,炸弹才不会爆炸,如果你剪断了不是正确的那一根,不用我按遥控按钮,它就会自动爆炸!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运气特别好的话,你可以试着剪断一根看看!”

  西德尼苦笑道:“东方先生,我值得你花这么多心思防备吗?我说过只要你给我一张船票,我就会替你干掉土肥原贤二!”

  “不不不,如果是别人,我可以放心的去让他交易,但是你赖利先生是个例外!你这个人防不慎防,稍微不注意就会被你弄死,我还不想死,所以就得想办法让你乖乖的听话!

  来人啊,给我们尊敬的赖利先生穿上一件体面的衣服,要知道赖利先生可是一个绅士,绅士怎么能穿这么破烂的衣裳呢,如果被土肥原贤二看见赖利先生这一副形象,他会鄙视赖利先生的!赖利先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看着他被小日本鄙视呢?”

  所有的计划都是东方霸一手策划的,西德尼只不过是打了几个电话,再加上那么一点点特别的语气,土肥原贤二就已经被玩得团团转了。

  西德尼像木偶一样被东方霸手下的小弟们摆弄着,连续换了几声衣服才让人觉得是那么回事,在镜子前照了照,嗯,不错,有点范儿!

  东方霸招了招手,一个小弟递过来一把手枪,东方霸接过手枪取下弹夹将里面所有的子弹全部弄出来,最后只装进去一颗子弹,再次装上弹夹之后递给西德尼:“赖利先生,这把枪里只有一颗子弹,但是我希望这颗子弹能要了土肥原贤二的命,一颗子弹就要一个人的命,实在太便宜了!如果这颗子弹没能要了土肥原贤二的命,赖利先生,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西德尼点头道:“知道,我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啪啪啪!”东方霸拍了拍手笑道:“很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既然这样,协议就这么定了!”

  西德尼脸色平静地接过手枪插进自己的腰间皮带上,他可不敢起什么歪心思,东方霸这个人心思太深了,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在试探他,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不敢轻举妄动,否则惹怒了东方霸,那将死无葬身之地。

  国际酒店门口,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汽车滑行了好几米停下,土肥原贤二提着皮箱快步跑进了酒店大堂内。

  “喂,我是土肥原贤二,是不是有人让你把他所在的房间号告诉我?”土肥原跑到前台看着一个服务员询问。

  服务员一听是土肥原,点头道:“是的,先生,有位先生说如果您来了,就让我告诉您,他在505房等您!”

  土肥原贤二谢谢都不说一声。直接转身就跑,正好有一架电梯空闲,他很快上了电梯向五楼而去。

  “叮!”

  五楼到了,土肥原贤二从电梯出来走到走廊中间,左右看了看。发现墙壁上有提示,他顺着提示向左边走去。

  很快找到了505号房间,就在左手边第三间,他站在门口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抬手敲响了505房的门。

  “咚咚咚!”

  “咚咚咚!”

  连续敲了两遍,土肥原贤二将手放了下来伸进裤袋里等着西德尼给他开门,这时一个坚硬的物体顶在了他的后腰上。

  “别动!”

  土肥原贤二吓得身体一僵。他怎么也想不到西德尼会从505对面的506号房里悄声无息的出来并用枪顶住了他的后腰,果然是老江湖、老前辈啊!

  西德尼用左手将土肥原贤二按在房门上,然后快速在他身上搜索了一遍,搜到一把锋利的匕首。将匕首插进自己的皮带上,然后道:“把你的手拿出来,包括手枪!千万别耍花样,否则你的死定了!”

  土肥原贤二无奈。只能将手枪掏出来举过肩头,西德尼将手枪拿过来同样顶在土肥原贤二的后背心上。“扭开把手,推门进去!”

  土肥原贤二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只能照做,两人慢慢进入505房间之后,西德尼伸脚一拨,房门被关上了,顺手又将房门反锁住。

  到了房间西德尼收起东方霸给的那支手枪,用土肥原贤二的说枪对准他说道:“好了,将军阁下,现在请打开皮箱让我看看钱!”

