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二八章 列数罪状
  “编,编,继续编!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撒谎!你刚才去干什么了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是去接一批货,一批烟土!”东方霸听见楚黑子到了这个地步还在狡辩,真是气得恨不得当场杀人,不过对于帮会中的兄弟,他不能说杀就杀,不能开这个口子,一切都要按规矩来,犯了错,得查到证据,自然有帮规处置,如果不顾制度私自动手杀人,以后肯定有会有人效仿,到时候大家只凭喜好随便就杀死帮会中的兄弟,帮会也就没有凝聚力了,说不定他这个帮主都会被下面人杀死。*.com*

  帮会制度中有什么是绝对不能碰的,碰了就得杀头,这并不是私人恩怨,而是制度规定的,而制度是所有人都认可的,违反了制度就得受到制度的惩罚,并不是有人要泄私报复,这样一来,大家脑子里就会形成一种观念,都会去遵守,造反、以下犯上这样的的事情发生的机率就会少很多。

  其实在计划就要付出行动的关口,东方霸并不想节外生枝,但是楚黑子的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处理的境地,南造云子都摸到楚黑子的身边了,一旦计划的事情被楚黑子泄漏出去,那一千二百五十人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东方霸准确说出了自己先前在接收一批烟土,楚黑子顿时脸色一白,但还是强撑着没让自己惊慌,强辩道:“老大,你可不能冤枉我啊,你说我在接收烟土,你有什么证据?”

  东方霸向阿四挥了挥手,阿四便大声喊道:“带进来!”

  很快,两个兄弟押着一个清瘦的汉子走了进来,那汉子一见楚黑子都跪在地上了。吓得大哭,脱口就说:“帮主饶命啊,我并不想贩卖烟土,是楚老**着我干的!我家里还有七十岁老娘要奉养,下面还有两个孩子,请帮主看在我曾为帮会做过贡献的份上饶我一命!”

  东方霸问道:“楚黑子先前在干什么?”

  那汉子愣了愣,看见楚黑子正偏着头向自己使眼色,就想撒谎,但看见东方霸冰冷的眼神。顿时吓的心肝乱颤,也不管楚黑子了,抱住他自己的性命再说,于是急忙说道:“在沙家浜码头收货!”

  “什么货?”

  “烟、烟土!”

  东方霸继续问道:“数量多少?”

  “二百斤!”

  东方霸又问:“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贩卖烟土的?什么时候开始放高利贷的?货是从哪里来的?销往何处?”

  那汉子见自己都说了这么多了,也不再犹豫。索性竹筒倒豆子,吐露了个一干二净,“四月份的时候开始的,从英国人那里进的货,最开始卖到上海周边地区,这段时间主要卖到内地!”

  自从上海滩的地下世界被龙帮抢占之后,东方霸就已经关闭了张小林、黄晶林等大佬们的烟馆。烟馆全部改作正当生意,但凡还有别人开烟馆的,一律派人砸了、烧掉,因此烟土在上海滩也就没有地方贩卖。就是有也只是很少量的,一些大富人家买一点在自己家里抽,市面上并没有大宗鸦片流通,各大夜总会、舞厅、酒店等场所都有龙帮的人。如果有人贩卖鸦片肯定会被龙帮的知道,抓到一个杀一个。

  放高利贷、逼良为娼也是龙帮制度中绝对禁止的。如果利息只比银行高一点点,龙帮并不禁止,但如果借出去的钱收的利息超过银行利息的三倍,就会被视为放高利贷,逼良为娼更加可恨,人家好端端的姑娘被你逼到窑子里卖身,这不是造孽吗?但是如果姑娘是自愿的,自己找来的,龙帮就不管了,你爱干嘛干嘛!

  东方霸将桌子上的资料递给宗翰,说道:“看看,让大伙都看看,楚黑子楚老大这半年来都干了什么?”

  宗翰接过资料一页一页翻看起来,看完之后又递给身边的大佬,这份资料就这样一个个传看下去,二十多个堂主只用了十几分钟就看完了,因为有大部分大佬不认识字。

  资料转了一圈回到东方霸的手里,东方霸将资料递给宗翰说:“大部分人不识字,宗翰,你给大家念念,念仔细一点!”

