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二七章 内部问题严重
  听宗翰说楚黑子没来,东方霸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大佬们都感觉气氛不正常,帮会召开堂主级以上大佬会议是不能不来的,除非有特殊情况,例如快要病死了、受了重伤,或者人不在上海等情况。

  而楚黑子并非以上这些特殊情况,仅仅只是因为找不到人,为什么找不到人?在上海滩还有龙帮找不到的人吗?楚黑子的手下兄弟肯定知道他在哪儿却不说,要知道那是帮主派去的人,他们竟然有胆子不说,这是什么情况?情况非常严重!

  楚黑子并非楚三才这个人,虽然也是姓楚,但并不是同一个人,楚黑子是当初随同刘老七等人一起投靠过来的,在资历上来说也算是非常老了,不过自从加入龙帮之后,基本上没有什么作为,再加上他管辖的地盘比较偏远,东方霸也因为事物缠身没怎么注意他。

  此前帮中也有一些传闻,说楚黑子暗中贩卖烟土、发放高利贷,因为没有证据,再加上他毕竟是一方堂主,无端的怀疑和不信任不利于团结,因此东方霸只是安排黎刚暗中派人查查,后来这事也就忘了。

  没想到现在竟然连人都找不到,他手下竟然还敢对抗总堂的人,情节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

  东方霸越想脸色变得越黑,对站在他身后侧不远的阿四招了招收示意其附耳过来,阿四走过来弯腰俯身,东方霸在其耳边低声嘀咕吩咐了几句,阿四听后点了点头随即离去。

  等阿四走后,东方霸扭头问宗翰:“那你派去的人现在在哪?”

  宗翰道:“还在楚黑子的秘密堂口!楚三才打电话过来说他那些手下极度不友好,现在的形式非常紧张”。

  “啪!”东方霸猛的一拍桌子,桌子发出一声巨响。大佬们个个都吓得心惊胆颤。帮会成立之后到现在为止,东方霸一系列的手段不仅打击了日本人的嚣张气焰,还把帮会发展得蒸蒸日上,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整个上海滩的地下世界已经全部掌握在龙帮手中,虽然因为地盘的扩大,提拔了不少新的堂主级大佬,但毕竟大佬们日子过得舒坦了,同时也让他的威严日盛。别看东方霸平时有事没事喜欢跟大伙开开玩笑、说说荤段子,可一旦有人触犯了底线,他是绝对不会姑息的。

  “反了天了他!王承昊,你马上去给楚三才传信,给我把那些人全部抓起来!就算严刑逼供也要问出楚黑子在哪!我希望在会议结束之前楚黑子被带到这里”。

  王承昊走出来大声道:“是。老大!”

  等王承昊走后,东方霸看了看坐在会议桌两边的大佬,以前堂主级以上的大佬只有十一个,而现在因为地盘扩大,最近紧急提拔了十四个,一共有二十五个堂主级大佬了,前来开会的人把整张会议桌两边坐得满满的。这些新提拔的堂主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也才二十七八岁,最小的只有二十岁。

  “好了,现在咱们来开会!第一件事情。后天就是中秋节了,一年到头也就这么几个重要的节日,这大半年以来,兄弟们都很辛苦。我在这里向大伙说声谢谢!”东方霸说完便站起来向大家鞠躬。

  大佬们全部站起来道:“老大辛苦了!”

  东方霸笑着压了压手,等大家都坐下后又说道:“原本呢我是想给大家和所有的帮会兄弟们发点钱。但后来一想,咱们不能总是发钱,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这个中秋节咱们换个方式,我已经向新新公司的刘老板订了三万盒月饼,昨天就已经送过来了,等会散会之后总堂会派人开车给你们送去,包括外围组织的兄弟,每人都有一盒,明天晚上之前一定要发到每一个兄弟的手上!同时呢,帮会中正式成员还有五块大洋的过节费,外围成员两块,至于你们这些诸侯,我就不发钱了,现在你们一个个富得流油,我这几块大洋你们也看不上眼,拿一盒月饼回去尝尝鲜啊”。

  大佬们都面带笑容开始交头接耳地说了其起话来,同时也开始鼓掌。

  这种福利待遇不说其他的帮会没有,就算国府的官员都没有,就过个节发什么钱,还发什么月饼?自己回家玩去!

  不是龙帮中人不知道龙帮成员的待遇,外界只是听到传闻说龙帮中人都很有钱,和公司职员一样拿薪水,薪水还比一般的公司高得多,别的公司没有福利,龙帮有,因此只要有人加入进来了就死活不想被赶出去,一个个都忠心耿耿、小心做事。

  这年头能混口饱饭吃不易啊,在各个码头当苦力的比比皆是,在大街上乞讨的多如蚂蚁,每天饿死街头的不知繁几,能拿到这么高的薪水和这么好的福利,能让家人吃饱饭、穿上一身暖和的衣裳,杀人放火在龙帮成员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一条人命能值几个钱?乱世人命比猪狗都不如!

  东方霸等大家安静下来之后有说:“好,中秋节发放过节费和月饼的事情就说道这里,下面说第二件事情,过几天总堂有一次大的行动,要求每堂挑选五十个有血性、不怕死的兄弟,这些人要会打枪、会游泳,要守口如瓶!大家挑人的时候要严格赛选,一旦你挑选的人出了问题、泄漏了机密,你这个举荐人也会受到牵连,所以要严格!如果你挑了那些平时喜欢大嘴巴到处吹牛打屁的人,事情就严重了!人员要在9号之前全部筛选完毕,同时在9号晚上九点整,你们亲自带着他们到徐家铺码头汇合,到时候一起参加行动!在此之前你们什么都不能说,诸位还有什么问题?”