  土肥原贤二点了点头:“如您所愿!”说着走到桌子边将皮箱放在桌子上,然后打开皮箱,又将皮箱转过来开口面向西德尼。

  看见箱子里满满地一箱子绿油油的钞票,西德尼瞳孔一缩,随即恢复正常,从口袋里掏出黑色物体,这就是胶卷,他道:“将军阁下,你要的东西都在这卷胶卷里面!现在我们交易,我把胶卷放在茶几上,然后我们各自拿自己需要的东西,这很公平吧?”

  此时对面506房间内,王承昊问道:“老大,既然土肥原贤二已经出现,那我们直接将他抓起来杀死不就得了吗?何必这么费事呢?”

  东方霸笑了笑说道:“两个老牌间谍生死对决,难道你们不想看看他们最后鹿死谁手吗?这可是你们一辈子都难得看见的一幕啊!”

  王承昊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心里嘀咕老大尽搞这些虚的,还不如直接抄家伙一阵突突,省事多了!

  就在这时,对面505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东方霸立即道:“走,出去看看!”

  房门被打开,几个小弟当先走了出去站在了505的房门口,东方霸一脚刚刚走出房门,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响起,505房间的房门被这爆炸掀飞,一股狂暴的气浪冲出来将东方霸推得飞身而起,倒退回506号房间砸碎了一张椅子。

  走廊内的兄弟们因为是站在墙壁的两遍,没有被气浪冲击到,等气浪平息下来,王承昊当即冲进506号房大叫:“老大,老大,你怎么样?”

  东方霸呲牙裂嘴地爬起来喊道:“没事,我没事!快进505看看什么情况!”

  几个兄弟立即冲进去505房间,东方霸也随之跑进去,发现505房间内一片狼藉,几乎没有一件完好无损的物品,一个人俯身趴在地上,身上盖着一些碎石木屑,还有厚厚的灰层。

  一个小弟大叫道:“老大,快看,那洋鬼子跑了!”

  东方霸一惊,顺着小弟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窗户外西德尼一只手用皮带搭在一根细细的钢丝上悬空快速向国际酒店对面的跑马场飞去,另一只手提着装钱的皮箱,活生生上演一幕飞度天险的戏码。

  东方霸拔枪就开始射击,一口气打光了一个弹夹,却因为西德尼的移动速度太快而没有打中,东方霸正想去割断钢丝,西德尼已经抵达跑马场的大楼顶端,现在割断钢丝也没用了,他放下枪大声道:“王承昊,快派人守住跑马场各个通道出入口,派人进去找,另外封锁租界通往外界的各个车站、码头,通道,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是,老大!”王承昊答应一声就向外面跑去。

  东方霸收起手枪,走到趴在地板上那具尸体面前,蹲下将尸体翻过来,尸体的面部没有受什么伤,可以确认是土肥原贤二,胸口中了一弹,显然是西德尼突然发难,开枪打死了土肥原贤二,同时尸体身上还有不少伤口,看样子是死后被炸弹炸的,但伤口都不足以致命。

  既然确认是土肥原贤二,东方霸也没有在仔细检查,因为时间不允许,土肥原贤二死在这里,这可不是小事,得赶紧离开,东方霸站起来挥挥手:“快,我们立刻离开!”

  东方霸有些恼奥,还是让西德尼钻了空子,恐怕西德尼早就通过那个什么霍特医生安排好了这个逃生的办法,在505号房的窗户下面用一根细钢丝连在跑马场的楼顶顶部,只需要一根皮带就能滑倒跑马场去。

  事先东方霸已经想过西德尼可能逃走的各种办法,并且都一一做了防备,可是唯独没有想到西德尼竟然选择从空中逃走!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此言不虚!

  这时酒店已经乱了套,各个楼层的房客惊恐地从房间里跑出来涌进电梯,进不了电梯的只能走楼梯,东方霸等人随着房客们一起走楼梯从五楼下来,刚刚走出大门口,东方霸想起一件事情,吩咐一个小弟:“你快去给我找一张地图来!”

  “是,老大!”小弟答应一声转身就跑去买地图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