  宗翰点了点头接过资料站起来,翻开第一页大声念道:“四月十二号晚上十点,楚黑子同英国商人霍夫曼在大世界夜总会接触,商谈购买鸦片事宜,具体详情不明,四月十五号晚上,楚黑子在沙家浜码头接收鸦片六十斤,当场钱货两清。

  四月十六号上午,西华路王麻子老婆病重,楚黑子得知后派人与王麻子接触,借给王麻子大洋五十块,约定一个月后还一百块。一个月后,王麻子无钱还债,楚黑子派人抓走王麻子十三岁闺女兰儿,先是睡了兰儿,再卖到了春华楼为娼。

  五月三号,楚黑子宣布在他地盘内的所有店铺、工厂、摊点、公司、码头等提高保护费一倍,如不交则派人砸店,或强行抢钱。

  ……

  九月二十八号,楚黑子在南京路红玫瑰歌舞厅结识一女子,自称唐晓钰,其形迹可疑,真实身份不详,经过七日详细调查,彼女身份被核实,其为日本间谍南造云子。

  ……

  宗翰一直念了十几分钟,才把那叠资料念完,资料上都是记录的楚黑子贩卖鸦片、放高利贷、逼良为娼的勾当、其所作所为实在令人发指。

  宗翰念完后放下资料,大堂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敢大声喘气,先不说他被南造云子接近、勾引的事情,他前面干的那些事就已经把帮规制度破坏得一干二净。

  东方霸坐在椅子上看着楚黑子问道:“楚黑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楚黑子听见自己的所作所为被宗翰一件不漏地念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再撒谎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怎么狡辩都是做无用功。

  他也不跪在地上了,而是爬起来哈哈大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东方霸没有吱声,等他笑。

  楚黑子笑完之后说道:“我有什么说的?我要说的多了去了,你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干,我这个一方堂主怎么发财?我们是黑.帮啊!不是善堂,黑.帮不卖烟土、不放高利贷、不逼良为娼,不收高额保护费,那还是黑.帮吗?

  更加可笑的是,你竟然鼓励帮中的兄弟做好事,帮助穷人家干活,还抱打不平,我擦!你他妈真是疯了,脑子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你自己问问大伙,你挡了大伙多少财路?你自己不愿意干那些事就算了,还不让大伙干,这是哪门子道理?”

  刘老七突然站起来大声呵斥道:“黑子,别胡说八道,我看你是喝了多了,真是胡言乱语,还不快跟帮主道歉?”

  “屁!”楚黑子大叫道:“凭什么不让我说?是他让我说的,我今天就把所有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你自己娶了两个老婆,我去玩个女人就被你揪住小辫子不放,我怎么知道那婊子是个日本间谍?你以为我他妈愿意被日本女间谍玩啊?

  大伙跟着你打天下,不就是为了日子好过一点吗?当初要不是日本人逼得急,谁他妈愿意跟你混?我擦,你真他吗当自己是菩萨啊?还给那些穷鬼发钱、发衣裳、发白花花的大米,你他妈脑子绝对进水了…….”。

  楚黑子一口气骂了十几分钟才停歇下来,骂完之后就一直盯着东方霸看。

  东方霸看着他问道:“说完了吗?”

  “完了,老子反正干也干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楚黑子说完把脑袋一扭看别的地方去了。

  东方霸正要说话,当初跟楚黑子一起加入龙帮的其中一个大佬站起来替楚黑子求情道:“老大,楚黑子是一时糊涂才干下那些事,看在他是帮中老人和兄弟情面的份上就网开一面吧!”

  又有一个大佬说道:“是啊,老大!楚黑子虽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他也算是帮中的元老,请老大重新发落!”

  东方霸看了看在场的诸位大佬,冷着脸说:“我还没说把他怎么着,就有人迫不及待地站起来替他求情了,还有人想替他求情的吗?站起来说,一个个说!”

  大佬们面面相聚,听到东方霸这话,就算有这个想法的人也不敢站起来了,大堂里一时间安静得就算一根绣花针掉地上也能听见。

  帮会成立至今也差不多快一年了,但东方霸跟这些大佬们经常见面的时间却是不多,交流得也很少,甚至有些大佬不是开会根本就不来跟东方霸见面,如果不是总堂一直有派人在各个堂口驻守,再加上刑堂经常派人下去执行帮规戒律,恐怕有些大佬早就各干各的了。

  帮规很严,联络方式又很特别,特别是需要隐藏,不让日本人查到蛛丝马迹,因此大家都是没有必要一般不会见面,这就造成了交流上的困难,大家的关系虽然不是很生疏,但也是谈不上亲密,东方霸对下面各人心里的想法也不是很清楚。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