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二一章 扮船夫守株待兔
  东方霸等人离开后不久,505号房间内的土肥原贤二尸体手指头突然动了动,随即睁开了眼睛,他转动眼睛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坐起来低头看着胸前,胸前心脏处被子弹打了一个洞,流出红色的液体,他自言自语道:“多亏我做了准备,不然今天就死在这里了!”

  他说完脱下衣服,胸前挂着一个的塑料袋,不过这时塑料袋空了,因为里面的红色液体已经流光,将塑料袋扔掉,再次脱下一件衣服,只见胸前挂着一块钢板,钢板上镶嵌着一颗子弹头,子弹头已经爆裂变形,他扯下钢板扔在地上,然后站起来将手伸进裤袋里掏出一个胶卷,脸上露出笑意:“差点丢了命,总算是有点收获!”

  刚刚站起来,却突然眼前一黑,又倒在了地上,在他再次陷入昏迷之前看见一个女人带着几个男人匆忙跑了进来,随即他很干脆的晕了过去,原来他虽然没有被子弹穿透身体,但是炸弹爆炸却震伤了他的脏腑器官,而且腹部以下也有好几处被炸伤,流血过多。

  却说东方霸带着兄弟们到了跑马场,王承昊早已带着大批兄弟赶到这里,在他的安排下,兄弟们封锁了整个跑马场的各个出入口。

  1850年,五个英国人来到上海,发起组织了“跑马总会”,次年,上海最早的营业专利性“跑马场”建立,地处“花园弄”,就是在南京路上,位于国际酒店的正对面。

  这座跑马场建立之后,每隔几天便会举行赛马会,属于赌博性质,在没有赛马的时间。租界的洋兵们经常在这里操演、训练,引起许多人观看。

  “给我进去搜!”东方霸大手一挥。

  除了守门的兄弟,其余的兄弟们全部涌进跑马场,引得跑马场的经理急得直跳脚,可是看见东方霸的手下们一个个凶神恶煞,又不敢站出来说话,只能跑去给巡捕房打电话。

  没过多久,买地图的小弟回来了,东方霸接过地图查看起来。这里可是一个交通四通八达的地方,按照时间上来说,西德尼没有充足的时间离开跑马场,从楼顶下来,还要穿过观众座位席。如果西德尼按照这样走,必定会被堵王承昊带人堵在门口,可是王承昊带着兄弟们赶到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西德尼的身影。

  西德尼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呢?他准备怎么离开跑马场呢?东方霸脑子里高速运转,跑马场的赌马的人很多,非常多,如果混在观众当中化装出来也不是不可能,可是西德尼应该不会这样做。这是最笨的办法。

  东方霸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西德尼先是从空中逃离,这次会不会走地下呢?想到这里,立即查看起地图。跑马场与国际酒店之间是南京路,东边对面是九江路,而九江路直通黄埔江边,要知道城市的每一条马路下面都是有下水道的啊。如果跑马场内有下水道直通九江路的地下的下水道,西德尼很有可能通过下水道直接前往黄埔江边。

  对了。今天上午十一点三十分正好有一艘邮轮离开太古码头前往澳大利亚,现在十点过十分,西德尼有充足的时间上船,就算他不在太古码头上船,他完全可以在江边抢一艘柴油机动力的木船在邮轮前进的航道上等着邮轮,他有千百种办法可以上邮轮。

  经过一番推测,东方霸忍不住惊讶,西德尼这个计划还真是绝妙,谁会想到他先是从空中逃脱控制,然后再在跑马场的下水道入口从城市下水道逃离呢?

  东方霸想到这里,马上吩咐道:“王承昊,你在这里盯着,如果有什么事情派人去太古码头通知我!其他人跟我走!”

  “是,老大!”

  东方霸推测得不错,西德尼就是这样的计划的,他知道以东方霸在上海滩的势力,想抓他很容易,只要封锁各个进出上海的通道,他就插翅难飞,如果想逃离上海逃脱东方霸的控制,就必须不按常理出牌,而且时间要控制得非常精准才行。

  早在半个多月以前,他就得知今天有一艘邮轮要前往澳大利亚,因此他跟东方霸说想要把土肥原贤二吸引出来,就必须拿点真东西出来让土肥原贤二相信,谁知东方霸一下就假装彼岸花组织炮打了日军司令部,而且还抢了金正银行,这正中西德尼的下怀。

