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二二章 毒死西德尼气死土肥原
  西德尼听船夫这么一说,感觉还真有渴了,急冲冲走了这么远的路,不渴才怪!于是放下皮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灌下去,嗯,太舒服了!

  放下茶杯之后,西德尼抬头正好看见船夫走了过来,感觉船夫的身形有些熟悉,心中一惊准备掏枪,谁知船夫手上已经出现一支手枪对准了他,他顿时不敢动弹。

  东方霸摘下草帽笑道:“赖利先生,你可真让我好找!别动,最好别动!在你掏枪的时候我手枪里射出的子弹就能打穿你的脑袋,信不信?”

  “东方霸?”西德尼惊骇欲绝,“你,你怎么知道我会出现在这里?”

  东方霸笑了笑,摇头道:“我原本不知道你会出现在这里,我的手下兄弟们都在跑马场到处找你,他们把跑马场围得水泄不通,不过我知道你是一个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的人,按照正常的思维,别人认为你肯定会经过化装,然后混在观众当中跟着他们一起离开跑马场,但我知道你不会,你不会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行事,你会利用正常人思维的盲来行事,让别人摸不着头脑!

  在你还没有与土肥原贤二交易之前,我就已经设想了你种种可能逃脱的方法,并且都做安排,但是我还是失算了,你竟然会想到空中穿越,通过一根细小的钢丝逃到跑马场!你的这一行为提醒了我,你不是一个正常人,你不会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去做事。我就想到了你可能会从地下离开,然后我看了地图,从跑马场有一条直线的下水道直通江边,后来我觉得我应该来碰碰运气,事实上我蒙对了!”

  西德尼脸上潮红,身体晃了晃说道:“所以你绑了原来的船夫,并且化装成他的样子在船上等我!刚才我出现的时候你就可以直接开枪打死我,为什么你不开枪?为什么你要让我知道我其实已经失败了!你这样做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

  “不不不!赖利先生,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东方霸摇头道:“我无意在你面前炫耀,我只是不想让你死不瞑目。如果你不知道你怎么失败的。我想你会很不甘心的,就算死了,你可能也会化身厉鬼来找我,我并不想你这样。因为我还要找一个道士来驱鬼。太麻烦了。所以你还是安心地下地狱去吧!我会一次性给你汇款一千万亿到冥界银行,等我死的时候你可能还没花完这么多钱”。

  西德尼感觉鼻子下有液体流出来,伸手一摸。只见满手的鲜血,他抬头看着东方霸问道:“你,你在茶水里下的毒?”

  东方霸头道:“是的,对付你这样狡猾的朋友,我不能不全力以赴!氰化钾,应该不会让你感到痛苦!”

  西德尼眼前一黑,身体顿时扑通一声倒在了船舱里,黑暗如潮水一般吞噬了他的感知和意识!

  东方霸收起手枪,慢慢走到西德尼身边蹲下,在他颈动脉处摸了摸,感觉还有微弱的跳动,心想这老鬼命还真硬,一般人服用了氰化钾不出两分钟就得气绝身亡,可西德尼从喝水到现在已经不止两分钟了。

  东方霸重新掏出手枪对准西德尼的额头开了一枪,如果这还不死,那真他妈是见鬼了!

  从船上下来之后,东方霸提着装钱的皮箱脱下船夫的衣服扔在沙地上,向埋伏的兄弟招了招手,没过一会儿,兄弟们都跑了过来。

  东方霸向一个兄弟要了一根烟,燃后吸了几口,吩咐道:“去两个兄弟把船开到河中间,在尸体上绑上石头沉入江底,做得干净一,血迹之类的要清洗干净,再把船开回来还给船夫!人家还要靠船讨生活,没有船可不行!”

  “是,老大!”

  却说土肥原贤二在与西德尼交易的时候突然被西德尼开枪打中心脏部位,但是他怕死,因此来之前在胸口垫了一块钢板,子弹打在钢板上没有穿透,让他躲过了必死的一劫,但子弹的冲撞力让他还是倒在了地上,而这时西德尼掏出匕首将绑身上的定时炸弹的钢丝全部斩断,并以最快的速度抽出皮带跳出窗户,通过早就拉好的钢丝凌空飞跃到跑马场楼顶,就在西德尼跳出窗户后,落在地上的炸弹就爆炸了。

  土肥原贤二中弹后倒在地上,意识还很清醒,但炸弹爆炸却将他震晕,同时还将他炸伤,流了很多血,他清醒之后取下血包和钢板,站起来又因为失血过多再次晕过去,他昏迷之前看见一个女人带着几个男人跑了进来。