  帮会集体参加行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都很熟悉套路,不该问的不问,不能打听的不打听。

  不过还是有人站起来问道:“老大,不知道这次行动要持续多长时间?如果我们这些人全部都出去了。万一有别的不开眼的小帮会袭击我们地盘,该如何处置呢?”

  东方霸说:“这个问题问得好,具体需要多长时间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们,在你们出去的那段时间,总堂会派人过去盯着,地盘上的事情你们不需要操心!”

  那大佬点头道:“那我没问题了!”

  为什么要集体汇合之后再一起走,东方霸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分散走,中途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无法预知。也鞭长莫及,如果有人被日本兵抓住,结果实在不好说,这个变数太大,而集体汇合后一起走就算出现意外他也能够及时作出安排处理好。

  东方霸又连续问了两遍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见大家都没有问题了,扭头向刘老七说:“老七,你在9号晚上之前准备一百条船集结在徐家铺码头,全部要柴油发动机驱动的,有问题吗?”

  刘老七想了想说道:“没问题!”

  东方霸见他没问题就看向刁德胜,“老叼,你去找一家洋行。购买一千二百个救生圈,买到之后亲自带人开车运到徐家铺码头等老七的船到了就搬上船,每条船十二个!”

  “明白,我会办妥的!”

  东方霸又看向刘彪:“阿彪。你准备好武器弹药,最少五十挺机枪,如果有足够的数量,最好能凑足一百挺轻机枪。重机枪也可以凑数,同时准备三百支盒子炮、五百五十支长枪、四百支冲锋枪!所有枪枝的子弹都配足一个基数!”

  刘彪点头道:“没问题。送到什么地方?”

  东方霸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直接运到徐家铺码头,到时候兄弟们拿着武器直接上船,以免在途中遇到日本人没有还手之力!”

  “好,我回去之后立刻准备!”

  二十五个大佬,每人出五十个兄弟,加起来就有一千二百五十人,那些人全副武装在上海滩绝对能横着走,虽然战斗力不怎么样,但是打顺风战还是可以的,就算在途中遇到日本人一个中队也不怕。

  按理说这样打大的行动东方霸应该动用直属部队,直属部队战斗力强悍,日军野战部队都不是对手,可东方霸就是没有出动直属部队的意思,这些大佬们一个个吃得膘肥体壮,手下们也满嘴流油,不给他们找点事情,时间长了是会出问题的,就像楚黑子,现在竟然开会都不来,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居安不思危,离灭亡之期就不远了!安乐日子过久了就会丧失血性,这是很多人由来已久的毛病,身体长期不活动都会越来越懒散呢,体能也会下降这是常理,可就是有很多人明知道这一点还是要贪图享乐。

  这个行动完了之后,东方霸准备再给那些大佬们的手下整训一番,杀杀他们身上的懒散气息,然后准备进一步扩张,向上海周边地区渗透,例如杭州、苏州这些城市。

  接下东方霸又作了一些安排,等说得差不多了,阿四拿着一个文件袋走了过来递给东方霸,然后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东方霸点点头正准备打开文件袋看看里面的内容,楚三才就带着几个人押着楚黑子走了进来,“老大,人带来了!”

  楚黑子露出害怕的表情说道:“老大,我该死,都是我把手下那些兄弟惯坏了,他们不应该对抗总堂派去的兄弟!请老大给他们一个机会,我回去之后一定会严加管教!”

  东方霸一边打开文件袋抽出里面的资料,一边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我?我看上了一个姑娘,老大也没说今天要开会,所以我就去跟那个姑娘相会去了!”楚黑子战战兢兢地说出原委,至于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的知道。

  东方霸一边看着资料,一边问道:“是吗?你跟姑娘相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难道说跟你相会的姑娘是有夫之妇?”

  “那倒不是!”

  “那为什么总堂派去的人会被你的手下兄弟拦住,还跟他们对峙呢?看来我这个帮主和龙帮总堂在你眼里,或者在你手下兄弟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对不对?”

  楚黑子“扑通“一声跪下,“老大,我和兄弟们对老大绝对没有丝毫不敬啊!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东方霸看完资料后,又看了几张文件袋里的照片,顿时脸色变得黑如锅底,拿着一张照片丢过楚黑子面前的地板上,然后问道:“你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吗?”

  楚黑子捡起照片,看见照片上的女人相貌,这不正是跟自己相好的女人吗?他道:“这就是跟我相好的女人,她叫唐晓钰!”随便脸色变了:“老大你在调查我?”

  东方霸冷笑道:“唐晓钰?她说她叫唐晓钰你就信了?她的真实姓名叫南造云子,是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的得意门生、日本陆军情报部驻上海特高科特别情报员!”

  在场大佬们顿时哗然,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日本人竟然摸到大佬们身边来了,真是无孔不入啊!形式不容乐观,要知道大佬们的身份都是保密的,除了帮会中的兄弟,外界根本无法得知各个区域堂口负责人的真实身份,现在日本人的特务竟然接近了一个老资格的堂主,这无疑给各位大佬们敲响了一记警钟!

  大佬们互相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着,就像课堂里小学生们正在做作业,可总是安静不下来。

  楚黑子的脸色顿时发白,脑子里有些发懵,结结巴巴道:“怎、怎么、可能?她就是红玫瑰歌舞厅的一个舞女啊!”

  东方霸冷笑道:“你也是老江湖了,特务的脸上会写着特务俩个字吗?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是特务吗?好,这件事情我不怪你,男人嘛,谁不喜欢漂亮女人?南造云子毕竟是日本人的高级间谍,你被她玩得团团转也是情有可原的,你刚才说你跟她在一起?”

  楚黑子犹豫了不要一秒钟,随即肯定地点头道:“是,我刚才跟她在一起亲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