  因为这样一来,他就不需要找借口把跟土肥原贤二的交易时间拖延半个多月,同时他又通过给他送饭的小饭馆伙计把他需要办的事情写在纸上送给教会医院的霍特医生,霍特医生不愧是一个好朋友,他把西德尼写在纸条上的事情一件不漏地办了,其中包括跟着他监听录音,窃听器也是通过小伙计送给他的,还有在国际酒店505号房与跑马场之间拉上细钢丝,同时雇佣了一个船夫在黄埔江边今天上午等在那里接应他。

  这就是他整个的逃离计划,可以说他已经成功了,如果不是东方霸了解他的为人和行事方法,估计没有谁会想到他制定了一个这么精密的逃脱计划,这也是因为东方霸是后世而来,思维发散性大,通过他从空中逃脱,想到了他可能会再从地下逃脱。

  东方霸等人开车,当然要比西德尼在下水道行走快得多,他只花了十分钟就赶到了外滩附近的马路上。

  在东方霸的带领下,众人找到了九江路下水道通外黄埔江的出口,又在不远处发现了一艘停在岸边的小火轮。

  东方霸留下一些兄弟守在下水道出口附近埋伏,带着几个兄弟走到小火轮旁边,看见一个中年汉子正坐在船头,他笑着问道:“这位大哥,是不是等人啊?是不是在等一个洋人啊?”

  中年汉子一脸疑惑道:“你们怎么知道的?没错,半个月以前有一个洋鬼子找到我,出钱请我今天开船等在这里,说今天上午会有一个老洋人要坐我的船,他怕我不守时还多出了一倍的价钱呢!”

  看,多实诚的人啊!东方霸笑道:“这位大哥,不如我来替你等吧,你跟我身后这些兄弟去休息休息,放心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兄弟们,招呼这位大哥去附近的咖啡馆喝被咖啡,算在我的账上”。

  几个手下兄弟脸上露出笑意,上前将中年汉子架下船来,中年汉子惊恐道:“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两个兄弟正要将这中年汉子架走,东方霸想起一件事情,他还没化装呢,连忙喊道:“等等,把他身上的外衣脱下来!”

  东方霸说着就将自己身上的夹克脱下来,扔给旁边一个兄弟道:“等会给他穿上,去咖啡馆不穿得周整一点是会被人笑话的!”

  “是,老大!”

  东方霸穿上中年船夫的衣裳,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一身,又看见中年船夫头上的一顶破草帽,于是走过去将破草帽摘下来戴在自己头上,扭头问道:“怎么样,我像不像船夫?”

  兄弟们憋住笑意点头:“像!就是皮肤白了一点!”

  东方霸笑道:“那简单!”说着就蹲在沙地上抓起一把沙子在手臂上搓了搓,把手臂弄得脏兮兮的,又脱下皮鞋在光着脚丫子在沙地上搓几下再穿上船夫的草鞋,这次真的像船夫了。

  十一点整,西德尼一身狼狈地从下水道出口爬上来,左右看了看,发现不远处停靠着一艘小火轮,他心中大喜,那应该就是霍特安排的。

  他心下说:“可怜的霍特,对不起了!你真是一个好朋友,是一个值得交往、托付大事的朋友,可是为了不让你说出你做的这些事情,我只能眼看着你被东方霸杀死,因为只有你死了,你做到安排才不会被东方霸发现!”

  “嘶——”西德尼从下水道出口爬到沙地上,因为动作过大而撕扯了一下伤口,是的,他中弹了!东方霸当时向他接连开了七枪,因为他在空中滑行的速度过快,东方霸打出的子弹只有一发打中了他的大腿,其余的都打偏了。

  然后正是因为这一发子弹,让他在下水道穿梭的时间延长了整整五分钟,现在他的大腿上正绑着一根布条,布条将枪伤口扎得严严实实。

  他提着箱子一瘸一拐地向小火轮走去,他心说只要上了船就安全了,等东方霸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身在前往澳大利亚的邮轮上,有了这一百七十万美金,足够度过一个奢华舒适的晚年了。

  走到小火轮旁边,西德尼向正背对着他的船夫打招呼:“嗨,你好,我就是你要等的人!”

  船夫看都没看他一眼,起身弯腰跳下来去解开缆绳,一边走一边抱怨说:“上船吧,我都等了半个时辰了!”

  船夫的口音带有地方性方言,西德尼虽然听不太明白,却哦明白船夫是是在抱怨他耽搁的时间太久了,他也没有在意,爬上船说道:“先生,辛苦你了,我会再付给你一点钱的!”说着就向船仓走去。

  船夫解开缆绳后爬上船喊道:“茶壶里有水,想喝自己倒!”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