  这个女人就南造云子,她跟丢了土肥原贤二之后就派人到处寻找,同时她想到对方肯定会让土肥原贤二去租界交易,因此她留下一些人继续在附近寻找,而她自己带着四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租界。

  就在她赶到租界不久,车子进入派克路就听见一声爆炸,而国际酒店刚好就在派克路上,她迅速开车到国际酒店后门停下,然后带着四个手下走楼梯上了五楼,等到她赶到爆炸的房间,看好看见土肥原贤二倒在地上,因此与其他四个人抬着土肥原就走。

  当天下午土肥原贤二在虹口的海军医院清醒过来,他看见南造云子正关切地看着他,问道:“是你们送我来医院的?”

  南造云子欣喜道:“老师,您醒了?是的,我们赶到的时候您刚刚倒在地上,医生给您做过检查了,说您没有什么大碍,爆炸产生的伤口虽然多,但都不严重,就是失血过多,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土肥原贤二稍微松了一口气,突然想起那个胶卷,立即问道:“我的衣服呢,我的衣服在哪?”

  南造云子说:“老师,您的衣服太脏太破了,手术的时候医生已经给您脱下来,我让人丢到外面去了,您是要找衣服口袋里的东西吗?”说着从旁边桌子上拿来一个纸盒子,“老师,您衣服的东西都在这里!”

  土肥原贤二一眼就看见纸盒里的胶卷,立即抓在手上,“这可是我拿命换来的啊!”

  “老师,这是什么?”

  土肥原贤二看了看南造云子,想了想问道:“云子,我能相信你吗?”

  南造云子一愣,随即站起来鞠躬低头道:“老师,云子是您的学生,没有您的栽培,就没有云子的一切,云子永远忠于大日本帝国,永远忠于您!”

  土肥原贤二心下欣慰,面露笑容道:“哟西,云子,你是我最好的学生,最信任的助手!你拿着这卷胶卷,亲自去洗出来,别让其他任何人知道里面的内容!洗出来之后拿给我看!立刻去”。

  “嗨!”南造云子接过胶卷后再次敬礼,把胶卷放进口袋就出去了。

  傍晚六,南造云子提着一个公文包走进了土肥原贤二的病房,“老师,我来了!”

  土肥原贤二在护士的帮助下坐了起来,正想说话,却发现南造云子手提着公文包,便没有说出口,只是对护士挥挥手:“你先出去吧!”

  等护士走后,土肥原贤二问道:“云子,胶卷洗出来了吗?”

  南造云子低头道:“是的,老师,已经洗出来了!”

  “快拿来我看!”

  南造云子面露古怪,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打开公文包取出一个文件袋递了过去。

  土肥原贤二拿过文件袋,却发现文件袋里空荡荡的,顿时面色一变,按理说有关彼岸花组织的资料应该有厚厚的一叠啊,要不然西德尼为什么用胶卷拍下来,因为一张小小的底片能拍下一张纸的内容,可文件袋里空荡荡的,

  他立即打开文件袋,里面只有一张放大的照片,抬眼一看,只见照片上写着:“哈哈,土肥原贤二,你个老不死的,如果你看到这张片时还没有死,你就应该知道你被我骗了!我根本就没得到彼岸花组织的情报,你真是太傻了!谢谢你的一百七十万美金,我拿着这些钱去环游世界了!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你第一次联系我的当天晚上,我就冒雨跟踪你到了你的住处,后来我又潜入你的住处打开保险柜,在你记录的有关我的资料上涂抹了一种强烈腐蚀剂,估计现在文件已经腐烂了!你放心,这次我会找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我的地方躲起来安安静静地度过我的余生!”

  看完这张照片上的字,土肥原贤二眼睛胀得血红,大叫一声:“巴嘎雅鹿!”喊完就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然后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

  南造云子惊慌失措地大叫:“老师,老师,你怎么样?医生,医生,来人,快来人啊!”

  紧接着,大批的医生护士涌进了病房,病房里一阵慌乱,一个医生大叫:“快,病人没有心跳了,快做心肺复苏术!”

  半个小时后,医生们满头大汗地无奈摇了摇头,用尽一切手段都没有能挽回病人的生命,主治医生最后宣布:“病人患突发性脑溢血,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这个日本派往中国的第三代间谍头子、中国通、一手策划建立伪满洲国政权、一手策划华北自治,这个恶贯满盈、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的恶魔刽子手被一段话给活活气死了。(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